新闻周刊丨“侠”之正义,响彻江湖!半岛记者对话上官正义:智勇双全,打拐16年

2023-11-12 23:3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40252) 扫描到手机

过去几天里,一个透着侠气的名字“上官正义”,与湖北襄阳贩卖出生证明事件在网络上频繁被提及。“上官正义”虽然是虚构的网名,但这个“侠客”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人——他经常潜伏进拐卖儿童的黑色链网,搜集证据助力执法部门打击犯罪,让犯罪分子闻之“颤抖”……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刘鑫 刘玉凡 高芳

与低调隐藏起自己的真实姓名、身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上官正义常年奔波在不同的城市,高调从事打拐志愿活动。如今,他的生活被两项内容占满:一是帮助寻亲家庭寻找失踪的孩子,二是向警方提供打拐线索。

有人质疑:寻子打拐太高调、太张扬。上官正义却认为:高调能站着发泄出来,继续前行;低调会不作声地倒下,倒下了谁去帮那些破碎的家庭寻找孩子?

实际上,他只是一名打拐的民间志愿者,并不是寻亲家庭的一员,也不是一名执法者。他所做的事,就像他的网名一样,充满“正义”。

       11月10日,记者连线上官正义,与身处广西南宁的他进行了一场隔空对话——

上官正义

“打肿脸充胖子”的卧底

记者与上官正义约好上午9点通话。视频连线接通时,屏幕另一端的他穿一件简单的白T恤,戴着口罩,表情平静,眼神里透露着坚定。自从在网上放出湖北襄阳健桥医院参与拐卖儿童产业链的取证后,连续几天协同相关部门取证调查,让他略显疲惫,并伴有感冒咳嗽。

“我现在在广西南宁,正在向当地警方举报另外一条拐卖儿童证据。”上官正义告诉记者。

作为一名打拐民间志愿者,常年奔波在不同的城市,已经成为他的日常。

大众熟知的是,这一切的忙碌最近画上了一个阶段性的句号——11月9日,襄阳健桥医院涉及拐卖儿童产业链的7人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好消息”的到来早就有迹可循。

早在今年10月11日,上官正义就在社交平台上的一条视频中,向网友们公布了一个信息:“今年上半年,我用了一年多时间,掌握到一个专门利用网络平台贩卖婴儿的团伙,警方已经抓获所有嫌疑人,解救多名婴儿,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而目前襄阳健桥医院涉案的7人,便是由这个网络贩婴团伙顺藤摸瓜牵出来的“细枝末节”。

随着上官正义频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有网友担心他的安全,好心提醒道:“哥,再发视频戴个帽子吧,我担心你的安全,我们太需要你这样的正义人士了。”

但也有很多人不理解,上官正义为什么要和贩卖人口的黑色产业链“死磕”?“有人说我为名利。为名?你也不知道我的真名啊?为利,我都是在搭钱干这些事情。”

卧底期间,为了引出人贩子,上官正义常常要打肿脸充胖子,扮演有钱人,“我要请他们吃饭,要显得很豪气,住酒店就住当地最好的酒店。做事情的时候不会去顾及花费,事情做完后可能会去想一下,这次花了很多钱,也很心疼。”

当记者问到有没有算过自己在打拐这件事上究竟花了多少钱时,上官正义回答:“没统计过,寻亲打拐十几年了,这个怎么统计啊……”

也经历过无助和绝望

成为一名打拐志愿者,始于2007年。

彼时,上官正义在广州多家跆拳道学校当教练。一天,他路过广州体育中心门口,看到一群卖花的孩子正被两个中年妇女斥责,“当时我看到那一幕,就是卖花的小孩去抱路人的腿,有人把很小的小孩一脚就踢飞了。”

花童纠缠路人,非要别人买一束花的行为,让上官正义觉察到了不对劲儿,隐约觉得这些花童是受人操控的被拐儿童。因为曾在部队当过侦察兵,他决定跟踪花童,探个究竟。

上官正义先通过网络征集了一名志愿者“女友”,每天下班时分,两人便假装情侣出现在花童聚集的地方,买花,然后离去,渐渐与花童拉近了关系。

取得花童们的信任后,上官正义开始悄悄观察他们的生活轨迹……两个月之后,他将收集到的证据向警方进行举报。就这样,6个从江西、安徽拐来的孩子成功获救,7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当场抓获。

