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之隔,隐患几何?青兰高速返修后出现“漂移”路段,设计与施工方分别回应

2021-09-06 18:26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77053)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永端

雨中的一场远行,岛城市民陈忠良可谓一路惊心动魄。

此前的暴雨中, 陈忠良一人驾车沿着青兰高速公路自青岛出发,一路向西,前往济南市莱芜区。

今年夏季,由于青兰高速公路一些路段因“病害”进行了返修。可路面返修后,沿用的原有的隔离虚线,在路面上形成了“沟槽”。这些沟槽在雨天里存储的积水,让车辆在高速公路上产生漂移现象,有安全隐患。

针对隐患,山东高速集团下属分公司向半岛全媒体记者表示,他们此前已经意识到了隐患的存在,但他们的施工是根据集团设计院的要求完成的。

集团设计院则向记者表示,这些隐患是“设计缺陷”,当前会通过高速公路电子屏字幕提醒司机降低车速,消除司机的心理压力,同时针对沟槽积水,将适时进行人工清除,而“设计缺陷”将进行施工处理。

青兰高速旧隔离线,雨天将存积水

高速路上,车辆雨中漂移

8月31日的暴雨中,陈忠良一人驾车沿着青兰高速公路自青岛出发,一路向西,前往济南市莱芜区。对于陈忠良而言,穿行青兰高速不是第一次。

“因为业务的原因,经常从青岛前往济南莱芜。”陈忠良说,按照出差计划,8月31日,他要到莱芜洽谈一笔业务,因为时间定在当天下午,尽管天空中下起了大雨,但他还是出发了。

与以往相比,陈忠良的这次远行,遇上了多年来少有的暴雨。当他在暴雨中沿着青兰高速公路驾车行驶到诸城区域的路段时,他的车轮不听使唤起来。

陈忠良说,车外的暴雨拍打着轿车,他不得不将前挡风玻璃上的雨刮器调整到最快,同时他还打开了雾灯,以往120公里的时速,他尽管降到了百公里之内,但在他变道时,轿车竟然在路面上“漂移”起来。

“一变道,轮胎底下先是呜呜作响,之后的瞬间发生‘漂移’。”陈忠良说,在有些路段,时速若在百公里中变道,手里的方向盘甚至“不听使唤”了。

暴雨中变道,方向盘不听使唤致车辆漂移,这些不寻常是如何发生的?对于这类异常,时常穿行青兰高速公路的陈忠良有自己的见解。

“公路沟槽积水和沟槽与路面间的高低差导致了车辆漂移。”陈忠良解释,早在今年夏天,青兰高速公路一些路段进行了大面积的半幅施工整修,整修之后两车道在原基础上进行了增高,而两车道之间原有的分隔线却没有进行整修。

“沿途用了原来的旧虚线。”陈忠良说,如此以来,虚线两侧增高的路面中间形成了沟槽,沟槽雨天积水,同时沟槽与路面形成了落差。

“谁能保证不会生险”

在沟槽的积水与两车道的落差中,陈忠良双手使劲抓着方向盘,将车速尽量放低。

“暴雨很大,能见度很低。”陈忠良说,“让我惊心的是沟槽的积水和两车道之间的落差。”

惊心动魄间,陈忠良尽量不去选择变道。但事实是,在一些路段,他又不得不被迫选择变道。从青岛到诸城,再从诸城行驶到临沂市沂水县境内,一路西行,只要是变道,轮胎底下的路面落差摩擦着轮胎,使得轮胎“呜呜”作响。

“青兰高速沂水路段也有漂移的情况。”陈忠良说,和诸城一样,今年夏天,沂水路段也进行了返修,两车道之间的分隔虚线上同样产生了沟槽。

从沂水往西,当他的车辆在大雨中穿越青兰高速淄博段和莱芜段时,漂移的境况竟然没有发生。此时,胆战心惊地陈忠良透过车玻璃发现,莱芜路段没有沟槽。

“车道分隔虚线是新的。”陈忠良说,早在今年夏天,莱芜路段的一些路段也进行了返修,让他不明白的是,同一条高速公路,为何有些区域的路段在返修过程中更新分隔线,有些路段沿用旧分隔线,旧分隔线路段上留下沟槽致雨水排泄不出、产生落差,生出安全隐患。

“一路上,握方向盘的手上全是汗。”陈忠良表示。

事实是,反映青兰高速青岛至济南、济南至青岛方向路段,今年夏天进行返修后因沿用旧分隔线,让司机中途担惊受怕的,并非只有陈忠良。

时常在青兰高速公路驾车行驶的岛城市民刘先生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这之前他也发现了这些问题。在青兰高速公路上,哪怕是在天气晴朗的情况下变道,两车道沟槽处传来的摩擦轮胎的“呜呜”声响,也时常让他后怕。

“到了雨天,不光是落差摩擦轮胎的声音了。”刘先生说,“谁能保证突来的车辆漂移不会生险?”

