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早筛第一股诞生!千亿潜在市场 青岛企业蓄势待发

2021-02-19 08:04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69950)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吕华

2月18日,农历牛年首个交易日,诺辉健康于港交所挂牌上市,“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股”、“港股牛年第一新股”正式诞生。

此次诺辉健康在全球共发行7659.8万股(行使超额配股权前),代码为6606.HK,发行价为26.66港元,开盘大涨185%,截止18日下午收盘,报84.000港元/股,涨幅达215.08%,市值突破350亿港元。

据了解,诺辉健康主攻高发癌症的居家早筛,旗下自主开发的产品“常卫清”是中国首个且目前唯一一个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癌症早筛产品。

“癌症早筛是全球最为令人欣喜的医学进步之一,在中国的整体市场规模预计将超过1500亿元。”此前,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梁頴宁曾在媒体面前公开表示。

告别“谈癌色变”的时代,随着诺辉健康上市,中国癌症早筛事业开启了新征程。欣喜的是,“癌症早筛”这场漫漫长征,青岛企业也已经“在路上”。

癌症早筛,背后隐藏着千亿市场

目前,国内癌症筛查市场还是一片巨大的“蓝海”。

早在去年11月9日,国家药监局批准了诺辉健康旗下结直肠癌早筛产品“常卫清”的创新三类医疗器械注册申请,并在预期用途中明确“常卫清”适用于“40-74岁结直肠癌高风险人群的筛查”。

“常卫清”自此顺利拿下“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证”,成为了国内目前唯一一款获得注册证的癌症早筛产品。对此,诺辉健康CEO朱叶青曾表示,“‘常卫清’在未来五年里是结直肠癌早筛领域唯一合规的玩家”。

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该类产品研发的技术壁垒相对较高。据了解,“常卫清”研发历时7年,临床试验入组5881名受试者,历时16个月,总投入1亿美元。

这也就意味着若潜在竞争者想要获得同类批文,至少需要五年时间。

而高门槛的技术研发背后,癌症相关人群已成相当规模。日前,世卫组织癌症专家表示,2020年全球癌症确诊患者达1920万,癌症死亡人数达1000万。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年龄在40岁至74岁的人群,尤其是城市人群,建议进行结直肠癌筛查。而2019年中国该人群的总数达到6.33亿人,高危人群已达1.2亿人。

如果按照平均每人每年接受一次筛查,每次筛查单价千元计算,这一市场的潜在规模将达到千亿元。

“国内的市场非常大,海外很多市场也都有较为可观的增量空间,当地相关的企业不多,且诺辉健康的产品价格也极具竞争力,这就意味着潜力巨大。”曾在诺辉健康的融资中连续三次加码的启明创投,其主管合伙人梁頴宇曾在此前的媒体采访中公开表示。

广谱筛查,青岛企业已取得突破

值得欣喜的是,在“癌症早筛”的漫漫征程中,岛城企业已取得突破。青岛君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一家致力于癌症早筛的高新生物技术企业。

“我不想到生命最后一天发现对我们的死敌癌症还毫无攻克,所以无论多难我也要投身癌症研究事业。”目睹过亲人患癌之后,君研生物董事长姜文彬对自己承诺。从2014年起,这位90后青岛小伙就开始致力于癌症早筛方面的研究,从钻研有机化工和生物检测类产品放大化生产开始做好了生物技术储备。

2017年底,姜文彬所在的科研团队已经获得了检验科的生化检测试剂和免疫检测试剂两类试剂研发的突破,这在很大程度上为后来的癌症早筛打下了基础。

2018年,姜文彬团队开始为其他企业提供单羟酚癌症早筛OEM服务,这是一种通过人体尿液的检测来对恶性肿瘤进行广谱筛查的技术,在恶性肿瘤患者中的检测阳性率可达71.2%,特别是消化道肿瘤患者中的阳性率可高达86.5%。“市面上关于单羟酚的产品有很多,但是下沉到C端市场的却没有。我们当时的一个想法是想做成民用产品,人们可以用它在家中自己检测,可以对癌症实现最早发现、最早排除。”

短短五个月的时间,姜文彬和团队研发的单羟酚癌症早筛产品便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因为之前无论是论文、学术,还是临床,对单羟酚的检测能力已经论证的很充分了,所以我这边的研发速度是很快的,基本上两个月成型,剩下三个月打磨,实验室是百分之百可以试验成功的。”

如今,君研生物研发的各类分子检测试剂、抗体和抗原检测以及个人自检设备试剂都已经跨越了国界,进入了欧洲和东南亚多国的临床,用于癌症、艾滋甚至是新冠病毒的检测与筛查。

技术可行,但市场不认可

在姜文彬看来,要想在C端市场普及这类癌症早筛产品,主要面临两大瓶颈:一是生产成本过大;二是大众普遍认知较低。

“光单羟酚这一个项目我们就投入了一百五十多万,还没算场地费和各种设备更新的成本。”姜文彬认为,研发一个这样的项目基本上就是砸钱、砸时间、砸精力。“又加上生产这类产品技术壁垒较高,不仅需要企业有资本,还必须要有技术。”

此外,由于此类产品太过于“超前”,导致市场认可度极低,“很多人一听癌症还可以筛查,直接就是不相信的态度,再说了这又不是感冒测量体温,大家平常没事是不想给自己检测是否患绝症的。”

市场不认可,直接导致了推广成本的上升。“我粗略估算过,培育一个可购买癌症早筛用品的消费者,需要的推广费用在每人500元以上。”姜文彬坦言,这对这个新产品的客单价和市场规模而言,是承受不起的。

事实也证明,高昂的新产品研发费用和已上市产品的销售费用,使得像诺辉健康一样的大多数癌症早筛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据诺辉健康财报显示,2018年、2019年诺辉健康的营收分别为1881.6万元、5827.5万元,2020年前9个月营收为3530.9万元,对应年份的净亏损为2.25亿、1.06亿和5.34亿。

“先走一步是先烈,先走半步才是先驱。”姜文彬打趣道,“过去风口还没有到时,我们走得太快了,成了先烈。但我相信未来中国癌症早筛事业才刚刚起步,风口总会来临。”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