“当时只是想弄清楚这背后是怎么回事,没想太多。”上官正义的确没有想到,这次成功的行动竟然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半岛记者刘玉凡与上官正义视频对话

此后,不断有网友找到他提供被拐花童的信息,这个一副侠义心肠的汉子也不推脱,深圳、成都、上海、宁波……不断奔赴不同的城市,和警方一次次解救出被拐儿童。

“虽然我不是寻亲家庭的一员,但是我对他们的遭遇感同身受,小时候我也经历过无助、绝望的时刻。”上官正义出生在四川阆中一个偏远山村的普通农民家庭,全家人靠种庄稼维持生计。“贫困”,是他童年最深刻的记忆。“小时候,我的理想是当‘屠夫’,因为家里一个月都吃不上一次油。”

上官正义考上初中的同年,姐姐也顺利地考上师范学校。因为家里经济条件有限,他的初中只念了一个学期,便把上学的机会让给了“比自己学习更好”的姐姐,“那个时候,真希望有人在我有困难的时候,帮我一下。”

成年后,上官正义每每看到陷入困境的家庭,就会想起曾经的自己。对他来说,每一次“解救”被拐儿童,都是对自己童年遗憾的弥补。

最不愿面对的“结果”

上官正义社交账号上的IP地址,记录着他风尘仆仆的脚步,有时前一天人在云南,两天后就到了内蒙古,有时昨天还在陕西,次日又辗转广东……不断变换的路径拼凑出一个打拐志愿者的日常。他的视频里记录着很多寻亲家庭的故事,也许正是因为这些人、这些故事,让他没法停下脚步。

11月1日,上官正义发布了一条充满哀伤的视频,他语气沉重地告诉网友,有一位寻子的父亲刚刚去世,孩子却没有找到,“孩子1998年出生的,2001年在云南昆明被拐,当时是被一对男女用糖给骗去的。如果你有消息,请第一时间告知我们。”这样的结果,是上官正义最不愿意面对的。

评论区里有人发出一张四个儿童的合影,并请网友们帮忙寻找照片中个头最高的那一个,“他是我的哥哥,四川人,头上有两个旋儿,1983年出生,1990年上幼儿园的路上被拐。父亲从来没有停过寻找,找到精神失常,于2019年去世,最后一句话是:我儿回来没有……”

此前的5月23日,上官正义发布的一条视频,记录了他专程到陕西西安看望一对老夫妻的场面,屏幕里他向网友介绍身边坐着的两位老人:“叔叔今年72岁,阿姨69岁,儿子1984年出生,1992年上学途中失踪,他们已经寻子31年了。”

视频中,老大爷的白发也所剩无几,连牙齿都没有几颗完整的,但他很认真地向上官正义学习怎样使用智能手机上网,以便通过各种方式发布寻子信息,甚至一些寻子的活动都想去现场参与。

“人生有几个31年,他们的31年是怎么过来的,我不敢去想象……”上官正义在视频最后说道。他陪同很多人走过寻子路,太了解这条路的崎岖与艰难了,“路上没有三餐,有一顿热饭都是幸运的。”

浏览上官正义社交账号里的视频,经常能看到一个人的身影——寻找儿子“小米奇”的杜先生,他俩经常发一些寻子路上苦中作乐的场景,被网友戏称为“损友”。

9月21日,上官正义发布了一条好消息:“昊昊要回家了。父母找了孩子25年,原来与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他提到的昊昊出生于1995年,于1998年在武汉市武昌区自家五金店内失踪。视频里,团圆家庭的母亲举着一张曾经寻子的牌子,上面写着“悬赏百万寻爱子”,下方清晰记录着父母对儿子的特征记忆:“左眉骨有缝针痕迹,知道自己住在黄鹤楼山下,知道爸妈是做螺丝生意的,喜欢看火车,会唱《世上只有妈妈好》”。

