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聚焦 | 鳄雀鳝,穷凶极恶来者不善!多地近日报告发现!外来入侵物种危害有多大?

2022-08-28 17:56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70762) 扫描到手机

近日,河南汝州市民在云禅湖水域发现长达七八十厘米的长嘴“怪鱼”,当地抽水抓捕“怪鱼”的现场直播,引发大量网友关注,“怪鱼”成为“新晋网红”。据了解,此鱼叫鳄雀鳝,可谓穷凶极恶来者不善!资料显示,鳄雀鳝原产于北美,主要分布在墨西哥到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墨西哥湾沿岸河流和河口水域、密苏里河和俄亥俄河下游,以及尼加拉瓜境内的两个湖泊。作为大型肉食性凶猛鱼类,鳄雀鳝所到之处其他鱼虾蟹等都被赶尽杀绝!鳄雀鳝因其鲜有天敌、性情凶猛、无所不吃等特点也被称为“水中杀手”。

怪鱼终被拿下!专家:鳄雀鳝将列入“外来入侵物种名录”

8月27日凌晨,历经40多天的搜寻,河南汝州中央公园云禅湖水域鳄雀鳝终于被拿下!

“一共有两条鳄雀鳝,整个过程比较艰难。”8月27日上午,参与鳄雀鳝围捕工作的河南平顶山市新华区蓝天救援队队长曹阿杰告诉天目新闻记者,由当地消防人员、民间救援集结的近50人的围捕力量合力围捕,目前当地已对鳄雀鳝进行无害化处理。

三天围捕过程:举步维艰,出动“水下机器人”

鳄雀鳝所在的云禅湖,位于汝州平顶山中央公园最北端,面积近百亩,深约1.3米。参与围捕的平顶山市新华区蓝天救援队队长曹阿杰向天目新闻记者回忆了围捕过程。

8月24日,鳄雀鳝位置被锁定,当地人员着手“捉拿”怪鱼。在民间救援队辅助下,消防员拿着安全绳多次尝试进入U型管道搜寻,但由于管壁上有淤泥,还有水草附着,抓捕难度较大。

曹阿杰介绍,管道长达180米,呈倒梯形结构,“入口通道是平的,约30米长,内有淤泥。管道内还有坡度较大的下坡,管道底部水深达2米”。围捕期间,3名队员进入管道实探,走了50米就缺氧。

25日,鳄雀鳝的围追堵截还在继续。前来支援的驻马店、许昌蓝天救援队带来两台水下机器人深入管道探测。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管道内部情况复杂,水下机器人探测亦是“举步维艰”。

“越往里面光线越暗,水质也比较浑浊,能见度也很低。”在距离管道口五六十米的位置,现场人员发现疑似鳄雀鳝身影,但是考虑到存在安全隐患,围捕工作稍作停滞。

26日,汝州平顶山下起大暴雨,对现场工作人员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水一直在抽,但还是赶不上进水的速度,抽水有点费劲,需要足够的时间”。随后,四名队员穿戴装备、戴上氧气面罩后深入管道,用头部照明灯探路,划船前行,对鳄雀鳝实施抓捕。

耗时1个多月抽干一湖水 到底值不值?

今年7月,汝州平顶山市民在晨练时发现中央公园云禅湖水域有“怪鱼”出没。汝州市中央公园运维负责人綦立表示,根据当地市民拍摄的视频显示,此鱼较大,嘴巴长尖牙,身体呈暗黑色有花纹。

“起初,公园方以为是一条大鱼,于是请了专业捕捞队,用声纳寻找,再将云禅湖一分为四,进行拉网式捕捞,无果。”经过专家辨认,“此大鱼疑似鳄雀鳝”,如果属实,将会对对生态环境造成危害。后来,公园方采取投饵诱捕,仍旧无法捕捉到“怪鱼”。最后经过研讨,决定采取抽干湖水捕“怪鱼”的方式。

