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教练性侵冬奥冠军,或面临20年监禁

2020-10-23 15:06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8634) 扫描到手机

近日,据韩联社报道,韩国短道速滑奥运冠军沈锡希被前教练赵载范性侵案在韩国水原地方法院进行了三审。在庭审现场,检察官说,“被告人赵载范强奸了受害者沈锡希数十次,受害者希望赵载范受到严厉的惩罚。”并要求法官判决赵载范入狱20年。

在上一次庭审中,作为证人出庭的沈锡希在法庭上流着泪表示:“我到现在还要去医院,还要吃药,被告承认罪行就可以了,为什么不承认呢?”

赵载范在今天的庭审现场进行了最终申辩和陈述,他表示:“我接受对沈锡希进行殴打和辱骂的指控,也对这些不当行为进行了反思。”但是,赵载范否认了针对自己的性犯罪指控,就像先前的庭审一样。

这场庭审进行了大约一个半小时,沈锡希没有到场,而这场庭审也没有公开审理,以保护受害者。

此前赵载范已因殴打沈锡希而服刑18个月,他被控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多次对23岁的沈锡希实施性虐待和性侵犯。

目前,赵载范否认曾对自己的运动员实施过性侵犯,其中包括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3000米接力项目中获得职业生涯第二枚冬奥会金牌的沈锡希。

检方称,赵某在2014年对沈锡希进行了30次性侵犯,当时她还是一名高中生。他们指控赵载范一直攻击沈锡希,直到2017年12月,也就是2018年冬奥会在平昌开幕前两个月。

此前,据韩国媒体分析,如果赵载范受到的指控被证明有罪,他有可能面临七年监禁或无期徒刑。

据韩国媒体报道,在很多方面,韩国尊卑长幼等级严明,其中包括封闭的、男性占主导地位的体育界。在那里,要想取得成功,人际关系和竞技水准需两者并重。

在韩国,很多年轻运动员放弃学业,离开家庭,常年与同辈和教练一同训练,生活在宿舍一样的环境里。这为一些体育项目性骚扰的滋生创造了条件——特别是对于那些生活被教练控制的年幼选手而言。

“当时,教练是我的世界的国王,从训练到吃睡,掌控我日常生活的一切。”前网球手金银姬在接受法新社记者采访时说,教练还在训练中不断打她。

当金银姬还是一个怀着网球明星梦想的10岁小学生的时候,她的教练第一次强奸了她。随后,一次又一次,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年。年少的金银姬当时还未懂得什么是性,但每次到教练房间时,都感到惧怕、痛苦和羞辱:“多年后我才知道那是强奸,他对我说那是他和我之间的秘密。”她的教练最终因“行为可疑”遭家长投诉而被解雇,但金银姬并没有因此将噩梦忘记。

直到成年后金银姬在比赛中重遇这名教练,看到他若无其事地继续担当其他年轻球员的教练,金银姬对此感到惊恐,并下定决心要挺身而出向法庭提出诉讼,保护其他小女孩。金银姬的四个朋友为她作证,证明也曾遭到他的侵害。2017年10月,法院最终裁定教练罪名成立,被判入狱10年。法官宣判时,金银姬站在庭外不断哭泣,悲喜交加。

但勇敢站出来的沈锡希和金银姬只是其中的少数,韩国很多受害者被迫三缄其口,因为一旦公诸于众,往往也就意味着自己明星梦想的终结。

“这个群体内,那些敢于说话的人会视为给体育带来耻辱的叛徒,会被孤立和欺辱。”韩国体育心理学教授郑永哲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说道。韩国柔道运动员申有容也称,担心自己说出真相之后,运动生涯就会彻底结束。

“‘你们想看着你们孩子的运动员前途被毁掉吗?’某体育官员、往往是施害者的朋友会对年幼受害者的父母这样说。他们很多听后就放弃了追究。”韩国著名体育评论员郑熙俊说。郑熙俊还表示,有关体育组织也往往为施害者遮丑,把他们转移到其他地方供职。“在对奖牌高于一切的追求中,只要这些性侵者能够培养出高水平的运动员,体育协会就会(对他们的劣迹)视而不见,他们的恶行会被认作这一过程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代价。”

2013年,韩国KBS电视台曝光了前女排国手先后遭到两任主教练强奸,对方以保证她在队中主力位置为条件,接连对她实施强暴。后来,这名不堪凌辱的队员无奈退役,据她透露,很多队友都遭遇过跟她一样的事情,只是没人敢把这件事抖出来而已。

2014年,索契冬奥会韩国女子冰壶队教练因被队员举报性骚扰而被迫辞职,随后去了另外一支冰壶队执教。

2015年,一个前韩国短道速滑奥运冠军因不断抚摸他执教的女性选手以及性骚扰一个11岁的孩子,仅仅被罚款了事……

如今,随着金银姬、沈锡希这些勇敢者站了出来,希望韩国体坛在阳光曝晒之后,能让这场噩梦彻底结束。

半岛新闻综合整理 素材来源:澎湃新闻、红星新闻、新京报等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