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互联网专题报告会上 张瑞敏分享了不少干货

2020-06-09 07:15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114921)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李兵 刘丹阳

6月8日上午,包括省委书记刘家义在内,在济省领导、省直有关部门(单位)负责同志、民营企业代表等观看了工业互联网专题报告会。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瑞敏,海尔集团总裁、董事局副主席周云杰应邀面向全省作题为《工业互联网发展理念和管理模式——海尔集团的探索和实践》的专题报告。

“今天这个会议我觉得非常非常重要,也非常及时。”甫一开场,张瑞敏的“三个非常”传递出时不我待的紧迫感。

“要么你成为工业互联网的一个节点,要么你就出局。每个企业就相当于一台电脑,所有的电脑只有连上网才有用。如果不连网,不管你这个电脑有多么强大,都一无是处。”在他看来,工业互联网的时代已经到来,山东一定要成为工业互联网的先行区,山东企业都应尽快转型进入工业互联网。

如何成为工业互联网的引领者?

张瑞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新引擎、新模式、新生态。他用美国管理大师西蒙·斯涅克提出来的黄金圈思维来解释“三新”的重要性。

“黄金圈的思维就是三个同心圆——为什么、怎么做、做什么。”张瑞敏说,最中心的圆是“为什么”,一切都要从为什么开始。具体到企业,就是为什么要进行工业互联网转型。

第二个圆是“怎么做”,要用既定的目标确定路径。

第三个圆,即最外圈的圆就是“做什么”,也就是怎样把目标发扬光大,把目标实现。完成以上三步,就可以进入下一个目标,开启下一个黄金圈的循环。

具体到海尔的工业互联网实践,“为什么”对应新引擎,即为何工业互联网会产生发展的新引擎;“怎么做”对应新模式,即如何来驱动这个新引擎。在海尔,就是人单合一的模式;“做什么”对应新生态,即如何构建网络生态使工业互联网大发展。

为什么要启动新引擎?

张瑞敏将这个问题融入宏大的时空背景之中:为何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生产率低于第二次工业革命?他援引罗伯特·戈登在《美国增长的起落》这本书里提到过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全要素的年平均生产率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三分之一。

差距因何而生?因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新发明多。从电到汽车到家电,到服装到高速公路,这些新发明成为当时的新引擎,可以延续长时间的增长。但重要的发明还不仅是产品,而是建立了“泰勒制”,简单地说就是生产线提高效率。

“这本书认为,第二次工业革命和第三次工业革命有本质的区别,这个本质就在于第二次工业革命有很多新的发明,但是第三次工业革命有第二次工业革命没有的东西,那就是网络。”张瑞敏认为,工业互联网就是用网络把很多产品链接到一起,产生新增长。海尔将其归纳为,新增长体现在场景品牌和生态品牌。

先说场景品牌。

去年在维也纳举办的“全球彼得·德鲁克论坛”上,张瑞敏所讲的“产品会被场景替代,行业会被生态覆盖”曾引发广泛热议,他用服装搭配的例子来回应国外企业家的疑惑,“当时我打了一个比方,说你穿这套衣服,西服是名牌、衬衣是名牌、皮带是名牌、鞋是名牌,这些名牌却不一定搭配。或者非常搭配,但不符合穿着人的气质。没有一个人会站在你的角度上给你设计一套衣服,所以这一套行头你要自己去挑。这就导致了产品会被场景替代,我要按照穿者的需求给其设计一个场景,就不需要穿者自己去挨个挑。”

什么样的产品一分不值?