“降低湖中水位会对水草、水生态造成一定影响,这些都已事先考虑到。”公园方一名负责人表示,抽干湖水捕捞是多种因素综合考虑。

当地于7月26日开始使用水泵等设施抽水。8月23日,云禅湖20万到30万立方的湖水已被抽干。在湖水被抽干的同一天,多家媒体进行直播捉拿“怪鱼”。直播首日,超3000万名网友“云监工”。抽干一湖水捕鱼到底值不值得?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珠江水产研究所副研究员顾党恩介绍,鳄雀鳝号称“淡水杀手”,因长着跟鳄鱼一样的短吻和上下颚密布两排匕首般锋利的牙齿而得名。从鳄雀鳝鱼尾呈圆形判断,它是一种远古鱼类,属于外来物种,主要分布在北美洲,上世纪90年代时作为观赏鱼引进中国市场。

“鳄雀鳝没有经济价值,对生态百害而无一利。”顾党恩说,近年来,鳄雀鳝在我国多个城市的湖泊中频频现身,多为人为弃养造成。鳄雀鳝属于巨型食肉鱼,在我国水域中没有天敌,繁殖力、生存能力都很强,性情凶猛,主要以捕食水中鱼类为主,其食量也异常惊人。如果养殖水域混入鳄雀鳝,会让养殖户血本无归。 “一旦形成种群再去防控,耗费的生态、经济成本将是巨大的。”

鳄雀鳝将列入“外来入侵物种名录”

今年8月1日起,《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施行,这是我国第一部针对外来物种防控的管理办法,由农业农村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按照职责分工,研究制订本领域外来入侵物种防控策略措施,指导地方开展防控。治理外来入侵物种,已经引起了社会更广泛的关注。

外来入侵物种是指影响我国生态环境,损害农林牧渔业可持续发展和生物多样性的外来物种。外来入侵物种需要治理,但也面临着困难。以鳄雀鳝为例,目前在国内的多家花鸟市场都能找到其身影,公众意识淡薄,养殖、贸易依然无法杜绝。顾党恩介绍,他参与起草的新一期《国家重点管理外来入侵物种名录》将于8月底公布,鳄雀鳝将在名单之中,此外还有巴西龟、大鳄龟、“清道夫鱼”(学名豹纹翼甲鲇)、齐氏罗非鱼等,届时这些水生生物的养殖、贸易等也将有明确的规范依据。

再以长江水生生物为例,目前探明的外来水生入侵物种就有30多种。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危起伟告诉天目新闻记者,随着近年来长江流域城市湖泊中出现鳄雀鳝的身影,他和团队也将会着手研究,保护好长江的生态环境。

多地近日报告发现鳄雀鳝,农业部门已开展外来入侵物种普查

澎湃新闻注意到,近一个月内,除河南汝州外,北京、湖南、广西、山东多地先后报告发现鳄雀鳝。其中,湖南长沙近日发现的鳄雀鳝系该省首次发现。

据北京日报客户端8月1日报道,前几天,北京百旺茉莉园小区的居民遛弯时,在小区内的水系内看到了一条半米多长的“鳄鱼”。后来在小区业主的努力下,最终将水系内的“鳄鱼”——鳄雀鳝抓获。

据红网时刻新闻8月26日报道,今天下午,湖南长沙市动植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接到电话称,有市民在岳麓区钓起一条“怪鱼”,长长的嘴巴与鳄鱼有几分相似。经专家鉴定,这条首次在湖南现身的“怪鱼”名为“鳄雀鳝”,是一种危害性极大的外来入侵物种。

据微信公众号“新桂平”8月27日消息,8月25日,广西桂平市农业农村局在西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处的有力配合和协助下,在西山风景区莲池内成功捕获2条鳄雀鳝(均长约1米,重约7.5公斤)、20多只巴西龟和约70公斤罗非鱼。

此外,江苏靖江市、青海西宁市、云南昆明市也在近期报告抓获鳄雀鳝,发现地点包括小区景观池、公园湖泊等。其中,据微信公众号“今靖江”透露,在靖江市某小区景观池发现的鳄雀鳝咬伤了一名男孩,男孩家长称,“孩子伤口当时流血了,我们给他清洗消了炎,上面有六七条伤痕,大概1cm左右吧”。

