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探126案 | 兴源花园老楼加装电梯“卡壳”,施工多次遇阻……

2023-11-09 20:02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03920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玉凡 王洪智 王晓雯

从2020年征求意见到2023年破土动工,市南区兴源花园一号楼的业主们已经为老楼加装电梯奔波了三年。眼看即将“大功告成”,然而,今年9月份,电梯施工却屡屡受阻,居民只能望“坑”兴叹。记者调查发现,在不少老楼加装电梯项目中,不少居民成功闯过“启动关”,又遇上了“施工关”,常常刚刚开工就“卡壳”。1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老旧小区既有住宅加装电梯典型案例,为妥善化解邻里纠纷、为老旧小区既有住宅加装电梯提供有力的法治保障。

居民回家需要先爬上四层楼高的平台

反映:

老楼加装电梯“卡壳”

“平台加装电梯被破坏了,现在一直是停工的状态。”近日,家住市南区兴源花园的陈先生拨打本报热线96663求助。11月9日,记者来到兴源花园附近,发现小区位于奥帆基地和海信广场附近,地理位置优越。

陈先生介绍,小区1994年开始建设,1998年交付,他2007年购买了这个小区的商品房,一号楼有四层楼高商业网点,上面的居民楼共有六层。“我们这个楼,是十层的楼,要回家的话,必须先上一个四层的平台,再分别到各个单元。也就是说住在六楼的居民,到家要爬相当于十层的楼梯。”陈先生说道。

兴源花园一号楼老楼加装电梯“卡壳”

“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得一半多,都上不动了。电梯能装到平台上,大家都很高兴。”陈先生表示,当时买房的时候年轻,对电梯的需求和感受不太强烈,现在他退休了,发现楼内住了很多老年人,回家爬楼成了一个问题,老人们都希望能装一部电梯,改善出行条件。“现在国家也有政策鼓励,本来是想着一个单元装一部电梯,最后没有办法了,每个单元都冲着门头。三个单元协商了,36户中有32户交钱同意了。”陈先生说道,经居民们协商决定,统一安装一个能上平台的电梯。

“一楼商户觉得电梯离着他们的门头稍近点了,所以不同意。这是规划部门给我们审批的,靠着我们楼梯的墙。”陈先生说道,“和商户谈了很多次,但怎么都不同意。加装电梯已经审批通过一年半了,我们占的产权面积、人数都要超过百分之九十了,是合法的,但是现在电梯却装不了。”

无奈:

施工过程中多次遇阻

陈先生告诉记者,安装电梯施工工程9月1日正式开始。“9月14日,来了一帮人,把围挡给砸了。开着推土机,给撞了一下,撞歪了,声音很大。围挡一开始都好好的,他们一砸,全都砸歪了。”陈先生回忆,9月14日,电梯被人为破坏。“他们往基坑铲上两车土,就走了。”

居民回家需要先爬上四层楼高的平台

10月9日,电梯公司再次开工。“这次开工后,又来了十几个人,这次没开推土机,用小车、铁锨把基坑又给填了。”陈先生说,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报警。

“电梯公司很负责任,钢筋绑地很结实。”陈先生指着电梯基坑说道,“现在基坑被别人砸了三次,停工了。街道办事处要给个优化方案,把电梯建到北面去。一开始,居民是不同意的,后来经过协商,我们也同意了,但是办事处又打电话,说北面的商家不同意。”

期盼:

“希望过年时能坐上电梯”

记者从陈先生出具的加装电梯评估结论上看到,根据现场普查结果,青岛市市南区东海西路52号1楼一、二、三单元平台拟加装电梯周围主体承载力基本正常,不显著影响承载能力;主体结构拟加装电梯区域结构基本稳定,不显著影响主体结构安全。

记者注意到,根据《加装电梯费用预算及分摊方案》,加装电梯费用预算为428000元,由参与加装电梯的业主按一定比例分摊、预交。工程竣工后,根据实际支出的费用按同比例补交或退还。

居民回家需要经过一段又长又陡的楼梯

记者在现场走访时发现,在单元楼的另一侧,还有一处狭长的楼梯,供居民上下出行。“这边的楼梯非常陡,下楼时得特别小心。”陈先生说道,因为爬不动楼梯,有些住户都搬走了。

“2020年就开始征求意见,居民同意后2021年就开始选址。有些居民的窗户虽然被挡住了,都想要安,因为太迫切想要电梯了。”陈先生表示,居民们盼望着过年时就能坐上电梯。

进展:

街道办正在协调处理此事

11月9日下午,记者陪同陈先生来到楼下商业网点了解情况,记者注意到,楼下网点现在由一家家具公司经营。

“施工的围挡被风吹倒,砸到了我的车,后玻璃碎掉了,雨也渗进去了,也不知道找谁赔偿。”商家一位负责人表示,加装电梯一事也给她造成了困扰。“我们是租的这个地方,租的时候没有这个东西。前两天施工,堵得严丝合缝,严重影响了客流量。”这位商户负责人明确表示,不支持加装电梯。

