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盲、失聪、独臂......运动场上聚集着“折翼的天使”!2024年山东省残疾人田径锦标赛暨2025年全国残运会选拔赛在青举办

2024-05-23 22:49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4890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孙兆慧

5月23日上午,随着一声发令枪响,一场激动人心的特殊比赛在青岛市民健身中心拉开帷幕。本场2024年山东省残疾人田径锦标赛暨2025年全国残运会选拔赛由山东省残疾人联合会主办,青岛市残疾人联合会承办,青岛市残疾人体育中心、中建青岛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协办。

据了解,山东省今年将举办田径、游泳、乒乓球、举重四项残疾人锦标赛,旨在带动各地市积极发现和培养优秀残疾人运动员,备战2025年全国残运会,并为各市参加2026年全省残疾人运动会储备人才。本次田径锦标赛根据各参赛队运动员性别、残疾类别和残疾程度,共设置5个组别、124个单项的比赛项目,来自全省各地市及山东特殊教育职业学院的16个代表队、近120名残疾运动员参加了比赛。

<<<现场直击

眼盲、失聪、独臂......运动场上聚集着“折翼的天使”

上午9点多,青岛市民健身中心入口处,残疾人运动员们正在做赛前准备。打眼一看,穿着外套的他们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观察的时间久了,记者才发现,有的人的袖管是空的,有的人眼睛有些异样,还有的人只能用手语交流。

一天的比赛十分激烈,残疾人运动员们也拿出了自己最大的决心。

视力残疾运动员在长跑时和领跑员共牵一根绳

在短跑和长跑以及跳远项目中,记者看到,有一些视力残疾的运动员,眼睛或贴着眼贴或带着眼罩。短距离跑,他们还能把握方向,长距离跑,则需要一个领跑员。领跑员用绑带一侧绑住自己的手,另一侧由运动员牵着,就这样两人一起围着内圈跑了一圈又一圈。还有一些看上去年纪很小的运动员,尽管气喘吁吁地跑在最后一名,他还是坚持跑完全程。

像这种“折翼的天使”,在这个赛场上却很常见。

独臂跳高运动员腾空而起

一位单臂跳远运动员的比赛现场可谓是触目惊心。在比赛开始前,失去一只胳膊是否会影响身体平衡性是记者担忧的问题。但是在他身上却控制得很好。他从远处助跑到起跳位置直接腾空而起,脸朝着天,右侧胳膊张开,双腿在空中交替,身子竟然没有一点歪斜。跳出去五六米远,他的双脚重重地落在沙坑,扬起一片黄沙。他咬紧牙关,双眼紧闭,身体向前滑动了一段距离。

他有时背部落地,有时右侧身体率先落地,有时双腿跪地。几组跳下来,滚得浑身都是黄沙。

像这样的运动员们还有很多很多,尽管身体上有缺陷,但他们都想要尽自己最大努力冲击2025年全国残运会。临近中午,云彩退散,太阳直射着场地,气温逐渐升上来,运动员的额角渗出了汗珠,汗水浸湿了赛服。

近年来,青岛市多次承办残疾人竞技体育领域国家级、省级文化体育活动,同时承担国家残奥冰球、跆拳道项目和省级残疾人自行车、田径等项目训练任务。青岛市残疾运动员先后在残奥会等国际、洲际重大赛事上斩获冠军40余个,夺得全国大赛金牌百余枚。下一步,青岛将进一步优化项目布局,强化科技支撑,做好梯队建设,不断拓宽残疾人竞技体育后备人才的选拔路径,努力打造一支优秀的新生代残疾人竞技体育队伍,进一步提高我市残疾人体育竞技水平,助推残疾人体育事业高质量发展。

<<<人物特写

相爱10年的视力残疾运动员夫妻携手参赛

29岁的李怀伟是青岛队视力残疾运动员。他的眼睛看东西很模糊,有时眼球会不自觉抽动。“我不是单纯的近视,还有弱视散光、眼球震颤,很多眼睛并发症,我的视力也就是基本能维持正常生活。”他的眼睛几乎要贴到手机上才能看清字体,看远处需要拿着手机放大镜放到最大去看。有时跑步迎风也会流泪,但是他从来都是坚持跑完全程。

李怀伟参加跳远

在百米跑中,李怀伟是小组第一,他信心满满地告诉记者,他的目标就是参加明年的全国残运会。

这次比赛,李怀伟的妻子也来了,夫妻携手冲击全国残运会。李怀伟的妻子同样是视力残疾运动员,代表滨州队,参加100米和200米跑。2014年同在临沂市特教学校的两人相知相恋,恋爱8年,结婚2年,如今有一个可爱的儿子。

“我正儿八经练田径是从2014年开始,之前在学校里参加过学校运动会,在学校运动会成绩比较突出,老师就推荐我去参加市残疾人运会,当时跑了第一,被省里很多教练看中,机缘巧合之下从2023年开始代表青岛出战。我参加过市残运会、省残运会、全国残疾人田径锦标赛,进全国残运会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李怀伟在参加全国残疾人田径锦标赛时,也遇见过实力十分强劲的对手。“我记得在2017年全国残疾人田径锦标赛上遇到过一位参加过全国残运会的‘大佬’,当时我们跑200米,一开跑,就拉开我10米远,悬殊特别大,我当时就有点懵了,后边奋力追也无济于事,那场比赛我是跑了第三还是第四。”

