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聚焦丨直播PK喝酒后,男网红去世!平台或难辞其咎,媒体纷纷发声

2023-05-21 17:56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446536) 扫描到手机

5月21日,

热搜"网红三千哥直播PK喝酒后去世"

让网友唏嘘不已。

同时让很多网友不解,

甚至发出:

“这样真不值得呀”的感慨!

江苏省连云港市34岁网红“三千哥”

(本名:王某丰)直播PK喝白酒,

饮酒过量去世的消息

引发了网友关注。

5月20日,

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追踪,

证实了“三千哥”因饮酒过量去世,

并在5月20日上午火化下葬。

>>事件回顾<<

好友称喝了差不多4斤白酒

5月20日,记者采访了某龙虾主题餐厅的老板赵先生,他是“三千哥”的好友,此前曾多次发布和“三千哥”一起吃饭、喝酒的视频。对于好友的去世,赵先生感到很意外:“我和他是很要好的朋友,真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去世,他是非常好的一个人,非常直爽。我得到消息后19日连夜从苏南赶回老家送他最后一程,从昨天到今天一直没睡觉。”

5月20日,赵先生曾发布悼念“三千哥”的视频:“今天来见你最后一眼,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狠PK,没有大白(记者注:白酒)……”“三千哥”是否真的死于PK饮酒过量?赵先生表示:“他应该是16号那天去世的,16号凌晨1点多钟PK结束后,到了下午1点钟的时候发现人已经没了。他就是打PK,前面我不知道喝了多少,但是后面的视频我看他喝了差不多4斤,先喝了3瓶没有吐,第4瓶又喝了……”

赵先生发视频悼念“三千哥”。

赵先生的说法得到了另一位视频博主“明公公顺利传媒”的侧面印证,该博主在5月20日下午开直播,回顾了“三千哥”的PK过程:“他一共打了4把PK,第一把打了1个,第二把打了2个外加3个红牛,第三把没输,第四把输了4个,一共喝了7个白开水(白酒)加3个红牛。”

从网上盛传的“三千哥”最后一次打PK的视频来看,他喝了三瓶白酒之后明显有点不适,但他手指着镜头表示“我命由我不由天”,随后又喝下了第四瓶。

“三千哥”饮酒过量以后,为何没有亲人送他去医院?赵先生解释了原因:“喝酒后他就是一个人,一直是这样,他身边留不住人的,边上有人会憋不住骂人。等到下午家人发现,人都已经去世了,连抢救的机会都没给。”

网传“三千哥”最后一场PK直播。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相关账号大多无法查看

在“三千哥”的悲剧发生后,记者也查询了他的某平台账号,发现三千哥(八方世界)、三千哥(八方天书)的账号已经注销,三千哥(9237)的账号则是被封禁,只剩三千哥.(焚骨之城)的账号仍能正常观看,这个账号的个人说明让人印象深刻:“三千怒时出万浪,挥鞭霸气三千万,梦想实现万光芒,唯独爷们我最狂。”

在“三千哥”发布的视频中,记者发现了有一段2023年3月13日发布的视频,讲述了他的个人经历:“ 生意失败,我向生活低头了,我放下了尊严放下了面子,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平台上,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搞的直播环境。我就不相信别人行我就不行,置死地而后生,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把所有的一切交给天意,不管成功与否无怨无悔,男人再难也要有梦想,大胆的去拼搏,干就完事了。接下来让我们一起见证奇迹吧。干!”

三千哥.(焚骨之城)的账号认证是深圳市一体传媒有限公司。记者致电了该公司,希望了解有关“三千哥”的更多信息,但是该公司客服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三千哥”的个人账号

平台规定直播中喝酒属于三级违规

就“三千哥”直播PK喝酒的行为是否违规,记者也咨询了平台方,在线客服回复让记者自行查询规则。记者查询了《直播行为规范》后发现,直播中喝酒属于三级(一般)违规行为,平台有权根据主播违规情节严重程度给与警告、断播、封禁开播权限(1天到一周不等)、限制使用连线/PK/OBS/商品分享等部分或全部账号限权/功能(1天到一周不等)等处罚。

就“三千哥”与人PK喝酒最后导致意外身亡的事件,记者也采访了重庆市律协刑民交叉专业委员会委员、重庆志和智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公典律师,他认为:“‘三千哥’是一名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他在明知自己酒量如何,过度饮酒可能对身体造成伤害的情况下,依旧选择将4斤白酒喝下。在这个过程中也没有发现他人威胁、引诱或者劝酒,他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自担风险,因此意外身亡也很难进行追责。”

