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玫瑰”今何在?“崂山李子柒”、转行美人鱼……探访退役青岛籍女足姑娘:足球情不变

2022-03-03 06:24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51164)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钟闻廷

又迎三八国际妇女节,中国女足将亮相央视妇女节特别节目。虎年开端,可爱的女足姑娘时隔16年再夺亚洲杯,让我们感受到体育运动带来的激情和荣耀。体育事业蓬勃发展的同时,运动员更新迭代也从未停止。这些年里曾经在赛场上拼搏过的“铿锵玫瑰”,你们离开赛场以后去了哪里,过得还好吗?

记者近日走访了四位退役的青岛籍女足队员,她们曾经分别在国家队、国青队、省队、市队效力,球场上的她们拼搏厮杀,退役后的她们在岛城岁月静好,各有各的精彩,不变的是绿茵情结。

■前国家队队员宁珍云

喜看女足再捧杯,守着电视泪花飞

如今在网络上搜索“宁珍云”三个字,有专门的词条和人物简介:“宁珍云 ,1982年6月2日出生于中国山东,中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场上司职守门员”。简短的一行文字配了一张一寸照片,仿佛就概括了她人生最重要的履历。算起来,今年宁珍云整好四十岁了,离开国家队也有些年头了,网络上关于她的新闻也在2004年停止了更新,那一年的她所在的中国女足国家队参加了雅典奥运会。

宁珍云是个地道的青岛姑娘,城阳人。小时候的宁珍云是个幸运且天赋非常高的孩子,比起其他运动员的训练大多从娃娃抓起,宁珍云在足球上的起步可以说非常晚,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才开始正式接触足球训练。“我小时候的农村小学里没有足球特长班,我就是天生跑得快、跳得高,在各级运动会上都很出名。”上了初一,宁珍云才正式接触到学校里的足球训练,然后从学校到镇上,从镇上到市里,1998年进入青岛澳柯玛女足,2002年被江苏省队选中,2003年进入中国国家队,2004年参加了雅典奥运会.……小镇姑娘终于凭超人的天赋和实力一路顺风顺水,走到了世界最高赛事。

宁珍云在赛场上的扑球瞬间。

很多人包括教练都评价宁珍云天赋很高,以至于能在足球这条路上高歌猛进,宁珍云如今感慨地说,“也不完全是天赋,我是农村孩子能吃苦,再就是踢球一定要有坚定的信念和意志。”记者在宁珍云的讲述中,感受到了女足姑娘那种坚韧的精神。

“今年亚洲杯夺冠,看着小师妹们上阵厮杀,功臣王晓雪飞身‘堵枪眼’,我在电视机前热泪盈眶。”宁珍云说起中国队的胜利,依然饱含热泪,“我骄傲啊,我也激动,因为曾经是国家队守门员,是战斗的最后一道防线,那‘只能战、不能退’的使命感会让我们每一个女足姑娘,都在那一刻本能地挺身而出”。女足姑娘已经把挺身而出当作了本能,能第一时间想都不想就顶上去,“球打在我身上哪里都行,脸上也无所谓,只要对方不进球。”

“我们小时候踢球哪有草坪,都是沙子硬地,冬天还好,夏天最难,尤其是守门员常常做倒地扑球的动作,大腿经常流着血回家,伤口也是经常还没长好就又破了……”宁珍云用青岛话形容自己,就是抗造,“我的脑子、身体乃至每个细胞,好像一到球场上就会条件反射,其他感官都暂时关闭了,连疼也来不及想起来。”

“细皮嫩肉”当老板,人称“崂山李子柒”

宁珍云在2009年时因为年龄和伤病的原因选择了退役。退下来的宁珍云最想干的事就是好好打扮自己。“感觉自己除了是个能堵枪眼的国足门将,也会是个挺好看的姑娘,毕竟我底子还不错哈哈”。

当运动员的日子里别说风吹日晒,就连小伤小病都瞒着教练能忍则忍,因为每个人的位置基本上都是固定的,本着“轻伤不下火线”的狠劲尽量不能影响整个团队的战术训练。“脑子里只有球,生理期也照常训练,几乎忘记自己是个女人。”宁珍云给记者翻看当年的照片说,“大家都这个样,晒得乌黑发亮跟小煤球似的,两米以外看不出男女,谁也不用笑话谁。”

