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面孔,怀旧时光!大学生逛旧货摊,文化市场迎“新流量”

2024-03-18 18:05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848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孟达

“这款相机还能拍吗?”“手串怎么卖?”“便宜点吧大叔,咱交个朋友!”……春日的青岛文化市场那叫一个热闹!货品形形色色,人流熙熙攘攘。眼下,随着气温的回升,文化市场里的热度也随之升温。

位于昌乐路的老青岛文化市场,周末集市人气很旺

如今,充满怀旧味道的文化市场里涌来了大批青春的面孔,其中有很多“00后”大学生的身影。他们有的专程前来逛市场淘“宝贝”,有的则想领略年代感和老情怀。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能在文化市场里买到东西是一种运气和缘分,能与旧时光来一次难忘的邂逅,则显得更有意义和价值。

两位年轻人在翻看旧书

两位年轻人在翻看旧书

旧货摊前来了“00后”

3月16日,位于昌乐路的老青岛文化市场里火热一片,周末举行的文化市集里摊位云集货品丰富。古玩、玉器、瓷器、根雕、饰品、玩具、工艺品、旧书报、老电器……琳琅满目的老物件成堆地铺放在地上,等待着识货的买家光顾挑选。

位于昌乐路附近的老青岛文化市场,周末集市摊位鳞次栉比

如今,深受大爷大叔们偏爱的旧货市场正吸引着不少年轻面孔前来光顾。他们三三两两结伴成伙,走进市场后东瞅瞅西逛逛,从一条街转悠到另一条巷,一会儿在一家摊位前驻足观瞧,一会儿又蹲在另一家摊位前欣赏品味。这些年轻人当中,有不少都是正在上大学的“00后”,很多学生都是第一次来逛文化市场,有的专门来这里寻货“淘宝”,有的则是单纯来游玩体验。对于这些学生们来说,堆满旧货的文化市场像是一个收藏时光的大观园。

两位年轻人穿梭在旧货摊间寻找感兴趣的物品

“我母亲就喜欢这个歌手。”“这部电影我小时候看过。”在一家旧货摊前,三位来自青岛大学的女生饶有兴致地翻看着成堆的老光碟,一些2000年左右的歌手CD以及港片VCD、DVD吸引了他们。“我们是通过刷手机看到这里有旧货市场的,觉得挺有意思,所以周末特地相约来瞧一瞧”。 几位女生说,在各种平台上,有关文化市场的内容很丰富,很多年轻人都被这里独特的怀旧氛围与慢时光“种草”了。

三位来自青岛大学的女生对旧货摊上的老光盘产生了兴趣

三位来自青岛大学的女生对旧货摊上的老光盘产生了兴趣

“碟片统统五块!”摊主郭先生热心地给学生们介绍。“叫我青岛老郭就行!”老郭62岁,在昌乐路文化市场做了三十多年生意,有着丰富的交易经验,面对顾客各种方式的砍价总能应对得游刃有余。虽然街对面的新文化市场已经投入使用,但老郭还是愿意守在老地方,这样更方便回头客找到他。 “这两年市场上年轻人突然多了。”老郭说,新面孔的到来给老市场带来了青春的身影,一些摊主也渐渐开始根据年轻人的喜好进货。“年轻人逛文化市场有他们自己喜好的东西”老郭说,对于一些老动漫、影视音乐碟片之类的东西年轻人很感兴趣。在老郭的摊位上,有一本《舒克和贝塔》连环画,不时有年轻人蹲下来翻翻。

有着30年从业经验的老郭(中)在摊位上招呼客人

摊主老郭摊位上的《舒克和贝塔》连环画

数码“卡片”相机意外翻红

“今天来这里主要是想找找老数码相机,如果看到心仪的会考虑买下它。”来自山东科技大学的女生陈旭洋当天和同学一起来到文化市场,她此行的目标很明确,准备淘一台老数码相机。陈旭洋所指的老数码相机,网络上一些年轻人叫它“CCD”,也就是曾经风靡一时的数码“卡片”相机。在许多女生眼里,这种已经“过时”的相机拍出来的照片自带复古滤镜,那种像素和画质不是很高的感觉恰恰带来了一种怀旧与朦胧感。

