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妈妈的“双面生活”:一手工作一手娃 平衡太难只有取舍

2021-05-09 17:0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7689)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肖玲玲

又到一年母亲节,有关机构发布了《2021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从职场妈妈的事业、生活、以及婚育观念等多个角度,展现后职场妈妈的生存状态。母亲节一年一度,而职场妈妈们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在她们忙碌的“双面生活”中,职场妈妈扮演着多重角色,在家庭与事业之间游走,她们感慨:在孩子与工作之间寻求平衡太难,只有取舍。

故事

还没有人和我说“节日快乐”

5月9日上午10点,记者联系到33岁的杨晨,祝她节日快乐时,她笑着说自己当天还没收到“节日快乐”的祝福,记者的 祝福是第一个。作为一个单亲妈妈,一个职场妈妈,她的生活,除了工作,被孩子占满。就算是母亲节当天,她也是陪儿子参观展览。虽然没有听到儿子亲口说的“节日快乐”,但她心里没有一点失落,更多的却是对孩子的亏欠,“没办法给他一个完整的家”的想法始终充斥在内心中,“孩子比较内向一些,不太愿意表达。”但作为妈妈,她懂得儿子的想法,也知道他独特的表达爱的方式。

她告诉记者,孩子从5岁开始她就一个人带着,如今孩子已经10岁上三年级了,虽然不像小时候那般黏人,但花的心思有增无减。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这位特殊的职场妈妈恨不得自己三头六臂才能忙得过来,“每天早上6点起床做早饭,7点叫孩子起床,7点半出门送他上学,之后我就赶去上班,8点半到公司。”杨晨说,孩子中午放学后直接去托管班,吃饭、午休都在那里,“有托管老师照顾,我还是比较放心的。”下午5点下班,再去托管班接上孩子,一般6点到家,再给两人做饭,吃完饭孩子做作业,她收拾家务,忙活一通后,再陪孩子读读书、看看纪录片。天气好的时候,她会和孩子一起出去溜达,这是母子俩一天中最轻松的亲子时光了。

每个妈妈都是勇士,她们不计付出,不求回报。

31岁的赵岳是一个典型的职场妈妈,从孩子出生到如今的3岁,她的“双面生活”就一直在进行中,而且还会随着孩子的成长,“解锁”更多技能。时间回溯到两年前,从休完产假开始上班,赵岳就成了一名“背奶妈妈”,“因为公司离家比较远,来回跑来不及,所以我就白天在公司把奶储存起来,给孩子带回去第二天喝。”这一喂就是小一年,“晚上也得起来好几次喂孩子,白天还得正常上班,现在想想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赵岳感慨道。不过,好在白天婆婆在家帮着看娃,工作也能正常进行。

年前,因为婆婆要回老家照顾生病的公公,老公的工作比较忙,带娃的重担就基本落在了赵岳一个人的身上,为了不影响工作,她把孩子送去了附近的白托班。早上6点起床收拾做饭,7点多叫醒孩子,洗漱好吃完饭7点出门把孩子送到托管班,她就赶紧搭车上班。结束了一天的工作,5点下班后赵岳抓紧时间先去接娃,回家做饭,饭后收拾完家务,陪孩子玩、给孩子读书讲故事,等到把孩子哄睡了,看看时间,已经11点了……

现状

工作和孩子之间,只有取舍

在杨晨看来,想要在孩子与工作之间寻求平衡,太难,“说白了,就是取舍。”她坦言,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一边付出的多了,另一边就必然会少一些。杨晨做的是财务工作,经验和能力都不错的她可选择的空间还是很大的,但自从一个人带孩子开始,她就做出了选择。

最开始,杨晨在一家医疗机构上班,但上下班有严格的打卡要求,她根本就没办法照顾孩子,便决定辞职换一份工作。“换工作的时候,我和对方很明确地说明了自己的情况。”结果显而易见,处处碰壁,直到遇到现在这份工作,“当时我们老板亲自给我面试的,虽然是个男性老板,但他很体谅我的处境,说是在完成工作的情况下,时间上不对我做硬性的规定。”这一点,杨晨内心充满了感激,“这在职场上来说真的太难的了。”她坦言自己还是很幸运的。有得必有失,这家公司的规模不是很大,而且工资也一般,但杨晨已经很满足了。

