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丨淄博,二次赶“烤”

2024-04-07 23:21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316910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李晓哲 实习生 李嘉林

“原来去年只是预热,今年才正式开始。”与网上形容的感觉无异,清明假期的淄博八大局市场,让“原住民”李鹏都感觉到陌生。

4月4日中午12时,八大局南门开始限流,将八大局作为重点观察对象的视频博主李健,也不禁感叹一句:“去年五一淄博最火的时候也没这么多人……”

去年清明假期开始,“淄博烧烤”真正爆火,至今整一年。人们见惯了网红经济的昙花一现,关于淄博烧烤如何收场的讨论从未消停,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淄博烧烤遇冷”的论断甚嚣尘上,尤其是当哈尔滨冰雪、天水麻辣烫等一批新晋网红文旅城市纷纷出圈之时。

但今年清明假期,大家还是“偷偷”地来了。经过一年的爆火和沉淀,淄博烧烤又迎来一个新的春天。

淄博怎么又火了

4月3日14点25分,小于一个人从济南赶到淄博,下了火车就直奔玉米地烧烤,赶在中午营业截止前最后5分钟完成点餐,随后心满意足地一边烤串一边拍照。

此时虽然是清明假期前一天,但玉米地烧烤总店内仍然空位难寻。

“去年没吃上淄博烧烤,今年心想都过去一年了,这会儿人应该也不会太多,就跑来了。没想到还是这么多人。”麻先生同样来自济南,打好了提前量,订了4日早上7点多到淄博的火车票,再转乘十几分钟公交车,7点半左右赶到第一站八大局打卡。没想到,此时八大局已经是摩肩接踵了。

当天中午,数万人拥入八大局,其爆火以来最长时间的限流模式随即开启。

最热的依旧是烧烤。连日来,“淄博烧烤小哥累瘫”“烧烤商战”等话题频上热搜已经说明问题。

假期首日,张丽赶在16点30分牧羊村烧烤总店下午开始营业的点儿抵达,此时已经很难找到一张空闲座位了。更让张丽震惊的是,由于同时在线的客人太多,她一度无法扫码点单。

“我知道你会来淄博,所以我在这里等你。”这是牧羊村烧烤总店所在的浅海美食城打出的标语。假期中,这里人流同样十分密集,俨然成为热门景点之一,拍照打卡的游客不比扫码点单的顾客少。

淄博烧烤爆火离不开自媒体的助力。全网粉丝百余万的美食博主侯磊,前段时间再一次从青岛来到淄博。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来过多少趟了,这里有啥好吃的,甚至比很多本地人都了解。

侯磊到淄博最密集的时候是在去年4到8月,“淄博烧烤最红火的时候来了七回”。

第一次去的时候,侯磊看到了淄博爆火的苗头,就决定到当地转转,“咱也去给淄博上上分。”也正是因此,他认识了很多淄博的朋友,之后又应邀到当地做客,来来回回,一年往返淄博十多趟。他觉得都是山东的城市,能够火出圈也很值得骄傲,自己能在其中助力一番,“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

如今,到淄博旅游必打卡的项目之一,便是到八大局排队买紫米饼。据侯磊说,第一家在八大局火起来的紫米饼就是他们家美食博主带火的。“那家一对小夫妻,刚开始紫米饼只是很少,主要以卖油饼为主。经过我们的视频发酵,等再去的时候,这个店排队程度已经非常夸张了,油饼也不卖了,专门卖紫米饼。”

在八大局很容易找到这家名为“麦香”的紫米饼店,美食博主推荐他家紫米饼的图片成为活招牌贴在门店最显眼的位置,供游客“验明正身”。

“这一年外地的顾客多很多。”八大局麦香紫米饼老板杨婷婷说,每天他们家两口锅不停火地烙紫米饼,忙的时候会动用4口锅。这一年,他们的小买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营业额比原先翻了“五六番儿”。

