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政青岛》问政青岛市生态环境局:环评是“紧箍咒”还是“护身符”?

2020-10-21 23:13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369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李晓哲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句话已经深深烙印在了老百姓的心里。近年来青岛市的环境保护工作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仍然存在污水多年无人处理、“黑金产业”污染处理难、“散乱污”企业查处后原地复活、环评在手污染大吉等等监管上的“灯下黑”。在10月21日晚的《问政青岛》栏目中,青岛市生态环境局针对这些问题一一回应。

存在十多年的臭水沟何时能变清

在问政的第一个问题中一瓶水在演播室内成为焦点。问政员描述,水的颜色明显不正常,发黑、发黄,晃动一下还有黑色颗粒状沉淀物。这瓶水随后被送到了青岛市生态环境局局长杨钊贤的手里。

而这瓶水就取自城阳区锦宏东路附近的一条臭水沟。在调查中显示,这条臭水沟里的水水体发黑,还散发着刺鼻的臭味,它一臭就是十多年。水面上漂浮着各种垃圾,还淤积着厚厚的白泥。而这条污水沟的水被排入了周围的景观河,交汇处有大量油污漂浮。

这种情况并非个案,胶州市胶莱街道闫家屯村村民说,他们附近的污水也存在很多年了。

污水多年无人处理,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

  杨钊贤说,在青岛还有这样的黑臭水体确实不应该。市生态环境局城阳分局局长刘维铭说,这个地方他也去了,查明是上游即墨区的一个社区的生活污水问题。生态环境局即墨分局局长王海刚说,今年遭遇区域性降雨,天灾导致该社区泵站电机烧毁,造成污水冒溢问题,目前问题已经解决了;之前的情况不清楚。十几年存在的问题,刘维铭说,应该有工业污水的问题,此前调查不细,将进行细致排查污染源。

  杨钊贤说,这个污染源已经有十几年时间了,肯定是长期形成的,说明我们平时的监管不到位,还是工作上有问题。此外他表示,听到工作人员的答复,确实答复地不好。基层出问题,根子在上边,自己作为局长负主要责任。基层工作人员答复敷衍、不担当,自己也有责任,向大家道歉。

  他说,黑臭水体是城市的顽疾。尽管下了很大的力气但还存在。下一步将按照要求抓实,抓到位,发现一处解决一处。

  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态环境是关键,问政观察团的代表们也对此颇为关切。

  而在调查中针对记者投诉被推诿的问题,特邀观察员陈维民点评中说,基层的问题,局长能够勇于承担责任值得认可。除了污水治理问题,这一问政最重要的是,通过基层工作人员的回答,看出他们对环保出现问题的麻木和甩锅问题,这个不能容忍,是渎职行为,反映出环保队伍,尤其是基层,要很好地加强教育。

  对于问政一开始拿到的那瓶污水,杨钊贤说:“我也把这瓶水带回去,作为警示的水,作为反面教材。这条河治好了,我们再带着清水过来。”

“黑金产业”有点黑,污染如何根治?

  石墨产业又被称为黑金产业,莱西市南墅镇因此而声名在外,是青岛石墨新材料产业聚集区,结合石墨烯产业进行绿色无污染的产业的转型升级。但当地村民反映,这一绿色无污染的产业却有点“黑”。

  调查中显示,石墨粉尘无孔不入,居民家中落了一层粉尘,不开窗一天擦一次都擦不干净,路边的绿化树木上更是覆盖了厚厚的一层。不光有粉尘污染,噪音污染同样严重。

  最让人担心的还有水污染,有水不敢浇地、不敢喝。对此污水处理企业却表示处理系统“不敢运行”。青岛南墅海安环保能源科技公司副总经理孙盛林表示,一旦运行处理石墨废水,排出的还是污水,就没法洗清了。在其提供的监测报告中显示,这里的污水高盐高氟,酸性特征明显,ph值能达到3.29,同时污水中还检测出重金属。而这些污水处理厂都无法处理。他表示,投资了两个亿建设的污水处理厂完全失去了意义。

  对于这个问题,杨钊贤表示还是工作没做到位。青岛市生态环境局莱西分局局长宋学照说,污水处理企业“不敢运行”的情况也了解,也去沟通过,对方也回复过。他表示曾跟当地政府针对如何处理进行协调,可能协调不到位,也没有落实。此外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解决这个问题。针对问政员询问处理厂何时能够处理?宋学照表示争取本月底投入使用。

