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暗藏接单神器?青岛胶东国际机场网约车停车场“带锁盒子”引热议

2024-06-15 15:31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5905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郑成海

最近,有网友反映,在青岛胶东国际机场网约车停车场,有人把手机锁进盒子里排队接单。6月14日中午,记者赶到事发停车场找到了该金属盒子,但无法确认所装物品及具体用途。多位受访者认为,这个金属盒子很可能是个别网约车司机为了排队接单而想出的“新招”。当天,针对胶东国际机场网约车停车场发现带锁盒子一事,胶东国际机场管理部门工作人员称已接到部分司机反映,但从管理规定层面看,很难对这种行为进行制止。滴滴平台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他们将关注此事并进一步调查落实。

带锁金属盒子在网上引发关注。

>>>反映

网约车停车场发现带锁盒子

“这是我朋友告诉我的,里面是一部手机。有位伙计两部手机,两平台接单。一手机的平台派单出去,另一手机的平台就在这等着排队。等到两三个小时以后回来,在这排队的这部手机的平台就又可以发出去了。”6月12日,一位网友反映,在胶东国际机场网约车停车场,有人将手机锁进盒子里放在树底下接单。这位网友还写道,“这位老兄太聪明了,机场里都是大单,他这一天得跑多少钱?看着他一天跑那么多钱,咱也只有羡慕的份儿。”

网约车停车场外的马路两侧停满车辆。

6月14日中午,记者赶到胶东国际机场附近的航平一路看到,位于此处的远端蓄车场里停满了多家平台的网约车,不时有接到新订单的网约车驶出停车场前往机场上车点接客。记者在网约车停车场外的金航六路、航平一路和航平二路等多处路段看到,马路边停放着许多车辆,其中就有不少网约车的身影。随后,记者在网约车停车场一带多方寻找,最终在靠近航平二路出口处的一片绿化带里找到了带锁的金属盒子。

网约车远端蓄车区停满了等着接单的车辆。

记者看到,在一棵树底下有一根金属链子,旁边放着一个金属盒子,盒子外面上了一把小铁锁。不过,盒子里装着什么物品、有何用途,从外观上根本无法判断。记者在现场守候多时,并未见到有人过来打开。虽然不时有司机路过,但很少有人能注意到藏身此处的金属盒子。在记者的指引下,一位环卫工人来到现场查看一番后表示,这个盒子到底是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他此前并没有注意。

金属盒子藏在一棵树底下。

>>>现场

司机们怀疑盒子里装着手机

金属盒子到底什么来历?里面具体装的是什么?司机们在一旁议论纷纷。一位专车司机告诉记者,他曾走过去摇了摇,能听到里面传来物体撞击的声音,“应该装的就是手机,可能还不止一部。”他说,这个金属盒子放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当初具体是谁放的,他并不清楚。一位正在充电的出租车司机坦言,他此前也听说过此事。“对我的影响并不大,因为我不从网上接单。”

乘客们等待搭乘网约车。

6月14日,记者在胶东国际机场航站楼附近的网约车上车点看到,现场乘车指南显示,“根据青岛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要求,司机接单位置距乘客3.6公里,请勿因接驾距离取消订单。”5月14日起施行的《青岛胶东国际机场网约车营运管理规定》要求,胶东国际机场区域内将网约车蓄车区作为网约车指定停靠接单区域,将网约车上客区作为指定乘客上车区域。“在机场区域运营的网约车平台公司应在规定区域规范设定使用电子围栏,禁止在电子围栏以外区域派单;网约车驾驶员在胶东国际机场其他非电子围栏设定区域禁止停靠接单。”

当天,记者在胶东国际机场网约车远端蓄车场看到,一些网约车司机因找不到停车位,只能停在拐弯处等地,不少司机坐在车里休息,有的则聚在一起聊天或打牌。中午时分,商贩们在现场摆摊卖起了盒饭,吸引了许多司机前来就餐。“多数情况下,在机场接上一单往往能顶在市区跑好几个小时的小单。因此,虽然等待的时间比较漫长,但大家都愿意来机场接活。”一位网约车司机介绍,他的后备厢里放着毛毯,累了就在车上睡一觉。

