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下小区最渣房型改别墅 济南一“文艺主妇”成网红

2020-04-13 10:38 济南时报阅读 (171668) 扫描到手机

2019年春天,一条“济南主妇买下全小区最渣房型,改成双层别墅”的视频火爆网络,很多人也由此认识了主人公王丹。一年过去了,王丹做了更多的事,她开了民宿,办起木工坊,以及作为一名设计师帮助人们规划居住空间。她过着别人眼里的理想文艺生活,也做了别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

追求舒服的生活感

王丹刚刚回到济南。她在五莲山山脚下的村子里开了一家名为“浅白·胡林”的民宿,从春节开始就在那里进行升级改造,终于赶在4月1日复工营业,当天便有客人入住。

王丹说,在五莲山开民宿“是一瞬间的事儿”。她跟朋友去五莲山附近吃饭,正好碰到村里有房子出租。那里有山有泉,还有古朴的道理。人们看天吃饭,依据节气安排农事生活。深冬大雪后刨地藏白菜,初夏落了雨就去种上花生,这种“原始”让王丹感到很奇妙,在她过往的生活经验里是不曾有过的。

王丹和丈夫把农家小院的空间格局重新规划拆建,在那有些漫长的300多天里,村民都不知道这对夫妻到底要做什么,甚至替他们着急。去年夏天,民宿正式营业。农家小院换了模样,没有花哨的装饰,而简单的白漆、柔和的原木,还有大片生机勃勃的绿草构成了一种朴素舒服的基调。

舒服是王丹对生活感的追求。2015年,为了解决孩子的上学问题,她买下了一处使用面积只有76平方米的学区房,利用3.75米的层高巧妙交错,在空中吊出两个卧室,然后砸掉了一些不必要的墙体,将房子变成了精巧的复式结构,面积几乎扩大了一倍。王丹还设计了大概100多个储物柜,收纳空间超乎想象。整个房间的色彩也是白色、原木色和浅绿,尤其是一楼,整个敞开式的空间十分开阔。

王丹工作的桌子是用两块从南部山区挑来的大石头搭了一块香樟木,丈夫自己打磨,找到它们契合的角度,保留了它们的自然气息,又使之平稳、结实。他们还从工地上捡了一些废弃的红砖,在两个窗户中间垒了一堵墙。王丹喜欢这堵裸露的红砖墙,它有一种简单却粗砺的质感,是一种不加修饰的本来模样。

王丹将这处房子的装修过程分享到了一个专业的家居网络平台上,自由舒服的风格被很多人喜欢。2018年冬天,主打生活美学的网络平台“一条”找到王丹,制作了一个3分钟左右的视频。2019年2月16日,“济南主妇买下全小区最渣房型,改成双层别墅”的视频播出,王丹和她的家都成了“网红”。

真正想要什么

播出那天,“一条”的这个视频在济南被人们自发转到了很多个聊天群里。这个传播生活美学的平台此前也一直有这种理想家居生活的内容,但主人公多是生活在北上广一线城市,或者日本这样的国家,王丹的出现让很多济南人乃至山东人感到兴奋,因为她就生活在身边。不少人跟帖留言,希望能联系上王丹。她留了一个微博账号,那天微博的关注者增加了一万多人。

王丹第一眼看到这个视频,其实是来自客户的转发。在这之前,王丹已经帮助多位客户做房屋装修的空间规划,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设计师。王丹后来总结,发现她的客户有共性,“大家都喜欢自由舒服的那种感觉,而不是喜欢样板间式的那种装修”。

“他们找我是需要有一个人去跟他们商量,而且他们都有自己的主意,在他们的装修里,其实60%是他们的想法,然后我去帮助他们梳理一下思路。”王丹说。在她看来,客户与她之间有信任感,更重要的是,他们一样对生活有要求,聊着聊着便超越了甲方和乙方的关系,成了朋友。

在与客户交流的过程中,王丹还发现了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10个人里有9个人喜欢但是不舍得砸墙。“找我咨询的人特别多,但真正要砸的时候,没有人愿意砸,他就是舍不得,他买了这个房子,真是舍不得。”王丹说。

与其说在设计一种生活,王丹觉得自己更像是在改变一种思想。“我只做空间规划,你这个房子前期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我就想通过我的改造,把这个房子改得更适合居住一些。”每个人的生活不一样,对空间的要求也不一样,而改造可以让两者更加契合。人们的生活不应该拘泥于现成的户型里,应该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是一个基本问题,但意识到并认清楚它并不容易。王丹最近思考这个问题是吃完民宿的最后一个茄子时,反思种菜的意义。她在民宿的院子里辟出了一块田园,种了很多香料、辣椒和茄子等,蔬菜自给自足。去看过的人都说这是李子柒的生活,可是美好诗意的背后也有苦衷。且不说播种育苗要一点点学起,而且一旦种多了根本吃不了,比如茄子,就吃了整整一个月,成了一种负担。自己那么累,而且种不好,王丹想雇个人管园子。后来还是父亲提醒她,得明白做一件事情到底想要什么,为了种菜而专门去雇人种菜的话,算一下成本,直接去买菜不好吗?

王丹想想觉得是,整个民宿也是一样。从开始动工拆建和最后装修完成,几乎每一个环节都是她和丈夫亲力亲为,体力不堪重负。“这个民宿是因为我们的情怀去做的,但是我们不能让情怀累死。”王丹说。

人生的路真的变了

王丹的设计在某种意义上是她对生活的理解,而这种理解是空间与生活的中介。她最近又开始做一家木工坊制作家具,不是工厂化的批量复制,而是原创订制,希望能做人们生活里真正需要的家具。

木工坊从决定做到开始做,大概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成为行动派是王丹这几年来最大的变化之一。以前有很多想法,想了很久,最后依然只是个想法,现在不一样了。“不要多想,先把这个东西做起来。我现在说话做事都非常快,有事情我会先做,我不会先去想了。做这个木工坊也是,明显感觉到我们做事会快一些,刚创业的人会想得很远,但对我们来说,我们得先做。”

想法少了,浮躁也就没有了。王丹明显感觉到经历的事情多了以后,心能沉下来了。前几天,她为民宿做了一些围裙,用旧衣服为小狗重新缝制了狗窝,明显比以前像样。她喜欢缝纫,可以前很多时候动手只是为了拍张照片晒一晒,现在则不同,是真的为了做出什么东西。

设计房子、开民宿、办木工坊,王丹说,基本上想做的事情都做了,她的梦想就是做一名手艺人。在很多人眼里,王丹现在的生活就是他们理想的文艺生活。“我做了他们想做而不敢做的事。”王丹说。

其实,眼前的生活也是王丹从未想到的。2017年,王丹辞职回家,准备照顾上学的孩子,那时候,她并不知道以后还能干成这么多事,有这么多身份标签,“人生的路真的是变了,会有个东西推着你一直往前走,而且时间自由了以后,你会去干很多你想干的事,认识很多你之前不认识的人。”

半岛网编辑 张珍珍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