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故事|从胶片到航拍,镜头装满了两个大箱子……邹建军的60余载光影路

2023-12-02 22:13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8651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春燕(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初冬的岛城依旧是诗情画意、层林浸染,寒风抵挡不住市民游客打卡的热情。光影斑斓的小路、大笔墨的橙黄橘绿……摄影爱好者们穿梭其中,把这短暂的美好瞬间定格下来。青岛市军休老年大学摄影系主任邹建军便是其中一员,60多年来,他对于摄影的热爱只增不减,尤其是对于风光摄影颇有自己的理解……

12岁对洗照片着了迷,不知不觉间坚守60余载

今年72岁的邹建军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初从暗房开始接触摄影,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至今已经与影像相伴60多年了,摄影融入了他的日常生活,他也曾多次在国际、国内获奖。

12岁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让邹建军对图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此时的他住在市南区浙江路一带。有一次偶然发现在湖北路和中山路的拐角处,有人在那里用蜡烛和玻璃底片洗印照片,拿出来在烛光上晃了几下,再在药水里洗洗就出来影像了。邹建军看入了迷,觉得特别神奇。于是他每天晚上写完作业都跑过去看,时间长了就看出了些门道儿。后来就到中山路照相馆那里买了纸和药水,从家里找出老底片开始自己洗印。因为不懂曝光的原理,也不知道曝光时长,洗出的照片老是黑了,邹建军就不停地摸索。

那时相机还是奢侈品,了解到有同学家里有相机,邹建军就借来拍两张,再赶紧送回去。然后冲胶卷,做个印相箱自己印相、放大,慢慢对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20元买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走到哪儿都带着

1970年当兵后,邹建军攒了120元津贴买了一台海鸥4B相机,这时才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台相机,他爱不释手,走到哪里都带着。直到后来他的摄影才能被单位领导发现后,有活动就让他帮忙拍照记录。因为的单位在山沟里,工作的时候很忙,没有专门的时间去钻研,就只能在有活动的时候才拿出来,有这样的机会他也格外珍惜,用这台相机拍了不少照片。

那个年代影像还是黑白的,需要自己买胶卷、冲胶卷、买相纸回去洗,拍照时的光圈、速度全靠自己一点点摸索。“八十年代末,随舰船出海拍摄训练任务,那时的相机是手动过卷,没有连拍,只能拍一张,手动过一张,很慢。那时很紧张,唯恐没拍到。”

参加的活动多了,照片拍得也就多了。结合着自己的绘画基础、在不断的探索中,邹建军的摄影能力也在逐步提升,拍摄了很多军事题材的作品。1998年他出版发行了《PHOTOSHAOP出奇招》一书,多次被各类报刊杂志和网站平台引用。邹建军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就喜欢画画,老师看见他对绘画特别着迷,就送了他一本哈定的《怎样画人像》,他一直珍藏着,等到孩子学画的时候他也继续跟着学。绘画中构图、光线、色彩的把握都对自己的摄影都很有启发。

后来,随着相机的不断更新迭代,设备更先进了,退休后也有时间了,才真正专注起来探索这个美妙的光影世界。他经常背着重达二三十斤的器材,爬上一座座几十层的高楼,拍摄出一张又一张“岛城名片”。

从胶片到航拍,镜头装满两大箱子

从拿起相机的那一刻起,邹建军就一直行走在热爱的路上,一直潜心于摄影本身不断寻求新的突破。一开始使用的是胶片相机,从海鸥4A、4B,海鸥DF100,再到珠江,到尼康F50、F80……到后来更新换代了数码机,又陆续更新了尼康D70、D300、D3X、D800、D850……定焦镜头、变焦镜头各积攒了近三十枚,各种摄像机和航拍机满满装了两个大大的干燥箱。邹建军没有参加过任何摄影培训班,他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喜欢就会通过各种方式去学。

2004年前后邹建军开始接触数码相机,随着摄影器材的不断更新,邹建军也一直在不停地学习、积累着,这个过程他享受并快乐着。2017年,又买了无人机,自学起了航拍。此后就成为必不可少的拍摄器材,用俯瞰的角度打开了一个新的视角,也让他的创作踏上了新的台阶。正如自己的网名“电鳐”,他潜心学习,紧跟时代变化,日复一日不断给自己充电、突破,手中的相机虽然磨损露出金属色,却始终保持着活力。

足迹遍及全国,摄影成为健康秘决

邹建军的摄影题材很广泛,尤其擅长风光摄影,有些地方去过几次甚至几十次,用手中的镜头记录祖国的大好山河,足迹遍及了全国。

祖国大地幅员辽阔,一年四季每个地方的风光都不一样,邹建军根据季节和当地特色去捕捉美好的景色,叫上几个朋友开车就走了。很多地方都去了很多次,也用镜头观察记录当地的变化,光是福建霞浦就去了近三十次。

常年的积累,他拍出了很多不错的作品。尤其是受到郎静山大师的影响,经过几年的探索,邹建军又结合后期制作,探索出了极具个人气质的画意摄影风格。

2018年去江西羊狮慕景区的时候下了三天雨,他就在雨里连拍了3天,下雨后出现云雾,像国画一样云雾缭绕,浓重清淡很有层次感。

美丽的光影背后也付出了很多艰辛。有时候为了拍日出凌晨3点就得起床;为了拍到雪景,要经受牡丹江冬天零下40°的严寒。有一次3个人结伴在长白山拍摄冬天的雪景,雪太深看不见路,邹建军不小心掉进了雪坑,埋到了胸部,到底雪坑有多深也不知道,用三脚架戳了戳发现戳不打底,就不敢再动了,连忙呼救,两个同伴听到后拉着三脚架拉了上来。还有一次邹建军和几个朋友在前面走,其中一个同伴在后面没有跟上想抄近路一下子掉到了蛤蟆坑里,越动越往下陷,还好那个朋友及时打了电话,同伴赶过来把他拉了出来。

威海的海狸岛四五月份是候鸟海鸥聚集的时候,上千只海鸥在这里产卵,时常分不清是岩石还是海鸥的卵,一靠近海鸥的领地,海鸥就猛烈地用喙啄,一个朋友就曾受到冲击掉下去摔伤。

今年他已经72周岁了,每年体检都没有问题,骨龄比很多年轻人还要好。体检医生问他是怎么保养的,他说,“就拿着相机到处跑,拍照!”

“如果拍对面山峰上的一棵树,怎么拍出它的美呢?就要把它想象成自己的恋人,带着感情去发现这棵树的美好……”现在邹建军还担任着青岛市军休老年大学的摄影系系主任,他总是耐心地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摄影爱好者,生动的讲解受到学员们的喜欢。在青岛的摄影圈,很多人都知道他,他的作品特别有气势和特色。在邹建军看来,摄影是一门综合艺术,要拍出好的作品要先做一个好人,要热爱自己的国家,要有宽广的胸襟,有自己的阅历和审美……

“等跑不动了就继续画画,摄影积累的很多的素材都可以用上……”邹建军就这样一直行走在自己的热爱里。

雪景拍摄

拍摄途中救助受伤的大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