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者·企业家访谈录②|明月海藻董事长张国防:撬动千亿产业链的背后靠这八个字

2020-12-10 21:03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36357)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王贝贝   杨昱   滕镜淑

聚焦山东企业发展创新案例,倾听企业家不断攀登的故事。这里是由大众日报客户端联合风口财经客户端共同推出的“攀登者·企业家访谈录”栏目,我是主持人王贝贝。本期我们邀请的对话嘉宾是青岛明月海藻集团董事长张国防先生。

青岛明月海藻集团是青岛先进制造业群体中 一朵璀璨的“海洋之花”。用五十年专注海藻研究,明月海藻形成了“海藻酸盐、功能糖醇、海洋化妆品、海洋功能食品、海洋生物医用材料、海洋生物肥料”在内的六大产业板块,成为年销售收入超过30亿元的大型蓝色产业集团。该企业是国家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并跻身山东省“十强”产业 民营企业十强。

谈产业布局:专攻技术,最大限度挖掘产品价值

记者:半个多世纪以来,明月海藻在海藻深度开发应用上做足了文章,从一开始基础的海藻酸盐传统产业起步,到目前发展了一系列新兴产业,明月海藻的产业布局经历了一个怎样的演变过程?又是什么原因促成了这些转变?

  张国防:来自海洋的褐藻,是非常具有价值的生物原料。以前我们提取褐藻里面含有的活性物质,主要利用它物理和化学的特性:溶于水后可以做增稠剂、印染方面的着色剂、用它凝胶的特性做些休闲食品等。它真正的价值,没有发挥出来。例如明月海藻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海藻酸钠的工厂,我们也追踪这个产品很多年,但是长期以来没有很大的突破。一直处于这个产业中低端的水平,我们应该有决心和能力去攻克技术难关,做出最高端的医用级别的、可以注射到人体内的超纯海藻酸钠。通过收集国际、国内大量的研究成果,我们发现,这些海藻的活性物质有非常好的健康价值,这反而是这些活性物质潜在的最大的价值。加之我们几十年的发展,积淀了一些很好的生产制造技术,具备了一些这方面的 人才,还有市场需求发生了变化,我认为明月的转型,应该围绕着海藻活性物质高值化开发,高值化应用,这应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记者:“超纯”海藻酸钠等一系列新技术新产品实现了新的突破,书写了中国企业在行业内的全球高度,明月海藻的转型还是非常令人敬佩的。

谈疫情应对:向内求变,为下游产业赋能

 记者:今年是一个特殊之年,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多变,明月海藻发展是否到了影响?又是如何克服的?

张国防:影响是肯定的,主要还是基于国际上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抬头,特别是美国,造成了整个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再加上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不确定的经济又带来了冲击。明月又是一个外向型的企业,我们有几个主要产品,出口市场占了一半。我们受到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对我们的订单造成了冲击。另外,疫情已经持续尽一年的时间,我们出不去,客户进不来。基于这种情况,我们采取了积极的应对措施:首先是给我们客户优惠,尽量维护住订单,毕竟,这时候我们的客户也很困难,我们选择与客户共渡难关;更重要的,就是开始开拓国内市场。随着国内经济的逐渐回暖,我们加大了对国内市场的开发,特别是对新产品、面向市场终端的产品。经过疫情之后,消费者对健康产品反而需求更大了。我们加快转型,利用我们海藻活性物质独特的功效,围绕怎么对下游客户提高其产品附加值下功夫。

比如,针对下游肉制品生产产业,我们去给客户赋能,经过我们实验室研究,做出大量数据,我们提供的原料做出的火腿肠,可以减少一半热量(卡路里)。以前很多人不敢吃火腿肠,怕发胖,那现在我们赋能下游客户,让客户生产的火腿肠,即含有膳食纤维,又减少热量,成为了健康的可以减肥的火腿肠。这个过程中,我们其实经历了很大的转变,就是由以前的产品思维,转变成了用户思维,为客户提供一套解决方案。

谈未来规划:打造平台,撬动千亿产业链

记者:作为海洋产业龙头企业,我们未来的发展规划是什么?

张国防:我们由单纯的提供原材料,变成了赋能下游产业。利用海藻活性物质五大健康功效,对我们下游八大产业(我们梳理出八个方面的产业)去赋能,和他们去链接,形成紧密的合作伙伴,打造一个产业生态。明月海藻由原来的一个制造企业,变成一个平台企业,建立产业生态。这样,我们的发展空间会大大拓展,发展速度也会加快。一旦形成产业生态,我们会从几十亿规模的企业,迅速发展成几百亿甚至上千亿的产业链。这是我们新的发展战略。

谈五十年发展:专注 创新 开放 合作

记者:从当初的小型海洋化工厂,到发展成大型蓝色产业集团,这一路走来,您觉得,明月海藻的发展壮大,成功经验主要有哪些?

张国防:这几十年走下来,可以用“八个字”来体现明月海藻的发展历程。一个是专注。我们专注了这个领域,这个产业,专注了一颗海藻,坚持了这么一根发展主线,专注这个领域,把它做精做透做深到做大;

再就是创新,不管是我们从单个提取物到多个提取物,这是技术创新的过程,不断地不断地去突破技术。另外提取这些物质后,对它进行应用的开发,这就需要新的应用的技术,这些技术都跨界,与原来的提取技术不一样,这个挑战还是蛮大的。所以我们在研发上面一直不断地去延伸,不断地去挑战。当然还体现在制度上创新、商业模式上创新,管理模式创新……整个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创新。

第三个是开放。整个明月的发展过程,我们走了一条开放的路子。我们不是自己封闭在家里搞科研,而是一开始就走了一个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路子。通过和科研机构进行深度的合作,这不是单纯一个技术的转让,或者研究成果的转让,而是把拥有成果的团队引进来,拉进来去合作做这个项目,这样,项目的成功率、效率会更高。

第四个是合作。我们为什么发展的这么快,裂变的这么快?就是用了合作的方式。我们一些新的项目,基本上都是引进合作伙伴,而不是自己去做。以前我们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教训,我们自己去做不了解不熟悉的产业,认为我们有好原料,好技术,就去做这个产业。在做的过程中,遇到很多的问题,比如市场开拓的问题,渠道的问题,整个产业组织的问题。通过引进合作伙伴,这些问题就优势互补了。

记者:一“藻”当先踏征程。面向全球中心,深耕海洋的青岛,正以前所未有的加速度,激情拥抱这片深蓝。这不只是一位企业家、一家企业的故事,更是山东企业家奋发图强,勇于创新的时代精神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