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技与美学创新并存的视觉盛宴!冬奥这91朵“雪花”,是从青岛飘来……

2022-02-25 23:19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51277)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冬奥91朵“雪花”,从青岛飘来……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悦

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发光的雪花引导牌、冰墩墩幻彩人偶、五彩服;闭幕式上由立春杆改造而成的发光旗杆,现代与东方韵味交融的靓丽服饰……这些均由黄宝荣和他的团队制作,其中91朵雪花引导牌的部分制图等工作是在青岛完成。前后两场数字科技与美学创新并存的视觉盛宴,体现了中国的文化自信,一幕幕惊艳世界的绝美瞬间令人回味无穷。闭幕式后,黄宝荣就赶回了青岛,在接受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时他感慨,200人的团队、700多天兢兢业业,期间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如今交上了答卷,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冬奥会开幕式舞美道具总制作黄宝荣。

●一物两生

鱼线变“魔术”旗杆会发光

北京冬奥会的闭幕式上,撑起参赛国国旗的旗杆,在熄灭奥林匹克主火炬环节发出白光,直至尾声。当人们沉浸在这一令人拍手叫绝的场景的时候,黄宝荣一直紧盯着旗杆,心中默念必须万无一失。

作为北京冬奥会开幕式舞美道具总制作,从创意、深化、试验、打样、制作、成品、训练、彩排、现场保障、正式演出的全流程大小事他都得操心。同时,他和团队也负责了闭幕式上的舞美服装设计与制作。

执旗手守护的各国国旗旗杆是由开幕式上的立春杆改造而成。黄宝荣透露,“当时离闭幕式还有不到一周时间,制作时间特别紧,为了契合节约、绿色办奥运的理念,最后决定用开幕式的杆来改,杆只能用外面那个杆体,灯不适合再用,又经过试验,最后定好方案在鸟巢现场改造而成。先在进场不亮灯的时候用白色旗套套着,可能大家在电视上都看不出来,一亮灯的时候同时就把白旗套摘掉(白旗套是用鱼线穿的),最终形成了发光的旗杆。”

开幕式《立春》节目美轮美奂,400根柔性发光杆,渐次舒展,合拢,再打开,绿草犹如麦浪,展现出盎然春意。这款道具的创意是张艺谋导演珍藏多年的大招。“2018年我们在青岛上合峰会时就想到了发光杆的设计,最早想做六米,后来持续研发,直到2022年冬奥会导演确定下‘立春’的主题。”

这也是让黄宝荣感到难度最大的部分,一方面为了节目视觉效果,发光长杆必须保证足够的高度,6米、7米、8米……最终确定9.5米长,另一方面,道具要便于演员完成高难度动作,需要跟莱州武校的学生不断磨合。团队不仅要控制发光杆的重量还要兼顾其结构强度、柔韧性和弯曲变形程度。这需要设计师和制作人员进行严密的计算和反复试验。

他已经记不清这期间经历过多少次失败,发光LED灯带组件由1790颗白色LED灯珠/1790颗绿色LED灯珠组成,彩排时有几个LED的灯点还会能看出来(电视上已经看不出来),黄宝荣躺在床上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怎么样才能让灯点看不出来。

立春杆耗费了不同环节工作人员的心力与汗水,只使用一次就废弃实在太可惜了。于是导演组决定将它截短,从9.5米缩至2.85米,制作出120根旗杆。

●举重若轻

雕琢“雪花”电路比发丝细

雪花引导牌作为整个开幕式的一大亮点,为奥运火炬的点燃埋下了巨大的伏笔。“每一个国家和地区运动员入场的时候雪花的引导牌都要拍特写,从做样品到怎么摆放91朵雪花,每一个环节与细节,张导都要体现中国制造,体现中国匠人精神,奥运会创办以来,没有一个国家引导牌是镂空式发光的,压力可想而知。”黄宝荣告诉记者,“引导员出场走出来有一个下坡,开幕式当天正值冬天,万一下雨下雪,万一运动员还没有入场牌子不小心摔了怎么办,这些方面的预案我们都想到了,一个国家和地区分别制作了3块引导牌,共计300余件。”