随后,记者联系了电梯施工方的张经理。“当时我们在施工,基坑在晚上没有人的时候被破坏了。一开始去了一个推土机,把基坑埋了一部分,破坏了钢筋。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又继续施工,也是晚上又去了十几个人,把基坑埋了。”张经理说道,目前基坑没有事,但是里面的设施已经不行了,居民报警后,警方已介入调查。

陈先生表示,目前基坑被破坏后,施工已处于停滞状态

张经理说,从规划部门批复到现在,已经是一年半的时间。“一开始签字的时候,我们跟业主说,楼下网点的一些房东,我们都找过。能找到的,都签字了。能尽到的义务,我们都尽到了。”张经理表示,兴源花园的电梯加装项目施工备案、全套手续都是完善的,也有十天的公示期,不知道为什么施工的时候却遭到了阻挠。

“周二的时候,(我们)和商户协调了。他们回去问问领导,最近的话我再给他们通电话,问问进展,之后再做下一步打算。”香港中路街道办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居民同意电梯的建造位置,但因一楼是网点,电梯需要征求网点的意见,“我们这边也尽快推进(此事)。”

调查:

14户中仅3户愿牵头

各有想法“起步”难

“今年上半年,至少有三家电梯安装公司来到我们小区,工作人员上门向业主推销,但是直到现在,一部新动工的也没有。”11月9日,记者在西海岸新区富春江路一小区走访时,几名居民向记者说道。该小区始建于2002年前后,在周边区域算是老楼了,居民楼共有7层。该小区居民楼间空间宽敞,电梯施工非常方便。近几年,随着老楼装电梯的兴起,周边小区安装了不少电梯,2022年,该小区也安装了两部电梯。

陈先生表示,目前施工已处于停滞状态

“因为我们小区没安电梯的多,所以对电梯安装公司来说,开发空间大,吸引了多家电梯安装公司的目光。”居民刘女士告诉记者,该小区学区好,加上交通方便位置好,各个电梯公司安排专人,带着宣传材料等“白加黑”地上门介绍,并动员高楼层的居民出面牵头,调动整个单元的居民一起安装电梯。

记者采访得知,该小区虽然是老小区,但是不少老住户已经搬走,居民“老龄化程度”并不高。“对住在高楼层的老人来说,他们基本上都是希望装电梯,对于高楼层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倾向于安装电梯,但是愿望并不强烈,而低楼层的业主多数倾向于不安装。在动员牵头人的时候,只有高楼层的老人最积极,高楼层年轻人多数不主动,低楼层的有些不配合,导致安装电梯的第一步就卡住了。”一位电梯安装推销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曾在一单元上门时,14个户中仅有3个住户明确表示安装电梯并充当牵头人。

居民回家需要经过一段又长又陡的楼梯

一位住在四楼的老人告诉记者,2022年,她曾和老伴打算做安装电梯牵头人之一,但是得知与电梯安装公司签合同是他们居民自己成立的“小组”,而没有其他部门的参与,他们的心里没底了。“之前看新闻,有的电梯公司干着干着停了,钱也要不回来,如果真发生这种情况,作为牵头人怎么和邻居们交代?而且,电梯安装后,后续的维保问题等,对于较为零散的居民‘小组’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有业主计划几年内卖房子,有的将房子租出去,平日不在这边住,有的觉着花钱多,还有的认为安装电梯占用空间,所以都不太关心安电梯的事。”王先生说。

老楼加装电梯推进难

安装难度大愁坏人

今年8月份,家住热河路附近的贤女士向记者反映,单元楼居民们想加装电梯,却一直没有推进。记者来到该小区实地走访发现,该楼三楼以下是商业网点。“我们这儿住的都是老人,年轻的都搬走了。我住的五楼,其实相当于八楼,五楼下面还有三层。我今年都快八十了,腿疼,爬不动啊。同意书已经签了三年了,我们单元基本都同意了,但是却一直没有推进。”说起没有电梯的生活,居民刘先生倒起了苦水。

居民回家需要经过一段又长又陡的楼梯

记者在现场采访时,社区工作人员也来到现场。“整个单元要装这个电梯,先统计人数,有没有三分之二。下一步找到街道,街道想办法找评估公司,看这个地方适不适合装电梯。如果电梯公司同意,下一步再统计、设计。”该工作人员介绍,加装电梯要走相关流程。“现在一些老楼,不具备安装电梯最基础的条件,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如果距离足够了,在不影响其他楼座的情况下,我们会积极地推进,但是这些楼安装电梯的难度较大。”该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

“我们问能不能一部分安装到三楼楼顶,电梯公司说可以,但是说这不是一个单元的问题,得三个单元(同意)。”现场有居民表示。“如果有三分之二的人同意安装电梯,我们就可以推进下一步工作。能做的我们会尽力做,让有资质的电梯公司来看一下,实地考察一下,这个条件具备不具备,如果具备,就再推进。”社区工作人员介绍,接下来将统计居民意见,帮助推进。