事实上,过去多年,广东、广西、福建、河南、四川、江苏等多个省份均有鳄雀鳝的野外分布记录。

比如,早在2003年,浙江台州就曾发现过鳄雀鳝的踪迹。据台州晚报当时报道称,目前,我国尚未听过有以正当的渠道引进这种鱼,但也不排除有人私下引进饲养,雀鳝(即鳄雀鳝)很可能是从家庭所养的宠物中放生出来的。

目前,多地农业农村部门已着手开展针对包括鳄雀鳝在内的外来入侵物种普查工作。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珠江水产研究所研究员牟希东8月25日在接受央视“新闻1+1”采访时表示,2021年4月15日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生物安全法》,规定了防范外来物种入侵与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内容,要求制定外来入侵物种名录和管理办法。为此,今年农业农村部等相关部门制定《关于印发外来入侵物种普查总体方案的通知》,对10种主要外来水生生物进行全国性普查,其中就包含了鳄雀鳝。

比如,四川成都市温江区农业农村局官方微博7月25日发布消息称,根据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关于印发外来入侵物种普查总体方案的通知》以及省市相关文件要求,结合温江区的实际情况,温江区于近日全面启动了农业外来入侵物种普查工作。

据温江区农业农村局官方微博介绍,此次普查工作针对全区境内农业外来入侵植物、农作物外来入侵病虫害和外来入侵水生动物三类。计划在全区行政区域范围内开展农业外来入侵物种普查,收集上报农业外来入侵物种的种类数量、发生区域、危害程度等基本信息,全面掌握我区农业外来入侵物种概况。

8月24日,湖北广水市政府官网消息称,为切实贯彻落实农业农村部等七部门《关于印发外来入侵物种普查总体方案的通知》和湖北省农业农村厅等七部门《关于印发湖北省外来入侵物种普查三年行动方案(2021-2023年)的通知》要求,自2022年8月11日开始,广水市农业农村局全面开展外来入侵物种普查。

广水市农业农村局将利用2年左右的时间,采取面上调查和重点详查的形式,全面摸清全市农业外来入侵物种种类数量、空间分布、发生面积、危害程度等情况,发布广水市农业外来入侵物种名录,构建农业外来入侵物种信息数据库,分析外来入侵物种对广水市经济、生态和社会的影响,研判广水市农业外来物种入侵扩散趋势,为科学防控外来物种入侵提供基础数据支撑。广水市政府高度重视这次外来入侵物种普查工作,批复普查专用资金65万元,保障了外来入侵物种普查顺利开展。

昆明一小区也出现怪鱼鳄雀鳝,市农业农村局:已成立专家组进行调查

最近,云南昆明市一个小区的观景池里出现了一条怪鱼,随着它的出现,池塘里的其他鱼虾都消失了。这条鱼,鱼身呈长筒形,布满斑点,虽然长着鱼尾,但吻部前突,很像鳄鱼的头部。小区居民说,他们在8月11日左右发现了它。据了解,鳄雀鳝是一种大型凶猛鱼类,主要分布在北美洲地区,属于外来入侵物种,有极强的攻击性和破坏性。由于鳄雀鳝神出鬼没,加上观景池面积不小,抓捕工作有一定难度。8月26日,小区物业通过抽水泵抽干观景池里的水,将这条“怪鱼”成功捕获。记者从昆明市农业农村局了解到,目前已经成立了专家组对出现在昆明的鳄雀鳝进行调查。

鳄雀鳝内脏尤其是卵有剧毒

青岛一小区人工湖,抓到两条鳄雀鳝!记者调查,网售现象不少见!律师提醒→

近日,鳄雀鳝成为“新晋网红”。8月27日,青岛西海岸新区一小区人工湖内,工作人员抓获两条鳄雀鳝,引发市民网友热议。记者采访得知,目前两条鳄雀鳝已经无害化处理,人工湖内水已见底,工作人员将于28日进一步排查。物业工作人员表示,此前曾有居民反映,人工湖内疑似有三条鳄雀鳝,不过,去年的时候“好像被人抓走一条”。

