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图说 | 宠物殡葬馆——爱宠最后的尊严与归宿

2021-12-02 21:31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24424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葛梦杰

“对于很多人来说,宠物就是自己的家人,相互陪伴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寄托着主人无限的感情。能让宠物以这样温柔又体面的方式离开,对主人来说也是一种心灵上的慰藉。所以说,宠物的葬礼,更是人的情感仪式。”采访中,海闻宠物殡葬馆负责人邱红感慨地说道。

如今宠物走进越来越多人的生活中,相应的,宠物的“后事”成为人们绕不开的话题,找一处绿地埋葬,虽是大多数人想到的简单的方式,但若处理不好,可能会污染环境,产生公共卫生问题。也有些宠物主人觉得这种方式太过于草率,毕竟养了数年,温情陪伴早已成为亲情相依,未能料理好宠物的后事成为他们心中的遗憾。因此,兼具环保与人性化的宠物殡葬成为越来越多宠物主人的选择。

2011年,国内宠物殡葬行业还处在空白阶段的时候,海闻宠物殡葬馆便已经成立,直到现在,虽说宠物配套服务的机构越来越多,但海闻仍是青岛唯一一家有正规资质的宠物无害化处理企业。“相较于每年死亡的宠物数量,选择做殡葬的只有很小一部分,绝大多数人甚至都没听说过宠物殡葬。”说起做宠物殡葬事业的初衷,邱红坦言,她养的宠物狗去世时青岛还没有宠物殡葬,只能埋葬在一处山坡上,这样草率的处理成为了她的心结。她想让宠物在生命结束时,像人类一样有尊严、体体面面地离去,因此,她决定开一家宠物殡葬馆。

“那时候内地几乎无经验可循,只有中国香港在宠物殡葬方面的流程和服务比较成熟,我就跑到香港学习了一段时间。”选厂房、引进设备、厂房装修……经过近一年的筹划,投入了大量资金,2011年,位于城阳区夏塔路的海闻宠物殡葬馆正式营业。

海闻取自英文“heaven”,寓意着每一只被殡葬的宠物都能去到“极乐世界”。宠物殡葬馆里周到又妥善的服务,也让宠物主人们对此坚信不疑。

在接到宠物主人的电话后,机构会派专人专车到主人家中,与宠物主人签订委托协议,接运宠物尸体。到宠物殡葬馆后,工作人员首先对宠物尸体进行清洗、消毒,对毛发进行整理。“这就类似于人的遗体整容化妆,也把宠物尽量整理到和生前一样。”整理完成以后,如果主人需要,在火化之前会将宠物放到专门的“遗体”告别室。在这个房间里,宠物主人可以跟爱宠做最后的道别。

告别室的墙上挂有一台电视,可以播放主人与爱宠生活的视频、照片。告别室内低沉的哀乐环绕,很多主人难掩悲伤的情绪。“愿意花钱给宠物殡葬的主人,通常与宠物之间的感情格外深厚。很多宠物火化时全家人都会跟着过来,和送别自己的家人无异。也有很多单身的年轻人,他们对宠物的感情更加深厚,有些小伙子送别时抱着宠物放声大哭,他们之间的感情也非常打动我。”邱红说,自己见证了太多主人与宠物之间的温情故事。“有时候我们就像心理医生,听每一位宠物主人分享他和宠物之间的故事,为他们疏导情绪。他们在与宠物单独相处时,我们也不会去打扰。”

告别仪式结束后,宠物尸体会被装在专用的纸箱里,进行独立火化。火化的过程主人可以全程参与,亲自按动火化按钮,看着宠物缓缓进入火化炉。火化完成后,主人还可以亲自将宠物的骨灰收纳进骨灰盅里。“很多主人在告别时心情都很悲痛,但在宠物火化完之后,他们悲伤的心情往往能够缓解下来。能够把宠物身后事做好,主人的情感也会得到释放。”

火化后,宠物的骨灰有三个去处。有的由主人带回家中;有的寄放在海闻专门设置的怀念堂里,在骨灰盅边摆上与宠物的合照以及零食和玩具,主人们定期前来看望;有的主人无法处理骨灰,就交由海闻处置,最终这些骨灰被抛洒在大海里。海葬,也是大多数青岛本地的宠物主人们能想到的最温柔的处理方式。

宠物火化的费用根据重量及服务项目定价,收费从780元到3800元不等。骨灰存放一个月的费用是50元,工作人员会定期对动物骨灰盅进行清洁。有些宠物主人觉得这个价格高,但相比于平时给宠物花在狗粮、宠物用具、看病等方面的开销,这个价格算是低的。有些宠物主人认为,这是宠物的最后一程,这个收费和服务还是很合理的。

