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即墨7岁女孩重伤已昏迷4个月,巨额治疗费难倒全家

2023-03-13 16:08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3924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孙静 华敬方

空荡的PICU走廊、紧闭的病房门、尚在昏迷的女儿、巨额的医疗费、120多个日夜的守候……

这是自2022年11月1日以来,发生在亓女士一家的沉痛画面。近日,家住青岛市即墨区潮海街道的亓女士向半岛全媒体记者打来求助电话,她说自己7岁的女儿因为遭遇车祸导致重伤昏迷,在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PICU(儿童症重监护室)治疗了四个多月,已经花费了60多万元,因肇事方醉酒驾驶,医保及车险等各种保险均不能赔付,一家人不仅花光了积蓄,还欠下高额债务,“医生说后续治疗还需要100多万,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恳请大家能帮帮我们。”

亓女士看着病床上的女儿,非常痛心

突遭车祸,7岁女孩已昏迷4个多月

3月10日上午,穿过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长长的走廊,记者在PICU(儿童症重监护室)门口见到了亓女士,她面容憔悴,双眼通红。

亓女士守护在儿童重症监护室外,等待着女儿醒来

亓女士坐在轮椅上,焦急地望向女儿病房所在的方向,生怕错过什么,轮椅一侧,挂着她还没有吃完的早饭,地上堆放着三大包纸尿裤和六罐奶粉,这些是一会要送到病房给孩子使用的。

孙先生为女儿买来奶粉与尿不湿

眼前还有一位个子不高,衣着朴素的男人,他便是亓女士的丈夫,小嘉一的父亲孙先生。

孙先生告诉记者,自女儿出事起,他就和妻子吃住在病房外,24小时陪护在医院,没有床位,他们就在地上铺个纸壳。为了尽可能地节省花销给女儿治病,他们从家里带饭,在走廊睡觉,省吃俭用。

为了节省开支,亓女士与丈夫睡在医院走廊

“想着哪天孩子醒来能第一时间看到爸爸妈妈,睡在这里也安心,去外面租房的话需要花钱,最便宜也得一天60块钱,现在孩子的治疗费我们已经拿不出来了,能省一点是一点。”孙先生说。

孙先生与妻子吃饭的地方

记者了解到,小嘉一是即墨区潮海第四小学的二年级学生,今年7岁。2022年11月1日晚6点多,亓女士在接孩子放学回家的路上遭遇飞来横祸。

“我推着电动车和孩子由南向北正常行走在潮海中学东侧的非机动车道上,突然一辆汽车从身后驶来,只听见‘砰’的一声,我和孩子被当场撞飞很远,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孩子在马路中间的护栏那里,躺在车头底下。”亓女士说,“顾不上身体的疼痛,我爬起来就去找孩子,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事故是怎么发生的,让我感到心寒的是,肇事司机下车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你们是要钱还是要命’,后来我们看了录像才知道,对方是醉酒驾驶。”

“情况紧急,我们先去了即墨区人民医院,孩子被初步诊断出急性创伤性硬脑膜下血肿、脑疝、肺挫伤等,需要马上做开颅手术,我是骨盆骨折、左膝皮肤裂伤,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孩子受伤严重。”亓女士说,11月15日,小嘉一被转院至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被初步诊断为脑疝、昏迷、脑梗死、肺挫伤、脑水肿、中枢性呼吸衰竭等,期间进行了颅脑积水引流手术,住院四个多月至今仍昏迷不醒,需要借助呼吸机进行呼吸。

已花费60多万,后续治疗还需100万

为了能第一时间了解孩子的病情,也为了能时刻陪护在孩子身边,亓女士顾不上自己的病痛,仅仅在家休养了大概一个月就来到了医院,“我自己在家看着孩子的玩具、衣服,一进到她的房间,就非常难受。年前孩子的爷爷去世了,他爸爸心情也挺不好,过年也是在这过的,没滋没味儿的,我天天盼望着她能醒来,能脱离呼吸机自主呼吸。”

从开始治疗到今天,小嘉一已经在医院治疗了120多天,花费超过60万元,漫漫求医路没有让亓女士畏缩,她花光积蓄,想尽一切办法筹钱,面对孩子生的希望,她不忍放弃,但接下来100多万的治疗费实在让她犯了愁。

“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已经借遍了,信用卡、花呗能用的也全用了,他爸现在照顾我们也没法上班,孩子住在重症监护室,每天至少三四千元的治疗费用,一个月就是10多万元,医生说孩子治疗的道路还很长,后面还需要好几次手术,治疗费用大概还得100万元以上。”亓女士说。