胶东国际机场网约车上客区。

>>>建议

若属于插队希望能管一管

5月30日,青岛市交通运输局在相关通知中指出,行业管理部门、机场集团陆续接到驾驶员对机场要求到网约车蓄车区打卡方能到上客点接客不满的投诉,甚至发生闯卡撞杆的恶劣行为。这说明部分网约车平台公司未履行企业主体责任,没有按要求在机场设置使用电子围栏,驾驶员仍可以在蓄车区电子围栏以外接到乘客订单。该通知要求,各网约车平台公司务必高度重视,立即严格要求在机场蓄车区常态化设置使用电子围栏,坚决杜绝驾驶员在电子围栏区域以外接单(6月6日0时前的预约单除外)。

一名网约车司机通过两个平台同时接单。

6月14日中午,网约车司机孙先生告诉记者,他当天上午9时就来到网约车停车场等客,虽然使用了两部手机分别在高德和滴滴平台上接单,但苦等了一上午,一单也没有抢到,估计得到下午才能接到活。他坦言,虽然机场管理部门对网约车司机接单流程提出了明确要求,但如今还是有人在试图钻空子。“这个金属盒子很可能就是个别网约车司机为了排队接单而想出的‘新招’。”

“我有时在这里等七八个小时才能接到单,如果个别司机通过这种方式来揽活,说直接一点就是在插队。”孙先生认为,如果此举确系网约车司机所为,那么对其他网约车司机来说很不公平。“希望机场管理部门和网约车平台能管一管。”

不少网友对此事也纷纷吐槽。“这是个灵活的司机,能够应对各种情况。”“平台都不知道这种不公平存在吗?”“万一提前排上了怎么办”……

>>>回应

滴滴平台称将进一步调查落实

6月14日,针对胶东国际机场网约车停车场发现带锁盒子一事,记者先后咨询了青岛胶东国际机场管理部门和滴滴出行平台。

青岛胶东国际机场管理部门工作人员介绍,6月13日就接到了司机们对此事的反映,但难以从管理规定层面对这种行为进行制止。滴滴平台一位负责人得知此事后感到很惊讶。“如果司机先去接其他的单,等这边有单的时候再回来接单,那么在手机不在身边的情况下,如何做到及时接单?”他表示,平台方面会密切关注此事并进一步调查落实。截至记者发稿,滴滴平台尚未对此事作出最新回复。

种种迹象表明,青岛网约车市场内卷正在不断加剧。截至2024年3月31日,已有滴滴出行、T3出行、迪尔出行、曹操出行等89家平台公司取得青岛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实际接单运营的平台公司为65家。截至2024年3月31日,青岛共计核发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道路运输证63290张,核发网络预约出租汽车从业资格证121055张。前三个月,全市共有2496辆网约车退出营运。青岛一网约车公司负责人曾透露,该公司约四成车辆处于闲置待租状态。今年4月,青岛市交通运输局提醒,“本市取得经营许可的网约车、驾驶员数量持续增长,从业压力较之前加大明显,市场有饱和趋向,收益利润空间已经不大。”

据胶东国际机场管理部门有关人士此前透露,胶东国际机场高峰日均客流七八万人次,存在打车需求的乘客约1万人次,每天在机场区域从事营运的网约车约4000辆,涉及数十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多位业内人士指出,一些网约车平台公司采取低价手段引流,极易引发驾乘纠纷,并影响窗口形象。就在上个月,一位外地游客在胶东国际机场通过滴滴平台打车时,因拒绝线下交易和加价等不合理要求,被一名网约车司机强行赶下车。接到投诉后,胶东国际机场管理部门交通执法人员迅速查处,并依规对该网约车采取停运处理。数据显示,胶东国际机场网约车营运新规实施以来,已有17辆违规车辆被列入黑名单予以停运30天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