乔婷婷和爱宠“娃娃”。

“花了多少钱我已经没有印象了,只记得送别‘娃娃’的时候,我哭得稀里哗啦。看到它这样体面的离去,我觉得花再多钱都是值得的。”曾给宠物狗做过殡葬的乔婷婷说道。乔婷婷是黑龙江人,2019年7月份来青岛定居,她有一只养了14年的吉娃娃犬,名叫“娃娃”。“14岁相当于人的老年了,因为那时候我自己还没有安定下来,不想让它跟着我折腾,怕它身体出问题,所以就把它寄养在老家了。”

在青岛安定下来后,乔婷婷想将“娃娃”接到青岛,让它来看看大海和新家。于是,她便专程回家将它接了过来。但是来青没多久,“娃娃”便去世了,乔婷婷和家人特别伤心。由于不知道有宠物殡葬,“娃娃”去世的那天晚上,乔婷婷找了个僻静的空地埋葬了它,她心里非常难受,觉得自己没料理好它的后事。

第二天上班时,乔婷婷听同事说青岛有宠物殡葬馆可以火化,于是她立即电话联系了海闻工作人员,预约了时间。后来工作人员到小区,将“娃娃”从土里挖出来带到了殡葬馆。“去到之后他们先给娃娃进行了清洗,看到它又恢复以前整洁的样子,我和家人的眼泪就绷不住了。”乔婷婷说,火化完她将娃娃的骨灰放在了怀念堂里,打印了“娃娃”的照片,放上了它喜欢的玩具和狗粮,在做完这些后,乔婷婷难过的心情慢慢得到了释放。“相比于随便找个地方埋葬,这是我能为它做的最后的事情了,我心里的愧疚感也减轻了很多。”乔婷婷说。

除了猫狗,殡葬的宠物类型还有很多,兔子、乌龟、蜥蜴等等,殡葬馆还曾经火化过一只体重100多公斤“香猪”。“有一些特别小的宠物,火化完骨灰只有指甲盖大小,甚至连骨灰都看不见,但对于主人来说安葬仪式的这个过程更为重要。”邱红告诉记者,从事这个行业后,她才知道有很多人喜欢养一些冷门的宠物。“刚开始我也不能理解,像是金鱼、蛇这样的宠物,完全没有办法和它们产生情感交流,但主人却对他们产生了深深的情感。但转念一想,即便是没有生命的物件,陪伴了自己十几年也是有感情的。”实际上,对于很多独居年轻人和独居老人来说,他们心中的陪伴,并不是一种双向的情感交互,反而只是一种心灵的寄托。

海闻还是青岛爱护宠物协会流浪动物的收养基地,在南侧的几排厂房里,收养着大大小小400多只流浪狗。很多来做宠物殡葬的人将自己宠物生前的用具捐赠给流浪狗。还有些人成为了协会的志愿者,经常来此做义工,并且将喜欢的宠物领养回家。

乔婷婷便领养了一只被主人遗弃的泰迪犬,取名叫“二娃”。“二娃的性格和娃娃非常像,第一眼见到它,家里人就非常喜欢,感觉娃娃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她也成为了协会的一名志愿者,空闲时会买一些狗粮到基地,帮着狗狗们做清洗、修剪毛发。有时候她还会将生病的流浪狗带回家照顾,等康复之后再送回基地。“我们的收入和生活空间不允许养这么多宠物,能帮忙的确实不多,但我想尽一份绵薄之力。”乔婷婷说。

到目前为止,绝大多数宠物主人不知道这个行业的存在,仍将逝去宠物直接埋在土里或丢弃。经营的前五年,海闻宠物殡葬馆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但邱红却一直咬牙坚持着。虽然现在殡葬馆经营状况也比以前好了许多,有了些许盈利。但这些盈利大部分都用了基地的流浪猫狗身上,对此邱红觉得非常欣慰。“我做这个不是为了收入,即便一直亏损,我也会继续做,这是一份事业,也是一份情怀。”邱红说。

邱红是一个默默做事的人,从不喜欢张扬。“我其实很高兴养宠人士对于宠物殡葬的认识越来越多,但是相较于每年死亡宠物的数量来说,给宠物做殡葬的人还是太少太少了。无论从环境保护,还是宠物、自然、人的和谐关系来说,都需要我加倍努力地去做。认真对待每一个生命,这是社会文明的体现。不管未来如何,我会一直坚持下去。”邱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