如今,宁珍云终于完成了“细皮嫩肉”的梦想。

宁珍云退役后才慢慢明白什么叫黑头,什么叫晒斑,什么叫毛孔粗大。生活的重心从足球突然转到了捣鼓自己的脸。“跑美容院,买化妆品,买了一堆瓶瓶罐罐往脸上抹,要把缺失的青春期美的启蒙,都在二十七岁那年一次性补回来。”宁珍云指着自己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告诉记者,“这些都是我的宝贝,可以不吃饭,不能不护肤”。如今已经四十岁的宁珍云比二十岁的时候的确白嫩了许多,看得出来这些年护肤的心思没有白费,也实现了运动员时期关于“细皮嫩肉”的美好愿望。

宁珍云潜心研究护肤品六七年之后,终于开了一家自己的美容护肤产品专卖店。研究得多了,就成了自己的半个专业,“想美白就找成分表里写有熊果苷的,想抗衰老就找有烟酸成分的,每天敷面膜,三天一蒸脸……”如今的宁珍云夏天最爱穿碎花裙子,冬天也要穿颜色鲜艳的羽绒服,烫卷发,用朋友调侃的话形容“妥妥的青岛贵妇”。宁珍云觉得自己贵妇算不上,但对当下安逸的生活很满意。美容化妆品小店经营得不错,老主顾都是亲朋好友,周围的邻居多,“大概是看曾经的女汉子,也能得变细皮嫩肉,就有了信心吧。”宁珍云笑称自己就是小店最好的代言人。

除化妆品小店,宁珍云还在沙子口大河东开了一家民宿。民宿不大,只有四个房间,有山有水,院子里花鸟鱼虫热热闹闹,店里不忙的时候就在民宿里种种花,喂喂鱼,做点小咸菜,因此还在朋友里得了个“崂山李子柒”的外号。“其实并不是所有的运动员都风风火火,我就是个非常内向又安静的人。”开店做生意的宁珍云性格依然没变,用现在流行的词来形容就是“社恐”,“我最初卖化妆品都不好意思开口给人介绍,让人家自己看说明书,现在开民宿其实也不求生意多么火爆,自己的朋友能在我这儿常聚聚,我就很开心”。

宁珍云12岁的女儿继承了妈妈的运动天赋,在学校的手球队里练得有声有色,还代表她在的小学在青岛手球锦标赛上得了冠军。但说起是否支持她走体育这条路,宁珍云至今没有下定决心,“我走过的路,并不容易走。我希望她当个快乐无忧的小女孩,穿花裙子……”宁珍云至今对自己少女时代缺失的花裙子仍有执念。

■前国青队队员江世晓

难别“球场终结者”,以球会友“扫地僧”

记者见到江世晓是在市北区的一家运动公园里,球场上的她正在进行一场5V5的比赛。有趣的是这名前国青队猛将的队友都很有特点,他们有看上去五十多岁的大叔,也有十几岁的少女,这支可谓男女老少齐聚的混合型球队正踢得有板有眼,球场边的老式保温杯和高中复习资料摆放在一起。

江世晓曾经的外号是“球场终结者”。

等到比赛结束,大家纷纷上前跟江世晓击掌拥抱,讨论着刚才的战况,江世晓也会点评一下当天几位小将的进步。看得出,即使不再是专业运动员,只要一到了球场上,江世晓依然是灵魂人物,正如十几年前一样。江世晓2000年入选国青队,2003年入选江苏省队,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后退役。

天生活泼好动的她退役后一闲下来就要拉着人聊球,张罗着约人踢球,十几年来从未变过。当年的江世晓以个人风格狠辣著称,号称“球场终结者”,至今网上一搜还有好多在当年比赛中奋力铲球的新闻图片。江世晓笑称不管以前咋样,退役后踢球那是以球会友,不管是大叔还是高中生,大家都是志趣相投的忘年交,能在一起踢球就很开心。“每次看到我们那些来自各行各业的男女老少混合型队友兴致勃勃地赶来踢球,我就打心眼里高兴,这种全民参与的足球氛围一定会让咱国家的足球成绩越来越好。”江世晓激动地说。