老楼装电梯考验多

还需闯过多道“关”

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老楼需要安装电梯。但是,对于很多“高龄”居民楼来说,想安装一步电梯并不容易。对于有些“超龄服役”的电梯来说,想要更新也是难上加难。此前,记者曾经报道过多次“老楼安电梯难”,有些经过各方的努力,电梯终于安上,但是也有很多导致矛盾激化,甚至居民之间发生肢体冲突,安装电梯一事不了了之。

陈先生表示,居民楼加装电梯的手续是完备的

记者调查发现,安装电梯面临的第一个考验,也是最大考验是“民意关”。因花钱多、“用不到”、影响采光视野、噪音等原因,不少低楼层邻居不同意安装电梯。在此前报道的案例中,有些业主签字达不到规定比例,有的即使安装已经开始,仍有业主提出意见、出面阻扰。此前,闽江路一小区居民楼安装电梯时,方案通过了,施工许可拿到了,钱也交了,岂料施工在即,一楼业主站出来反对,导致电梯安装“卡壳”一年。记者报道后,加上各方的协调,这部电梯终于于今年夏天安装完毕。

“民意关”过了,并不代表“万事大吉”。2021年10月份,为方便上下楼,市北区的张先生所在的单元楼居民自发筹集资金加装电梯,岂料因为“资金链断裂导致工程项目停滞”,原定于第二年1月份交付的电梯“烂尾”。经过多方协调,最终工程交给别的公司,电梯也于今年7月份完工。此外,电梯安装完后的验收,以及后续的维护保养等,也需要居民付出不小的精力。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需求的变化,老楼装电梯和老旧电梯更新变得迫切。记者采访得知,近年来,岛城积极开展既有住宅加装电梯工作,各区市结合辖区实际,探索创新加装模式和工作方法,形成了一些可复制、可推广的政策措施和经验做法,取得了良好成效。“在这个问题中,资金是个大问题,如何顺利、充分使用公共维修资金,合理、高效利用电梯公共收益,变得至关重要。”青岛市政协委员、国际青年创客基地负责人王可锋表示,如何保障电梯企业资质也非常重要。

典型案例:

业主违法阻挠加装电梯施工

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1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与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第一批老旧小区加装电梯典型案例。此次发布典型案例从不同角度展示了老旧小区既有住宅加装电梯的规则,为人民法院和行政主管部门提供司法和执法指引,也为小区业主提供行为指引。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某住宅楼某单元加装电梯项目于2018年取得规划部门核发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该单元业主钟某认为,电梯加装工程影响其住宅采光,高层业主并未与其协商好补偿方案,遂采取多种方式阻挠施工,亦与高层业主发生多次诉讼。2021年3月,案涉住宅楼业主代表与某公司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某公司承包案涉住宅楼加装电梯井道工程。但钟某两次进入施工场所阻挠和破坏电梯施工工程,以致建设工程长期未能正式开工。某公司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钟某不得对电梯施工进行阻挠和破坏,并赔偿工程无法开工造成的损失。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案涉住宅楼加装电梯,已经相关行政部门审核批准。某公司作为案涉加装电梯工程的施工方,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案涉电梯施工需要大型施工设备进场作业,出于安全考虑,非施工人员均不应长时间在施工现场停留。在此前生效判决已经判令钟某、刘某不得对住宅楼电梯施工进行阻挠和破坏的情况下,钟某仍故意在施工现场出入,其行为已影响了某公司的施工,构成侵权,钟某应对阻碍加装电梯工程施工的行为承担侵权责任。故某公司要求钟某等不得对电梯施工进行阻挠和破坏,于法有据。在某公司已举证证明因钟某的阻挠行为导致损失的情形下,判决钟某不得对案涉住宅楼电梯施工进行阻挠和破坏,并赔偿某公司3600元损失。

老旧小区加装电梯易引发邻里间矛盾,双方应本着和谐、友善的原则相互沟通和协商。在加装电梯方案设计过程中,高低楼层业主可在充分协商后确定方案,尽可能从技术上减少或避免对低层业主的影响。在加装电梯方案的公示审批过程中,低层业主应当合理行使自己的异议权,在法定的批前公示时间内向相关行政部门提出主张,从而实质性解决加装电梯方案争议。在加装电梯方案无法从技术手段上避免影响且获得行政许可的情况下,低楼层业主应当通过协商补偿或者诉讼等方式合理主张权利。审理法院判决对低楼层业主擅自采取各种行为粗暴阻挠电梯施工作出否定性评价,倡导低楼层业主应采取合法合理的方式维护自身权利,而不是粗暴干涉甚至以置自己于危险境地的手段阻挠施工,对于构建和谐共处、团结互助的邻里关系具有积极引导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