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鸥展翅引凤来!“海鸥文学奖”吸引大咖名作 获奖作家纷纷为“青岛文学”助力

2021-11-27 12:21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55312)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黄靖斐

文学如海。青岛首个专业文学类奖项——“海鸥文学奖”在时隔两年后再度颁出,这座海畔城市又一次吸引了国内外文学界的关注。作为青岛本土唯一的纯文学刊物《青岛文学》的前身即是《海鸥》,迄今已有62年的历史。海鸥文学奖于2019年始创,面向全国,旨在奖掖纯文学作家、不断发掘文坛新秀,打造青岛新的文化名片。“海鸥奖”不仅引来全国的名家佳作,也唤醒青岛作家文学的传承。本届“海鸥”得主,包括中篇小说《来自天堂的敬礼》(杨志军),短篇小说《会飞的父亲》(李浩)、《小半袋米》(陈应松),散文《父亲的海》(盛文强),诗歌《随想》(林莽)、《花非花颂》(臧棣)等。

大咖名作

寄语“海鸥”成为知名文学奖项品牌

 “海鸥文学奖”的颁奖现场,流动着活跃的文学交流气氛,文学大咖的作品汇聚青岛,带来前沿的思想与崭新的文学论辩。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湖北省作协原副主席陈应松,被称为新世纪“底层文学”的代表作家,多年来他一直坚持底层文学的写作,关注乡村现实和农民命运,他创作的一系列“神农架小说”被评论家称为值得研究的文学现象,此次陈应松获奖的短篇小说《小半袋米》,故事发生在偏远的山村。谈及创作过程陈应松透露,“《小半袋米》来源于一个真实的‘扶贫攻坚’事件,创作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艺术虚构”。故事主人公李细鸹退耕还林获得政府补助的大米中有小半袋的十三斤米是发霉的,连着跑了三趟也没换成,于是就拆了乡政府院墙的砖……后来他良心发现,把砖了还回去。“我关注的都是小人物遭遇的问题和他们的命运。”

这次为了“海鸥文学奖”,陈应松特地从武汉赶至青岛出席颁奖礼,在他看来,海鸥文学奖分量很重,获奖作品都是从国内一流佳作中评选,评委也都具有极高的水准和公信力。“虽然是一个城市的奖项,但在文坛很有代表性,能够体现当下中国文学小说、散文、诗歌的成就。”

陈应松和青岛有着很深的“缘分”。早在2006年,陈应松便与美丽青岛有过一次邂逅,那一年,第二届中国小说学会奖颁奖典礼在青岛举行,陈应松的《太平狗》获得中篇小说奖。“拿到了4万元的奖金,得感谢承办方《半岛都市报》”。2012年,陈应松来青签售《所谓故乡》《灵魂是囚不住的》等作品。“大家都知道我喜欢青岛,青岛的红瓦绿树碧海蓝天,海风、海浪,好闻的海腥味儿,还有美味的海鲜,我都喜欢。”在陈应松看来,青岛是中国文学的重镇,有一大批当代中国文坛的知名作家、散文家和诗人在这座城市定居、创作,“近几年来,青岛文学取得的成绩也是毋庸置疑的。在青岛,有很浓的文学创作氛围,青岛的作家很团结,彼此有着文人之间惺惺相惜的情谊。如果说和武汉相比,青岛人非常好客,是‘好客山东’的代表,特别讲究礼仪,青岛的作家待人也特别真诚。我来青岛的时间很多,跟跟青岛的作家朋友们关系都很好,每次来青岛采风、签售新书,青岛的作家、读者对我都特别关照,也特别热情。”

  中国当代著名诗人、白洋淀诗群、朦胧诗派代表人物林莽,此次凭借诗歌《随想》获得“海鸥文学奖。接受采访时林莽表示,“我一直是一个业余的诗歌写作者,插过队,当过中小学和大学的教师,做过多年的编辑。有许多年,我一直在默默地为抚慰自己的心灵而写作,许多作品在抽屉里放了很多年。这组获奖作品是由近几年的一些随感之作组合而成的,将其命名为《随想》。它们都是因为生活中的一些触动而引发的,都和生命体验相关,有出处,有故事背景,有思考的现实生活之作。”