如今,江世晓经营着汽车用品店。

江世晓2009年退役后回到家乡青岛,在洛阳路汽配城开了一家汽车装饰用品店,专卖汽车的坐垫脚垫,也有贴膜之类的业务。“以前当运动员的时候是脚下功夫厉害,退役后十几年练下来,我现在手上功夫也很厉害”,江世晓虽然是老板,闲的时候也会帮忙贴膜,“咱是能打比赛的人,贴个膜还能难得倒我吗”,江世晓一边说着话,手里贴膜的活一刻没停下。除了店里的卫生打扫、偶尔帮忙贴贴膜,江老板最大的工作是拓展新客户和维系老客户,这对江世晓来说简直是如鱼得水,“我可太喜欢跟人打交道了,运动员时代我就是队里的开心果,没人不喜欢我,后来开店了,来的客人不买东西也可以交朋友,尤其是遇到喜欢足球的顾客,我能聊一下午再送你点东西,最后都忘了卖货。”

江世晓每天都乐呵呵,没事就去健身房,周末了就去踢球,生活简单又快乐。“健身主要是怕发胖,我朋友多,老有人喊我聚餐”,江世晓调侃这些球友都是她减肥路上的绊脚石,好在当运动员多年,对减脂增肌的身体把控还是在行的,“我不相信任何减肥的歪门邪道,我们练体育的简单粗暴,想要瘦,练就完了!我不像宁珍云那么爱美,起码也别太胖了影响我踢球的跑动”,江世晓形容自己退役十几年了,心中的足球之火从来没有熄灭,不管跟谁踢,只要能在球场上跑起来,就感觉自己还是国青队那个外号叫“终结者”的少女。

■前江苏省队队员王诺

培养女足下一代,带队屡夺市长杯

王诺也是从澳柯玛女足走出去的青岛姑娘,在江苏省队踢了八年球,退役后回到青岛一直从事女足青少年训练的工作,有一家自己的少年足球俱乐部。从八岁那年第一次踢球,王诺的生活就再也没有跟足球分开。

记者见到王诺时,她正在球场边指导一场比赛,400米跑道的标准运动场上回荡着她充满激情的呐喊。场上正在进行的是王诺组织队员进行的一场模拟赛,虽然只是自己队员间的模拟赛,比赛进行了多久,她就全程站着喊了多久。“孩子的比赛跟成人不一样,更需要教练在旁边督促着,再说一见踢球我就激动,我也坐不住”,王诺紧盯着场上的局势,“8号快点传球,不要犹豫!”越临近比赛结束,王诺的情绪越发激动,呐喊也越是声嘶力竭,恨不能亲自上场踢一脚。

球场上拼搏厮杀的王诺(右)。

“孩子的比赛一点都不是闹着玩的,她们身上都承载着自己的足球前途和全家人的期待,我作为教练,是她们足球路上的领路人,更希望能送她们走得更远一点”,王诺带领的孩子已经有两名要参与备战今年五月份的省运会。今年的青岛市长杯足球比赛也会在3-6月份进行,届时将会有近100支队伍参赛,竞争非常激烈。在往年的比赛中,王诺带领的团队已经多次夺得市长杯冠、亚军。“体育比赛不到最后一秒钟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更何况现在青岛的女足训练水平发展很快,有天赋的黑马每年都有,我带的队伍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据了解,青岛女足青少年训练向来不分寒暑假,很多训练队连过年都仅休息三五天就回到训练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更是女足姑娘再平常不过的事。“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备战状态了,周一到周五训练,周六周日比赛,这样的强度至少会持续到市长杯结束”。王诺带的孩子有小学生也有初中生,小学生又分为五、六年级一组,三、四年级一组,所以学生有休息的时间,作为教练的王诺也是连轴转的。“感冒了不能停,生理期也不能停,因为孩子们自己很有干劲,我就更要冲在最前面”,王诺说自己从小踢球,什么苦都能吃,但当训练后有孩子从小书包里掏出来胖大海,还不忘嘱咐自己保护嗓子的时候,还是会绷不住眼泪,“孩子虽然年龄小,但她们都是跟我统一战线的战友,我们共进退,就像我当年当运动员时候的姐妹一样”。