工作人员在水里“抓捕”鳄雀鳝。 视频截图

“外来物种,应该抓!”“这鱼能长到很大,甚至能伤人。”8月27日,青岛西海岸新区的两条鳄雀鳝引发市民网友关注。据介绍,经过前一天抽水后,27日早上工作人员从人工湖中捕获两条鳄雀鳝。其中,较大的一条长约一米,体重达13公斤。据称,人工湖内可能还有未被捕获的鳄雀鳝,捕捞仍在进行中。

8月27日下午,记者来到事发小区,此时人工湖内的水已经见底,多数区域覆盖着不厚的淤泥,仅在人工湖的西北角和木栈道下,还存有很浅的水。水中超过10厘米的鱼不多,但是小鱼不少,吸引不少大人孩子用网捞鱼。此时,水泵已经停止工作,捕捞人员也已经撤离。

被抓到的鳄雀鳝

“早上8点多,两条鳄雀鳝先后被抓住,就是在水泵附近的水里抓到的。总共有三个人在湖里抓,这两条鱼在水里很灵活且游速很快,力量很大,不太好抓。水抽完后,基本都找遍了,暂时没有发现其他的鳄雀鳝。”一位居民告诉记者。

“虽然没有发现第三条鳄雀鳝,但是那两条在湖里生活好几年了,会不会生育其他小鱼?”几位居民在议论时,两条近20厘米的细条状鱼从木栈道下方浅水游出,居民们紧张地说:“看看这是不是他们生的小鱼!”等待五六分钟后,两条鱼再次游出,记者和居民确认,原来是虚惊一场:该鱼鱼头较圆,不是小鳄雀鳝。不过这并没有打消部分居民的担忧。

小区居民在人工湖边观望

有居民表示,鳄雀鳝两三年前就被发现,具体什么时候进入人工湖暂不清楚。“发现鳄雀鳝后,湖里的鱼越来越少,本来有一些比较大的锦鲤啥的,最后连个大点的鱼都很难看到。去年的时候,小朋友在这里玩,看到两三条鳄雀鳝围攻一个碗口大小的乌龟,乌龟很快被拖下水。”一居民告诉记者。

小区内人工湖的水被抽干

近日,随着河南云禅湖水域捕捉鳄雀鳝的新闻“爆火”,居民们也纷纷表示担忧。随后,当地有关部门迅速组织小区物业进行抽水捕捞。据了解,物业此前在小区人工湖周边树立了警示牌,提醒湖中有凶猛鱼类,不要靠近。“人工湖的水深一米多,能到胸口,要是放任不管,鳄雀鳝可能长到很大。这种鱼太凶猛了,等湖里的鱼吃完后,鳄雀鳝饿坏了,要是孩子伸手玩水,鳄雀鳝可能会咬人。”居民们担心。

8月27日,记者拨打小区物业值班电话咨询。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抓到的两条鳄雀鳝已经无害化处理。对于居民担忧的“有没有第三条”,工作人员表示,“去年有个抓鱼的,好像抓走了一条”,目前人工湖基本抽干了,并未发现第三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物业将组织人员于8月28日继续抽水排查,抽完水后,不会立即往湖里放水,用“十天八天”的时间“干一干、晒一晒”。

人工湖已经见底

“小区人工湖里出现鳄雀鳝,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放进去的。我们怀疑,有人买了鳄雀鳝当宠物,等鱼长大了没地方养,又不知道怎么处理,直接放到湖里了。”居民们猜测道。

记者了解到,雀鳝产于美洲,主要有鳄雀鳝、热带雀鳝、古巴雀鳝等7个种。由于雀鳝体形怪异,性格凶猛,符合一些宠物饲养者的猎奇心理。8月27日,记者在一电商平台上以“鳄雀鳝”为关键词搜索,除了一些儿童模型玩具,很少看到鳄雀鳝活体销售信息。但是记者将关键词改为“雀鳝”,则出现很多活体出售信息。有些商家还特别提醒:“大型凶猛鱼种”“只供家养,禁止放生”。

