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惊艳亮相!东京奥运会终启幕 半岛记者现场见证最大感受是……

2021-07-24 01:2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941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特派记者 杜金城

经历了疫情延期,克服了民意阻碍,2020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于北京时间7月23日晚在日本东京新国立竞技场拉开帷幕。相比往届奥运会开幕式的热闹,这一晚的奥运会开幕式给人最大的感受就是安静。虽然来自全世界的2000多名媒体记者总算给冷清的现场稍微解了围,但在能容纳6万多人的新国立竞技场里,大片空出的座椅还是让人感到一丝心酸。中国代表团排在第110位进场,朱婷和赵帅共同担任代表团旗手。

2000名媒体记者现场“解围”

受到疫情影响,本届奥运会开幕式最终确定以空场形式进行,邀请到现场的嘉宾不足1000人。好在,世界各国和地区的2000多名媒体记者来到现场,算是给冷清的奥运会开幕式解了围。

尽管如此,相比往届奥运会开幕式的热闹,这一晚的奥运会开幕式现场给人最大的感受还是安静。组委会为了营造热闹的氛围,将座椅涂成五颜六色,还在现场和转播过程中制造出很多音效。只可惜,这样的努力映衬出的更是一种悲凉的感觉,就像现场一位媒体同行说的那样:史上第一次没有观众的奥运会开幕式缺少了一种维度,更缺少一种维系,一种令人感动的维系。

受到疫情防控的影响,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整个流程有所压缩,从一开始的4个小时被压缩到3个半小时左右。来自世界各国的官员政要、工作人员以及2000多名媒体记者见证了人类历史上这一届特殊的奥运会的开启。少了观众的呐喊,也没有开幕式正式开始前的预热表演,开幕式在一种相对平缓的感觉中开场。

在以一段充满创意的视频开始后,现场场地中央,一颗正在萌芽的种子,不畏艰险,茁壮成长。随着烟花在新国立竞技场上空绽放,开幕式正式开始。第二段表演中,红色的长绳象征人类的血液,更象征一种维系的力量,它将各个器官联系在一起,也将全世界人民团结在一起,更象征着全世界人民在困难面前团结一致,共渡难关。此时,不禁想起前几天,“更团结”的口号加入到奥运原本那个“更快、更高、更强”口号的意义所在。

日本舞蹈家森山未来一段悲壮的舞蹈,将现场所有人的思绪带回了疫情初期,无数人被病魔夺走了生命。接下来的表演带领观众回到江户时代,流传下来的木工劳动歌曲在场馆内响起。日本著名歌唱家米西亚现场演唱日本国歌后,东京奥运会开幕式进入默哀环节。全场起立,纪念因新冠疫情离世的人,并缅怀在奥运会举办过程中去世的人。

环节精简,中国代表团抢眼

受到经费、环境等多方面影响,本届奥运会开幕式的文艺演出环节非常简短。全世界运动员入场仪式占据了更多的时间,中国代表团排在第110个入场。

由于有运动队已经开始比赛,或者正紧张准备隔天的比赛,因此出席开幕式的中国军团人数不算多,目测有百人左右。要知道,这次中国体育代表团总人数达到777人,其中431名运动员参加东京奥运会的30个大项、41个分项的比赛,刷新境外参加奥运会的规模和人数纪录。

中国奥运代表团最终确定第110位出场,女排运动员朱婷和跆拳道运动员赵帅担任代表团双旗手。为了推进国际奥委会倡导的“性别平等”原则,本届东京奥运会每个代表团允许两名(一男一女)运动员共同担任旗手,朱婷也就此成为中国代表团历史上首位夏季奥运会开幕式女旗手。朱婷和赵帅两人个头都超过1.85米,身材高挑挺拔,将五星红旗举过头顶,气势十足。在两人的带领下,中国代表团一亮相就赢得了响亮的掌声。

这次中国代表团的服装尤其亮眼,虽然还是以红白色为主色调,但其中细节非常多,视觉效果也非常好。其中,女运动员是红色西装搭配白色裙子,裙子上还有红色花纹;男运动员是红色西装,白色衬衫和白色裤子,衬衫上有红色五星的元素。

尽管疫情为训练备战带来诸多变化,但东京奥运周期,中国选手的表现稳中有升。在东京奥运会33个大项、47个分项上取得了30个大项、41个分项的参赛资格。未来一段时间,让我们静待中国队员在东京赛场传来的好消息。

关键环节彰显特殊意义

每一届奥运开幕式,最受关注的两个环节分别是五环展示环节和最后的主火炬点燃环节。东京奥运会作为特殊时期下开启的体育盛会,在这两个环节设计上也是花了不少心思。既贴合了疫情形势,又展现了一些环保人文的理念。