  针对企业跟监管部门打游击的问题、群众举报没有作用的问题,杨钊贤表示,还是有很多工作确实没到位。问题确实触目惊心,尤其是对于住在这里的居民来说不能忍受。应该上马互联网+的设备监控,还应该对重点区域进行重点监管。

  杨钊贤说自己有点坐不住,“如果环保系统的家人住在这里肯定要作为第一位来办,还是对群众感情不深的问题。我也有责任,环保出了问题,我这个环境局的局长也有责任。明天我就要去到现场,尽快解决问题,还百姓一个干净的环境。”

  对此,问政团代表谈睿询问,表象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她说,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就很难给百姓满意的答案。

  线上观察员、时事评论员余治国说,噪音问题解决起来相对简单,说明当时的规划有问题,将工业区和居民区规划在同一区域;污水问题相对复杂得多。他说,污水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监管问题,还是一个修复问题。深圳对于修复水环境付出了沉痛的代价,投入1200亿元达到不黑不臭的标准,还要加大投入。他表示只有认真的态度才能带来水环境的好转。

  特约观察员陈维民说,如果对发现的问题避而不答,空洞地表示有漏洞,很难解决问题。南墅镇的问题是很大的痛。青岛空气质量等成长进步很大,但顽疾依然存在。治理顽疾,背后反映出来的是我们要怎样的发展。石墨是黑金产业,但不能黑,要综合施治。如果解决不了环境问题,我们宁愿不要这样的发展。这是我们的底线,也是环保部门的红线。

废旧塑料加工点原地复活为哪般

  废旧塑料加工散乱污是治理难点,但查处后能够原地复活。在问政调查中,隐藏在平度市大泽山镇的一处加工点上一处废旧塑料加工点正在操作,这处加工点存在至少已有半年,日均生产一吨以上。工人说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也来过,但施工依旧。

  这也不是个案,另一个加工点说检查人员来了赶紧停,走了又加工起来。而这些项目产生的废气对环境造成很大的影响。

  李沧区一处加工点三月份已经取缔了,但在调查中发现它依然在运行。对此,市生态环境局李沧分局局长单海峰说,这个点已经查处三次了。“我们一直是找不到他们的负责人,每次把设备拆除,但他们一天一夜就能够装起来。上周发现他们又原地复活了,正在进行拆除处理。”

  前面两个加工点,其中一个也被查处过,还上了相关部门回头看的台账。

  为何这些“散乱污”企业总能原地复活呢?杨钊贤说,办法是有的,但生态环境部门在监管上有漏洞。遇到问题不要回避问题,一味地强调违法成本低、投资成本低,长效监管机制还没有成立起来。这反映出在执法方面存在作风问题,没有久久为功,没有不达到目的不罢休的精神。制度都有,在制度落实上还要继续努力。

环评在手,万事大吉?

  “投诉它应该也没有什么用,他有环评。据说它是青岛市目前最好的一个商混砼站了。”这是在问政中让人感到触目惊心的一句话,当记者调查后向环保部门投诉反映有商砼站污染问题严重时,对方如是回复。

  调查发现现场尘土飞扬,环保设备显示乱码。但对方的确有环评报告。

  不过记者还是从环评报告中发现端倪,报告显示该商砼站为集体土地性质,用途是材料堆放,不能建设永久建筑物。这样一份资质有漏洞却通过了环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环评应该是守住绿水青山的第一道防线,但却成为摆设。杨钊贤说,这反映出事中事后缺少监管,下一步要一案双查:应不应该批;如果不应该批而批了,审批人员要承担责任,“回去之后要从头开始查。”

  特约观察员陈维民说,这些问题反映出有关部门高压不高、监管不严。

  杨钊贤最后在总结发言中说,问政青岛是问能、问责、问效,对改进政府部门工作起到很大作用。“今天我确实有些坐不住的感觉,不管是问题还是点评,都是点得深、点得透,都戳到了痛处。这些尽管是环境问题,更反映出作风问题。”他说,下一步在解决环境问题的同时要加强队伍建设,转作风、提效率,更好为群众服好务,保卫好青岛市的绿水青山碧海蓝天。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