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在车里过了一夜!半岛记者连线青海门源居民:凌晨街头,看见武警心里踏实

2022-01-08 13:47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45678)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永端

1月8日凌晨,青海海北州门源县发生6.9级地震。震中距离县城约50公里,但门源县城有强烈震感。

地震发生后,县城居民杨婷一家和众多居民一样,慌张中匆忙穿了棉衣带着被子冲到楼下,并驾车离开小区到宽广的公路上,在车里裹着棉被度过了一夜。

地震发生不久,当警灯闪烁,武警和警察出现在大街上、出现在人群中时,杨婷一家人感觉到了踏实。

“绿色,意味着生机。”杨婷说,“没有比看到绿军装更让人感觉心里踏实的了。”

1月8日凌晨和清晨,半岛全媒体记者连线杨婷和门源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马洪龙时,马洪龙说地震发生后,当地一切秩序正常,海北州和门源县领导已经赶到震中的牧区了解详情。

1月8日9时20分的门源县城

“地震发生时,我正刷抖音”

6.9级地震,来得毫无征兆。

1月8日凌晨,住在青海省海北州门源县县城的杨婷还没有睡觉。杨婷在当地开了一家特产馆,以往的她也做电商。因为做电商的缘故,她时常刷抖音。

“凌晨了,我还没有睡觉,当时在被窝里刷抖音。”杨婷说,“那时是凌晨1:45。”

“床突然抖动了,窗户也响了起来。”杨婷说,当时的她感觉和看到眼前的一幕后,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异常。

只有20多岁的杨婷,前些年在门源县城经历了一些小型地震,尽管房屋的这次晃动让她心惊,但不至于失措。

她从床上瞬间到了床下,边穿衣服边叫喊着在隔壁卧室居住的父母以及另一个卧室居住的姐姐和小外甥。因为当时没有入睡,她是全家第一个穿完衣服的。穿完衣服的她,带了手机冲出卧室门,就开始敲姐姐和父母的卧室门。实际是,在她敲门前,父母和姐姐的卧室里,已经亮起了灯,全家人正在忙着穿衣服。

“快点,快点,地震了……”杨婷在客厅里呼喊着。边呼喊的她边又冲进卧室,取了被子,而此时室外的气温零下十五六摄氏度。

因为姐姐要给小外甥穿衣服,所以她是最后一个走出卧室门。当杨婷的姐姐走出卧室门时,杨婷、杨婷的父母已经在客厅里敞开着房门等待了。杨婷家住3楼,当她家的房门打开时,已经听到楼道里有急促下楼的脚步声。

“姐,快点,地震了!”杨婷在喊着姐姐,而此时杨婷50多岁的父亲从杨婷姐姐的怀里接过了孩子,正当全家人准备逃出家门时,杨婷的父亲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带车钥匙,于是他又赶忙取了车钥匙,一家人抱着孩子、被子,将房门使劲带上跑向楼下。

整个楼道里全是脚步声和熟悉的人影,楼道里熙熙攘攘,每个人的脸庞写满着惊慌。

直到上午9时20分,杨婷全家人仍在车内。

居民抱着被子逃离家门

对于杨婷全家人而言,经历地震这不是第一次。在杨婷的印象里,离现在最近的一次地震是两三年前,那次地震比这次要轻微,更早前的那次地震在六七年前,也很轻微,当时县城有震感。

“经历了好几次,对于防震,当地居民都有了一些经验。”杨婷说,这次地震的震感都超过了之前,她和全家人都不知道在此后的数小时里还有没有更强烈的地震,对于居住楼房的他们而言,在逃出家门后不应在小区里躲避地震,而是要跑到小区外更宽广的地方。

