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知!“百马奔腾”梁百庚水墨作品展5月18日开展

2022-05-15 17:51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4659) 扫描到手机

“百马奔腾”梁百庚水墨作品展兹定于2022年5月18日下午2点,在春鸿九艺术馆开展,欢迎莅临!

展览时间:2022年5月18日至2022年6月18日

展览地点:春鸿九艺术馆(青岛市南区东海一路28号甲春鸿九创艺孵化基地四层)

佩戴口罩 出示绿码 测量体温 保持距离


展览

前言

让我们借用博尔赫斯的小说题目“环形废墟”,来形容21世纪的当代艺术——宇宙模型 是数轴式的向两端无限的延伸,而原点可以停留在任意位置上,向前向后,皆是方向。

《百马奔腾-79》  50×50cm   纸本水墨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邻”

在这样一个当代艺术模型中,中国笔墨究竟处于何种位置?水墨艺术的意义追问,又该如何回溯与延伸?

《百马奔腾-85》  50×50cm   纸本水墨

“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76岁的艺术家梁百庚,以“水、墨、彩”三要素的创作理念,对这个问题作出了自己独特的诠释。他在六十年的艺术生涯中,在不断的探索和实践中,他将此创作理念总结为:“传统的笔墨要素、西方绘画以色彩为中心包括观念意识的当代艺术要素、以及装饰艺术中充满想像变形改色的要素。”

《百马奔腾-12》  50×50cm   纸本水墨

“风萧萧其远修兮”

毫无疑问,水墨是中国艺术的最重要构成部分,而于艺术之外,它又承载着相当比重的文化精神。即便是在当代的语境之下,水墨仍然与传统难分难舍,或可说,它本身即是一个中国古典审美的能指,在小径分岔的时间花园中,不断地翻新传统,也重构当下。

《百马奔腾-32》  50×50cm   纸本水墨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梁百庚的全新水墨系列作品——“百马奔腾”,在主题上,可视为一次中国式人文主义的回归。这也是梁百庚第一次将“马”作为系统的创作主题。在技法上,仍以传统笔墨为主,其中的色彩与变形,俱服从于笔墨,也印证了“整体不变,局部可变”的创作理念。在他看来,“水墨仍然具备非常大的探索空间”。

《百马奔腾-87》  50×50cm   纸本水墨

“骏马远方来,疾风如归箭”

梁百庚曾画过“百牛”,而这次的“百马”,依然是动物题材的新探索,也一如既往地秉承了“传统笔墨——西方色彩——装饰手法”的创作理念。至于这个“百”字,并非数字意义上的“100”,而是一个无穷大的概念延伸,它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性。

《百马奔腾-88》  50×50cm   纸本水墨

“宝马雕车香满路”

谈及“百马奔腾”的创作理念,梁百庚表示:动物的姿态是无限的,画一百匹马,实则是通过有限而抵达无限。他从数量、角度、画种等多个角度形成交叉构思,再以自然形成的交点为创作中心,于理性与灵感交织的过程中,不断地接近“马”的本质。

《百马奔腾-34》  50×50cm   纸本水墨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长久以来,“马”是一个中国精神文化层面的动词,在中国画领域里,也是一个具有鲜明象征性的符号。但梁百庚并不打算为“百马奔腾”赋予过多的意义。始终坚持“艺术不能牵强附会”的他,始终将绘画行为本身——也即是画家本人的创作热情与冲动置于首位。“百马奔腾”中的许多作品,正是在这样一种酣畅的激情中创作出来的。

《百马奔腾-37》  50×50cm   纸本水墨

“不恋平原多嫩草,愿从荒漠闯新途”

梁百庚对马的喜爱,基于“它是一种美丽的动物”,也即是德加式的“爱恋地欣赏着形式”。而他在下笔创作的那一瞬间,想必也正如德加所言:“以新的角度看事物,就像它们从未被看到过一样。”

《百马奔腾-38》  50×50cm   纸本水墨

“汉月垂乡泪,胡沙费马蹄”

或也正因如此,我们从“百马奔腾”中看到的,是一群熟悉而陌生的中国奔马,于娴熟的水墨淋漓中,融入了装饰艺术要素的优美而夸张的变形,而老艺术家身上的少年气,则为这组作品增添了更多的雄心勃勃——既是画作精神的视觉呈现,也是画家内心的自我表达。

《百马奔腾-89》  50×50cm   纸本水墨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对于“百马奔腾”,不可忽视的一点,便是梁百庚所使用的大胆的、极具挑战性的色彩语言。事实上,早在上一个十年,梁百庚就已经在他的“宋庄时代”进行了大量的色彩探索与尝试。而如今,在某种程度上,色彩也成为梁百庚创作中的行之有效的风格识别。

《百马奔腾-44》  50×50cm   纸本水墨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如果说当代抽象艺术与色彩的运用是休戚与共的,那么在这一组介于古典与当代之间的“百马奔腾”中,色彩无疑制造了一种戏剧化的惊喜——对形式的情感,最终以色彩的语言进行了表白。

《百马奔腾-65》  50×50cm   纸本水墨

“快骑骏马上高楼,南北东西得自由”

让我们再度回到那个“环形废墟”的当代模型上吧——在长达60年的艺术生涯中,梁百庚已经为自己确立了许多个“原点”,而这一次的“百马奔腾”,既是理想的形象化创作,更是一次跨越了时空的观念重构。它当然是“龙马精神”的直观体现,但更多地是对经验主义的挑战,这也回答了开头的那个问题:传统水墨的本质意义,是不可磨灭的中国文化之光,它将藉由一代又一代艺术家的尝试,幻化出更多的形态,继续延伸向不可知的未来。

《百马奔腾-83》  50×50cm   纸本水墨

2022年5月18日,“百马奔腾”梁百庚水墨作品展将在春鸿九艺术馆拉开帷幕,欢迎各界师友莅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