东京奥运会的五环展示环节与往届奥运会展示整体五环不同,东京奥运会是以一种拼接的方式展示五环。并且,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现场展示的五环为木质五环,是由1964年东京举行第18届夏季奥运会时,运动员从全世界带来树种长出的大树建造的,非常具有纪念意义。而且这些树木还被用来建造多个本届东京奥运会的比赛场馆。

最后的圣火点燃环节也是本届东京奥运开幕式最大的焦点,甚至因为保密工作做得好,直到开幕式开始,也没人能揭晓答案。日本媒体提前爆出,日本棒球三大传奇人物王贞治、长岛茂雄和松井秀喜以及有“蛙王”之称的北岛康介将担任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的火炬手。结果最终的点火环节还是出乎了不少人预料。圣火在进入体育场后,第一棒火炬手是柔道选手野村中宏和摔跤世界冠军吉田沙保里;第二棒火炬手一共三位都是棒球运动员,分别是王贞治、长岛茂雄和松井秀喜;第三棒火炬手是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第四棒火炬手是残疾人运动员代表;第五棒火炬手由六名日本小学生组成;最后一棒火炬手是日本网球选手大阪直美,她最终点燃了场内的临时火炬台。

东京奥运会的主火炬并没有放在主体育场,即举办开幕式的体育场,而是位于远离体育场的东京滨水区。开幕式的临时火炬台点燃后,会被送到临海的主火炬台。

■记者手记

从大到小的“情同与共”

安静、节俭、低调,在全程看完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后,相信大多数人心中会和记者有相同的感觉。没有宏大的场景,没有史诗般的叙事过程,甚至因为少了现场观众的呐喊,这届奥运开幕式多了几分冷清的氛围。但不知道为何,就有那么几个瞬间,眼泪会不自觉地充盈眼眶。

这届标注着“2020TOKYO”字样的体育盛会因为疫情被推迟到2021年才进行。甚至,几乎因为疫情的反复差点取消,在克服诸多困难,这届奥运会才终于得以正式开幕。坐在东京的新国立竞技场,看着空荡的看台,看着各国运动员鱼贯而入,听着周围不算响亮但足够真切的掌声与呐喊,开幕式主题“情同与共”四个字真的会在心底默念起来。

从大处看,日本这个国家能够克服困难最终把奥运带到世人面前的确不易。经济上的困境、民意的反对,尤其是疫情的影响,可以想象,日本为这届奥运会付出了多大的艰辛与努力。在日本代表团进场的一刻,记者听到了身旁日本记者低声哽咽,那一刻我的眼前也有些模糊。

国际奥委会在本周二表决通过了在旧的奥林匹克格言“更快、更高、更强”之后,再加入一个新词“更团结”。这个“更团结”也在开幕式上得到呈现。在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不够乐观的时候,一届奥运会带来的振奋效应到底会有多大,没有人能够给出答案。但可以确定的是,奥运会会把全世界人民更好地团结在一起。

体育的力量一定不限于“快高强”,它更在于直击人心的鼓舞与相互之间的鼓励。“我还记得去年疫情开始的时候,所有比赛都被取消,我们见不到观众,训练也被中断。而如今能回到赛场,充分展示自己,展示那些经历了糟糕日子却保持乐观,继续挑战自我的一面,我相信所有人都能从中汲取力量。”男子100米蛙泳世界纪录保持者亚当•佩蒂在接受奥组委记者采访时说道。

其实,奥运的力量不仅属于喜爱体育的人们,也属于全人类,这届奥运会带来的力量也许就能让全人类“情同与共”渡过难关。“无论这条黑暗的隧道有多长,我们都会一起走过尽头,奥运圣火就是隧道尽头的光。”奥组委主席巴赫的讲话回荡在新国立竞技场的上空。

>>今日看点<<

中国军团有望“射落”首金

女足下午将迎来生死战

半岛全媒体记者 潘立超 实习生 马玉涛

7月24日,东京奥运会将产生多枚金牌,女子十米气步枪再次成为了首金项目,中国队派出两名小将冲击金牌金。除了射击项目之外,中国队在举重、跆拳道、击剑等项目上拥有冲击金牌的实力,不出意外首日会获得多块金牌,青岛选手王大鹏和李亚男也将在射箭和柔道项目上冲击更好的名次。

射击项目期待传承首金历史

1984年至今的9届奥运会,射击队6次拿到了中国代表团的首枚金牌,其中就包括许海峰为中国拿到的第一枚奥运金牌。射击成为中国代表团的首金大户,女子十米气步枪这个项目上,中国女枪手们有过辉煌,也有过遗憾。2004年,杜丽在雅典奥运会上一战成名,2008年北京奥运会,她又在家门口痛失首金,泪洒赛场。2012年,易思玲在伦敦顶住压力赢得这一荣誉。2016年在里约,杜丽和易思玲携手再战,分获银牌和铜牌,本届奥运会上,首金的压力再次来到了女子十米气步枪这个项目上。