而同一天,另一条视频则记录了“损友”杜先生拎着箱子要出发寻子的场景:“听到别人不断传来好消息,他不淡定了,小米奇依然还没有下落。看着他提着箱子走的背影,我眼泪掉下来了。”

网友们不禁为此动容,有人留言:“等小米奇回家我就不关注寻亲家庭了,看着太心疼了,希望所有孩子回家,哪怕知道在哪儿,不认也行啊。”“小米奇找到那一天,我要放一挂万响鞭炮庆祝。”……

杜先生常年穿一件印有寻子信息的T恤,上面印有儿子小米奇的信息:“出生于2005年,2011年失踪,失踪地点包头市青山区一家木器厂,失踪时身高1.18米,因鼻子之前受伤,哭得伤心会流鼻血……”

每年小米奇的生日,杜先生都会用银杏叶摆出回家的字样,他还会用心地在每一片叶子上写上寻亲家庭里失踪孩子们的名字,在上官正义发布的一条视频里,杜先生蹲在银杏叶摆出的“回家”字样旁说:“又一年了,去年写在银杏叶上的孩子有些已回家,可我的小米奇依然还没有消息……”

8月21日,上官正义发布了一条视频,四位寻亲父母站在一起,每个人都穿着印有自己被拐孩子信息的T恤衫,杜先生就站在最右边,上官正义配文:“去年的今天,他们在贵阳相遇,而今左边的两位已如愿,可右边的让大家依然挂念。这一年,时间过得好快,但又觉得好慢。”

见义勇为更需要“智为”

多年来与众多寻亲家庭朝夕相处,让上官正义感同身受,但不同的是,他也有着“旁观者清”的视角,有两件事让他越来越意识到,取证举报、拿起法律武器的重要性。

上官正义的社交账号里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人贩子拐走了一个男孩,男孩的妈妈每年都去看望人贩子的父母,认他们做义父义母,帮他们做农活,坚持了16年,就想求取一条关于儿子的线索。视频画面里,一名女子拉着一位老妇人的手,字幕显示:“她儿子把她儿子拐走了,至今下落不明,她坚持每年都去看她,只为临走时留下那一句期盼‘有你儿子消息就打电话给你’,如今她儿子(人贩子)死了,她儿子依然下落不明。”

去年,人贩子意外身亡,寻子妈妈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她对上官正义说:“不知道我有生之年,会不会发现一些孩子的线索,我愿意将一切恩怨了之……”

“她的善良没有得到回应。”上官正义气愤地说。

“今年9月份,小米奇的爸爸收到一条消息,自称小米奇在他手上,要求转账8000元就会放人,否则后果很严重。小米奇的爸爸随后把信息推送给了我,我让他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这件事同样让上官正义感到气愤,“他们为什么要向这些被拐孩子家庭下手?这些被拐儿童家庭原本就已经很受伤了,这是往他们伤口上撒盐!”

“我们对付不法之徒,就要拿起法律武器。”虽然少年时在少林寺习练武术,青年时又参军在部队历练过,但上官正义始终觉得与不法分子周旋,光有“勇”是远远不够的,更多的需要“智”。

如今,他参与解救被拐儿童的主战场多在网络。通过网络聊天,上官正义用心理战术和犯罪嫌疑人一次次较量,取得他们的犯罪证据。

谁能想到,初中只上过一个学期的上官正义,凭自学顺利通过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考试。一次,南方一家报纸报道了上官正义的打拐事迹,还配了张他的侧面照。他后来去和人贩子见面时,主动拿出报纸指着照片说:“我万一是这个人怎么办?”人贩子说:“那你就不会拿这张报纸给我们看,不可能。”这次化险为夷的经历,就是得益于他长期研究犯罪心理学。

“犯罪嫌疑人可能对法律了解得非常透彻,在与他们打交道时,我必须要比他们了解得多一点,这一点必须谨慎。”这些年,上官正义还研读了民事、刑事多部法律,“发现线索后,我最先找的是公安机关,不会直接与家长联系。” 2011年,上官正义曾两次受邀到公安部参加“打拐”座谈会,介绍自己的打拐经验。从那时起,他坚定了自己“用法打拐”的理念。

