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市民5块钱买了3棵葱 葱姜价格为何一路上涨?

2020-10-28 07:00 青岛早报阅读 (49527)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5块钱买了3棵葱,葱姜价格为何一路上涨?记者探访发现…

近日,央视财经频道报道了云南昆明市场的大葱价格持续上扬,几天内上涨了两倍之多,大葱零售价最高到了每公斤15元。平度市南村镇洪兰村是全国最大的大葱交易集散地,辐射周边即墨、胶州、高密等县市,主要销往北京、上海、浙江、福建以及东北三省等全国各省市,一年四季不间断。昨日,记者调查发现,来自平度洪兰大葱交易集散地的数据显示,从7月中旬到9月中旬,当地毛葱每斤批发价格从0.5元涨到了1.4元,精品大葱每斤批发价从0.8元涨到了2.5元,均创下了5年来的新高。

调查

5块钱买了3棵葱

大葱涨价的情况不只是出现在昆明。经常到农贸市场买菜的市民会发现,岛城市场的大葱、姜等不少蔬菜已经悄然涨价了。

“我们家喜欢吃葱油拌面,从8月份以来,我注意到大葱的价格不断往上涨。”10月27日上午,市民程女士来到北村早市,发现这里的大葱最便宜的每斤2.8元,最贵的3.5元。“两个月前,每斤大葱还不到两块钱,现在变成3块钱,基本上买一根大葱就要花一块多钱了。”

在附近的一家超市,市民王大爷花了5元钱买了3棵葱,“原先5块钱都能买一把葱。”在这家超市里,新鲜的小葱每斤4.68元,大葱则每斤2.78元。

一些摊贩介绍,从七八月份开始,大葱的批发价格就一路往上蹿,他们也随行就市地上调零售价格。因为大葱涨价,市民购买的数量也从一买一大捆变成了一斤两斤地买,一些饭店的用量也少了很多。

与慢慢上涨的大葱价格相比,大姜的价格涨势比较猛。还是在北村早市,两个月前,每斤老姜的价格只有六七块钱,现在已经变成了每斤13元左右,原先每斤四五块钱的鲜姜,最高的时候能卖到10元。

一些业户介绍,最近几天,大葱大姜的价格稍微回落了一些,但是按照这个发展势头,回落的空间不会太大。还有业户认为,受到大葱、大姜的涨价影响,后期大蒜有可能跟着涨价。“前些年,有些人炒过大蒜、大葱和大姜等农产品,今年也不排除有这种情况存在。”一些零售业户分析说。

葱姜价一路上涨

城阳蔬菜批发市场的工作人员陈铭序告诉记者,从今年9月份开始,大葱、大姜的批发价格出现上涨趋势。

来自该市场的价格显示,7月27日、8月27日、9月27日、10月27日,每斤大葱的平均批发价格是1.5元、1.7元、2.5元、2.5元;每斤大姜的平均批发价是6.5元、6.5元、7.5元、11元;每斤大蒜的平均批发价是5元、4元、4.5元、4.5元。也就是说,除了大蒜的批发价格略有回调外,大葱、大姜的价格一直相对坚挺。

陈铭序说,青岛市每天的蔬菜批发量达2600多吨,大葱、大姜、大蒜作为调味品,所占比重非常小。今年因为前期降雨量比较大,很多蔬菜主产区受到影响,因此部分蔬菜的价格有所上涨,但是供给量比较充足。

陈铭序介绍,他从事蔬菜批发市场管理工作有12个年头了,根据往年的情况看,蔬菜价格每年都会有一次上涨情况,主要跟天气有很大关系。

焦点

大葱大姜批发价创新高

调查完零售和批发市场的情况后,记者又赶到了平度市南村镇,这里的洪兰中村有全国最大的大葱交易集散地。

当记者问起今年的大葱价格时,洪兰中村村主任王声君如数家珍地给记者说了一组数据:“前段时间高的时候,毛葱批发价格是每斤1.3元到1.4元,去年同期是0.5元到0.6元,加工好的精品大葱批发价格是2.5元,去年同期是0.9元。”葱农王正强则告诉记者:“这波涨价是从7月中旬开始的,毛葱从每斤0.5元开始,基本上下一场雨就要涨一次钱。涨幅最大的是在9月上旬,当时,我去了一家种植户家中收购大葱,本来说好收购价每斤0.85元,但是对方临时变卦,0.95元一斤都不卖了,直到10多天后,大葱每斤涨到了1.1元才出手。”

王正强说,从7月中旬开始一直到9月中旬,毛葱价格翻番,精品大葱则翻了两倍多,价格创近5年来的新高。根据往年的情况看,每亩大葱的生产成本在3000元左右,按照今年的产量和价格,每亩大葱纯收入能达近万元。“前几年大葱的价格非常低,毛葱批发价才两三毛钱,今年价格好一些,填补了前些年的损失。”

“今年姜的价格也极高,窖藏的姜前期高峰时候达八九元一斤,当前刚刚从地里收获的新姜,也要卖3元多一斤。”东阁街道北窝洛村副书记王善高对记者说,鲜姜去年的批发价是1.5—1.6元,今年的价格则是2.7—3元,价格翻番了。去年的老黄姜每斤收购价是3.5元左右,今年达到了7—8元。“这些价格创了6年来的新高。今年鲜姜出口量增加,是价格上涨的一个原因。很多人都把鲜姜储存在地窖中,等着明年开春再销售。按照这个情况来看,开春时的姜价还会上涨。”

分析

诸多原因导致价格上涨

分析起大葱涨价的原因,平度市商务局工作人员认为主要有三大原因:一是大葱的批发价格已经连续三四年在低位徘徊,挫伤了种植户的积极性,导致种植面积减少;再就是今年受到天气影响,雨水比较多,导致很多大葱主产区的产量降低;最后一个原因是,蔬菜生产和流通方面受到疫情的影响,并没有完全释放出动能。对此,王声君在接受采访时也曾告诉记者,因为受到前期降雨影响,当地大葱大量减产。

此外,还有一些业内人士分析说,大葱的价格在短时间出现上涨的情况,除了天气、产量等因素叠加外,还存在一定的“炒作”行为。这种情况除了在大葱价格上,在大姜价格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一些经销商会根据苗情,与大姜种植业户商谈承包价格,提前出资“圈占”了部分大姜。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前不久,就有南方客商以4万元每亩的价钱,包下了一些大姜,这些大姜出产后,全归经销商所有。

记者调查得知,大葱、大姜、大蒜都可以进行储存,不少种植业户,特别是大姜种植业户,在看到大姜价格连续上涨后纷纷惜售,利用冷库、地窖囤积大姜,从而出现了明明有货也不卖,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价格上涨。

平度市大葱协会会长孙立健认为,很多蔬菜种植户看到前一年的价格好,就会拼命扩大种植面积,结果一窝蜂地上,导致次年出现低价格,从而进入一个生产的怪圈,导致一部分种植业户面临损失,因此他建议种植业户要理性看待农产品的价格上涨,合理规划种植。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