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亩胡萝卜 从七千涨到一万二!入秋以来菜价一路走高 记者走进种植基地探“菜市”

2021-11-26 06:43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44444)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永端 张雷

经历了数天低温后,初冬的阳光洒在大地上。平度市仁兆镇葛家庄村边的一块菜田里,农民葛泮明种植的1.8亩辣椒已经熟透了。葛泮明将这些枯萎的辣椒植株从地里拔出,再在农田里晾晒。和葛泮明不同的是,菜农刘红英则忙着在地里收获今年价格暴涨的胡萝卜。菜地的北侧,一辆大型蔬菜收购车停在地头,抢购她的胡萝卜。不光辣椒和胡萝卜的价格在这个初冬大涨,就连大葱也出现了往年少有的高价。

入秋以来,菜价何以大涨?平度市胡萝卜协会会长高风江向半岛全媒体记者介绍,今年河南、河北等地的自然灾害使得当地蔬菜受灾,山东今秋雨水偏多加之突遇寒流,致使蔬菜长势欠佳。诸多原因的汇集,菜价上涨在情理之中。

往年这个时候,高风江不会天天待在公司,可今年不同。眼前的他不但要在公司瞅着国内蔬菜价格的涨势,还要关注着国际菜价的走势。几乎每过两三天,他的冷冻蔬菜就会通过海关,高价发往韩国、泰国和俄罗斯等地。

种了1.8亩辣椒

能收入8000元

平度市仁兆镇是蔬菜之乡,也是青岛的“菜篮子”。仁兆镇葛家庄村边的一块菜田里,红彤彤一片。这里,农民葛泮明种植的1.8亩辣椒已经熟透了。熟透了的辣椒,在农田里经历了数日严寒后,已经处于半干状态。

“今秋雨水过多,阳光不充足,”他说,“农作物成熟季需要阳光,辣椒也一样。”往年这个时候,葛泮明的辣椒连植株早已经被运到了家里,可现在这些带着辣椒的植株仍在地里。

辣椒的植株已经枯萎,早上他就从家里来到离村不远的这块农田里。这一天,他的主要任务是将这些绵延上百米的辣椒植株从菜田里拔出,然后就地放倒,等这些带着辣椒的植株晒干后,他再将这些植株连同辣椒运回家,人工将辣椒摘下,再次进行晾晒并将辣椒销售。和一些种植户不一样,他种植的辣椒不是朝天椒,是一种成熟后比拇指还要粗壮的大辣椒。“种植辣椒已经好几年了。”他说,“辣椒已经成了家庭增收的一部分。”

如果天气晴好,被他拔出的这些辣椒,在菜地里经过十天时间的晾晒,就会运到家里摘下储存,或进行出售。他估算,眼前1.8亩辣椒至少收获700斤干椒。去年他卖出了5.2元/斤的价格,今年他估价会超过去年。

“1.8亩地,光干椒就收入4000元。”他说,“干椒采收之前还卖过青椒,青椒也有4000元的收入。”面对记者的镜头,这个中年菜农露出了笑容。1.8亩地收入8000元,他怎能不笑!

与以往蔬菜种植不同,辣椒施肥少,喷药少,不用过多的人工管理,只要栽种了,几乎就等着收入。尽管他的干辣椒还没有到家,但收购的电话已经打到了他的手机上。仁兆镇不远处的胶州市集中了诸多辣椒加工与出口商,给他打电话的是胶州的收购商。小雪节气前,收购商在电话里喊着“老葛,今年的干辣椒给我留着,价格比往年高不少,价格好说”。

价格涨一倍

有人进地抢购胡萝卜

初冬的仁兆大地,不光有忙着收获辣椒的农民。在这片辣椒地的东侧,被雇用的十几名农民工在一块胡萝卜地里抢收胡萝卜。“这块胡萝卜地有3亩。”胡萝卜种植户刘红英(化名)说,“实际上胡萝卜在小雪节气前收获最好,但小雪前没来得及收。”

仁兆,是青岛鼎鼎有名的蔬菜之乡。这里的蔬菜种植到哪里,道路就修筑到哪里。胡萝卜地的北头停着一辆大卡车,等待出土的胡萝卜装车。

地里,很多农民工忙着收胡萝卜。人员众多,但所有农民工都有分工。将胡萝卜装箱之后,两三名男性农民工忙着用胶带封箱,并将成箱的胡萝卜搬运到地头的货车上。胡萝卜的收购者会将成品带走,而长势不好的胡萝卜则被抛在地里。在刘红英看来,这些被抛弃的胡萝卜扔在地里着实可惜。当众人抢收胡萝卜时,她则忙着将它们收拾起来,装进农用三轮车运走。“这些胡萝卜可以腌咸菜,也可以喂牲口。总比烂在地里好。”

对所有胡萝卜种植户而言,与往年相比,今年胡萝卜价格大涨。“去年深秋,胡萝卜的收购价每斤仅5毛钱,甚至不足5毛钱。”刘红英说,“今年则不同了,最差的1斤也卖到了1.1元。”