就有网友质疑与“三千哥”PK的博主是否应该担责,张公典律师表示:“虽然《民法典》中提到过连带责任,共同饮酒者也有法律责任,但是只有四种情况可能承担责任,一是强迫性劝酒、二是明知对方不能饮酒还劝其饮酒、三是未将酒醉者护送回家、四是酒后驾车未劝阻。与‘三千哥’PK的博主是网上PK喝酒,很难满足这四种情况,不好被追责。”

至于直播平台是否担责,张公典律师分析:“直播喝酒不是一种可能致伤致残的高度危险行为,在视频博主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情况下,理论上是可以做到风险可控的,所以这种直播很难界定是否违法。同时,大平台每天有海量的直播,很难做到100%的监管到位,平台能做的就是事后监督以及接到举报后处理,所以要想追责也不容易。”

专家:饮酒过量要小心误吸

据赵先生透露:“三千哥”的遗体在5月20日上午火化,随后下葬。

对于这场意外的葬礼,赵先生表示:“他的家人都很难受,和他打PK的人并没来,他的家里人不服,人都死掉了还没来。”

就有网友质疑“三千哥”意外去世可能是长期PK饮酒导致身体不好,赵先生回应道:“最近他的身体还好啊,以前他是真的没钱,这几年通过自己的努力也挣了点钱,欠的钱也还上了。我就跟他说‘不要这么拼’,最近他也没怎么喝酒,没事就跟同学打打麻将、养养身体,酒已经尽量少喝了,不知道为什么16号又喝上了。”

记者采访了一名重庆三甲医院的急诊科的主任医生,他表示:“酒精中毒导致死亡的情况并不罕见,酒精本身不能致人死亡,‘三千哥’喝了4斤酒并不是他死亡的真正原因。他的死因可能有两个,一个是饮酒过量以后会呕吐,在大脑麻痹的情况下,可能会将呕吐物误吸到呼吸道,从而窒息导致死亡;与此同时酒精中毒还会引发心脑血管问题,如果醉酒者本身就有心脑血管疾病,就很可能引发心脏病、心肌梗塞、脑卒中等,也会导致死亡。”

如果饮酒过量出现了酒精中毒,应该如何处理?该主任医生表示:“酒精是没有特效解酒药的,能做的只有补充水分,多喝点蜂蜜水、盐糖水等促进代谢;为了避免误吸,最好有亲人或者朋友在身边照顾,尽量让醉酒者侧躺,同时观察身体反应,如果出现呕吐一定要将呕吐物全部清洁出口腔。”

视觉中国供图

>>网友评论<<

喝那么多,就是喝水也扛不住

>>媒体评论<<

上游新闻:网红直播拼酒后去世,“拿命换流量”可以休矣

过量饮酒危害身体健康,这是常识。而依照《直播行为规范》,直播喝酒是不允许的,直播PK喝白酒更不允许的。从网上盛传的“三千哥”最后一次打PK的视频来看,他喝了三瓶白酒之后明显有点不适,但他手指着镜头表示“我命由我不由天”,随后又喝下了第四瓶。对于这样的行为,许多网友表示不解:如此拼酒到底意义何在?为博流量,真的可以连命都不要了吗?

近年来,在行业暴利的刺激下,网络直播乱象频出,这类“问题喝播”也时有冒头。与“大胃王吃播”类似,这类“问题喝播”的短视频作品着力展示主播喝的量大,比如,5个小时喝完20升的水,一口气喝完6.9升的奶茶,三四瓶白酒倒在一个巨碗里,主播一口闷……其中以各类拼酒视频最能引发关注。而在这样“喝喝喝”的背后,主播们得了流量,却丢了健康,无异于“拿命换钱”。不仅如此,这类“喝播”行为还会给大众带来不良示范,把直播生态搞得乌烟瘴气。这股“喝喝喝”歪风,是时候该好好刹一刹了。

对于主播而言,要提高个人素养,自觉遵守直播准则,产出积极优质的内容,传播社会正能量。每个成年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那种为博眼球、不惜拿命换钱行为,都收手吧,要彻底摒弃掉这类用酒量博流量的哗众取宠思维。

对于平台而言,要加强监督和管理。平台绝不能为了流量,对此类“喝播”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相关违规行为,一旦发现必须立即限流、停止甚至是封号处理。同时,针对一些花样迭出、手段隐蔽的违规行为,还需要从技术层面加强监管力度,增强平台自身预警防范能力。此外,平台还应建立培训机制,引导网络直播从业人员遵守法律法规、公序良俗,积极倡导良好的直播生态。