据了解,在养殖水体中,目前鳄雀鳝数量并不少,由于繁殖量大,线上、线下都很容易买到,价格也相对便宜。

然而,鳄雀鳝生性凶猛,在我国缺乏天敌,如果食物短缺,甚至会攻击人类,具有极强的破坏性,如果放到天然水域,会给水域内的其他鱼类生存带来严重影响,并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破坏。有专家表示,鳄雀鳝目前并没有被纳入外来入侵物种名单,最新一批外来入侵物种名录将于不久后公布,鳄雀鳝有望被列入。

山东川佳律师事务所张宝清律师表示,未经批准不要擅自引进、释放或者丢弃外来物种,未经批准擅自释放或丢弃外来物种属于违法行为,情节严重的可被追究刑事责任。

这两条怪鱼抓住了 还有多少没被抓住?

据中新网8月27日报道,中新财经查阅电商平台发现,部分平台已无法搜索到鳄雀鳝,但在一些电商平台上,仍有商家在出售鳄雀鳝,从商家报价看,一条鳄雀鳝只需几十元便可买到,贵的也不过几百元。

鳄雀鳝治理有多难?

      线上线下易购买 进入水体难捕获

对于鳄雀鳝来说,治理难可以总结为两方面的原因。

首先,鳄雀鳝能够在线上线下的市场上轻易购买。

此前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走访北京市朝阳区一家花鸟鱼市场发现,有6家左右的商铺售卖鳄雀鳝,多位卖家告诉记者鳄雀鳝很好养活。

在网上也有鳄雀鳝售卖,有店铺的鳄雀鳝月销量在1000条以上,标价10.8元到400元不等。

“贸易没有监管,可以随意购买。买家比较分散,分布的范围广。”国家大宗淡水鱼产业技术体系外来物种入侵防控岗位专家顾党恩说,一旦买的鳄雀鳝被丢弃或放生到自然水体,危害也就随之而来。

其次,鳄雀鳝进入水体后,不容易发现,捕捞有难度。

“如果鳄雀鳝出现在河流、湖泊或者水库里,要想清除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水体太大,不可能为了一条鳄雀鳝,动不动就把水抽干,成本太高了。”顾党恩表示。

“近期,农业农村部牵头,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等各部委要推出一个新的全国重点管理入侵物种名录,我们建议将鳄雀鳝列入其中。”顾党恩向记者透露。

据悉,即将被列入新的《国家重点管理外来入侵物种名录》的水生外来入侵物种,还有巴西龟、大鳄龟、“清道夫鱼”(学名豹纹翼甲鲇)、齐氏罗非鱼等。

就鳄雀鳝而言,治理“要从源头上控制死了”。顾党恩强调。

据北京海关工作人员介绍,按照我国法律法规规定,进境水生动物依据其进境后的用途,如食用、种用或观赏,应当在海关总署公布的准入名单内,并且在贸易合同或者协议签订前办妥《进境动植物检疫许可证》方可进口。

记者查询发现,海关总署官网上的已准入水生动物国家或地区及品种名单,有印度尼西亚的雀鳝科。记者咨询天津海关得知,这意味着来自印度尼西亚的雀鳝是可以引入国内的。在这份准入名单中,记者没有发现来自其他国家或地区的雀鳝科水生动物。

“现在海关已经开始重视这一问题。”顾党恩告诉记者,“前段时间海关部门相关负责人找到我们,让我们提供一些鳄雀鳝等外来入侵水生生物的图片,之后也要加强管理,说明对于防范外来物种入侵,各个部门都在行动。”

今年8月1日起施行的《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规定,海关应当加强外来入侵物种口岸防控,对非法引进、携带、寄递、走私外来物种等违法行为进行打击。对发现的外来入侵物种以及经评估具有入侵风险的外来物种,依法进行处置。

“《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是我国第一部针对外来物种防控的管理办法,从源头预防、监测预警、治理修复等方面作出规定,构建全链条防控体系,特别是明确了海关在口岸防控和监测的职能,有助于进一步提升海关在口岸的执法把关效能。”北京海关动植物检疫处处长张红梅介绍说。

《进一步加强外来物种入侵防控工作方案》也规定要加强外来物种引入管理。其中明确:“依法严格外来物种引入审批,强化引入后使用管控,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引进、释放或者丢弃外来物种。”