同样的付出,让更多的钱进了腰包,收拾着地上的胡萝卜,刘红英的脸上堆满微笑。“今年胡萝卜的价格这么高,想不到。”刘红英说,早些年商人收购胡萝卜按斤收,现在的商人干脆按土地的面积收。

事实是,今年胡萝卜的收购行情,让收购商感到了压力。“进入11月份,我的车就没有闲着,”地头的货车司机说,“天天带着雇工在农田出土胡萝卜,而老板则带着收购人员进村抢购。不抢购,就没货了。眼前的价格仍在上涨。”

今年大葱收购价

涨三成多

小雪节气过后,是收葱的最佳季节。当众人收获胡萝卜时,菜农姜文虎则和妻子一道忙着收获大葱。姜文虎的葱地位于一条马路的东侧。姜文虎说,他今年种植了8亩大葱,每亩能收获7000斤,去年大葱的田头价仅有9毛/斤,今年则到了1.2元/斤。“这么高的价格想不到。”姜文虎连连说,“价格上涨了1/3。”

不管是种植、管理还是收获,这里的菜农均实现了半机械化。收获大葱时,大型机械开进了葱地里,深挖葱沟,之后再人工将大葱拔出。

这个初冬,姜文虎的妻子围着头巾,穿着厚实。数日来的每天上午,夫妻二人就从家里往地里赶。半岛全媒体记者在现场发现,夫妻二人将大葱从浅土中拔出,顺手放到地里。从北到南,起获的大葱在地里排成行,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姜文虎葱地的东侧,一台大型机械在他人的葱地里忙碌,机械的背后跟着多名忙着收葱的满脸大汗的农民。“今年葱价高,想不到。”一名菜农说。

在前头村,几名农民在地里忙着收获白菜。村东的公路上,一些满载着胡萝卜和白菜的车辆来回穿梭。在另一个村子的中央,有农家正将大葱进行分拣和捆绑,准备发往青岛市区进行销售。

说法

“你不抢购,蔬菜就进别人冷库了”

当一些菜农忙着抢收菜的时候,身为平度市胡萝卜协会会长的高风江却在他的农产品有限公司里一边坐着喝茶,一边关注着青岛和寿光的蔬菜收购价。

“我关注的主要是胡萝卜、菠菜、芹菜等蔬菜。”高风江说,今秋以来,一些耐储存的蔬菜价格一路狂升,“你不储存,你不抢购,这些蔬菜就进别人冷库了。”

身为当地蔬菜收购与储存大户,早些年的高风江会亲自前往农田收购蔬菜,这两年尽管他不用亲自出马,但公司的采购人员进农户、进农田,他都交代一定要保证质量。“一些蔬菜种植大户或者合作社的合作户都会将蔬菜卖给我。”高风江说,“关键还是价格优势。”

谈及蔬菜的收购价格,高风江显得有些激动:“谁能想到今年的蔬菜价格会这么贵?”

高风江说,以胡萝卜为例,今秋收购价每亩地为7000多元,可到了后来这个价格一路上升,从7000元涨到了8000元,如今的价格已经涨到了12000元,而寿光的收购商竟然向仁兆抛出了12800元/亩的高价。

“胡萝卜与去年同期相比,价格高了一半还多。”高风江说,今秋扔在地里的次品,都能卖出去年良品的价格。今年的胡萝卜成了当地农民增收的“金条”。

探因

自然灾害致多省份减产

高风江执掌的公司,每年收购和储存的蔬菜达2万余吨,这些蔬菜不仅销往长三角、珠三角、东三省和北京等地,还有一半销售到韩国、泰国、马来西亚和俄罗斯等国家。

今年,不光胡萝卜的价格高涨,白菜、大葱、辣椒的价格与往年相比也高涨,是何原因?

针对这个问题,高风江说,以山东周边省份为例,今年河南、四川等地水灾,河北雹灾,这些自然灾害使得上述省份的菜农没有种蔬菜或蔬菜的种植数量急剧减少或者种下的蔬菜遭受重灾。

高风江说,在一些省份遭灾的大背景下,今夏尤其是入秋以来,山东的雨水与往年相比集中,致使很多种植户的蔬菜长期泡在水中,生长缓慢甚至枯萎死亡。而到了深秋的蔬菜生长季节,山东大部分地区又突然遭受数日严寒,使得一些蔬菜受冻长势差。多因素的集中,抬高了菜价。

高风江认为,除了上述天气因素外,十月下旬以来各地爆出的疫情也从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蔬菜的跨区域流通,从而使蔬菜价格上涨。

入秋以来,每天有三四十名工人在他公司的胡萝卜清洗车间清洗胡萝卜,而旁边的其他工人则忙着打包、将蔬菜储存到冷库。这些被储存了的蔬菜将从他的公司通过海关,高价发往异国他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