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读丨野味之殇:我们还要为口腹之欲付出多少代价?

2020-02-07 21:02 半岛网阅读 (125837)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刘丹阳  图片由受访志愿者提供

2020的开年并不平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由武汉席卷全国,近几日,确诊病例更是以每天两三千例的速度在增长。有人将此次疫情称之为“野味打开的潘多拉魔盒”,这场由“野味”引起的灾祸,竟与十七年前的SARS如出一辙。

1月22日,中国疾控中心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野生动物在其中起了关键作用;2月7日,华南农业大学最新研究表明,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

百度发布的搜索大数据显示,自疫情爆发以来,人们对于“野味”的搜索关注达到了历史峰值,全国各地的野生动物交易也再一次成为众矢之的,部分人贪食野味的爱好让人们感到出离愤怒:为什么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疫情发生之后,各项应急管理政策相继出台。对野生动物非法交易的打击力度,从未如今天这么大过,只是这代价,未免太过惨烈。我们究竟还要为口腹之欲付出多少?近日,半岛记者联系到了多位长期在华南地区从事野味市场调查举报的野生动物保护的志愿者,通过他们的讲述,我们得以窥见肆意生长的“野味之欲”与其背后的故事。

执法人员正对收缴的野味动物进行清点

不长记性的野味食客,自负猎奇

谈及接触过的盗猎者、贩卖者以及追求野味的食客,长期活跃在华南地区的野保志愿者尹山川用了一个词:自负。他说,这些人并非不知道野生动物可能携带病毒,接触食用风险很大,但是,每个人都不以为然,不认为危险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经历SARS之后,他们并没有长记性。”尹山川说,“仍然在吃穿山甲、果子狸、蝙蝠等野生动物,而且吃得更凶了,禾花雀、中华穿山甲几乎被吃绝了。”

有些人贪恋野味是为了显摆、炫耀,认为能吃野味是身份地位的象征。2015年7月,一网友微博自曝在高官办公室煮穿山甲吃,并称爱上这野味,还炫耀曾喝特供酒、坐飞机进驾驶舱。2017年2月,这条吃穿山甲的微博被大量转发,引发了广泛的公众愤怒,涉事官员也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因为一些野生动物的特殊生活习性,人们给它们附会了神奇的功效,许多人认为吃野味大补,并对此深信不疑。

尹山川表示,作为食用野味的重灾区,华南地区的野味食谱千奇百怪,对野味的需求量很大,因此市场规模较大,种类也齐全。即便是县级的小型市场,也比其他地区的一些大市场更“包罗万象”。在这些野味市场上,随处可见老鼠、旱獭、果子狸、貉子、水貂、蝙蝠、竹鼠、狐狸等野生动物,甚至还有流浪猫。

太多人把野味看作自然的馈赠,殊不知,这一切早已在暗中被标好了价格。2月7日,华南农业大学最新研究表明,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17年前,SARS疫情最早被认为源自果子狸,后被研究证明,果子狸只是中间宿主,真正的源头其实是蝙蝠。蝙蝠拥有极快的新陈代谢速度和自我修复能力,免疫系统强大,即便携带多种病毒依然可以安然无恙,故而成为了埃博拉、马尔堡、SARS、MERS等致命病毒的自然宿主。

野味市场庞大驳杂,卫生堪忧

春节期间,各地的野味需求暴涨,许多农贸市场都出现了公开交易野生动物的现象。此次疫情的原发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幸”被选中,成为人们谈之色变的病毒温床。但事实上,不少野味市场比起华南海鲜市场有过之而无不及。有志愿者透露,多数市场卫生条件很差,就是拿水冲,根本谈不上消毒和防疫。

2017年7月,从化当地电视台报道称,广州从化太平镇兴富市场彻底关闭,关停养殖场104家。据了解,在此之后,不少野味商户转移到清远、佛山等城市。据清远日报消息,2018年5月,当地森林公安对清远市瑞能蔬菜三鸟交易市场进行执法检查,进一步规范市场商户的经营行为。此前,有关部门曾抓获在该市场经营野生动物的犯罪嫌疑人5人。

志愿者田扬(化名)表示,其实,那些在猎捕、收购、运输、宰杀烹饪过程中接触到活体野生动物的风险最高。联想到这次疫情,田扬坦言,之前暗访调查时,自己没有任何个人防护措施,连口罩都没戴,完全暴露在潜在的病毒风险之中,去现场的执法人员也是一样的情况,“现在想想,真是有些后怕。”

“持证上岗”的野味贩子,如获免死金牌

理论上,经营者需获得《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野生动物生产经营许可证》、《卫生检疫许可证》等证件,才能养殖或贩售野生动物。这些证件发放的初衷原本是为规范市场,但实际上,证件反而成了不少人洗白非法行径的“免死金牌”,这让他们躲过了不少巡查。

据了解,敢在市场上公开贩售野味的商贩多是“持证上岗”,商贩手里大多都有林业部门发放的《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很多时候,志愿者举报之后,执法人员赶来一查,商贩有证件,最终只能不了了之,或者象征性地收缴一小部分。