跑完百米,还没来得及休息,李怀伟就赶着去参加操场另一侧的跳远比赛。接连几轮跳远下来,李怀伟的体力透支,成绩从一开始的“5.44米”一直向下掉,他的教练在观众席一直关注着他,让他不要紧张,但是李怀伟的状态欠佳,到最后也未能超越第一次成绩。

比赛结束,从教练口中得知自己的百米跑成绩是12.4秒,他走到外侧围栏把两只胳膊搭在上面,懊恼地一直垂着头。显然,这次比赛并没有达到他对自己的要求。“今天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跳6.1米以上的,因为我平时训练都在6米左右。短跑成绩也不理想,和我平时的成绩都差出来了快1秒。”但是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这次比赛要吸取教训,总结经验,回去还是要沉淀下来。”

因为和妻子的比赛时间错开,李怀伟并不知道妻子的成绩。“我媳妇她练得少,就是偶尔参加一下比赛。但是她上一次参加的省残运会游泳是第五名,上次参加的市残运会100米、200米和跳远拿了三个冠军,希望这次她也能拿到自己理想的成绩。”

18岁脑瘫男孩从学业倒数第一到市级比赛第一

在候场区,一群坐轮椅的运动员引起记者注意。

和其他人的健壮不同,史明杰比较瘦小,稚嫩的脸庞上架着一个黑框眼镜,学生气十足。他今年刚18岁,患有脑瘫,在济宁第二高级职业技术学校读高三。去年7月份他第一次参加比赛。“去年7月,舅舅让我去参加济宁市第一届残疾人锦标赛试试,看看我有没有擅长的项目。”没有经验的他,一下子在标枪、铅球、铁饼三个项目中拿了金牌。“当时裁判员看中我的天赋,就让我到青岛来参加这场比赛。”

史明杰准备投掷铅球

这是学习成绩一直是倒数第一的史明杰第一次拿第一,他说“好像一个自卑的男孩有了光的感觉。”

因为患有脑瘫,“之前怎么学也学不进去,成绩在班里也是倒数第一。直到去年接触了这几项比赛项目,我感觉自己好像开挂了,找到了自己擅长的领域,原来很自卑的我就开始对自己慢慢有了信心。”

平日里,史明杰还是在学校上课,在此次比赛的前一个月,才开始集中训练。他给记者看他的训练视频,就是在一片空地上,他坐在椅子上拿着一个重物一遍遍地抛出去。“虽然说训练的时候很累压力很大,但是慢慢就适应了,今天能来参加比赛就很自豪。”

刚18岁的史明杰

现在家里人也为我感到骄傲,父母在亲戚之间也好像有了‘炫耀’自己儿子的资本。还有我的同学,我拿到金牌回去后,一进门大家都说‘看,冠军回来了!’”史明杰笑说。

史明杰参加铅球比赛时,因为行动不便,需要由工作人员搀扶着坐上掷铅球的椅子,再用弹力带固定住自己的双腿。一共投掷了六次,他最好的成绩是5.3米,对于这个成绩,他还是比较满意。“我平时自己练习也是差不多五六米,今天算是发挥得不错,我有信心冲击全国残运会!”他对自己竖起大拇指,自信地说道。一旁的技术人员看到史明杰,说“小伙子有潜力,现在太瘦了,回去好好练,多吃点啊!”

三位30+肢体残疾大哥撑起一个泰安队

同样参加铅球比赛的,还有另一个坐轮椅的运动员,1990年的王海。

王海完完全全是一位业余爱好选手。“我平时和另一名参加标枪比赛的选手,经营一家农业公司,体育完全就是我们的爱好。”虽然腿部残疾,但是他的肱二头肌十分发达,看得出来是坚持运动的痕迹。他说的另一位选手,也是他的合伙人,和他一样坐着轮椅,叫李勇,今年38岁,参加各项残疾人运动会将近20年。除了他们二人,队伍里年纪最大的,就是39岁的陈雷,陈雷是断指,擅长百米跑。就是他们三个30多岁的大哥,组成了一个泰安队。

王海投掷标枪

“我参加过4届省运会,之前3届是练举重,后来因为年纪太大了,身体比较吃力,所以改练铅球了。第七届、第八届和第九届时,我是举重冠军,第十届是三铁冠军,也就是铁饼、铅球、标枪三个冠军。我的三铁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就靠平常的爱好练习,如果说参加山东省省级比赛的时候,残联会给我们集中培训一段时间。”王海说。

说起来这么云淡风轻,在刚开始练习举重时,王海也是拼尽全力。“要说累的时候,那得是2012年,当时一天练举重五个半小时,早上8点到11点,下午2点到4点半,练得汗流浃背,衣服没有不湿透的时候,手腕也经常会受伤。当时年轻气盛,想拿奖牌的心特别迫切。”他说。

虽然拿过那么多奖牌,王海心中仍然有遗憾。“按正常来说,我这个年纪也该退役了,但是我没有参加过全运会,所以现在还想再努力一下,让自己不留遗憾吧。”这次比赛,他奋力一掷,最好成绩为6米,但是否能拿到第一,在他心里还是未知数。

下午5点41分,手机微信弹出一条消息,是王海发来的。记者点开一张图片,是他获得了男子F52/33/53/34/54级铅球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