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制造业不断承压 国家出手帮企业渡难关

2021-06-16 09:28 央视新闻客户端阅读 (17229)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 制造业不断承压 国家出手帮企业渡难关

  今年以来,国内市场上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最新数据显示,5月份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超过70%,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9%,都创下十年来的新高。针对这些现象,政府连续出台措施加强调控。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以及调控给制造企业带来哪些影响和变化?

  在浙江安吉国内最大的转椅生产基地。一家家具企业,一边是工人们正在加紧生产赶订单,另外一边由于涨价一些订单临时取消,生产出来的家具堆在仓库里却发不出去。

  浙江安吉某椅业公司业务经理 王益淑:这款椅子的话,里面有用到铁架、海绵,价格几乎上涨了100%,包装材料的价格也是上涨了10%到20%左右。

  不涨价就只能亏本,涨价了很多客户就取消订单,这让企业面临两难。而在山东即墨这家生产冷柜的企业,光是今年一季度就取消了15万台订单,这相当于平时全年订单的三分之一。

  青岛即墨某电器公司执行董事 李鑫:化工材料也上涨到三万多一吨,它的正常市场价格应该在一万元一吨左右,相当于连翻了三番,我们很多订单因此无法排产,因为亏损太严重了。

  在制造业之城东莞,一家生产电动牙刷企业从二月份开始各种涨价的通知单接连不断的发过来。

  广东某智能科技公司董事长 严佑春:目前这个电子元器件涨了2到3倍,塑胶原材料上涨了30%到40%,(产品的)利润几乎是已经没有了。

  专家指出,此轮原材料价格上涨,主要受全球经济复苏、流动性宽松以及金融市场投机炒作等多种因素交织作用的影响。大多数中小企业由于处于产业链中下游,议价和消化能力都比较弱,受到的冲击也比较大。

国家出台措施 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针对上游原材料涨价问题,从五月下旬开始,国家已经连续召开会议作出专门部署,要求多措并举帮助中小企业应对原材料涨价的影响。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些举措正在逐步生效,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5月份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接连三次关注大宗商品价格和原材料价格上涨,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门联合出手打击囤积居奇、哄抬价格等行为,同时出台措施帮助中小企业应对成本上升压力。相关政策出台后,部分原材料价格应声回落。在山东即墨,这两天李鑫正忙着和一些客户对接恢复上半年取消的订单。

  青岛即墨某电器公司执行董事 李鑫:经过这一波调控,比如说我们采购的钢材从上个月的7500块钱左右一吨,现在已经下调到6500块钱左右一吨,对我们企业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我们之前有5万台订单,我们又从客户手中挽回了回来。

  同时,各地政府也在出台针对性措施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在浙江,政府派出多路联企专员去实地走访了解企业困境。

  浙江省安吉县商务局外经贸科科长 钱方圆:我们对出口500万美元以下的企业,由我们政府统一买单,给他们做了一个信用保险,也是为了防止这些企业后期可能会被客户甩单,不予支付这些行为来做一个保障。

  在东莞,政府一方面加强对中小企业提供各项融资服务,另一方面与行业协会等联手打造了统一的采购平台,帮助企业对比市场价格。

  广东东莞某眼镜企业采购部经理 迟运逵:可以同时对比多家企业的定价,为我们的讲价,包括报价这方面不必要的成本有大幅度减少。

为走出困境 企业加快创新转型步伐

  调查中记者发现,面对各种原材料上涨,一些企业开始把当前的压力化作动力,加快创新转型步伐,通过增加高附加值产品来化解不断高企的成本,为企业走出困境找到出路。

  今年,东莞这家电动牙刷企业开始和大数据平台合作,对自家产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大数据科技企业负责人 王毅:通过供应链大数据做的消费者画像我们发现,后疫情时代,消费者更喜欢简单而好用的商品,颜色鲜艳活泼或者有治愈感的商品。通过我们的系统,我们可以输出更多的用户需求。

  利用这些大数据,今年3月份,企业一下推出了六款新产品,砍掉了三分之一的老产品。

  广东某智能科技公司董事长 严佑春:整个销售的流量比去年同期有百分之两三百的增长,这些新品新技术的推出,也可以给我们这个压力带来一些缓解。

  而针对转型面临的资金短缺、科研力量不足这些难题,政府也在出台各种帮扶政策。最近,李鑫的企业正在转型生产可以运输疫苗的超低温冷柜,由于技术门槛高,一开始企业感觉无从下手,当地政府就把科技、工信、金融等部门的服务人员约在一起想办法。

  青岛市即墨区北安街道经济发展服务中心工作人员 韩璐:联系国内高校和行业专家,此外我们还为企业申请了2000万元的技改扶持资金。

  青岛即墨某电器公司执行董事 李鑫:我们生产的常规产品呢,售价在人民币1000到2000元之间,但是我们推出的低温柜产品,我们销售到美国的价格是高于2万元人民币的,那么它对原材料价格的敏感度就低很多。我们认为企业打铁还需自身硬,还是要提高企业做出产品的附加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