另外一方面,外来入侵物种的防控还要从基层做起,顾党恩表示。

鳄雀鳝往往是被养殖者丢弃或者放生到野外,从而造成危害。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章38条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将野生动物放生至野外环境,应当选择适合放生地野外生存的当地物种,不得干扰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生产,避免对生态系统造成危害。随意放生野生动物,造成他人人身、财产损害或者危害生态系统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李理表示,这个规定非常严格,因此近一两年乱放生的行为得到了一定遏制。

除了不随意购买和放生之外,如果市民见到有人放生鳄雀鳝,可以向渔政部门举报。

在北京五大水系之一的拒马河,北京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李理进行巡护和监测时发现,该区域已经有鳄龟出现。“夏天的时候,看到几只鳄龟在滩涂上晒太阳,有时候还能听到牛蛙的叫声。”

“巴西龟和鳄龟成活率高,生长周期也比本土龟类短,长得特别快,会争夺本土物种的食物、挤压本土物种的生存空间。”李理表示,其中一部分巴西龟和鳄龟有可能可以活过北京的冬天,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发展方向。

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系统与进化植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李振宇告诉记者,这些水生入侵物种对生态的危害都很典型,“要是不小心把手放到鳄龟面前,它可能直接把你的手指咬掉。”

像鳄雀鳝一样,要治理这些水生外来入侵物种并不容易。“我们巡护时发现鳄龟或者巴西龟,一般抓不到,因为它们非常灵敏,选择栖息的地方也利于逃跑,比如头朝着水面。你稍微一靠近,它瞬间就滑入水中了。”李理说。

至于水生的外来入侵植物,其危害也不可小觑。“严重的时候,水生植物会堵塞航道,比如互花米草可能会把渔船的螺旋桨缠住。浮水植物比如水葫芦很好发现,但沉水植物活在水下,你根本看不见。”李振宇介绍。

据2020年6月2日生态环境部发布的《2019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全国已发现660多种外来入侵物种。

外来入侵物种的危害值得重视。公开资料显示,我国是遭受外来物种入侵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仅以林业有害生物入侵为例,“十一五”期间年均发生面积1.7亿亩,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和生态服务价值损失达1100亿元人民币,其中危害最为严重的松材线虫、美国白蛾等造成的林业年均损失高达110亿元人民币。

汝州“怪鱼”被捕获 外来入侵物种危害有多大

据河南省汝州市城市公园管理方消息

两条“怪鱼”已于27日零时许被捕获

经确认系外来物种鳄雀鳝

公园管理方已对其进行无害化处理

并安排人员对该湖区进行了专业消毒

↑ 被捕获的鳄雀鳝(公园管理方供图)

鳄雀鳝原产于北美洲

它能在缺氧环境中把空气吞到鳔中呼吸

所以能在陆地上短时间生存

野外生长的鳄雀鳝最大可长到3米左右

鳄雀鳝生性凶猛

如果没有相应的天敌予以遏制

将对其他鱼类构成极大的威胁

被捕获的鳄雀鳝(公园管理方供图)

近年来,我国外来物种入侵数量呈上升趋势,成为世界上遭受外来物种入侵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根据《2020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我国已发现660多种外来入侵物种。其中,71种对自然生态系统已造成或具有潜在威胁,并被列入《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219种已入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一些外来入侵物种之所以危害大,是因为它们繁殖迅速,数量呈几何级增长,且由于缺少天敌制约,往往肆意生长为当地新的优势物种,严重破坏当地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安全,还会造成严重的生物污染,对生态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

比如

↓↓↓

水葫芦

↑水葫芦原产于南美洲,20世纪初作为一种观赏植物引入我国,后作为猪饲料推广种植,因其大量繁殖,常常布满整个江河湖面,致使大量水生生物因缺氧和阳光不足而死亡,破坏水中生态平衡。

“加拿大一枝黄花”

↑“加拿大一枝黄花”是我国上海等地在20世纪30年代从北美引进的观赏植物,后逸生野外,具有极强的繁殖和快速占有空间的能力,压制本地植物生长,破坏入侵地的植被生态平衡。