作为淄博烧烤爆火这一年的亲历者、助推着、见证者,侯磊感触很多,“之前感觉流量就是一个很虚的东西,摸不着。现在确实能感受到流量带来的一些变化。”现实告诉他,淄博的火不是一时一阵的,还会继续下去。

不仅仅是八大局、浅海美食城,清明假期的淄博,各个景点都人满为患,各家烧烤店都炉火与人气共旺。网友们调侃淄博:去年只是热身,今年才是开始。

“以前我们都不好意思请外地来的朋友吃烧烤,都觉得太便宜了。现在请吃烧烤成为最好的招待。”出租车司机宋师傅打趣说。爆火之前,在他跟很多本地人看来,烧烤是在吃完晚饭后“第二场”才会选择的项目,现在成为到淄博的主打项目。

淄博当地人小李4月4日下午陪着外地来同学逛齐盛湖,跟第一次来的同学一脸兴奋相反,她显得很平静,甚至有些许戏谑在脸上,“我都不知道淄博为什么火了。从去年开始来找我玩的明显多了。”她说,八大局、海岱楼她不知道来过多少回了,很多人逛完淄博还会选择去泰山。为了陪朋友,她曾经历过三天两爬泰山。

不容置疑,经过一年试炼之后的淄博,在这个春天又火了。

学会与流量相处

与早先迎接流量的“手忙脚乱”相比,现在的淄博面对又一轮“泼天”的人流和关注,似乎更多了一份从容。

作为淄博烧烤界的“顶流”之一,牧羊村一直备受关注。去年4月底,“进淄赶烤”频频登上热搜时,一条“牧羊村老板下跪求原谅”的视频引发广泛关注。因为顾客排队拿不到号而引发冲突,老板直接给顾客下跪道歉求原谅,被网友称为“最卑微老板”“拿生命维护淄博形象”。

牧羊村老板的儿子“小杨总”杨超越,如今担起了总店店长的职责,每天在这里忙前忙后。谈到父亲下跪,他说不感到难为情,反而觉得这是“做得对”“应该的”。他坦陈,当时确实是压力太大了,“我觉得我爸做得挺对。为了淄博跪下,不算什么。既然是当时淄博最火的地方之一,就要扛起这份责任。”

杨超越说,如果这种情况放在平常的话,可以跟顾客讲讲道理,但那时候不敢出现一点纰漏,一点小问题就会被放大。

“从去年开始压力比较大。”杨超越说,餐饮服务中发生矛盾很正常,原先很好解决,但去年上半年不是很好解决,“报警都不太敢。还是在一步步精进,一点点跟上服务。”

今年,牧羊村总店依然客满;依然每天备下千斤左右的肉,卖光收摊;依然半夜12点多有游客慕名前来,带着遗憾离开。

但相比之下,一切都显得更加波澜不惊。

杨超越介绍,以前他们店都是先点单、付款,再找座位。这就需要顾客有人占位有人点单,因此就会产生排队的情况,由此引发的冲突也比较多。“后来顾客给我们提建议,咱也是不断学习、不断进步。为了给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在推行扫码点单后,就避免了不少问题的发生。

“也是为了备战今年吧,在这附近又开了一家分店。”杨超越介绍,他们的新店就在总店附近,有50桌,风格上区分开,但价格和菜品都一样,“我们得满足不同消费者群体。有的人就喜欢这种热闹劲,有的就喜欢安安静静边吃边说会儿话。”

学会与流量相处的不仅他们一家烧烤店。小孙家烧烤店虽然不在各大淄博烧烤榜单之列,但也因为好品质而赢得了一部分关注。

“我们这很多都是老顾客,外地的也有很多回头客。”这家烧烤店是孙雪梅的弟弟干起来的,从“小孙”干成了“老孙”,一晃30年,口碑也一点点积累起来。

他们家的特色是烤牛胸口和牛板筋。老顾客都知道来了点这些。为了做好这一口,他们与市场上的供货商是老关系,拿到最好的原材料。牛板筋都是孙雪梅提前一天煮好、浸泡,然后一片片切好。“我们这是一级的牛板筋,你尝尝就知道差别了,一点儿不塞牙。”