张瑞敏认为,现在的“云”共有三类,第一是“基础云”,像阿里、谷歌都在做基础云,企业都可以上此云。第二类是分行业的“应用云”,例如教育行业医疗行业。“第三类云则是工业互联网最需要的,也是现在最缺乏的——‘体验云’。‘体验云’的核心就是四个字,无缝体验。就像我刚才举的那个例子,穿者需要搭配起来的衣服,我们就整合起来提供给他,这就叫无缝体验。我们叫做1+N,我是1,我来接触你这个用户,你不管有什么需求,我来总装后面的N。”

再说生态品牌。

张瑞敏以衣联网生态为例进行阐述。“我本来就是做一台洗衣机,但现在根据用户的需求,以洗衣机联合了服装行业、鞋业、洗涤行业等十几个行业,形成了一个生态。”

也就是说,一个产品是不可以孤立的,必须要联合起来成为一个场景,或者成为一个生态。“不能仅仅看重我要生产什么产品、我生产了多少产品,重要的是一定要让产品成为网器,一定要让企业成为网络的节点,要链接。”在即将结束第一部分的分享之前,张瑞敏提及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之一的乔治·吉尔德的观点,所有的变化都集中在一个划时代的事件:物质的颠覆。

“所有的产品都被颠覆,被什么颠覆?被芯片、被传感器!也就是说,你的产品如果不能上网,没有传感器,没有和其他产品链接,那它就一分不值。”

妙语连珠

人单合一,把员工变创客

海尔有一句口号: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所有的企业必须有一个正确的商业模式,这个模式必须与时代一致。在当下这个时代,在当下的海尔,这个模式就是人单合一。

人单合一,简单说人就是员工,单是什么呢?单就是用户。企业、员工和用户体验连接在一起,员工的价值就体现在为用户创造的价值之上,给用户创造的价值更多,自己也会得到的越多。相反,如果不能创造用户价值,也就没有价值。

眼下,人单合一模式已引起全球关注,在国际上直接用Rendanheyi这一汉语拼音,就像说中国功夫一样。

人单合一模式的引领性体现在和传统模式最大的几点不同:

第一个就是宗旨。西方企业的宗旨就是股东第一。但人单合一的宗旨是人的价值第一、人的价值最大化。人才是根本。不把人放在第一位,怎么去求企业的发展?企业最重要的有两部分人:内部员工、外部的用户。

第二是用户。传统的企业对用户是什么?就是顾客的交易。但是人单合一模式是要创造用户的体验。换句话说,其他的传统企业卖出产品是结束。在海尔,卖出产品却是体验的开始。由此可以了解用户还有哪些体验需要改进,再不断改进,体验迭代,一直到最后是终身用户。谁拥有的终身用户最多,谁的竞争力最强。

第三是员工。在传统企业员工是什么?就是被动执行。但海尔是员工一定要变成创客,一定要面对市场。所以海尔能实现创造价值与传递价值的合一。

最后就是最本质的,传统企业包括电商等都是流量为王,而人单合一是体验为王,体验迭代。

从熟知到真知需要自我否定

张瑞敏分享的第三部分是新生态,即如何以网络生态促进工业互联网的大发展。

詹姆斯·穆尔在1997年提出了商业生态这个概念。简单地说,所有的企业都要进入一个经济共同体,要么成为一个领头人,要么成为其中一员。詹姆斯·穆尔同时提出了“共生、互生、重生”的价值原则。商业世界的有机体凑在一起不是目的,凑在一起要产生新物种。

眼下,青岛正在全力建设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张瑞敏认为,每家企业都能够也应该成为引领者,“我希望青岛成为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更希望山东马上做起来,让山东成为工业互联网先行区。”

张瑞敏用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当中的一句话作为当天分享的收尾:熟知并非真知。

“我们的熟知就是传统经济。我们的真知,在今天就意味着工业互联网。从熟知到真知需要自我否定,不能躺在昨天成功的历史上。”

北宋晏殊有词云: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传统经济就像花一样,肯定会落败。新经济业态的燕子一定会飞回来。只是这只燕子是不是你?”讲到这里,张瑞敏稍作停顿。

继而,大厅里回响起他激昂的声音:“我希望我们每家企业积极投身到工业互联网,为我们山东成为全国甚至全球工业互联网的先行者而奋斗!”

我刚才举的那个例子,穿者需要搭配起来的衣服,我们就整合起来提供给他,这就叫无缝体验。我们叫做1+N,我是1,我来接触你这个用户,你不管有什么需求,我来总装后面的N。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