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在青年,重逢已白头!为了母亲心愿,女儿载其去见50年前的闺蜜

2023-09-26 11:08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3373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田

“我来看你了!这么多年没见我都认不出你来了。”近日,一则“女子载母亲去看50多年前闺蜜”的视频登上了热搜榜,视频中的两位老人双手紧握,眼窝深陷饱含泪水,五十余年未见,老人们既熟悉又陌生,再见时的画面不仅打动了老人的子女,也让手机前的网友感动落泪。有网友感慨,五十多年的闺蜜情确实如陈酿一般深藏韵味,子女让二老重逢的孝心也着实打动人心。记者辗转与拍摄视频的于女士取得了联系,她在接受采访时向记者这样讲述....

父亲苦命被收养羊山后村

母亲嫁进门结识好友

“其实...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明明是我的母亲和闺蜜再重逢了,但是故事却要从我父亲开始说起....”于女士接受采访时叹了口气。

“我父亲的老家是即墨田横镇丰城社区于家村,上世纪四十年代,父亲还很小,家里闹饥荒,为了能吃上口饭,爷爷奶奶把老父亲送去了青岛市区生活,可是没成想,父亲五六岁的时候,开始流行瘟疫,爷爷奶奶也因此去世。”于女士讲述,爷爷奶奶去世后,父亲无人照顾,疫病横飞的城市,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感染的风险,在爷爷朋友的照拂下,于女士的父亲被送回了老家田横镇于家村。

年仅6岁,父亲无依无靠,闹饥荒的四十年代,能吃上一口饭都成了奢望,没吃没穿睡驴棚,年龄尚小记事单薄的父亲开始为街坊们干杂活,过上了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我父亲还有个兄弟,俩人回到村子没东西吃没衣服穿,去谁家干活谁家勉强能给一口吃的,有回也是给村里人干农活,人家觉得父亲干得不好,就打他,父亲被打后逃跑去了羊山后村。”说到这,于女士哽咽啜泣。

羊山后村的村民临海而生,凭靠渔业,村民大多比当时的于家村要富裕一些,于女士的父亲在这样一个陌生的村子接着找活讨饭,没过多久,7岁的父亲被村子里一户好心人收养膝下。于女士告诉记者:“可能也是到处讨饭看他可怜,没过多久父亲被后来的爷爷奶奶收养了,爷爷是个善心人,对待父亲视如己出,抚养他直到成家立业。”

转眼多年过去,7岁的光腚娃也已结婚成家。“我的母亲也是从别的村嫁到羊山后村的,因为父亲算是外村人,在村子里没什么亲人,加上奶奶并没有非常疼爱我父亲,奶奶在世的时候,母亲和奶奶的关系也比较紧张,母亲生活压抑,好在是同村年龄相仿的王阿姨成了母亲无话不谈的朋友,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是王阿姨在照顾我母亲。”于女士说道。

“婆媳相处偶尔拌个嘴闹点别扭的,都是王阿姨替我母亲说几句,母亲性子软,对王阿姨格外感恩,在那个村里,王阿姨成了我母亲的第二大依靠。”

落叶归根 告别好友

五十年过去 再见一面成为心愿

几年后,于女士的爷爷去世,奶奶改嫁,在羊山后村,于女士的父亲再次失去了双亲,这个村子也变得愈发陌生,于女士的父亲也决定带着妻儿回到田横镇于家村。“落叶总是要归根的,父亲总这样提起。”于女士叹气。

于女士的母亲离别了一个陌生的村庄,来到了另一个陌生的村庄,与闺蜜道别时也是万般不舍,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即使距离再近,何时见面也成了未知。

转眼五十多年过去,于女士的母亲已87岁高龄,儿女承欢膝下,通讯已全面普及,但要见上闺蜜一面又谈何容易。于女士告诉记者:“因为离开羊山后村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所以这些故事也都是听老人们说起,她总是说起这个闺蜜,当时如何如何照顾她,两个人关系如何如何好,其实两个地方相隔并不远,只是碍于那个时代没有电话,怎么找到这个人成了问题。”

今年春季,事情出现了转机。

于女士的二姐夫是当地的赤脚医生,附近几个村谁家有个头疼脑热的,少不了二姐夫出面诊治。今年上旬的一次出诊,二姐夫机缘巧合下见到了于女士母亲的闺蜜。于女士讲述:“当时二姐夫去羊山后村看诊,王阿姨听说他也是田横镇于家村人,就问他认不认识我母亲,结果这一问才知道我母亲和二姐夫是一家人,二姐夫留了一个联系方式,回村后匆匆过来转达给我母亲。”

于女士的母亲得知消息后异常激动,好奇这位老朋友过得如何,现在有几个儿女,是否也在想念她。“我母亲跟那边通上信之后特别高兴,然后就提出来想见她,一定要去看她,几个月前二姐夫又要去羊山后村出诊,决定带我母亲一起去,但因为家里突然有事临时改了行程,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王阿姨那边好像是换了电话号码,再也联系不上了,时间一晃就又到了夏天。”于女士说。

从春到夏,转眼小半年过去,或担心给子女添麻烦,于女士的母亲未能再提起去看望王阿姨的念头,于女士曾多次跟母亲聊起这位旧友,母亲几次谈话中一字一句都是想念。

驱车载母亲去看旧友

愿老人常联系 不再仅是“辞辞路”

“母亲已经87岁了,能再见见王阿姨也算是最大的心愿了,我知道母亲一直担心给我们添麻烦,其实这对我们来说根本也不算什么麻烦。做子女的能为他们做的本身就不多,如果连这个心愿都没办法满足我也觉得很愧疚。”9月18日,于女士将工作安排妥当,告诉了母亲去看望王阿姨的好消息,母亲开始“手忙脚乱”地置办“伴手礼,随后带着五十多年的想念去往羊山后村。

从田横镇于家村到羊山后村约有一个小时的车程,道路并不平坦,土路较多,车速很慢,车上的母亲话并不多,心情却是激动和忐忑的。因双方断联,到达村口后于女士只能通过村民打听王阿姨家住哪里,路该怎么走。

于女士回忆,经过村民指路,母亲终于找到了闺蜜王阿姨,这一段不近不远的路,走了五十多年,两位老人见面,又熟悉又陌生,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没有以前胖了,我都不认识你了!“两个人见面以后都很激动,一开始都没认出彼此,王阿姨说做梦都没想到我母亲能去看她,那时候他们其实没有太多话,但作为儿女我真的很感动,也是了了母亲最大的心愿。”坐在炕头上,两位老人好似回到了当年,说不完的话,讲不完的故事。

分别时于女士向对方要了联系方式,告诉王阿姨一定常来于家村做客,自己现在经营酒店,吃饭住宿也很方便,于女士也宽慰母亲,以后可以和王阿姨常见,今时不像当年,交通便利通讯发达,日子也还长着呢。

从羊山后村回家的途中,于女士的母亲偎在后座没有话,随后只是平静的回复于女士:“辞辞路(方言),我就是来辞辞路”。于女士向记者解释:“辞辞路就是以后不会再来了,有生之年来看看就可以了的意思。”说起这三个字,于女士面对记者再次哽咽。

“以前的人啊,感情淳朴真挚,五十多年过去能再见面其实也很不容易。现在重复‘辞辞路’这个词我真的觉得很心酸,我承诺母亲过几天会再带她去看王阿姨,作为子女,只要是我能做的,能让她觉得开心幸福的,我都会尽力。”于女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