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停业半年后员工申请仲裁要工资 老板被强执满腹疑惑

2024-01-16 10:43 信网阅读 (1134559) 扫描到手机

信网1月15日讯(记者 赵宝辉)2023年10月18日上午,来自乳山市人民法院执行局的一通电话打破了修先生的宁静。“法官说我有一起劳动仲裁的裁决一直没执行,现在已经要强制执行了。”这一消息让修先生满腹疑惑,自己连开庭都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要被执行了?

修先生曾是一家环保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家公司属于化工厂尾气回收综合利用产业链的下游,业务几乎完全依靠上游企业的“输送”。2022年11月,由于上游客户企业关停,修先生的这家公司也同步关停,但一直未办理营业执照的注销。

“申请仲裁的三个人都还是原来这家公司的员工,他们要求我支付2022年12月至2023年2月的工资和社保,除此还要求支付经济补偿。”从仲裁结果看,三人要求的工资为每人6300元,经济补偿分别为53014.61元、61375.2元、61294.44元。

修先生告诉信网,公司是2022年11月30日正式停业的,12月开始就没有员工上班,而且在与员工签订的劳动合同中也约定了公司关停属于不可抗力,如果产生这种情况,双方合同自动解除,互不追究。

在接到执行局的电话后,修先生才知道自己官司缠身,而根据他事后看到的裁定书,发现这三起仲裁案件在2023年6月就有了结果,“我作为被申请人,是按照未到庭缺席裁决的。仲裁委支持了三位前员工的全部请求。”

信网看到,裁定书认定三名申请人字2022年12月起被安排待岗,之后也没有在公司提供劳动。这一情况也与修先生所说的公司于2022年11月底正式停业相符合。

既然公司关停,三名前员工为何又突然要起了工资呢?信网尝试联系了三名劳动仲裁的申请人,但三人均表示不接受采访,只认可劳动仲裁的裁定结果。

事到如今,修先生认为这起纠纷的产生和处理可能都存在误会,“后来我发现相关文书材料的送达地址并不是我的实际住址,这就导致了我压根不知道有仲裁这回事,才导致了缺席裁决的结果。”

信网也就此事联系了乳山市人社局,但工作人员表示案件裁决后不便透露更多内容,表示如果仲裁当事人不服裁决结果,可以向法院起诉,“据我们了解,仲裁委多次拨打过修先生的电话,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对于这一说法,修先生则表示自己经商多年,每天都有无数推销电话,所以自己一般不会接听陌生号码的来电,“现在我已经正式向山东省乳山市人民法院发起执行裁决异议申请,相信法律会给我一个公正的结果。”信网也将继续追踪报道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