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澜丨低调的海虹

2024-04-13 19:39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145538) 扫描到手机

□胡义深

初春冰雪消融的时候,肥硕鲜香的海虹便大量上市了。一冬没吃足新鲜海鲜的吃客们,又可以大快朵颐,满足味蕾。一天下午,路过村里的小市场,看到有卖海虹的,就下车买了几斤。回家后,洗净放锅里煮熟,先趁热吃了一些,以打发肚子里的馋虫,随后把剩下的抠出肉来,用白菜丝加味达美拌成凉菜,作为晚饭的下饭菜。品尝着鲜美的海虹,有关与海虹的情结浮现于脑海。

海虹,学名贻贝,有许多俗名,清朝的聂璜在其成书于康熙三十七年的《海错图》中就列举了淡菜、青口、壳菜等几种,还有“海夫人”的叫法。他还在海虹的画旁边配了一首《海夫人赞》诗:“许多夫人,都没丈夫。海山谁伴,只有尼姑。”现在南方的渔民口中,只要涉及贻贝的宣传,还都会来一句:“贻贝号称‘东海夫人’。”对聂璜列出海虹的各个俗称,当代学者张辰亮逐一进行了考证,在他的《海错图笔记》中做了详细的解释。

在众多海鲜中,海虹是低调大众化的。它在我国沿海一带都有生长,虽然味道鲜美,但因为产量高而价格低廉,是一种老百姓喜爱吃又能吃得起的大众海鲜。它不像海参鲍鱼等海珍品那样贵,成百上千一斤;正因其普通和低调,难进入文人骚客的法眼,古今中外的名画诗文中,很难觅到它的身影。

其实海虹的营养和药用价值极高,是驰名中外的海产珍品,营养丰富,肉味鲜美,在物资短缺年代曾被誉为“海上鸡蛋”,有“三个海虹顶一个鸡蛋营养”的说法,女人产后坐月子普遍用海虹肉煲汤,味道鲜美易吸收,既大补营养,又催生乳源。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记载,贻贝有治疗虚劳伤脾、精血衰少、吐血久痢、肠鸣腰痛等功能。

海虹的吃法很多,最原始的吃法是将海虹用海水洗净,直接放大锅里煮熟,趁热抠肉吃,俗称“拉盆沿”。这种吃法原汁原味,最能体现海虹的地道鲜美滋味。还有清蒸、白灼、红焖、凉拌、混炒、煲汤等;也有海虹与猪肉加白菜为馅,包饺子、包包子、包馄饨;更有人另辟蹊径、独树一帜,用海虹的多种做法做一桌子菜,名曰“海虹宴”。用海虹加鸡蛋和青菜煮的汤“清白如乳泉”,味道鲜美、营养足,用它做吃面条的卤子,是绝配。海虹在我国是一种鲜美的席上佳品,欧洲人也很喜欢吃,最常见的吃法是法式奶油贻贝,西班牙海鲜饭里一般会有几只肥肥的海虹。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村里生产大队开始在胶州湾里养殖海虹,生产的海虹大都让市里的水产站收购,一些品相差、个头小的就运回来分给社员。每当生产队分海虹的日子,晚上村子里每家每户都会飘出海虹的鲜香味,一家人或围着火炉,或围着饭桌,忙着趁热吃。在物质极为匮乏的年代,能够放开肚子猛吃一顿鲜美的海鲜,其幸福和热闹程度,不亚于节日。

海虹不仅是一种人们喜欢的海鲜食品,也是游子乡愁的一部分,干鲜海虹经常作为礼品、伴手礼赠亲送友。央视纪录片《乡愁》有一集专门讲述“淡菜”的故事,一位老者出海捞海虹晒干,一包包分装好,分别写上“大哥家”“二嫂家”字样。他要到海峡对岸探亲访友,一包包“淡菜”是他精心准备的礼物,更是凝结家乡情怀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