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前方 | 青岛"驯兽记":独角兽企业从0到4的背后

2019-05-15 10:28 半岛网阅读 (88498)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李兵

2018年,一只名叫独角兽的物种,风风火火闯进中国人的视野。

按理说,独角兽是投资界的原生概念,可它硬是一脚踢开了认知壁垒,成为公共舆论场的宠儿。从政府官员到学者,从企业家到准备大干一场的年轻创客,从金融从业者到热衷投资的中国大妈,天下无人不识“兽君”。

很多人说不上独角兽的准确定义,可不影响他们将一长串独角兽的名字如数家珍:小米科技、蚂蚁金服、今日头条、滴滴出行、美团、大疆……在我们原本每一个熟悉的生活场景都在被新经济颠覆的今天,没有人会无视独角兽的存在。

但,伴随着独角兽的走红,另一个问题却缠绕了山东和青岛一整年:中国经济TOP3,竟无一家独角兽;中国北方第三城,竟无一家独角兽!

大写的尴尬,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山东躲无可躲,青岛只得硬挨。

大写的尴尬,更像是冲锋号响, 新旧动能转换刻不容缓,经济龙头必须重焕生机!

5月9日,《201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告》出炉,山东有了四家独角兽企业,全在经济龙头青岛!

从0到4,数字的跨越让人欣喜。而梳理青岛的“驯兽记”,会把这种欣喜放大:“驯兽逻辑”的全面塑新,“优质牧场”的不断涌现,让城市的内在活力激荡,助力青岛向更高平台跃升。

全国第八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流传着独角兽的故事。这种头上生角的神兽,总是与纯洁、神圣、美丽、吉祥发生联系。

2013年,美国种子轮基金Cowboy Ventures创始人Aileen Lee抛出了“独角兽企业”的概念。指代那些具备发展速度快、数量稀少且是投资人追求目标等属性的创业企业。眼下,这一概念已得到全球科技创新企业与投资界的认可。长城智库合伙人徐苏涛介绍,独角兽企业需要同时具备三个特征:创办不超过10年;获得过私募投资且未上市;估值超过10亿美元。而那些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企业,则被称为超级独角兽。

2018年3月23日,长城智库联合科技部火炬中心等机构,发布了《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迅速引发各行各业的极大关注。几乎在同时,独角兽概念股开始在国内证券市场风生水起,更是给独角兽热添了一把干柴。这一投资界的原生概念,成为公共舆论场的热词。

独角兽企业能够依托强劲的技术创新、模式创新、组织创新能力爆发式成长,实现对传统产业、传统模式的颠覆和逆袭。由于独角兽企业具有自成长、平台化和生态化的内生发展动力,从而能够助力当地的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能够成为推动国民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因此,独角兽企业数量的多寡,成为衡量一个区域或者城市创新创业生态和营商环境的重要指标。

可尴尬的是,在去年那份《报告》中,整个山东竟没有一家独角兽企业。

呼唤独角兽!新旧动能转换已经全面起势的山东,自然不能容忍自己的缺席。而这个使命,无疑要由经济龙头青岛来扛。

仅仅一年多,青岛做到了!

5月9日,《201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告》出炉,青岛日日顺物流、聚好看、杰华生物、伟东云教育4家企业入围此榜单。

从全省看,意味着青岛成为山东唯一拥有独角兽企业的城市;从全国分布看,青岛独角兽数量在全国城市中排名第8,北方城市中仅次于北京排名第二;从全球范围看,目前4家及以上独角兽企业的国家和地区有9个,青岛一个城市的独角兽企业数量与以色列、印度尼西亚持平,略低于德国(5家)和韩国(6家)。

“一般认为,拥有4家独角兽企业的城市具有良好的创新创业生态,这也证明了青岛过去在创新创业生态营造、新兴产业培育和传统产业寻找新爆发点方面取得不俗成绩。”徐苏涛说。

大企业赋能

青岛不可能没有孕育独角兽企业的基因。

在制造业全球化发展阶段,青岛的“五朵金花”享誉世界。但也许正是在“五朵金花”下陶醉得太久,在兄弟城市开始转换赛道之时,青岛的步伐稍显迟滞。

这一迟所带来的阵痛,唯有自强来弥补。

2018年,青岛出台关于《推进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的实施意见》,对青岛实施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进行顶层设计。青岛把握新兴产业“科技引领、跨界融合、生态赋能”的发展趋势,加快打造“956”重点产业体系。