从来没花钱请过网络博主做宣传的他们,去年没想到意外就火了。皆因一条推介视频,其作者便是侯磊。

当时,侯磊经朋友介绍来到这家门头不起眼的小店,的确被其口味征服,这条视频发布后引发不小的轰动。可让侯磊意外的是,老板要求他删除这条视频。

“那个(删视频)是我的决定。我当时想,来这么多顾客,有很多都很远来的,吃不上很难受。对不起人家,还不如撤了。”孙雪梅说,当时客流一窝蜂都来了,直接招架不了,准备好的材料不到晚上就卖光了。“因为没有那么多东西,也没有那么多人手,肉供不上,服务也跟不上,就别让顾客跑空了。”她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上哪家吃都一样。”

“其实这条视频给我们带来很多流量,也是很感谢他。咱也没见过他,也没请他吃个羊肉串。”孙雪梅说。

如今,小孙家烧烤还是只专注晚上这个时间段营业,每天100斤肉卖完为止。顾客坐满桌的时候,孙雪梅也会拍段视频发发朋友圈,“做生意就是这样。只要实实在在的,味道好,什么时候都有流量,什么时候也能火。”

被“意外”坚定信心

贾艺豪在淄博当地一所大学的电子商务专业读大三,家里人开了一家调料店,位于如日中天的八大局。调料店虽然不在主街上,周边的摊位也主要是满足当地市民的物质需求,但还是因为淄博烧烤的爆火而发生了改变。

如今,每到周末和假期,贾艺豪都会到自家店里帮忙。“以前我们店里经营的都是日常用的调味品,很少有淄博烧烤专用调料,现在有8样,都是很畅销的品种。”并且,这些淄博烧烤专用调料被摆在了显眼的位置。

这一年来,他们家的营业额也增加了不少,“很多人来淄博吃烧烤,带不走肉串,把调料带回去,也是把淄博烧烤的‘灵魂’带回去了。”

火爆的淄博烧烤,这一年改变的不仅仅是贾艺豪一家。

从事销售工作的王先生,这一年接待了不少外地客户,跟很多淄博人一样,自然要陪同品尝淄博烧烤,很多景点也是陪逛了很多遍,“说不累是假的,但很开心。不说别的,淄博烧烤的确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平台,以前客户可能都想不起要来淄博,现在大家都很有兴趣,很多事情借着烧烤,交流多了也就成了。”

让王先生更想不到的事,过去这一年,帮孩子做了很多有关淄博烧烤的作业。“自从淄博烧烤火了以后,学生的作业里含烧烤量明显增加了,有一次还问‘淄博烧烤下一步如何发展’。”

“淄博烧烤”下一步如何发展?这成为淄博上下都在思考的问题。人们看到了流量带给淄博的巨大改变,也希望将这份流量留住,并不断发扬光大。

淄博烧烤去年一火起来,赵宝增便发挥专长,到八大局附近做公益活动,为大家画扇面。随后,很多艺术家纷纷效仿,政府甚至在八大局内部专门辟出一个场所,让街头的艺术家们进院创作。这也成就了烧烤之后,淄博的又一波流量。

一批相关文化类的摊位不断聚集,场地也在不断升级。

“政府很给力,给我们创造了这样好的环境。”曾经一度,赵宝增画的扇面一扇难求,需要现场排队购买。正是这份肯定,让他更加努力。“去年从开始画扇面到过年,只休息过一天时间。”他说。

春节期间,原本想好好休息的赵宝增,愿望又落空了。“那时候同行打电话告诉我,八大局来了好几万人,‘快来吧’。我大年初三就去坐班了。一天好几万的客流量,一直到年初十都很好。”

赵宝增说,今年过年期间的火爆是大家预料不到的,“今年火不火以前都觉得是一个未知数,好多人都说是一阵风。结果从春节开始,这边就火起来了。这也让我肯定,淄博一定能一直火下去。”