来自山东科技大学的陈旭洋(中间女生)和同学准备淘一台老数码“卡片”相机

摊主陈先生所出售的老数码相机

各种旧数码“卡片”相机翻红,许多年轻人上手体验

在文化市场上,数码“卡片”相机很受大学生群体的欢迎,相关摊位前总是围着不少好奇的学生,他们一边拿起相机摆弄试拍,一边向摊主询问质量和价格。这种数码“卡片”相机,作为胶片相机的升级迭代品,曾在2000年以后逐渐走入到普通大众的家庭生活,然而随着手机摄影功能的发展崛起,曾红极一时的数码“卡片”相机渐渐失去了市场和用户,甚至一度被称之为“电子垃圾”。和陈旭洋一样,许多女生都喜欢拍照片,而老数码“卡片”相机的翻红看似偶然,却也体现出“00后”群体特有的怀旧观与审美取向。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在他们所出生的那个年代里,有代表性的电子产品就是怀旧的对象,这种被套上了“时代滤镜”的老“卡片机”更像是一部时光机,让年轻的学生们能够触摸过去,并展现出别样的自我。

“在这里摆摊一年多,卖出去了300多台。”文化市场上,摊主陈先生摆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不同年代的数码“卡片”相机,不时有年轻人上前询问价格。“来买的百分之百都是年轻人!”陈先生说,市场上像他这样专卖老相机的人不多,而客户清一色都是年轻人。这些数码相机在十几年前上市的时候卖到两三千甚至更贵的价格,现在大约在二百元左右。一位学生告诉记者,虽然网上也有很多卖家在销售,但是线下更能够直观体验相机的品相和手感。学生们一般都喜欢能继续使用的数码相机,而有的相机由于生产年代太早,其中的存储设备已经停产,有的无法用市面上的读卡器直接读取,因此只能用来观赏收藏。

两位年轻人对一件串饰产生了兴趣

除了数码“卡片”相机外,各种手串挂饰摊位前也经常会吸引到年轻学生的身影。“来这里想淘一枚‘花钱’,还想看看手串。”来自潍坊的一位男生高丞丞说,他利用周末时间来青岛玩,专门安排了文化市场的行程。高丞丞所说的“花钱”并不是古钱币,而是一种具有国风韵味的币形挂坠。记者在市场里看到,不少年轻人偏爱手串挂饰,相关摊位前往往会比较热闹。“一二十元就能买到。”一些学生表示,他们并不在乎材质,而是更注重性价比和款式,线下挑选购买也便于试戴。

年轻人在文化市场上“淘宝”

告别“天幕”,以天为幕

除了位于昌乐路上的老青岛文化市场外,去年新启用的新青岛文化市场周末市集里也是摊位众多,客流络绎不绝。






位于原天幕城的新青岛文化市场集市,周末吸引了不少“流量” 

2023年,随着原天幕城的施工改造,崭新的青岛文化市场在这里落成,被网友形象地称为2.0版本。拆除了原有的标志性“天幕”,如今的文化市场却真正实现了以天为幕。“去年随着地铁五号线昌乐路站的启动施工,文化街一部分建筑拆除了,有的商户就迁过来了。”李先生介绍,如今每到周末,除了昌乐路老文化市场有文化市集外,新文化市场也出现了热闹的市集,一南一北两个市集隔街相望,各色旧货商品同样都琳琅满目。不少市民两个市场一起逛,以期待更丰富的体验与收获。

新青岛文化市场建筑外立面整体更新

新青岛文化市场在原天幕城的基础上,前期的施工建设结合了传统工业元素及青岛传统建筑风格,建筑外立面得到了优化,整体环境已是焕然一新。漫步街区,火红的灯笼、古朴怀旧的门头店招让市场上的文化味更浓。如今,一座颇具气势的仿古牌坊出现在街区南端的青啤路上,牌坊整体建筑已经建设完成,目前施工脚手架还没有拆除,未来这座牌坊将会成为青岛文化市场的新地标。

位于青啤路上的青岛文化市场牌坊

“新旧两个市场各有特色,感觉旧的市场里老物件更丰富一些;新市场里环境更好,摊位更加集中,逛起来更加容易。”青岛滨海学院的几位学生说,他们从网上刷到了文化市场的内容,利用周末时间组团一睹青岛“潘家园”的风采。学生们表示,能不能“淘”到东西不是最重要的,体验一下这里的氛围长长见识更有意义。

一位大学生对旧货摊上的一辆小汽车产生了兴趣

两位年轻人用手机拍下感兴趣的东西

位于昌乐路附近的老青岛文化市场,周末集市人气很旺

一位学生在翻看从前的儿童文学书

几位年轻人在文化市场上“淘宝”

年轻人蹲在地上翻看感兴趣的老物件

一位老先生在逛文化市场

文化市场上的老物件

昌乐路部分沿街建筑已经拆除,地铁5号线正在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