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入奥引关注 青岛滑板队“00后”教练在探索

2021-08-28 16:21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380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潘立超

在刚刚落幕的东京奥运会上,滑板作为第一次进入奥运会的项目,因其观赏性强而备受关注并且常常登上热搜榜,在青岛市为了选拔人才,在最近几年也组建了市滑板队备战下一届省运会,而青岛市滑板队的教练员李一鸣作为一名“00后”,目前已经拥有了十年的“板龄”并且入选过国家滑板青年队,如今在教练员的岗位上不断的培养更多的滑板少年。今年的青岛市运动会上也是对标国内外赛事新设置了滑板项目,推动了滑板运动在青岛的普及与发展,也促进了滑板项目选拔了后备人才。

滑板人生受父亲影响

出生于2000年的李一鸣在多年之前就已经小有名气,他的父亲李津春就是一名滑板资深玩家,青岛的第一批滑板少年,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汇泉广场,大约30年前,李津春就是汇泉滑板少年中的一员,在2017年李津春成为山东省滑板队的带队教练参加了全运会,如今李津春还是国家级滑板裁判,李一鸣从小就在滑板的氛围熏陶当中长大:“因为我爸就是玩滑板的,我从小就听他说,滑板特别好玩,他还经常给我看当时的滑板视频,就这样耳濡目染的,觉得很酷,2011年后才真正开始玩滑板。爸爸在精力、时间以及器材费用等方面都特别支持我玩滑板,但中间有一年多出现过倦怠期,但是现在又和原来不一样了,因为时间太少得抓紧,每分每秒都想着滑板,平时玩的时候比较喜欢玩大动作,还有在空中的的各种抓板,包括那种跳跃以及360度旋转的感觉,拍出来特别炫酷。”

在多年之前,李一鸣曾经入选过国家滑板青年队并且憧憬过参加奥运会滑板比赛,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最终他没有实现站在奥运赛场上的愿望,2019年,因着省运会设项的机缘,青岛市第一支滑板专业队成立,李津春成为了这支队伍的总教练,而日常训练的重任,基本都落在了李一鸣的身上。

成为萌娃战胜困难的导师

滑板作为一个时尚项目颇受世界上的青少年喜爱,今年7月份进行的青岛市第五届运动会滑板比赛当中,不到10岁的孩子都成为了参赛主力,当时的比赛期间天气虽然十分炎热,但是都挡不住孩子们对滑板的热情,

萌娃们身穿厚厚的护具,但都不妨碍她们踩着滑板完成各种动作,李一鸣作为她们平时的教练,在市运会比赛当中担任裁判长,看到自己队员们基本包揽了比赛的冠亚季军,李一鸣十分开心。

滑板也是一项街头的时尚运动,近年来很多商业活动都引入了滑板表演来聚拢人气,这也是对于滑板这个项目的肯定。说起青岛滑板的发展现状,李一鸣也有自己的一些认识:“现在青岛的民间滑板玩家有很多,像如在很多广场和大超市门口都能看到孩子们在玩,滑板的玩家虽然没有进行过统计,但是可以说相比很多年前是增加了不少,而滑板比赛和滑着玩是完全不同的,像如奥运滑板的比赛场地很少有统一标准,因为每次大赛的赛场设计也是创意的一部分,而且日常训练也有不少难度。”

李一鸣在日常的训练当中,除了教萌娃们滑板方面的基本功之外,也是希望通过滑板让孩子们彰显个性,提高战胜困难的勇气:“现在的小朋友不像我们当时,而滑板最害怕胆小。胆子小了就控制不住身体,控制不住身体就会摔跤,摔跤胆子就更小了,恶性循环,需要教练开导。这么热的天,孩子们还能这么投入,可以看出孩子们是真正热爱这项运动,而且滑板平时很容易摔倒,孩子们摔倒之后都会靠着自己的力量重新爬起来再努力完成动作,可以塑造战胜困难的勇气和信心,这个运动也是很锻炼孩子的平衡性,尤其是毅力,让他们知道成功来之不易。”

面对新形势青岛在探索

对于滑板未来的发展,李一鸣也谈到,目前对孩子的培养,主要是打好基础:“目前我对孩子们还是尽量把基础打好,至于以后怎么发展,是想成为适应奥运规则的专业选手,还是当一个时尚炫酷的街头玩家,也得看她们自己的情况而定。我们也在努力打造滑板特色学校,希望可以滑板进校园,让更多的孩子接触到滑板运动的魅力。”

就像滑板进入奥运会这个事来说,李一鸣告诉记者,现在滑板圈子里对这事儿分成两派,一种观点则认为,滑板迎来了跨越式的发展,会有更多人了解、参与这项运动,也会得到更多场地、资金方面的支持;另一种观点认为,滑板本身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运动,‘入奥’反而破坏了固有的街头文化属性,作为一种街头文化有着更多的个性展示,而过多的规则则会让一些玩家感到无所适从。

除了观念之外,场地限制也是滑板项目出成绩的一大瓶颈,青岛市第五届运动会滑板比赛相关负责人翟黎黎也谈到,滑板作为一个新兴项目,此前青岛市一直都没有相关的专业人才和场地,目前采用的是“市队俱乐部办”的模式进行选材,通过给一定的政策扶持,由相应的社会力量承担训练比赛任务;场地方面也只有天泰体育场这一块相对专业的场地:“大家看奥运会滑板项目包括街式赛和碗池赛,正规的滑板比赛场地占地面积非常大,短期内恐怕难以建成,市运会的滑板比赛只有市南市北和崂山组队参赛了,这还是因为交通相对方便,像如家离着远的家长,也不可能让孩子从李沧城阳每天下午来天泰进行训练,目前全国来说也没有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有些省市的队伍是让其他项目的选手转型过来,青岛也在进行摸索,看看哪种模式更适合滑板项目在比赛当中出成绩。”

相关新闻:

东京奥运的青春风暴

据了解,国际奥委会接纳滑板、攀岩、冲浪等项目的初衷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关注奥运会,在今年的东京奥运会滑板比赛当中男女共有4个小项产生12枚奖牌,根据统计,12位奖牌获得者的平均年龄不到19岁。在4位奥运金牌获得者中,年纪最大的堀米雄斗22岁,年纪最小的西矢花只有13岁。在女子碗池比赛中收获银牌的日本选手开心那仅有12岁,是本届奥运会最年轻的奖牌获得者,中国选手虽然没有拿到奖牌,但是已经创造了中国滑板的奥运历史。

通常竞技体育项目的备战,需要专业教练组、科研和医疗保障团队、训练基地等,可当时于滑板项目而言,可以说“一切从零开始”,中国在滑板项目上并没有任何的经验可以借鉴。为了备战奥运会,跨项选材就成了一条推动中国滑板运动发展的“捷径”。年仅16岁的中国选手曾文蕙,曾经是一名武术选手,东京奥运会上的第六名成为目前中国选手在奥运滑板项目上的最佳战绩,而参加奥运会滑板比赛的另一名中国选手张鑫则是从啦啦操转型而来,在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上,滑板项目将继续保留,期待有更多的中国选手能够展现青春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