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4月注销近百家!剧本杀行业大洗牌,谁能承受大浪淘沙?

2021-05-17 19:1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9609)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吴思

  角色扮演加上悬疑推理,一次动辄四、五小时的“剧本杀游戏”成为年轻人的流行娱乐方式。在“剧本杀”成为社交新宠席卷全国时,一些一二线城市的线下门店却并不好过。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5月13日,我国今年已注销近200家剧本杀相关企业。其中,4月共注销近100家相关企业,环比增长102%。

  这个成长仅三年的新兴行业,入局和离场都在加速。

风口处的关店潮

  近年来,剧本杀行业迅猛发展,一线到四线城镇都刮起“剧本杀”的风潮,紧张烧脑的游戏成为年轻人社交娱乐的新流行。

  天眼查数据显示,近年来,剧本杀相关企业年注册量飞速上涨,2020年我国新增3200余家剧本杀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截至2021年5月13日,我国今年已新增近2500家相关企业。据统计,我国目前共有近8500家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剧本杀相关企业,其中,近6成注册于1年内。从地域分布上看,江苏的剧本杀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超过900家。其次为陕西,有700余家相关企业。此外,广东、湖北和安徽也均有超过600家相关企业。

  而火爆的市场背后,有另一片凄凉景象。

  从注销数据来看,2020年,我国共注销近350家剧本杀相关企业。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5月13日,我国今年已注销近200家剧本杀相关企业。其中,4月共注销近100家相关企业,环比增长102%。

  闲鱼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闲鱼上以“倒闭了”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的数量较上月增加了110%。

  “剧本杀店倒闭,所有剧本亏本清仓甩卖”“附近又开了3家店,没客人了。桌椅道具都有,救救孩子吧”“跟合伙人意见不合,店不开了,白菜价带走”……现实中,总有新人入局,旧人离场。而闲鱼上这些剧本杀店主的转卖理由,都反映着同一个事实:风口上,有人年入百万,有人血本无归。

  记者在豆瓣、贴吧看到,青岛市有多家剧本杀店铺贴出转让信息。海泊桥一家桌游工作室店长田先生告诉记者,“从一月到四月,每个月青岛大概有十家新店开张,市区客源被分流,新店更加困难,特别是刚开业时都会有促销活动,许多老玩家就会辗转新店薅羊毛,活动结束客流量也会减少。”

  “想要走量、多吸引顾客,就需要花钱雇更多的员工,追求质量,来的顾客就会少。看起来每天好多人,但最后扣掉房租、物料、人工成本后,就没什么利润了。”台东商圈一家新开的剧本杀店店长小吕透露。看起来低门槛又热闹的行业,在真正着手后才了解现实有多骨感。

在违法边缘试探

  任何发展过快的新兴行业,几乎都会伴随品质良莠不齐和监管不力的问题。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入局剧本杀,行业竞争加剧,处于产业链上游的“剧本”成为竞争核心,问题也逐渐显现。

  一方面,发行方为了提高剧本销量,将制作过程简化,导致剧情漏洞百出,同质化作品泛滥。如让剧本杀出圈的“情感本”,玩家痛哭流涕的画面传播甚广,但如今许多玩家在线上吐槽剧本之间的梗十分雷同。并且,剧本“拿来主义”盛行,不仅抄袭电视剧、动漫等剧情,对于原创剧本的盗版复制也不落下。“像柯南里边的行凶剧情,我已经在至少四个本里看到过。在剧本杀行业里,抄袭侦探类小说和动画已经司空见惯,对于一些原著粉来说,就是毫无游戏体验感。”田先生表示。

剧本杀剧本类型

  另一方面,一些剧本杀店铺为了吸引流量会购入带有黄色情节的剧本。记者在青岛市市北区一家剧本杀店里看到,有三本剧本都带有大尺度描述,打“色情”的擦边球。

  据悉,剧本杀中的剧本可以简要分为盒装、城限、独家三种。对外首发的渠道多为线下的剧本杀展会。对于想要第一时间获得新剧本的店家来说,往往需要参展才能采购到剧本。

  据统计,2020年的线下展会数量为18场,2021年4-10月已官宣的相关展会已经达到16场。展会的入场门票约400元,再加上往返机酒费用,对于店家来说,每年购本之外的额外开销同样不少。

  但令店家愤懑的问题在于,即使耗费了巨大的成本和精力,也常常无法在展会上通过正规渠道获得想要的本子。

  “之前参加外地的展会,参加一个城限本的首发,废了好大劲获得第一轮的评测资格,结果最后被告知已经售完。”青岛市剧本杀店主大雨(化名)告诉记者,很多店家会在背后送礼、拉关系,更有甚者还有桃色交易,只为了获得限量剧本的购买权。

发行是最大赢家

  据央视统计,截至2020年底,剧本杀店铺数量已达到三万。平均每家一年消耗剧本的数量大概是100册左右,对于目前市场内超过三万的店家来说,剧本的需求量非常可观。

  风口财经记者在剧本杀行业主流平台小黑探发现,即便是热销榜上的剧本,最高销量也不过2000余本。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新增剧本数大概为2000-3000本,远未达到全国店家的需求。可见剧本杀行业飞速扩张的同时,供需端严重失衡。

  “当前行业处于高速发展期,很多新玩家是被老玩家带入局,同时存在大量陌生人拼场组局情况。对于之前的老剧本,常发生一个局里有人玩过的情况。所以综合来看为了满足玩家的需求,需要不停进新本,才能维持良好经营。因此在明显内容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只能说是不管好坏,是新本就抢着买。”田先生向记者透露。

  目前强大的市场需求,养肥了发行方,但却累瘦了店家。

  “现在的剧本很多都是粗制滥造,有些时候批量买的剧本就有报废品,就是玩的时候根本玩不下去,剧情漏洞百出,完全不能用。”大雨说道。

  发行赚得盆满钵满,店家却在投资后换来难以盈利的结果。剧本发行方的乱象丛生让下游的实体店运营艰难。

  不过现在不少编剧、知名悬疑小说家开始涉足剧本杀创作领域,他们引发的鲶鱼效应正在对剧本领域的创作者起到愈发正向的刺激作用。

  可以说,当前旺盛的市场需求也让很多传统悬疑作者看到了全新内容形式所带来的新机遇,有作者公开表示后续会进行更多自有悬疑IP的剧本杀改编尝试。

  记者还了解到,悬疑作者蔡骏、那多、紫金陈等知名作家均已参与剧本杀领域的创作。一众推理大神的加入,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着剧本杀优质内容的诞生率。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