他表示,在制作上,雪花引导牌是由女学生高举入场,一个是时间长一个是臂力小,第一牌子就得轻;第二要晶莹剔透,特别是中间的冰蓝字,中文和英文的字,导演要求不能看见支点。肉眼一点也看不出来,可是拿镜头一拍,灯光一打就看出来了。后来我们想了一切办法,就找了透明板,透明板不是那种LED冰屏,而是一种塑料板,像是平时用的塑料袋一样透薄,做出来给导演看,导演说这不是一塑料片吗,因为鸟巢有不同颜色、不同角度的灯光以及不同位置的摄像机,结果拍出来效果就不行。最后,我们做了一大张的钢板,雕的不到一毫米厚的支撑点,连在一起的。PC板、COB光源灯板组件、不锈钢板材雕刻、背板,一枚雪花要做四层,四张图纸才能做,耗时得一周到十天,重量则为900克。电路和板是一样的,都是透的,比头发丝还细,肉眼看不见。

“四场仪式,一牌多用”,距离北京冬残奥会开幕式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其中一枚雪花引导牌需要调整,得一点点地抠,时间紧任务重,黄宝荣和团队算了一下3月2日才能做完,还好赶得及。

●心心相映

与张艺谋同历“双奥”

中国电影美术学会副会长、“满天星影业”及 “宝荣服饰”董事长,作为国内顶级影视制作人黄宝荣,与陈凯歌、陈可辛、韩三平、黄建新、陆川、乌尔善等众多名导合作过。但缘分最深的还属张艺谋,《英雄》《三枪拍案惊奇》《金陵十三钗》《归来》《影》,20多年的伙伴,彼此间相互信任、形成默契。

也是因为张艺谋,促成了黄宝荣“双奥人”的身份。时间的指针指向2020年8月的一天,黄宝荣接到北京冬奥会组委会的通知,由他来担任开幕式上舞美道具总制作。“这次冬奥会筹备初期沙晓岚老师做了几个激光节目有些创意内容必须得先做试验,张导他们向组委会极力地推荐了我,在会上他们就给我打了电话。当时我感到非常激动,2008年夏季奥运会我们就负责了整体服装的打样、制作,这次冬奥会又找到我,内心澎湃,不过压力瞬间也来了。”

张艺谋导演是出名了的要求高,他是学摄影出身后来做导演,他脑海中从创意到呈现的效果都非常清晰。不过,黄宝荣对张艺谋的创作理念、创作习惯、审美观念、制作要求等有很深很长期的理解。同一道具都按照要求准备多种角度和思路的方案供导演选择。像雪花、树叶、橄榄枝都尝试了几百种。

从2008年到2022年,开闭幕式的理念与表演形式都有了变化,前者呈现了更多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后者则定下了“简约、精彩、安全”的主题。导演在创意上有好多的节目,中间经历了无数次的创意会,无数次的道具试验,从最后呈现的效果看,删掉了很多内容。奥运会的开闭幕式是全球直播,容不得出一丝错误,电影的拍摄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去拍,它有自己的时间周期,准备不好时间还能往后错一错,一遍拍不好可以拍两遍,晚会不一样,没有再一次的机会。对于黄宝荣来说,即便身经百战,但冬奥会期间心都是一直吊在嗓子眼。

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黄宝荣团队为文艺表演提供了47款15153套服装,出色完成了任务,当时每一块布料都是他亲自挑选的。14年过去了,这次冬奥会开、闭式科技含量如此之高,依靠的是国家快速的发展,有了很多的新型布料和材料,才让构想变成了现实。

●东方美韵

服饰里的中国式浪漫

至简则大美,至诚则大观,体现在了闭幕式上舞美服装设计与制作上。

开场《点亮》环节儿童服装设计灵感来源于极光和星星的光芒交相辉映下的童话冰雪世界。整个设计采用了中式廓形,右衽、对襟、立领、盘扣等传统服饰元素,并在这个基础上融入虎头帽作为一个点亮最可爱的配饰,富有虎年大吉的寓意,并且在帽子上绣有各式寓意美好的吉祥纹样,传递着中国人对美好生活的热爱与向往。而冰雪、极光、与星星光芒则突出体现在整个设计选用的材质上,高反光亮片材质配合一朵朵镶嵌其中的雪花,自带晶莹剔透的反光效果,这时候一个个小小的亮片就像漫天闪耀的星辰,一片片幻彩的光影就像绚烂的极光,当你看见每一个小朋友手持冰灯,缓步点亮冬奥徽标之时,心念便起:“万千美好,都向你而来”!