“变道产生的不稳定性,对路上的新驾驶员,更是严峻的挑战与考验。”刘先生强调说。

诸城沂水路段存隐患

众驾驶员反应的青兰高速公路路况,真就如此吗?

9月4日周六,青岛、潍坊、临沂等多地又迎来了阴雨天气。为探究该条高速公路出现的情况,记者驾车沿胶州湾大桥西行,穿越西海岸新区、胶州等路段,前往诸城。

在胶州以西的诸城一些路段,半岛记者透过车窗确实发现了路面整修后在隔离线上留下的沟槽。从中间车道变向最外部的慢车道,或者从慢车道变向中间车道,轮胎底部会传来“呜呜”声响的同时,确如一些司机所称的车辆在瞬间会发生“漂移”。漂移的瞬间,方向盘会发生小抖动。

半岛记者还发现,如果车辆时速在90公里以内,方向盘会抖动,但漂移并不明显;如果时速超过110公里,变道的瞬间,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响、方向盘的抖动与车辆的漂移程度愈加明显。

过了诸城,在临沂市沂水县境内,同样的情况也会在一些路段发生。从沂水一路向东前往青岛,其间,上述情况也会发生。这些情况说明,青兰高速西东方向的一些路段也在此前进行了整修。

调查过程中,半岛全媒体记者发现,这些状况在一些路段显得异常明显,整个行途不得不将车速控制在百公里之内。

从青岛到济南莱芜区,距离近300公里。该高速公路上的部分路面,是何时进行返修的?

半岛全媒体记者为此联系山东高速集团潍坊分公司时,分公司工程养护部一名负责人表示,青兰高速诸城路段的修复主要是在今年夏天完成的。整个施工过程中,他们采取了分期半幅施工,所属的几十公里路段分期持续月余。

“施工在夏季进行,主要考虑到沥青的铺垫需要高温。”这名负责人说。

山东高速集团临沂分公司一负责人则向记者表示,青兰高速公路临沂沂水县路段同样是在今年夏天进行施工的,他们同样也采取了半幅施工,将路段上破损的部分进行了“微表处”,双向六车道主要进行了除超速车道外的中间车道和最外车道的处理,处理同样花了很长一段时间。

施工单位无能为力

诸城、临沂两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同时还表示,他们对部分路段进行“微表处”之后,车道之间因没有对原隔离虚线进行重新施工,从而形成了两个“沟槽”,如此以来双向六车道则行成了四个“沟槽”。

临沂公司的这名负责人表示,隔离虚线的宽度为15厘米,沟槽的深度约为1厘米,也就是说,高速公路上部分路段行程的沟槽为15厘米宽、1厘米深。两公司相关负责人还表示,记者向他们反映的汽车在路上“漂移”的问题,此前也有人向他们反映过,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

其中一名负责人承认,沟槽积水后,在车速过高的情况下,着实会引发车辆打滑或者方向盘发生异常。

身为施工方,既然“已经意识到了”,为何如此施工,施工之后又为何不去修改?

就此,上述两公司表示,身为分公司的他们,施工完全是按照集团所属的“山东省交通规划设计院”设计出的方案进行的,他们更改不了方案。当“方案”实施完成之后,尽管他们意识到了“沟槽”导致的行车异常,但这种异常,他们更改和左右不了。

一个在高速公路上涉及行车安全的“规划”实施之后,无能轻易更改,万一出现安全隐患,谁来承担?对此,两公司表示很无奈。两公司不约而同表示,当前的汛期即将结束,若再下雨,他们会通过高路公路提示牌或者电子屏,提示过往司机降低车速或者利用人工消除路面积水。

对于上述两公司所说的“利用人工办法消除路面积水”,这一办法在一些司机看来“很难实现”。

“沟槽的积水随时都可发生,”司机高先生说,“车辆在高速穿行的公路上,人工处置沟槽积水,很不现实。”