有一身好功夫的上官正义非常清楚,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执法权,他必须让自己的公益行为在法律上站得住脚,否则一旦超越了权限,好事也会变成坏事。他总是将收集的信息及时汇报给公安部专项人员,再由他们布置给案发地的公安机关。“我是一名普通的志愿者,不能超越自己的权限,甄别完信息之后,反馈给公安机关,只有公安机关需要我的配合,我才能去。”

每一次对不法分子出手,上官正义都十分清楚“边界”在哪里,“这是绝对不能意气用事的。”

国家态度——“我的底气”

“国家对于拐卖犯罪始终保持零容忍态度,这是我做这件事的底气。”采访最后,上官正义感慨道,“这些年来法律法规不断加强重拳出击,让寻亲家庭越来越有信心。”

去年3月2日,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专项行动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召开。这次会上公安部要求:快侦快破拐卖现案,全力侦破拐卖积案。也是首次提出“侦破积案”。

       “快破”“多破”“全破”“必破”,这些用词讲究而谨慎。拉长时间线来看,我们更可以看到时代的进步——

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拐卖妇女儿童案件与2013年相比,降幅达88.3%。数据背后,我们更是可喜地看到: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现代技术手段的发展,和DNA比对技术、数据库建设、跨年龄段人脸识别技术、虹膜技术等的运用,为全国范围内寻找比对拐卖人口、寻求案件突破点提供了重要助益。有了发达的通讯网络、无处不在的“天网”、更为完善的基层治理,一个人凭空“消失”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低。

“反拐”行动,如今到清算旧账的时候了。

鉴于一些拐卖案件的复杂性、隐蔽性,“打拐”不仅需要公安部门倾力行动,也需要民政、卫健、教育、妇联等部门、团体乃至媒体和个人的协同努力。这些年,从民间志愿者寻子公益网站“宝贝回家”,到大型公益寻人节目“等到我”,再到影视作品《找到你》《亲爱的》《失孤》,不只是公安民警,各类公益组织、志愿团体、媒体影视行业等都各尽其职,以自己的方式壮大打拐力量。

“孙海洋效应”“上官正义热点”都是推动进步的浪花。从这个意义上说,“上官正义”不是一个人的名字,更是一个正义群体的发声——重拳“打拐”,愿“天下无拐”!

截稿前,央视新闻最新报道,11月12日,湖北襄阳市人民政府发布通报称,对网民上官正义举报襄阳健桥医院贩卖出生医学证明等问题,襄阳市已成立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任组长、相关市领导为各工作组负责人,市公安、卫健、纪检监察等部门组成的工作专班,从严从快、依法依规开展问题调查、案件侦办和追责问责等工作。

截至目前,包括襄阳健桥医院法定代表人叶某芝在内的6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公安机关另对4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相关调查侦办工作正在加紧进行。卫健部门已依法吊销叶某芝的《医师执业证书》、刘某静的《护士执业证书》,其他涉案医务人员的调查处理工作正在开展;已依法取消健桥医院出生医学证明签发资格、母婴保健技术服务执业资格。纪检监察机关对相关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失职失责行为、违纪违法问题迅速开展调查,已对13名相关责任人立案审查。

记者手记:

他是我眼中无畏前行的公益勇士

前不久,湖北襄阳健桥医院院长勾结网络中介利用社交平台贩卖出生医学证明事件曝光,群情哗然,让人既震惊又愤怒,成为舆论热点。而这起事件中的关键人物——上官正义,他勇毅执着、揭露黑幕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也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作为一名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其实是记者的一位“老朋友”了,此次事件之前,记者曾多次采访他。“上官正义”是他抖音账号的名称,平时交流中,记者一般都称呼他的另一个化名“仔仔”。

上官正义身材精瘦结实,性格沉稳自如,炯炯有神的眼睛闪烁着干练和智慧——精明能干,是他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在长久的交往中,记者和上官正义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交流中对他从事公益事业也有了更多了解,也倾听过他的传奇经历。

