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影丨“搭”出来的快乐

2023-05-24 11:18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86796) 扫描到手机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史静 图/受访者提供

近日,“搭子”成了网络上的高频词。“想去看新上的电影,有没有一起去看电影的?”“想去新疆旅游,寻一位旅游搭子”“想去吃火锅,有没有一起的?”……

事实上,“搭子”这个概念,早在互联网刚刚兴起时就已存在,而网络的高速发展,只是给年轻人寻找“搭子”提供了更多、更便利的平台。网络上对此概念的解释是,“因某一共同兴趣爱好或共同需求而结合的社交关系。‘搭子’不如朋友关系亲密,却超越普通同学、同事的感情,主打一个细分领域的精准陪伴。”有报道指出,年轻人越来越钟爱“搭子”,因为它是一种人际关系的简化和提纯,在满足社交需求的同时,淡化了需要付出的时间和情感成本。本期《倒影》栏目,我们找了几名有过“搭子”经历的年轻人,请他们聊聊自己的故事。

郝好

滑冰“搭子”>>

入门一年后收了个“徒弟”

我叫郝好,今年29岁,2017年毕业后来到青岛,在银行工作,每天坐在工位上帮客户办理业务,一坐就是一天,常常下班时腰酸得不行,回家躺在沙发上就不想起来。虽然如此,我还是一个热爱运动的人,周末休息时在家待不住,身边的朋友一般都会和男朋友约会,我一个“单身狗”,只能自己寻找一些快乐。

滑冰“搭子”给郝好拍的照片

2021年初,我在电视上看到了羽生结弦的比赛回顾,觉得滑冰很有意思,想尝试着挑战一下自己。但是自己玩了三四个月后发现不行,需要找专业的老师带着练。

偶然一次逛街时我发现,市南区一家大型商场的四楼有一个很大的专业滑冰场,也有教练可以进行一对一辅导。2021年6月份,我便开始了每周六的滑冰学习。大约学了半年,我基本掌握了滑冰的技巧,慢慢地开始自己练习,每天4个小时左右,虽然滑下来有点累,但是很快乐。

去年4月份,我每周去都会碰见一名女生。到了第三周,中场休息时她坐在我旁边喝水。我性格比较外向,跟她一聊才知道,她是青岛本地人,年龄和我差不多,刚开始学习滑冰。

不管是滑冰还是别的事情,我们都特别聊得来,认识了不到10分钟就互加了微信,约定以后有空一起来滑冰,我还可以指点指点她。

我们认识到现在有一年了,基本上每周六下午我们都会提前约好时间,到滑冰场一起滑冰。原先我自己滑的时候经常因为懒不想出门,给自己找各种理由:今天的天气不好、假期人一定很多、这周先休息一下,下周一定去……但自从认识她以后,为了两人的约定,我再也没有自找借口缺席过,除非我们真的有其他重要的事情才会爽约。慢慢地我们从“滑冰搭子”也发展到了“饭搭子”,有时候滑完冰还会一起约着吃个饭。

背书“搭子”>>

她帮我考上了研究生

我叫刘倩倩,在青岛一所大学读学前教育专业,2021年9月份准备考研的那段时间,经常去图书馆背书。

我找的背书的地方比较隐蔽,在长廊尽头的一个小角落,那儿格外安静,没有人打扰。之所以找这样一个地方,是因为我的自制力不是很好,经常背着背着就拿出手机来看看,或者抬头瞅瞅别的地方。那年10月初的一天,我遇到了自己的“背书‘搭子’”。

她个头很高,扎着马尾,戴着眼镜,拿着一本书和马扎,正朝着我走过来。一看就知道,她和我一样都是备战考研的学生。

第一次见到她时,我以为只是偶然,但后来每次我在图书馆背书,总能在那条长廊上看到她的身影。

“你好,可以借我一支笔吗?”相遇十几天后,她跟我说了第一句话。

“当然可以。”我爽快地从包里拿出一支笔递给她。

从那之后,我们每次在图书馆碰到都会打招呼,后来又加了微信,经常约着一起去图书馆背书。聊天中得知,她本科是学会计的,正在准备管理学方向的研究生考试。

背书的时候,我们会隔得很远,背诵的声音不会互相干扰。也正是因为她的存在,让注意力不集中的我有了一个“小老师”:每当我想要“神游”或忍不住看手机的时候,一看到她,就不由自主地把自己拽了回来。

记得那年11月底的一天,我因为感冒没有去图书馆,正在校医院打点滴的时候收到她发来的微信:“今天你怎么没来?”

得知我自己在校医院打点滴后,她还买了一些零食来看我。

我们就这样互当“背书搭子”,持续了两个半月,一直到考试结束。我如愿考上了山东师范大学,她也考上了理想的学校。现在想想,那已经是一年半以前的事了,如今我们只是偶尔在朋友圈里互动一下,用一颗颗小“爱心”见证那段互帮互助的时光。

羽毛球“群搭”>>

除了练球“一言不发”

我叫邢政政,今年26岁,2018年大学毕业后想看看外面的世界,选择去了上海,一待就是4年。因为父母年龄渐长,2022年,我选择回到了老家济南。

邢政政拍的球友

我很喜欢打羽毛球,但在上海的朋友无法聚到一起,在济南的又都不喜欢打,所以一直停留在“想”的阶段。今年4月26号晚上刷小红书时,我偶然看到一条“找搭子”的帖子:“找羽毛球搭子,明天下午奥体中心附近,菜鸟一个,不找高手。”

这条帖子是之前一天发布的,虽然过了发帖人约定的时间,但我寻思奥体中心离我家就十分钟的路程,留言的人也不少,大家又有相同的爱好,何乐而不为呢。想着想着我就点开了和他的对话框。

约球成功,球友首次打球

经过简单交流后我们加了微信好友,他把我拉进了一个“约球群”,群里的另外两人也都是通过那一条帖子被拉进来的。

进群后我们一共约了3次球,第一次是在4月28号晚上,第二次是在五一假期之间,第三次是5月18号晚上,每次我们都是四个人。

李阳在网络平台寻找“球搭子”

我叫李阳,今年31岁,寻找“羽毛球搭子”的帖子就是我发的。我从十几年前就开始打羽毛球了,高中的时候跟同学打的比较多,从上大学到工作后,一直都没怎么打。

其实促使我重新打球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工作用电脑、久坐的时间比较多,需要锻炼一下保持身体健康。第二是我闺女很喜欢玩我的羽毛球拍,虽然她才1岁,但我想着我先锻炼一下,以后好陪我闺女一块打。

邢政政私信李阳,约定打球时间

在平台上找“搭子”确实是因为周围没什么会打的朋友,自己的水平、体能等方面也没什么提升,就在小红书上试着发了个帖子寻找球友。没想到还有挺多人在下面留言,我们就互相私信问了什么时间可以打球,一般在哪打。后来加入的人越来越多,索性就加了微信建了一个“约球群”,现在群里已经有13个人了。

这个群从4月底建群到现在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到目前为止我去打了五六次。因为大家都有工作,场地也比较难定,所以人员很难固定。每次去之前大家都会提前一天或者当天在群里问,再确定人数。

我作为“群主”就负责把有共同爱好的大家聚在这里,我们的上班时间都比较接近,所以大多数时间都在工作日的晚上约球。九点多打完球一般就需要回家休息了。微信里我们互不打扰,见面打球时也不聊彼此的工作生活,就是纯粹为了一个爱好和缺一个“搭子”相聚在这。下一步我们准备慢慢扩大这个“球搭子”队伍,让想打球的朋友有“球”必应,之后大家更熟悉了,可以再约一些别的活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名称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