对于记者反映的这一问题,两公司均表示已经向集团相关部门进行了汇报。

青兰高速资料图

“设计缺陷”,将设法应对

青兰高速,是青岛至兰州的高速公路,是国家高速公路网编号的东西方向主干线之一,这项国家重点工程,全长1795千米,双向4/6/8车道,沿线经过山东省的青岛、潍坊、临沂、济南(莱芜区)、泰安、聊城、河北省、山西省、陕西省、甘肃省。

此次大面积“微表处”施工的设计者——山东省交通规划设计院的一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青兰高速青岛到济南段建成通行的数年里,路段的一些路面逐步出现了“病害”状况。针对这些病害,集团进行了总体规划,诸城段、沂水段、莱芜段等路段于今年夏季进行了返修,返修的过程中因为车道间隔虚线没有进行更新,导致了路面沟槽内雨天产生积水。

这名负责人表示,与诸城、沂水路段不同的是,济南莱芜区路段因里程短,整个路面进行了整体返修,返修包括隔离虚线,所以莱芜区路段不存在沟槽积水的情况。

“(沟槽)是设计缺陷。”这名负责人说,这个“缺陷”产生了,若再返工补缺,则是个大工程,施工路线长,同样要半幅施工,但这种“缺陷”迟早要解决。

他说,针对分公司和记者向他反映的这一情况,他将向集团高层汇报,通常情况下,集团会作出施工资金预算,再对路面进行施工。

这名负责人说,尤其在将来的雨天,他们会在高速公路上采用电子屏字幕提醒的办法,提醒司机降低车速,尽量消除过路司机的心理压力,尽可能消除行车隐患。

他山之石

多地高速公路

曾因积水引发交通事故

连续多天的降雨天气,给选择高速公路自驾出行的驾驶员增加了安全隐患。2020年7月12日10时40分,唐某驾驶晋ANJ1**号小型汽车,行驶至荣乌高速(山阴至平鲁段)1211km+600m处时,因为经过路面积水路段,操作不当,与道路右侧护栏发生碰撞,引发交通事故。

高速二支队九大队民警赶到现场,发现一部白色轿车停在应急车道上,车头损坏严重,后方路面散落有汽车配件。处置完事故后,据事故当事人唐某称自己路过行车道积水路段时,感觉车子飘了一下,因方向盘操作不当车子失控与道路右侧护栏发生碰撞。

交警提示:高速公路行车遇到积水路段,如果躲避不开,通过时要用力握紧方向盘,保持匀速直线行驶,不要有转向和刹车的动作,防止车辆失控。

2020年7月2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6月30日,在上武高速上饶境内发生一起交通事故。经高速交警调查,事故发生时,前车未及时发现前方积水路段,溅起大水花后突然变道,后车前挡风玻璃被水花遮挡,躲闪不及,两车发生相撞事故。

一天之内,在沪陕高速公路内乡出口西不足10公里的路段上,竟然发生7起类似交通事故。其中3起发生在前后不足20米的距离内。

5月27日,南阳市普遍降雨,道路湿滑。在沪陕高速公路内乡段1199公里前后各5公里范围内,先后发生7起小轿车撞到高速公路设施的交通事故,其中3起发生在1199+300米前后不足20米的距离内,最近的两起发生地相距只有6米。据笔者目测,此处不足100米的范围内,两侧高速公路护栏有8处撞击点。据其中两名肇事司机说,事故发生时,时速大约80公里,行驶中突遇积水,车辆方向走偏,撞进隔离带。肇事车辆受损严重,驾乘人员不同程度受伤。

沪陕高速公路1199+300米处,超车道和行车道上有一摊长度达30多米的积水,积水最深处有20毫米。而28日下午,此路段仅有零星小雨,按理说不至于形成积水。车道上的积水应该是因道路不平、排水不畅、上午降雨所致。

据路政人员和高速公路交警说,自沪陕高速公路通车以来,该路段一直事故多发。为此,他们曾于今年3月以书面形式通知沪陕高速公路宛坪段路政管理中心,要求在此设立事故多发警示牌,但至今未设置。

高速公路路面积水导致交通事故,应是谁的责任?就此,有律师称,事故认定书中交警若列出是积水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可根据证据起诉高速公路管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