在《折柳寄情》环节,服装设计灵感来源于中国人对缅怀独有的思考,它是极具民族深情且浪漫的一种中式的风格表达。在整个服装造型的设计中简约凝练出冰雪逢春、生命轮回周而复始的概念,材料上为了突出冰雪选用了一款自带冰晶反光质感的纤维丝面料,同时为了突出“春”与“轮转”的东方意象,视觉上运用了“芽绿”做渐变晕染效果,晶莹的柳条倩影隐约的浮现在“春意”当中,生机渐起。愿花飨故人、春暖人间。

宝荣团队的服装设计总监习景凯表示,“《雪花侍卫》服装设计灵感源于雪花,雪花又名未央花和六出,一种美丽的结晶体,它的结晶体都是有规律的六角形,所以古人有‘草木之花多五出,独雪花六出’的说法,围绕雪花的形态我们进行分形取象,对他的基本几何形态提取、延展、简化、进行现代化的处理,探究雪花其基本的几何形态美。并利用这一简单的几何形态进行有序的重复组合,进行一个不对称式的延展布局,在每一位执旗手身上汇聚成一片片幻彩极光色的雪花勋章。配合发光旗杆,服装上每一片雪花瓣都能折射出极光星耀般的光感。在整体设计上我们希望传递的是中国人对于雪花即浪漫又前卫的思考,当执旗手身着雪花勋章制服,守护着各国国旗在地屏上划出炫彩的极光色国旗倒影,寓意每一个执旗手都是雪花侍卫,守护着冬奥参与国国旗,也守护着世间每一个吉祥和瑞的冬季。”

●与青结缘

东方影都“安家”共赴未来

实际上,91朵雪花引导牌的部分制图、发光杆代用品、跳台滑雪道具、雪花火炬台等测试,这些复杂的工作都是在青岛东方影都10号棚完成的。

因缘际会,2016年黄宝荣随张艺谋的《长城》剧组来到了东方影都,2017年10月,他和团队又应邀加盟了《封神》系列电影团队,拍摄时间历时两年。去年他的满天星影业直接落户青岛,把包括十万件道具是置景车间安设在了影都里。“东方影都这些年发展很快,我们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张白纸,我们跟影都各个部门沟通比较深入。这里有当下最大的影视基地,硬件优势无可比拟,软件进步飞速,我们看好东方影都,看好青岛。”

雪花引导牌的部分制图工作在东方影都10号棚完成。

在满天星服装道具库里,大到飞机机舱,小到台灯暖风机都能找到,甚至有影迷在库里“发掘”《送你一朵小红花》里易烊千玺的沙发。从线上到线下均采用信息化管理模式。“我们开发了独立的系统,剧组选择道具的过程就像逛超市一样,所有的道具均通过扫描条形码进行出入库,剧组也可以在小程序里看到所有已经经过分类的道具,并且道具分类相当齐全,可分成办公、体育、娱乐、医疗、车辆、工具等数十种类,整体选购道具的过程就像是逛淘宝。”黄宝荣介绍。线上线下的一体化操作流程,通过提前预约等形式,确保剧组24小时均能获得道具供应。满天星服装道具库的进驻,无疑加持了东方影都影视产业链。

从2019年起,在青拍摄的影视项目90%都使用过满天星所提供的服务。黄宝荣透露,接下来满天星计划制作一些实景,跟青岛电影学院进行产学研合作。

今年的工作节奏是一环接着一环,北京冬残奥会的开、闭幕式近在眼前,除此之外,目前还有两个国家级项目:9月份在杭州的亚运会也在筹备中,2023年计划在三亚举办的亚洲沙滩运动会。目前,黄宝荣与乌尔善导演合作国漫大IP《异人之下》,7月份与张艺谋导演再度携手的新片也提上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