“如果真要发生大地震,站在楼下也是危险的。”杨婷说。

到了楼下,杨婷的父亲开始发动汽车的马达。

门源县城海拔2900米左右,当前的气温零下十五六摄氏度。这样的低温下发动汽车,杨婷父亲手里的车钥匙转动了三四次才点火成功。

当地震袭来时,时间耽误不得,更来不得半点马虎。全家人带出的两床被子一床护在了幼小的孩子和杨婷姐姐的身上,一床在杨婷母亲和杨婷的身上。

汽车启动了。杨婷家的汽车和小区里一些汽车一样,排着队伍离开小区,驶向小区外。楼下,那些没有驾车的居民则腋下夹着被子加紧步子走向小区外。

此时,是地震袭来的10分钟后。

当载着杨婷全家人的轿车出了小区门,行驶在小区外的公路上时,凌晨的公路上已经堵车了。这些在地震后出家园的轿车,全是到空旷处躲避地震的居民。

对于杨家和众多的居民而言,他们现在需要找一个空旷的、远离建筑和高大树木的地方将车停下。他们要观察情况,至少这一夜他们不敢回家,这一夜他们就在车里。

“就在爸爸准备找合适位置时,才发现车里的燃油只有半箱。”杨婷说,如果在车内渡过这个寒冷的夜晚,他们需要将油箱里加满汽油。

轿车载着全家5口人向加油站挪步。此时离地震发生约15分钟。

地震发生后,杨婷全家人在车内度过整夜。

“凌晨街头看见武警,我们心里踏实”

地震15分钟之后的路上不但堵起了车,而且开始有闪着警灯和鸣着警笛的警车。

“反应最快的是公安。”杨婷说,“随后,县城的警车越来越多,有民警也有交警。”

严寒中,交警下车指挥交通,杨婷父亲驾驶着轿车仍在拥堵中驶向加油站。车到加油站同样排起了队伍。黑夜的严寒中,当汽油加满油箱时,全家人悬着的心放下了。

“加满了油,至少这夜我们有御寒的保障。”杨婷说,“可以打开汽车空调,全家人盖着被子,在车里度过这个寒夜。”

人在外,心系家。杨婷的父亲驾驶着汽车向离家近的方向驶去,现在他们要寻找一个空旷地将车停下,度过这个震后的寒夜。

此时的路上不但出现了穿着警服的警察,还出现了穿着绿色迷彩的武警官兵。

“那时候我们全家人没有心思入睡。”杨婷说,“凌晨街头看见武警,我们心里踏实,尤其是老百姓在最艰难、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

20多岁的杨婷说,汶川大地震、玉树大地震袭来时,当时的她年龄不大,但从电视的镜头里,她读懂了绿军装背后生命的色彩。

“绿色,意味着生机。”她说,“没有比看到绿军装更让人感觉心里踏实的了。”

载着全家人的轿车,在小区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空旷的位置停稳。杨婷不敢睡觉,也没有心思睡觉。

2时32分,杨婷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条当地地震的消息,还写下了“吓到腿软”的四字。至她发这条朋友圈时,门源县已经发生了3次地震,分别为6.9级、4.1级和3.0级。她发的这条朋友圈背后没人点赞,只有问候和关心。

半岛全媒体记者凌晨4时26分与杨婷联系并对其问候时,杨婷回复说“在车里待着,不敢回去,一直有余震”。

早上的青岛,7时许太阳跳出海岸线,而海拔2900米的青海省海北州门源县,直到8时50分,太阳才越过高山。

当8日的阳光洒在有着16万人口,聚居着回、汉、藏等20多个民族的门源县时,杨婷说,他们全家人要准备回家吃早餐,因为她全家和16万门源人知道,只要有绿军装、只要有警灯闪烁,就没什么后怕。

1月8日9时20分的门源县城

◎相关新闻

门源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马洪龙:州、县领导已赶往震中

1月8日上午,半岛全媒体记者电话连线门源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马洪龙时,马洪龙说目前他正在一线。地震发生后,当地警方、武警和消防均在最前沿,同时海北藏族自治州、门源县领导已经赶到了离县城50公里外的震中。

马洪龙说,震中位于牧区,离县城大约50公里。地震目前导致一些房屋裂缝,但截至上午12时许,还没有人员和牲畜伤亡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