春节期间意外而来的流量也让很多人有了同样坚定的信心。出租车司机张师傅正月初一拜完年就上街拉活了,他明显感觉外地来淄博过年的人多了,“当时很多烧烤店没开门,不知道会来这么多人。开门的烧烤店家家爆满。”

而后几次周末和最近的清明假期,来淄博的客流量不断增加,也一次又一次坚定着大家对这座城市火下去的信心。

持续火下去的根基

4月4日,宋作玲带着儿子、孙女,以及大玲灌汤包店的员工,来到人流如织的齐盛湖景区,给游客送包子。“免费的包子,请大家品尝,欢迎大家来淄博!”

从当天14点店里正常营业结束到16点多,宋作玲共蒸了800多个包子,结果不到两分钟就被热情的游客笑纳一空。

送包子这个“传统”是从去年开始的。淄博烧烤在去年3月份显现爆火的苗头,很多大学生“特种兵”吃烧烤要排队数小时,看着这么多年轻人很长时间吃不上一口热乎饭,宋作玲心有怜惜,跟儿子孙翼商量着“给大家送包子吧”。于是,他们连续十多天给游客们送包子吃。

“我妈本来就是热心肠,干了不少这种事儿。”孙翼说,他很支持母亲的这一做法。

“刚开始的时候,是因为他们排队时间长,怕他们饿着。现在就想展现我们淄博人的这种热情,变成一种情怀了。”孙翼说,今年来淄博的人又多起来,很多人会问还送不送包子,他们觉得这也是宣传淄博的好机会,就又坚持做了起来。

“我之前都没有那种感觉。去年才发现,其实淄博有挺多好吃的。”网络博主“侯侯吃呀”侯天华今年27岁,从事美食自媒体创作四五年了,全网粉丝30多万。淄博烧烤火了之后,关注淄博美食的人也多了,这也成为她挖掘家乡美食的动力,将目光从一些大店转向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小店。

“炒牛心管,放足量的辣椒和孜然,造型美观,入口美味。还有芝麻牛肉、淄川大肉火烧、博山煎包……”这些在侯天华眼里,是很多来淄博旅游的人很少触及到的美食。

淄博的热度持续,让侯天华很是自豪。她表示还要不断丰富自媒体账号里的内容,“我们可能想做一些关于文旅类的内容。不光是美食类,也会宣传一些景区,让大家来打卡。”

认为淄博会一直火的还有清华美院客座教授、长垣市美协副主席张文相。去年,张文相来到淄博,一件小事让他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当时下着雨,我没带伞,旁边路过的人突然把伞往我这斜了斜,让我特别感动。”他说,淄博人这份朴实的善良让他感到温暖,甚至为此做了一篇文章,在朋友中传为佳话。

如今,张文相会每隔一周或两周就坐着高铁到淄博,坐镇八大局,为过往游客创作作品。他认为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淄博烧烤带来的流量,也为文化搭起了很好的平台。我的初衷是不变的,就是想让作品走进千家万户,走进寻常百姓家。”

“我感觉淄博这个市场应该会越来越好,我对这个有信心。淄博也有能力把全国各地的游客吸引过来。”张文相愿意大力支持淄博的文化市场,如果能因为他的到来而吸引更多游客来淄博,他感到非常欣慰。

侯磊也有同感。他看见烧烤店的服务员不敷衍,感觉像在做自己的事儿;他遇到有的博山菜馆老板,客流量上来后菜价不升反降,就是想让外地客感受到淄博的实在;他还看到,为了做好这份服务,全淄博的人都成为志愿者,都在为之努力,“感觉淄博人的朴实是持续火下去的根基。”

“淄博烧烤火了之后,不像有些网红现象只会狠抓一波流量,赚一笔钱。他们踏踏实实在做这个事儿,用心经营自己的东西,维护自己的城市。”侯磊说。

又是一年春来早,淄博的街头已经是花团锦簇绵延开来。迎接二次赶“烤”的淄博,正像有评论所说,“不只是一次短暂的狂欢,更是一场持久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