“这4家独角兽企业,有3家来自新一代信息技术、文化创意与生物医药,均为‘956’中的‘5’,即5大新兴未来产业。”长城智库青岛研究院副院长傅萌说,青岛在新兴产业培育上的成效不仅于此,通过外引内培注重企业梯队培育,发挥关键人物与高能级创新平台对新兴产业发展的引领作用,青岛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也已涌现出一批瞪羚(高成长)企业。

除了新兴产业蓬勃发展之外,傅萌还深刻感受到“青岛创新”近段时期发生的其他变化。

青岛的大企业注重通过平台化转型孕育新动能,相比国内其他城市,这是“青岛创新”最卓尔不群之处。

傅萌说,青岛的4家独角兽企业,有3家在崂山区,这与崂山区注重发挥大企业对创新创业带动与溢出作用,支持大企业赋能科技型中小微企业发展有直接关系。

“比如海尔集团,通过营造开放创新生态,搭建海创汇创客孵化平台、打造产业全要素服务平台COSMOPlat为集团孵化的小微企业提供资金、技术、平台资源,助力日日顺物流从企业物流成长为平台型智慧物流独角兽企业;再如海信集团,通过整合海信国家重点实验室先进技术及集团优质市场资源,内部孵化出聚好看,跨界发展互联网电视平台。”

“聚好看”的研发园区

另外,企业发展所需产业生态与创新生态也在不断得到优化。

“企业发展所需的优质产业生态与创新创业生态,渴望能有一条畅通创新链、孵化链、资本链、人才链。而青岛,正在让这四个链条变得更畅通。”傅萌说。

正是大企业平台化转型、新兴产业的顶层谋划、创新创业与产业生态营造三股力量推动,造就了青岛“驯兽逻辑”的全面塑新,以及“优质牧场”不断的涌现,“驯兽”成功也就水到渠成了。

龙!

“科创板的到来给了科技型公司更多发展机会,投资硬科技值得关注。”在刚刚落幕的2019全球(青岛)创投风投大会上,IDG资本的合伙人牛奎光抛出了自己的观点。

硬科技,恰恰是青岛独角兽企业的鲜明属性。如杰华生物,专注新基因发现与原创生物药,其“Novaferon”是中国首次在世界上先于世界卫生组织命名新药,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将人体蛋白质活性提升百倍以上。

硬科技,也应是青岛“驯兽”的主攻方向。傅萌认为,青岛的制造业基础雄厚,高端装备、节能环保、数字创意与新能源新材料等产业发展质量较高。此外,区域创新创业生态水平加速提升,坚持新型研发平台集聚式发展,高度重视招才引智工作,注重孵化平台载体建设,基本具备硬科技创业企业生存发展的土壤。“建议青岛聚焦新一轮技术革命,大力支持硬科技创业。”傅萌说。

青岛正在学深圳赶深圳,一系列突出市场化、平台化思维的举措正在次第实施。在傅萌看来,这必将促使更多的独角兽企业从青岛孕育而生。

就在《201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告》出炉的当天,在国内外创投界引发广泛关注的2019全球(青岛)创投风投大会盛大召开,青岛提出了建设世界创业风险投资中心这一重大开放之举。

这一市场化、平台化思维的实锤之举,无疑会让青岛成为独角兽企业的“优质牧场”。

“近年来实现爆发式成长的独角兽企业无一不是获得了多轮资本的支持。青岛积极与全球范围内专注科技投资的创投资本、基金、投资人建立联系,利用高频次活动开展高端资本链接,这将为独角兽种子提供可持续的金融资本支持,在创新成果商业化、创新、公司治理、投资方面为企业助力。”傅萌说。

创业--瞪羚---独角兽,这是新经济背景下企业的成长范式与路径。而在独角兽之上,还会出现几家体量更为庞大、新经济属性更为集中、行业控制力更强的企业——龙企业!它通过利用自身资源的绝对优势进行聚合共享,从而孵化出新的瞪羚、甚至是独角兽企业。

有了这种跃迁机制,新经济企业厘清了自己阶段性目标。追求这种跃迁机制的头部平台,也就成了激荡城市内在活力,跃升城市更高平台的一道新题。

青岛,跃跃欲试!

返回半岛网首页>>
(转自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