本次中国射击队在10米气步枪上,派出了2位小将杨倩和王璐瑶,1998年出生的王璐瑶来自浙江温州,从小她就是个顽皮的孩子。作为学校的体育特长生,王璐瑶入选过区队参加市运会,2012年温州市体校选拔射击苗子,参选的王璐瑶第一次摸到了真枪,从此这位颜值颇高的美少女开启了自己的射击之路。通过夜以继日的训练,王璐瑶在浙江省运动会上夺冠,开始崭露头角。慢慢地,她频频获得全国青少年比赛的冠军,并于2015年进入国家青年队。2016年是王璐瑶的高光时刻,她在亚锦赛上一举夺得了个人冠军、团体冠军,还刷新了个人世界青年纪录、团体世界青年纪录,几乎是一战成名。之后首次进入国家集训队的她,也顺利入选了东京奥运会的参赛阵容。

2000年出生的杨倩是中国女子气步枪项目新秀。2011年,杨倩被挑选到宁波体育运动学校射击队,2014年浙江省运会,杨倩一口气拿下3枚金牌。在国家射击队东京奥运会选拔赛四站比赛中,杨倩连夺四个10米气步枪冠军。应该说王璐瑶和杨倩已经很好地接过了前辈杜丽手中的枪,她们完全有能力在东京赛场证明自己。

首日多个项目还有“冲金点”

24日下午射击项目还将产生男子10米气手枪的金牌,王义夫、庞伟等都是这个项目的前奥运冠军,今年35岁的庞伟将第四次踏上奥运舞台,期待能再圆一次冠军梦。

考虑到射击项目的巨大不确定性,24日中午将进行的举重女子49公斤级比赛也有可能产生中国军团在东京奥运会的首金。中国女举在这一级别人才济济,奥运会官网颇为看好侯志慧,“在赢得2019年世界世锦赛冠军之后,中国选手侯志慧将在东京奥运会上瞄准她的第一个奥运冠军。”

24日晚上,跆拳道女子-49公斤,两届奥运冠军吴静钰将出战,这位妈妈选手复出之后状态不错,有望带来惊喜。多重保险之下,中国军团在首日拿下首金的概率还是很高的,但是首金在哪个项目上还需要看临场发挥。

在24日,除了首金的悬念之外,多名青岛籍选手也将会冲击奖牌甚至金牌。24日上午,青岛小伙王大鹏将出战射箭男女混合团体预赛,如果一切顺利,当天下午王大鹏将会出现在混合团体赛的决赛场上,但由于韩国选手在射箭项目上的优势十分巨大,想要打破对方的垄断恐怕十分困难,但是冲击奖牌还是有一定希望的。

青岛选手李亚男将在女子柔道-48公斤级比赛当中出场,中国柔道名宿、山东柔道总教练徐殿平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48公斤级别的奥运赛场上可以说强手如林,来自法国、日本、乌克兰的选手都有着强劲的实力,李亚男一年多没有与其他大洲的选手进行过交流比赛,“这次因为疫情特殊情况,能参加这届奥运会已经是很不容易,站在赛场上去力拼对手,不留遗憾就可以了。”

中国女足将迎来生死战

奥运女足比赛首轮当中,中国女足以0:5的大比分输给了巴西队,24日下午,中国女足将迎来小组赛第二个对手赞比亚队。赞比亚女足首轮被荷兰女足打进10球,可以说是小组当中最弱的一个对手,但考虑到中国女足小组赛最后一个对手是上届女足世界杯亚军荷兰队,按照女足现在的状态和实力想要在荷兰队身上拿分恐怕非常困难,中国女足想要晋级八强,这一战就必须拿下,而且必须要打进更多的进球才行,才有可能以成绩最好的两个小组第三晋级八强。

赞比亚女足虽然整体实力很弱,但是拥有一名强力前锋不可忽视,2020赛季效力上海女足的班达实力出色,单赛季打进18球,她对中国女足的防线还是会有很大威胁,而中国女足在首战对阵巴西时防线失误太多,也要经受考验,中国女足压力极大,一旦输球或者平球,就可能提前告别。某种程度上,贾秀全迎来救赎之战,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但愿女足姑娘们可以拿下三分,保留希望。本场比赛安排在北京时间24日16时进行,祝女足姑娘们好运!

本届奥运会重要比赛看哪些

11名岛城健儿何时出战

奉上“青岛版”奥运观赛指南

快快收藏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