退役后的王诺一直从事女足青训。

“比起我们当年硬土地、沙子路的训练环境,现在的孩子都有草坪球场了,教练的训练方式也与时俱进,会因材施教尊重每个孩子的发展,也会保护每个孩子的自尊心”,王教练看着球场上奔跑的少年,回忆着自己这么大的时候踢球的往事,“20多年过去了,还会记得自己淋过的雨,所以就想给她们撑一把伞”。

■前澳柯玛女足队员刘漫春

练球女孩道路宽,场上水下皆精彩

潜水教练刘漫春是青岛潜水圈里的“老人”了,多年教学经验,任教各种种类的潜水课程,美人鱼潜水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刘漫春是女足出身。从四年级到高一,刘漫春踢了六年的足球,当年在澳柯玛女足踢球的她入围2002年青岛市最佳阵容。

刘漫春参加女足比赛时的合影(后排中间为刘漫春)。

“我的优势就是左撇子,在左后卫的位置上能压制对方右边路的进攻,然后就是跑得快,断球之后直接冲”,刘漫春说起自己小时候踢球的经历还是非常感慨,“我最早上报纸就是五年级踢球的时候,一位记者路过我们学校,看见我们冒着大雨在踢球就拍了张照片,后来这个照片登在了报纸上,学校还表扬了我们”,刘漫春骄傲地说。

那时的刘漫春学习在班级里数一数二,球踢得好,游泳也游得好,游泳比赛上也代表学校常拿名次,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别人家的孩子”。直到上了高中,面临升学选择,刘漫春在家长的建议下,终止了六年的足球训练,但是那些年踢足球的经历,刘漫春坦言直到现在都非常受益。“从小就在泥里滚水里爬,长大了就觉得没什么苦吃不了。在我现在的潜水专业上,从小锻炼的身体协调性让我哪怕不踢球了,在海里穿脚蹼游动的时候都比别人游得好;心肺功能上去了,自由潜水的闭气时间不用练就比别人长了,运动都是相通”。球场之下,刘漫春在海洋里找到了自己的精彩。

刘漫春在海洋中找到了自己的新方向。

其实像刘漫春一样的孩子还有很多,虽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像宁珍云一样进入国家队,但小时候踢球的经历一定会对她的人生有积极的影响。在这一点上,从事少年足球培训十几年的王诺很有心得。

王诺曾对记者说,“让孩子多在阳光下奔跑,对身体发育有好处,对整个精神面貌都会有提高。另外踢球真不会让腿形不好看,不信你就看我的腿,从8岁踢到现在,多直!”王诺激动地解释很多家长的误解,她在十几年间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孩子,也见证了孩子们在球场上磨练成熟,“那些互相鼓励的呐喊、赢球时的振奋、输球时的相拥,都会让孩子在经历中成长。这种竞争意识、团队意识乃至受挫能力,都是不去亲身感受就无法在课本上学会的东西,会让孩子们受益终生”。

刘漫春扮演美人鱼。

王诺指导的孩子有的即将迎来五月份的省运会,表现好的可以有机会入选省队乃至走到国家队;另外还有四名孩子选入山东省足球夏令营的最佳阵容名单,可以代表山东省参加全国足球夏令营,再经过选拔之后下一步就有机会代表中国参加国际上的校园比赛......“现在小孩子踢球之后,比我们当年的机会更多了,选择也更宽泛,把足球当作特长来考学的政策也很好。本届亚洲杯女足夺冠,希望更多的家长能看到女足的前景,能愿意在跳舞、画画这种常见的特长班之外也了解一下足球特长培训,多给孩子一个机会。也愿踢球的孩子们,都有一个理想的归宿。”王诺满怀期待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