而维护网络直播风气,不仅需要平台守土有责,还需要相关部门加强监管,对于各类违规违法行为零容忍、严打击、重出拳,划定行业红线,倒逼平台和从业者自律。同时,维护健康的直播生态,还需要我们每个人共同努力。

对于这类PK喝酒的直播,观众不应为了猎奇而追捧或打赏。要知道,我们的每一次围观喝彩或者打赏,都是对此类违规行为的一次助力。我们所有人都要坚决对这类违规直播说不,发现一起,随手举报,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悲剧,自觉维护风清气正的网络生态。

视觉中国供图

红网:网红直播拼酒后去世,“用生命PK”实在不值得

在此事件中,从个人方面来说,主播的做法无疑让人表示惊叹与惋惜,也不禁让人感慨“用生命PK值得吗?”生命只有一次,而这种“玩命式”的直播着实是对生命的漠视。对此,有网友也表示“这是真不拿自己的生命当回事啊”“博眼球也够拼命的,可惜人没了,谁还会记得呢?但愿这悲剧能给人带来警醒 ”……

但另一方面,从事件的本质来看,毋庸置疑的是这属于网络直播PK的乱象。网络直播PK乱象是指网络主播为了吸引粉丝掏钱打赏,无下限互动,惩罚花样没有底线;为了实现推广效果,假扮大粉送出伪礼物;为了在网络直播PK中获得胜利,通过打法律擦边球的方式吸引粉丝的注意力。此次直播PK便属于前者。对于网红主播来说,他们希望通过猎奇的直播PK方式博人眼球、吸引流量,这是他们获利的一种方式,但是这种“玩命的”、低俗的、毫无营养的直播PK应是被禁止的。对于社会来说,这是不良的诱导,破坏着网络空间,损害着社会风气。

而就在前不久,3月28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介绍了2023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的相关情况。其中,“清朗·网络戾气整治”专项行动要求之一便是整治直播PK环节问题。然而,仅两个月后,直播PK乱象又浮现在公众视野中,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我们的治理还存在着时间差与问题。

对此,笔者认为,是时候需要“重拳出击”加强整治了。我们需要反思与讨论:如何尽快整治?是否需要加大整治力度?如何紧密联合相关部门、平台与个人进行整治?怎样完善网络直播的法律法规?需要解决的问题有很多,但笔者认为平台方面首先需要采取措施,禁止相关恶俗、猎奇的直播PK方式,这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平台获利需要底线,对于直播PK乱象不应坐视不管,任由乱象蔓延,应加强对主播的监督与管理,为网民个人、为整个社会营造良好的网络空间,承担起自身的社会责任。

再回到此事件,有不少网友对主播表示同情,认为主播也是为了生活,但生命何其宝贵,“用生命PK”实在不值得。因此,我们需要以此次事件为契机,重视网络直播PK乱象,给人以警醒,让此类事件不再重蹈覆辙!

视觉中国供图

羊城晚报:病态的直播生态需对症下药

近日,江苏省连云港市网红“三千哥”(本名:王某丰)直播PK喝白酒,饮酒过量去世的消息引发网友关注。5月20日,有媒体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追踪,证实王某丰确因饮酒过量去世。

在网上盛传的“三千哥”最后一次直播视频中,在喝了三瓶白酒之后,王某丰明显有点不适,但他仍手指镜头表示“我命由我不由天”,随后又喝下了第四瓶。另一条热传的悼念视频则打出了“愿天堂没有PK,没有大白(白酒)”的标题。

作为一名成年人,王某丰应知悉过量饮酒的危害及可能导致的后果。现实生活中,这种斗酒陋习,多在小圈子内进行,影响面尚小。移至线上,直播间内围观网民的起哄、煽动,以及网络放大效应会营造出令主播难以“下线”的氛围。主播受直播间情绪的推动,选择在PK中死杠,更有在对流量的渴求上不愿“下线”的内在原因。“三千哥”最终发生线下真“下线”的不幸,为直播乱象又增添了新的例证。

言及直播乱象,职能部门监管之失,平台机构干预之乏,主播用户素质之忧等,已是陈词。难以解决的内在原因,多年来也停留在同样的几句滥调。如监管之失、干预之乏是因数据太过庞大,难以即时发现,更遑论及时干预;主播用户素质之忧是因移动互联网早已是“底层互联网”,这是由整体人口结构决定的。

