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科考日记丨 “海九”深海“探囊取物” 获2个站位珍贵海底样品

2021-04-08 06:10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29406)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特派记者 王丽平

4月7日,晴

海风呼啸,海浪澎湃。航行在广阔无垠的南海之上,“海九”似是沧海一粟,在这里找寻合适的作业点犹如大海捞针。但“海九”上的科研人员就是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海况刚刚好转,科研工作马上开展了起来。

4月7日,科研人员要对移动式电视抓斗和深海可移动平台两台深海取样设备进行海试,并获取海底沉积物样品。

一千多米的海底尽收眼底

“到底了,到底了。”随着实验室里一片欢呼声,屏幕里显示的水下可移动平台已经接近1200米左右的海底,海底的游鱼、砂土清晰可见,实验室里的每一个人都凝神屏气,如获至宝,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贪婪”地捕捉着海底的画面。

科研人员正在回收深海可移动平台获取深海样品

“刚刚那是鱼吗?”

“海底黑色的地方有东西向外冒。”

“这里沙质有点软。”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

突然,屏幕定格,电脑显示电路过载,自动断电。

“我去检查下线路。”1992年出生的周吉祥迅速起身,拿起工具就下到了配电室。

周吉祥正在检查线路

“有可能真的是短路,也有可能是表显错误。”这位有着一个非常吉祥名字的腼腆大男孩,在团队里有个专属称呼,人称“线哥”。

“线哥”学的专业是机械,但对接线可谓一门儿清,接的线路精细又好用,科研工作中出现线路问题大家都愿意找他帮忙。

经过一番检查,排查了电路短路的可能,“线哥”说果然是表显错误。重新连接好线路,实验室里的显示屏又恢复了海底画面。

获1000多米深处海底样品

经过一番小插曲后,在首席科学家杨源的指挥下,取样工作继续进行。

杨源介绍,这个设备名为深海可移动平台,有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有四台推进器提供移动所需动力,高清摄像机和水下灯用来获取水下的影像信息,顶端的电缆实现与母船之间的信号传输。下半部分可以搭载多种取样器、原位探针、机械手臂等多种科考工具,可以在6000米的水深作业。

1200多米海底传回的影像

此次他们搭载的设备是海底便携式钻机,可以钻取海底的岩石获取岩芯,但此次下放的海底不是岩石海底,所以采用了静压取样的方式采集了海底沉积物样品。经过一番努力后,最终上午11点左右深海可移动平台出水,并获取了海底1200米水深长度约50cm的含粉砂质粘土样品。

科研人员正在下放深海可移动平台进行深海取样

“大螃蟹”探囊取物抓取2吨海底样品

当天,还有另一套设备移动式电视抓斗下水。

“准备就位,可以下水。”随着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高级工程师虞义勇一声指令,一个满身黄色、外观看起来萌萌哒的设备就被绞车调离后甲板,开始缓慢移向海中,当完全脱离甲板后,被绞车操控人员缓慢下放至海中,最终下潜至水下1200米左右的位置着陆。

虞义勇正在对移动式电视抓斗进行检查

虞义勇告诉记者,该设备名为移动式电视抓斗,用于抓取海底样品,一次可获取海底2吨左右的样品。

这个设备从外形看就像一只黄色的大螃蟹。上部分是电视抓斗的大脑和推进系统。

中间是螃蟹的身体,下部分是一个可以绞合的双瓣斗体,就像螃蟹的两个钳,也可以看成是河蚌的两瓣壳,成功抓取满意的样品后,双瓣斗体绞合就会把海底的样品带回到科考船甲板。

从显示屏幕看,随着两个“钳子”伸出、抓取,这只“大螃蟹”如探囊取物一般,将海底的砂石尽收囊中。

最终科研人员取回半吨含粉砂质粘土样,虞义勇告诉记者,在样品表层可见生物活动遗迹,还发现了7cm左右的线状淡红色软体生物。

虽然整个过程比较顺利,但虞义勇脸上还是写满了紧张。

因为在去年的海试中,“大螃蟹”出现了一些问题,经过一系列升级改进,今年再次海试。海试成功后,4月份,“大螃蟹”将跟随虞义勇前往西太平洋,正式投入科学调查工作中,进行实际取样。

“这一次‘大螃蟹’表现不错。”虞义勇笑着说。

本航段深海区海试工作圆满结束

经过两次取样工作,科研团队获得了两个站位的珍贵样品。从事海洋地质研究15年的虞义勇告诉记者,这些样品将会被带回去做各种测试分析,如粒度分析、地球化学分析、矿物碎屑分析等,通过分析可以推断出当时沉积环境的水动力情况,根据沉积物样品的地球化学元素含量及其组合特征可以推测出沉积物来源,从而可以丰富我们对该海区的认识,进一步拓宽我们对海洋的认知。

科研人员正在对移动式电视抓斗获取的深海样品进行编录

4月7日,随着两套设备的海试成功,也标志着“海九”2021年度首次海上调查任务二航段深海区的海试工作圆满结束,接下来“海九”将前往近海,进行海试。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