这些“持证”商贩看似合法,然而深究起来就会发现,许多证件上列举的准许经营种类并不明确,太过宽泛,还有一些干脆是手写,这给了不法商贩可乘之机,超范围经营的现象普遍;还有一些经营者想当然地认为林业局给发了证,自己所有的野生动物交易活动就都合法化了。

此外,不少声称养殖野生动物的商贩,实际也在收购盗猎来的野生动物。“养殖很难满足需求,只要盗猎了来,放到自己的养殖场里,野生的就成了‘养殖的’,混在一起很难分辨,监管起来非常困难。”田扬说。

2020年1月29日,杭州市市场监管局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已对淳安汾口镇菜市场2起和千岛湖镇西园菜市场1起共3起违规野生动物进行立案调查。田扬告诉记者,1月份他们在浙江多地市场进行调查,曾对上述菜市场进行了举报。“汾口镇的摊贩手里有证,他们当街宰杀黄麂,这些黄麂的腿被猎夹夹断,很明显是盗猎来的。”田扬说。

被猎夹夹断腿的黄麂

田扬还透露,就在执法过程中,一位女士看到摊位被收缴,说:“这个我昨天交了钱的,我的东西(麂子)怎么办?”还有个年轻小伙说:“千岛湖的鱼不让吃,千岛湖的野味也不让吃了,吃西北风啊?”普通民众对食用野味的危险和危害的认知程度,可见一斑。

调查取证困难,危险重重

尹山川所在的天地自然保护团队,他们的调查举报最初从鸟市开始,近几年逐渐将重点转移到了情况更为复杂的野味市场上。尹山川辗转各地野味市场已有8年,广东、广西等华南地区是他调查的重点,而湖南、湖北、四川等地也有涉及。他表示,这项工作远比想象中困难。

志愿者暗访市场,通常都以偷拍进行,一旦被商贩发现,往往要遭受驱逐和谩骂,甚至是殴打。而举报的过程也并非一番风顺。各地相关部门的执法水平参差不齐,有些地区的执法人员接到举报后出动迅速,也有一些积极性不高,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近年来,不少野味生意转到了网络社交媒体平台,为了与时俱进,志愿者们也逐渐将工作转移到了线上。2017年,田扬开始通过网络收集线索。野味贩子们会在快手、闲鱼、qq、微博等平台发布视频,有些还直接留了电话。志愿者们一面自己寻找线索,一面收集网友举报,有些志愿者干脆假扮买家卧底进盗猎群,借此举报了不少。

随着网络打击的深入,野味贩子们越来越谨慎,不再轻易暴露自己的手机号、正面照片,不轻易晒猎物,或是将qq空间设置成不让陌生访问,这都给取证和执法查处增加了难度。

“我们向信息发布平台举报过,但平台一般不理我们,即便采取措施了,也只是删掉相关视频,很少直接封禁账号。最终还是要依靠政府部门来处理。”田扬说。不过,这次疫情也让志愿者团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越来越多的网友成为了志愿者团队的粉丝,向他们提供举报信息的人也变多了,从举报到收缴查处,这个进程也比以往更快。

禁食野生动物之路还有多远?

过去一周,百度全平台新增阐述野味危害相关内容是过去十年的总和,同时,通过搜索结果及图文内容提示网友野味的危害超过了5000万人次,“拒绝野味管住嘴”正在成为人们的共识。

如今,搜索野生动物会弹出食用野味危害提醒

然而就在这个档口,仍有人顶风作案。1月20日至1月31日期间,深圳市市场监管局经排查,查扣野生动物和活禽989只,违法经营立案查处13宗;1月29日,四川高县一村民被举报在疫期非法猎捕野鸟;2月4日,无锡一男子被举报非法狩猎松鼠和黄鼬,二人均被警方刑拘;同日,青岛市李沧区一家销售野生鸟类的店铺被查处,共计31只野生鸟类被放生。

随着疫情扩散,各项政策继出台。2020年1月2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三部门联合公告,宣布自1月26日起至全国疫情解除期间,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1月2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发通知,要求监察机关积极开展源头防控,积极稳妥探索拓展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公益诉讼;2月3日,十部委(局)联合部署打击野生动物违规交易专项执法行动。

网络平台也开始积极响应。1月26日,微信安全中心宣布将严厉打击售卖野生动物违禁品微信个人账号,对违规内容和账号进行警告、功能限制、账号封禁等处理。

与此同时,社会各界关于全面禁食野生动物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1月23日,北京大学原校长许智宏等19名院士学者公开联名呼吁,杜绝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和食用,建议人大紧急修订野生动物奥护发,将公共健康安全内容写入法条;30余位上海市人大代表也联名提议,全面取缔野生动物经营集贸市场,严禁家养驯养野生动物;1月31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西北政法大学动物保护法研究中心等6家单位联合建议修法禁食野生动物,建立全面、长效动物防疫法律机制。截至目前,已经有100多家单位联合署名。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汤维建表示,食用野生动物导致特别严重后果者,应追究其刑事责任。“拓展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公益诉讼恰当其时,也是势在必行。”

返回半岛网首页>>
(转自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