每个男孩都有一个英雄梦和侠客心,仗剑走天涯、惩恶扬善是心之所向,上官正义也是这样。他是一个来自四川阆中的农村小伙,13岁前往河南嵩山少林寺习武,19岁参军入伍,经过人民军队的锻炼和洗礼,他退伍后参加过反扒反传销志愿工作,后来成为打拐领域的专业人士。 “父母从小教育我要乐于助人。”上官正义说,走上这条路和自己的成长环境有关,也和家风有关,离不开父母的谆谆教诲。

作为打拐一线的“幕后英雄”,虽然不是警察,但是在和嫌疑人较量中,上官正义却有着心细如发、有勇有谋的刑侦特质。2009年11月26日,在开发区做生意的吕先生妻子送饭时,把3岁的儿子留在家门口独自玩耍,可他没想到,10分钟后再回来时儿子竟然不见了。寻子心切的吕先生拿着儿子的照片来到本报求助,本报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经证实,孩子已被人贩子拐卖到济南。记者跟随线索一路追踪,直击解救被拐男童全过程。这件事的幕后英雄就是上官正义。正是他和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巧妙周旋,协助警方成功抓获嫌疑人并确保了被拐孩子的安全。

不仅如此,每个重大寻亲事件的背后,几乎都有上官正义的身影。他曾多次陪同申军良寻子,也经常陪着杜小华外出寻子找线索。对近几年本报报道的寻亲事件,上官正义都会点评,谈谈自己的看法并提出建议。然而,每当失散家庭骨肉团圆时,他又选择默默走开。

在和记者的交流中,上官正义坦言,这些年在外人看来他“功成名就”,其实背后付出的艰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有说不完的酸甜苦辣。因为忙于公益,他生活中成了经常“爽约”的人,有时候一个多月都在全国各地奔波,“真的对不起家人,七夕、中秋节都在外面调查找线索,有时候孩子生日也不能陪伴。”上官正义平时也很想念家人,但是一头是家庭,一头是公益事业,他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寻找二者之间的平衡。

对待公益事业,上官正义敢打敢拼,不畏艰难,是个铁汉。但是,生活中他也有柔情的一面,为人谦逊和气,严肃认真的外表下有一颗炽热善良的心,是个暖男。

都说细节见人品,为人耿直爽快的上官正义天生一副热心肠,有件事让记者记忆犹新:一年冬天,为了掌握打拐证据及时反馈给警方,记者和上官正义一起在凛冽的冬日里蹲守,那天特别冷,刺骨的寒风吹得人直打哆嗦,看到记者冻得瑟瑟发抖直流鼻涕,上官正义暖心地把自己身上的棉衣披到记者身上。

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打拐揭露真相,每次调查暗访的难度都难以想象,但这些年的曲折经历,让上官正义见识了人世百态,增添和丰富了人生阅历,也铸就了坚韧不拔的性格。这几天连日奔波,上官正义身体严重透支,疲惫不堪,在和记者通话的半个小时内就咳嗽了五六次,但他仍然没有停下脚步,近几天还继续奔走在广东、广西等地。

记者获悉,就在11月11日下午,广东佛山市卫健局回复媒体查询时表示,日前接到上官正义提供的佛山福爱嘉妇产医院勾结网络中介贩卖出生证举报后,佛山市卫健局立即联合公安等多部门成立专责工作组,对举报内容进行调查取证。目前,该医院相关负责人已经被刑事拘留。

心底无私天地宽,在上官正义看来,人活着就是要做有意义的事。回溯初衷,他所参与的事业并不是为名,而是要用公益传递温暖的力量。上官正义的社交账号评论区里尽是真情暖意:“幕后英雄,一定保护好自己!”“您真勇敢,一定注意安全。”“网友们,一定要好好保护好仔仔,我们的打拐英雄!”……看到全国网友的互动留言,他也很感动。“谢谢大家的关心,让我感觉到温暖,我会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哪里有需要,就奔赴哪里。记者熟知的仔仔、大众聚焦的上官正义,“正义”已经融入了他的血液。

“众人拾柴火焰高,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上官正义说,“我希望通过媒体和网络的力量,呼吁更多人加入打拐反诈等公益行列中,让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