“海鸥文学奖是一个全国知名杂志设立的刊于本刊的文学作品的年度文学奖,代表着杂志的文学主张和文学水准,是一个倡导先进文化和优秀作品的奖项。”林莽表示,青岛是个有着深厚文学传统的城市,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有一批中国优秀的文化人士聚集在青岛,他们引领了中国和青岛本地文学的发展。现在的青岛,依旧是一个典雅的文化和文学之都。“我热爱这里的朋友们,也爱这里的大海,希望这个奖项能一直办下去,形成自己的文化品牌,办成中国众多文学奖项中最知名的、最好的品牌。”

文学标准

创作《会飞的父亲》李浩写了7篇

  祖籍在山东胶东半岛海阳的臧棣,凭借《花非花颂》获得海鸥文学奖,谈及家乡臧棣的表达非常诗意, “地图上看,海阳和青岛比邻相依;在我的想象中,都是半空中翱翔着美丽而勇敢的海鸥的造化之地。” 在持续了三十多年的诗歌创作中,臧棣常常感觉到身上有一种属于“北方诗歌”的气质:“积极开阔,天大地大,雄浑俊朗”,而这些多多少少和流淌在血液深处的“齐鲁基因”有关。因此来自家乡的奖项,“不仅是对我的写作的肯定,更像是对我的诗歌理想给予的一种特殊的支持,很纯粹,也很珍贵。诗歌注定是我们生存的世界中最重要的一种真相,无论诗人表达得多么迂回,诗都是我们的狂喜。”

  “回顾青岛文学的历史,会让青岛作为现当代文学的一座独特的重镇的位置更为深入人心,赢得更多的敬重。 ” 凭借短篇小说《会飞的父亲》获奖的作家李浩表示:“再一次地感受到文学所带给我的幸运和幸福”。《会飞的父亲》是李浩一系列同题小说中的之一,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他写作了七篇《会飞的父亲》,试图通过一个有着强烈限制力的“标题”,写下我对生活、生命、人性和生存可能的不同思索。发在《青岛文学》上《会飞的父亲》是他写下的第六篇。“在写作这一组《会飞的父亲》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着游戏的快感,当然我始终会提醒自己,用博尔赫斯漂亮的短语来提醒自己,它是也必须是‘严肃的游戏’,我不能将它‘巧妙’地变成塑料花。”创作过程中,李浩偶尔会回想一下列夫•托尔斯泰不止一次地重审过的他的文学标准:“对生活越有意义,越是面对本质问题,它的格就越高;要建立与内容相匹配的形式美;作家要真诚,要在他的文学中呈现‘遮遮掩掩的真情’ ”。李浩说,希望自己能够写下能够符合这类文学标准的小说。

书写青岛

岛城作家为家乡城市代言

   80后青岛作家盛文强,以海洋文学系列为文坛所瞩目,本次获奖的散文《父亲的海》,盛文强写的是渔民父亲与海的关系,也是写人生的一些思考。 “海鸥文学奖更像是青岛文学前辈对晚辈的鼓励和厚爱。 ”盛文强表示,写作在当下更像正在没落的手艺,而他选择不断书写,书写海洋的故事。

“海鸥文学奖的每一次评选,都是对青岛文学的一次总结,也是对城市文学的一次唤醒。 ”青岛作家杨志军连续两届荣获“海鸥奖”,他坚持“为青岛代言”。无论是此次获奖的作品《来自天堂的敬礼》,还是最新的长篇小说《最后的农民工》,写的都是青岛的故事。

 “设立海鸥文学奖是对建造青岛人文景观的努力,是《青岛文学》立足青岛放眼全国的一种做法,它体现的不仅是主办方开阔的胸襟和视野,更是他们驮着文学也驮着精神走路的一次奔跃,驭风而行,山在脚下,凡是愿意支撑文学的都是这样一些人,包括颁奖者,也包括读者。我的作品写青岛而在青岛获奖,寓意了这样一种沿续:外来作家的本土化和本土作家的向外化。”杨志军说,青岛的文学艺术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一种交替,青岛留下了那些喜欢海的人,也留下了文学,他们和他们的文学也因此有了翅膀,当然是海鸥的翅膀。“许多作家在青岛长出了翅膀,许多作品在青岛完善了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