上述种种虽是实情,面对直播乱象,机构、平台、监管部门也并非就只有“躺平”一途。网络直播面对的是不特定多数人,属公共空间里的舆论传播。正是这种公共性,决定了主播在价值观传递上,不但应合法合规,还应遵守社会公序良俗。营造良好网络生态,遏制网络直播乱象,需要用户、主播、机构、平台、职能部门等各方的携手合作。加强监管力度、完善责任机制、建立行业准则、优化行业自律、倡导理性消费等应对之策,均需蹄疾步稳务实推进。有些直播病了,需对症下药。只要有心推动健康的直播生态,这些待夯实的基础,都是努力的方向。

而关键的关键,在于找出平台、机构和主播为何甘冒违规风险,默许或主动游走于“灰色地带”的真正原因。在“三千哥”2023年3月13日发布的一段视频中,王某丰将某平台视为其“最后的希望”,并言称:“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把所有的一切交给天意,不管成功与否无怨无悔。”个人将一切交给天意,奈何天意弄人。机构、平台和职能部门却不能将监管之责交给“天意”,坐等网络生态自然净化。

网络社会是典型的陌生人社会。在数字化生存中,没有他律就没有自律;没有惩罚就没有激励。对大多数机构主播而言,从事直播的主要原因都是为了经济利益,直播平台同样如是。遏制直播乱象,也应通过明晰的规则,以处罚、激励、引导和自律等多重手段,平衡流量与经济利益的关系。数据量太大,并非“躺平”的理由。一些问题直播或问题视频,参与人数多、获赞数多、打赏多,甚至早有人工流量加持或水军横行的嫌疑。是真难以发现,还是发现了也默许存在,已成为众多网民心中的“合理怀疑”。

过罚相当的责任机制不能成为前置程序,但应成为必不可少、且一触即到的网络生态后盾。如果主播唯流量而不顾社会风尚,平台应及时干预;如果平台默许甚至变相鼓励主播唯流量,则职能部门应介入校正平台和问题主播。最小干预,不是没有干预。最后手段的要义是,一旦发生法定事项,最后的手段就能及时启动并有效发挥作用。

各方也应携手共同制定并遵守行业准则,积极改善平台的服务和内容质量,一些合规主播和优质内容,常常得不到更多的曝光率和受众群体,有价值的内容生产受到反向打压。这一现状与直播乱象如一体两翼。解决之道则应双管齐下,弘扬真善美,抵制假恶丑。以主播、机构、平台的良好形象和社会责任意识,共同对网络内容生产的“唯流量论”说不。

视觉中国供图

>>新闻延伸<<

近年来搏命出位网红:

男主播酒后猝死曾有先例,

极限运动博主闹市区坠楼

近年来,随着直播平台的火爆,部分博主为博取粉丝关注和高流量,不顾自身安全和身体健康,长期从事一些在外人看来纯属自虐式、自残式行为的直播,典型如直播吃货大胃王、高空跑酷、喝酒喝油、割手自残,甚至有人直播跳黄浦江。小编根据公开报道,梳理了近年来多起自虐式直播突发事故,来看看这些让人脑洞大开的奇葩吸粉手段,以及造成的严重后果。

男主播直播喝酒后猝死,此前曾喝下2/3桶豆油

据南方都市报2019年2月报道,29岁的大连男子初某(网名大飞)在某平台以直播喝酒、喝油赚取打赏。2018年12月31日,大飞再次大量饮酒,随后在外出期间猝死。

直播视频中,大飞端起一桶豆油就喝。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大飞的一位朋友称,大飞长期在王某的“房间”直播,出事前三个月天天都在直播喝酒,赚取的打赏与王某各分40%,平台抽取20%,“一天赚五六百块钱吧。”

一段大飞直播喝酒的视频显示,大飞喝酒后说自己不行了,并开始抽搐,“房间”内还有人起哄,“大飞把吐出来的,浇在头上再加300元”,还有人称“终于要出人命了”。没想到,最终一语成谶。

在之前一段直播视频中,大飞端起一桶豆油说“我干了,是死是活脚朝上,明儿谁也看不到我了就是死了,在殡仪馆了”,便开始喝,短短一分钟便喝掉2/3,随即呕吐。

男网红直播跳黄浦江,引来千余粉丝点赞

2020年7月,为了与“黑粉”赌气,一名男网红在上海外滩观景平台开启直播后跳入黄浦江。

男子在上海外滩观景平台开启直播后跳入黄浦江。图片来源/警方供图

当年7月10日傍晚5时20分许,一男子在外滩北京路观景平台撑起三脚架,搭起设备开启直播后,站上江边护栏。他完全不顾现场民警和围观人群的劝阻,在大家惊呼声中,一跃跳入黄浦江。民警迅速将男子捞起并送医检查。