在孩子与工作之间,杨晨做出了自己的取舍。而让职场妈妈们更为无奈的,是“被”取舍。

在智联招聘发布《2021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中,针对已婚已育职场人的晋升障碍的调查数据显示,“公司提供的晋升机会有限”均为男女最高票选项。而职场妈妈选择因“照顾家庭,职场经历分散”而难获升职的占比超3成,职场爸爸选择该选项的仅为11.8%。男性更倾向将职业发展的瓶颈归因于“领导、上级任人唯亲(35.5%)”“论资排辈,不重能力(21.8%)”等职场外因上。

从事互联网行业的赵岳就告诉记者,因为有了孩子,她在工作上必须更加努力,“我休产假的时候,领导安排了别人顶替我的工作,我回来上班后虽然把工作又还回来了,但领导现在明显更重用另一个人。”赵岳无奈道,她不想因为家庭影响到工作,只能加倍努力,“这样才不会被淘汰,才能争取到晋升的机会吧!”

《2021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中显示,职场妈妈认为自己工作表现较同级女性同事更佳的占比为46.7%,高于已婚未育女性(41.9%)与未婚女性(35.3%)。在与同级男性同事相比时,51.7%的职场妈妈选择“无太大差异”,具有优越感的占比则为35.8%。对于晋升空间,职场妈妈有着较为明确的认知。调查中,完全不清楚自己未来一年内能否升职的职场妈妈比例为13.8%,明显低于已婚未育(17.1%)和未婚女性(20.8%)。与2020年相比,表示晋升可能性较大或肯定会升职的占比合计17.5%,同比增加2.1个百分点,而给予否定答案的则有所收缩,职场妈妈的职业发展相对向好。

调查

近9成职场妈妈收入主要用于养娃

虽然是周末,杨晨母子俩的时间也安排得满满的,这个周可能去参观展览,下个周编程班、围棋班、书法班等一系列兴趣班正在“召唤”着……“一般早上8点半上课,下午2点,我把他送过去就在那等着他,有事的话就出去办事,再回来接他。”这一系列丰富的活动,除了花时间,还得花钱。“每个月五六千元甚至有时候上万元,养个孩子可太不容易了。”杨晨感慨道。

为子女提供良好的教育资源与环境是职场人拼博的重要原因之一,《2021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中显示,在职场消费偏好上,85.5%的职场妈妈都将收入主要用于子女抚养和教育,职场爸爸在这方面占比75.5%。在不同的家庭责任与分工之下,男性的经济压力更大,分别有60.9%、26.4%的职场爸爸将收入主要分配在租房/房贷、车贷/养车上,显著高于职场妈妈。

另外值得关注的一点是,由于职场妈妈较未婚、已婚已育女性普遍更为年长,拥有更多职场经验,相应的收入水平也更高,平均月薪为8534元/月。然而,与职场爸爸12477元/月的薪酬水平相比,职场妈妈低了31.6%,而2021年男女职场人平均薪酬差距为12.8%,呈现出婚育加剧家庭中男女双方经济落差的情况。

专家

呼吁男女在家庭与职场上的平权关系

另外,《2021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显示,职场爸爸对自己的结婚计划感到满意,36.4%都表示如果重来还会坚持自己的选择,这一数字对职场妈妈来说为29.3%。与其占比接近的则是“不想结婚”选项,为27.4%,是职场爸爸占比的三倍。另外,与职场妈妈对婚姻的幻灭相比,职场爸爸们只是在调整结婚时间的占比上更高,并非排斥婚姻本身。这可以看出,职场妈妈较职场爸爸对婚姻满意度更低,在职场与家庭生活中,分身乏术的职场妈妈经历的多重考验,触发对婚姻规划的重新思考。

对于在职场中造成性别不平等的原因,有65.5%的职场妈妈认为生育是女性摆脱不掉的负担,职场爸爸在该项占比为49.1%。值得一提的是,职场爸爸对女性生育与两性不平等关系的认同上虽低于职场妈妈,但较男性受访者平均水平高出10.8个百分点,说明经历生育后,职场爸爸对女性因生育所面对的不平等问题有了更深理解。即便如此,职场爸爸更倾向将性别平等问题与性别属性与社会分工挂钩,间接体现出男性将生育、照顾家庭等工作认为是女性天然的“分内之事”。

智联招聘专家表示,疫情为职场妈妈带来更大挑战,但职场妈妈事业仍向好发展,且有着更强的自信心。与此同时,职场妈妈们也在面对性别不平等的困境,并因家庭与育儿等原因,需较男性付出更多努力去平衡生活与工作的关系,这也让职场妈妈们对婚姻决定与持续生育都呈现更为审慎的态度。为此,“希望唤醒社会对职场妈妈群体的关注,呼吁维护男女在家庭与职场上的平权关系,为各职场群体带来更公正、健康的发展环境。”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