原本是花一样灿烂的天真孩童,活波可爱,如今却躺在病床之上。亓女士说,女儿学习成绩不错,家里的墙上贴满了奖状,每每想到这些,就心痛不已,“她喜欢跳舞、看书和轮滑,之前还说想学一门乐器,我还没来得及给她报,现在特别后悔。”

活泼开朗的小嘉一

家里的墙上贴满奖状

小嘉一喜欢跳舞

“孩子平常乖巧懂事,跟她妈妈感情很深,为了能好好照顾孩子,她妈妈从生下她之后就没再工作,一直在家照顾她的衣食住行。”说着,孙先生打开手机相册,里面点点滴滴记录的全是孩子的成长瞬间。

小嘉一喜欢看书,兴趣广泛

医生:

孩子脑受损严重,肺部感染急需治疗

关于小嘉一的最新治疗情况,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到了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重症医学中心副主任医师曲燕妮。

曲医生介绍,小嘉一的脑部受损严重,仍然处于没有意识的状态之中,不幸中的万幸是小嘉一能够自主呼吸,但是比较微弱,需要借助呼吸机的辅助,再加上其他两个原因,仍然需要住在重症监护室。

曲燕妮告诉记者,小嘉一除了要借助呼吸机呼吸外,还有合并的肺部感染,急需治疗;二是需要使用胃镜进行鼻空肠喂养,因为小嘉一目前仍因为没有意识,无法自己进食,肠胃功能也不能正常运转,胃中经常会有储留,如果奶粉直接打到胃中,很可能造成呕吐甚至窒息,所以这根管要插到空肠道中。

小嘉一参加活动获奖

“目前小嘉一的情况算是稳定,因为手术主要是在即墨进行的,转到青岛来以后,我们给她做了脑积水分流手术,目前没有更好的治疗办法,只能持续观望,一般这种程度的脑损伤,要等到半年左右的时间,来看看有没有回复的可能性。”曲燕妮说。

关于小嘉一交通事故案件的情况,半岛全媒体记者分别与即墨区交警大队事故科和即墨区人民检察院取得联系。

即墨交警事故科办案民警介绍,该案件目前公安机关已办结并移送检察机关,关于孙先生已经申请的9万余元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按照规定,基金申请使用6个月后归还,但鉴于该起交通事故的特殊性,已经与家属沟通,可以在案件结束后再归还。

小嘉一

小嘉一给爸爸洗脚

记者又从即墨区人民检察院了解到,关于小嘉一的情况,检察机关高度关注,在掌握情况后,将立即展开调查核实,如果案件情况属实,符合司法救助条件,可以依法启动国家司法救助程序。

急盼好心人伸出援手,渡过难关

亓女士说,虽然遭遇了不幸,但身边仍有一些好心人的关心让她感到欣慰。“当时我们在等救护车的时候,遇到了出任务回来的消防员,他们一直守在现场维持秩序,帮助我们,要不是他们,孩子可能连现在的状态都没有。”

此外,还有一些热心市民为亓女士送来食物,帮忙出谋划策,令她倍受感动。“孩子出事以来,因为肇事方醉酒驾驶,孩子的医保、学平险以及对方的车险都无法报销,我心里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不知道治疗该怎么继续,但大家的无私帮助给我们带来了信心和力量,现在医生正在帮她锻炼脱离对呼吸机的依赖,希望能早日脱机转出PICU。”亓女士说。

眼下,面对巨额的医疗费用、没有期限的等待,虽然不知道女儿何时能够醒来,但作为孩子妈妈的亓女士仍然坚守着身为一名母亲的职责与全部的爱。“我是孩子的妈妈,我不能放弃,我要想尽一切办法救她,把她健健康康地带回家,但现在家里实在是拿不出每个月10多万元的治疗费用,希望社会爱心人士帮帮我的孩子吧,她才7岁,真的不想离开这个美丽多彩的世界。”提起女儿的伤情,亓女士不住地掉泪,“如果可以,我真希望现在里面躺的是我,我想用我的余生换她的平安。”

如果您愿意伸出援手,帮帮这个困难的家庭,可以通过以下方式献爱心:

银行卡转账

户名:孙祚良

开户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即墨区潮海营业所

银行账号:6217994520013034706

支付宝转账:13553093578孙祚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