经了解,男子朱某是某直播平台主播,拥有粉丝5000多人。朱某因网上“黑粉”攻击而心生不满,为了表现自己的勇气,博取粉丝关注,他选择到上海地标外滩跳江。虽然直播平台快速反应采取了封号措施,但仍有1000多名网友点赞。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警方对朱某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违法行为,决定行政拘留5日。

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坠楼视频记录下惨叫声

2017年12月10日,澎湃新闻从相关渠道获得“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吴永宁(微博名吴咏宁)坠亡前的最后影像,记录了他生命最后的攀爬情景。当年11月8日13时许,吴永宁在湖南长沙华远国际中心坠楼。警方通报称,其死亡原因系高空坠亡,排除他杀。

吴永宁开始下探身体做引体向上。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经吴永宁家属辨认,这段视频系吴永宁架设在坠楼地点附近的手机拍摄,当时镜头正对着他当时攀爬的大楼。

这段长约19分钟的视频显示,大楼上的吴永宁先是尝试了一次,然后重新回到顶楼平台。大约12分钟,吴永宁做了第二次尝试,他贴着墙面做了两次引体向上。视频中,可以看出吴永宁有些体力不支,他的双脚贴在玻璃墙面勉强支撑着,想努力要往上爬。挣扎了大约20秒最终坠落了。在坠落的那一刻,吴永宁发出了一声惨叫。

30岁“大胃王”直播前晕倒,抢救7天仍离世

2020年6月23日,沈阳一名“大胃王吃播”王先生在准备直播时突然出现身体发麻、头晕目眩等症状。医院连续7天的抢救,仍然没有挽回他的生命。

王先生时年30岁,搞了半年多的“吃播”,收获了不少的粉丝和打赏,但他的体重也从200斤飙升到280斤。其妻子回忆:“直播开始前,他突然觉得眼睛疼、胳膊发麻,自己觉得不对劲,让我打120。到医院后,他眼睛看不见,还出现了昏迷、神志不清等状况。” “经过头部CT检测,发现他是脑干出血,情况非常危急。经过一星期的抢救,命还是没保住。他血压、血脂一直很高,虽然也坚持吃药,但是直播时吃得太多了。虽然赚了些钱,可是人却没了。”

自虐式直播出事,平台或难辞其咎

近年来,随着直播行业的火爆,诸如低俗、恶搞、虚假宣传、不文明带货等问题也不断曝光,有关部门也适时出台了多个规范性文件,以整治直播乱象。其中,直播平台无一例外地被要求严格落实“主体责任”,加强对直播人员及内容的监管。

2017年实施的《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第六条明确规定,网络表演不得含有表演方式恐怖、残忍、暴力、低俗,摧残表演者身心健康的内容。 网络表演经营单位要承担主体责任,建立健全内容审核管理制度,配备满足自审需要并取得相应资质的审核人员。不具备内容自审及实时监管能力的网络表演经营单位,不得开通表演频道。

2022年6月实施的《网络主播行为规范》也明确规定,网络主播应自觉摈弃低俗、庸俗、媚俗等低级趣味,自觉反对流量至上、畸形审美、“饭圈”乱象、拜金主义等不良现象。网络表演、网络视听平台等要严格履行法定职责义务,落实主体责任。加强对网络主播的教育培训、日常管理和规范引导。建立健全网络主播入驻、培训、日常管理、业务评分档案和“红黄牌”管理等内部制度规范。对问题性质严重、多次出现问题且屡教不改的网络主播,应当封禁账号,将其纳入“黑名单”或“警示名单”。

公开报道显示,针对明显违规的自虐式直播活动,很多涉事直播平台因疏于管理或未尽到审核义务,事后被执法部门或相关人员追究了行政或民事责任。

直播可能让人丧命,这再次说明,网络从来就不是真空地带,那些极端行为有着真实的破坏力。纵容花式自虐、自杀式行为在网络直播间中泛滥,其后果也必将带来真实伤害。这是对于监管部门的提醒,也是对于行业价值观的提醒。同时,网民也当自律,避免自己成为“网络斗兽场”的嗜血观众。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综合整理,素材来源:上游新闻、潮新闻·钱江晚报、网友评论、羊城晚报、红网、澎湃新闻、南方都市报、新民晚报、红星新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