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篇|一封奏折 青岛的起跑线

2021-06-12 08:09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333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文艳

1891年6月14日,青岛建置。

130载沧桑岁月,将这座城市打造成了一座国际化大都市。

时光的琴弦,弹奏着今日辉煌的旋律。

历史的画卷,描绘出昔日沧桑的变迁。

青岛,这座建置130周年的城市,在历史的变迁中,用崛起的一座座高楼大厦证明了其无限活力。交通工具的巨变,让城市的血脉畅通;港口崛起,吞吐历史的云烟;机场搬迁,证明城市的实力……

再度站到建置的起点,探寻缘起和发展,一如打开一盏明灯,照亮未来之路。

起点:一封奏折

一切都从明朝开始。在海上倭寇频繁侵扰之时,深感头疼的朱元璋决定出狠招,自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至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设置了鳌山卫、灵山卫和雄崖所、浮山所、夏河所等卫所,并大量调兵,派遣军户。一场大迁徙由此开始,他们中大多数的起点是云南乌沙卫。队伍中,有一个姓胡的人群,他们“明洪武迁入鲁”(胡存约《海云堂随记》),几经辗转,在永乐初年,终于看中了一处濒临大海、碧水青山的宝地(今迎宾馆一带),于是决定落脚栖息,繁衍生息,盖村舍,建祠堂,取名胡家庄。民国版《太清宫志》在记载创建天后宫时曾写:“乃有青岛胡家庄胡善士,捐地皮数亩,以供庙基地。”后来胡家庄的许多人家,在龙口路以西,后来的东方市场一带筑舍居住,渐成小村落,称之为“下庄”,而原村则称“上庄”,也就是百姓口中的上青岛村和下青岛村。

时光流转,朝代更替。

进入19世纪中期,一些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突然出现在海上,一种不祥的气氛笼罩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

从英国侵占中国香港开始,帝国主义列强竞相入侵中国,英国人编的《海道图说》中已有青岛,称之为“镇”。光绪年间,陆续有俄、日、德等国向清政府提出“租借青岛”,“以青岛为军舰停泊港”等无理要求,清政府没有答应,但“俄国军舰还是来了,还在青岛建了简易码头”(《青岛老村庄》)。

1868年,一个名为李希霍芬的男爵搅得胶州湾没了安宁。作为旅行家、地理和地质学家,他虽然没有来过胶州湾,却把这里的地图绘得精确至极,他着重强调了青岛的优越地理位置,称胶州湾为天然良港,还极力向德国最高统治者建议夺取胶州湾及其周边的铁路修筑权。鲁迅先生曾无奈地说:“自李氏游历以来,胶州早非我有矣。”

而就在这时,在安徽合肥,一个少年正在成长,他出生于1843年,字鼎臣,名叫章高元。后来加入淮军,参加镇压太平军和捻军活动,累至副将,擢总兵,一颗军中新星冉冉升起。随后,他跟着刘铭传戍守台湾。1884年,抗击入侵台湾法军,作战英勇,被称为“章疯子”,屡获战功。

1886年,李希霍芬的《中国地图册》摆到了六国公使许景澄的桌前,许景澄阅读了李希霍芬的相关论述,尤其是那张《山东东部地图》,深为震惊!原来德国等列强早已盯上这里!

事不宜迟,是年5月,许景澄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洋洋洒洒写了一道奏折:“山东之胶州湾宜及时相度为屯埠也。该处群山环抱,口门狭仅三、四里,口内有岛中峙,实为天然门户”,“西国兵船测量中国海岸无处不达,每艳称胶州湾为屯船第一善埠”,“似为地利之所必争,应该渐次经营,期十年而成巨镇”。

然而,晚清重臣李鸿章没有采取行动,他和派到胶州湾勘察的道员刘含芳意见一致,认为若在胶州湾建造海军基地,需要大宗经费、兵力。

这下可惹恼了御史朱一新、军机大臣翁同稣等人,他们纷纷上书支持在胶州湾设立海军基地,李鸿章还是认为:太耗钱!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他又以海军衙门的名义给北洋水师丁汝昌和英籍总兵琅威理拍电报,让他们对在胶州湾“是否宜作水师口岸,如何布置,经费若干,费兵几何……详细勘度后速复”。没想到,《琅威理布置胶澳说贴》中,对在胶州湾设基地的想法大加称赞,并勾画了一幅宏大、详细的军港规划,还指出“(胶州湾)实海军之地利,南、北洋水师总汇之区也。”这让李鸿章十分尴尬,然而,毕竟清政府当时经历了鸦片战争后连年的割地赔款,而且,专门用来发展新式海军的“海防捐银”也被慈禧太后拿去修颐和园了,是真没钱。至于李鸿章在旅顺等地建立北洋水师是否有他的私心,就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了。

虽然一波三折,但最终清政府还是修订了之前的政策,这一切关联着青岛建置的开始,是青岛城市之根。

6年后的1891年,李鸿章会同山东巡抚张曜,在检阅了北洋海军的军事演习后,顺便来到胶州湾视察。此时,他才意识到,之前的判断有偏差,他认为胶州湾“环山蔽海,形势天成,实为旅顺、威海以南一大要隘”。

回到京城,他立刻上奏朝廷,称“胶澳设防实为要图”。1891年6月14日,光绪皇帝批准了李鸿章等人的奏折,同意在胶州湾设防。

内阁明发上谕

光绪十七年五月初八日(1891年6月14日)

光绪十七年五月初八日内阁奉上谕:李鸿章、张曜奏,会同校阅海军并勘查各海口台坞工程事竣一折,览奏均悉。该大臣等周历旅等处,调集南北洋轮船会齐合操,并将水陆各营以次校阅,技艺均高纯熟,行阵亦属整齐,各海口炮台船坞等工俱称坚固。李鸿章尽心筹画,连年布置,渐臻周密,洵堪嘉许,著交部从优议叙:张曜会同筹办,着交部议叙;各将领训练士卒,修建台坞,不无微劳足录,著准其择优保奏,以示鼓励。海军关系至要,必须精益求精,仍着李鸿章、张曜切实讲求,督饬提镇各员认真经理,以期历久不懈,日起有功。另片奏拟在胶州(注:当时指胶州湾)、烟台各海口添筑炮台等语,著照所请,行该衙门知道。钦此。

这一天,尽管尚有争议,但仍被普遍视为青岛建置的开始。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