巴西龟

↑巴西龟又名红耳龟,大多数种类产于巴西,个别种产于美国。巴西龟是世界公认的生态杀手,中国等多个国家已将其列为危险性外来入侵物种。

红火蚁

↑红火蚁是我国农业、林业和进境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也是全球公认的百种最具危险入侵物种之一。红火蚁能直接食用农作物的种子、果实、幼芽等,导致农作物减产,还会影响部分动物生长繁殖。同时,红火蚁伤人事件也时有发生。

福寿螺

↑福寿螺又名大瓶螺、苹果螺,原产于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20世纪80年代初作为食用螺引入中国,因其适应性强,繁殖迅速,成为危害巨大的外来入侵物种。

草地贪夜蛾

↑草地贪夜蛾幼虫(上)和成虫。草地贪夜蛾是联合国粮农组织全球预警的迁飞性害虫,具有“特能吃”“特能生”“特能飞”等特点,繁衍能力强,迁飞扩散快,严重危害玉米等农作物生长。2019年,草地贪夜蛾首次入侵我国。

松材线虫

↑松材线虫原产于北美洲。松材线虫病是由松材线虫寄生在松树体内引起的、以松褐天牛为主要传播媒介的松树毁灭性病害。松树感染40天后便死亡,此病传播途径广、蔓延速度快、防治难度大,被称为松树的“艾滋病”。

↑古松树在接受松材线虫病免疫注射。

空心莲子草

↑空心莲子草原产于巴西,又名水花生、喜旱莲子草,20世纪30年代传入中国,是危害性极大的物种,被列为中国首批外来入侵物种。

椰心叶甲

↑椰心叶甲是一种具有重大危险性的外来有害生物,原产于印度尼西亚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现广泛分布于太平洋群岛及东南亚。椰心叶甲具有繁殖快、破坏性强和防治难度大的特点。

食人鲳

↑2012年7月,柳州市民张凯博在柳江河段给小狗洗澡时,遭到3条凶猛的鱼攻击,他的手掌被咬出血。鱼被抓到后,经专家组鉴定,正式确认这条鱼为原产于南美洲的桑氏锯脂鲤,是食人鲳的一种,是一种凶猛的肉食性动物。

针对外来入侵物种问题,我国的管理制度在不断完善。《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自2022年8月1日起施行。办法明确,农业农村部会同有关部门建立外来入侵物种普查制度,每十年组织开展一次全国普查;建立外来入侵物种监测制度,构建全国外来入侵物种监测网络;建立外来入侵物种信息发布制度。

这一问题的解决也要依靠社会和个人的努力,防范外来物种入侵,人人有责。《中华人民共和国生物安全法》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引进、释放或者丢弃外来物种。千万不要觉得外来物种入侵和自己并没有太大关系。

就在汝州抓捕鳄雀鳝引发大量关注的同时,8月25日上海海关公布,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海关在一批伪报为“乐高玩具”的进境快件中查获300只活体蚂蚁。

这些蚂蚁经鉴定为野蛮收获蚁。野蛮收获蚁原产于欧洲,性情凶猛,有食用和收藏植物种子的习性。近年来,国内蚂蚁宠物圈比较火热,不少人试图非法从境外邮寄蚂蚁入境。

出于猎奇心态等因素影响,以鼠、蛇、蜥蜴、爬虫等为代表的另类宠物,近年来受到不少人的追捧。为了追求新潮刺激,更有人盲目饲养野生动植物,甚至不惜“海淘”本土没有的外来生物,这种行为不仅缺乏对自然的敬畏,也缺乏对法律的敬畏,更增加了外来物种入侵的危险。

徒法不足以自行。巩固国家“生物安全防线”,不仅要完善生物安全相关法律体系、进一步提高违法成本,社会公众也要树牢总体国家安全观,共同守护你我美丽家园。

网友评论

半岛新闻综合整理 素材据新华社、央视新闻、人民日报、极目新闻、扬子晚报、海报新闻、天目新闻、成都商报、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洪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