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小伙在上海做志愿者:这个节骨眼上,我决定瞒着父母站出来

2022-04-22 15:34 齐鲁晚报阅读 (80204) 扫描到手机

“解封以后,

我想回山东看看爸爸妈妈,

然后吃烟台的海鲜。”

上海疫情之下,当生活突然被按了暂停键后,还有很多人仍在努力奔跑,他们连接着居民、社区和城市。这群人便是,志愿者。

山东小伙张然翔在上海当志愿者已经有将近半个月时间。4月1日,他所在的容纳5000户居民的小区被封控。居民不能出家门,物资的获取成为每天重复的话题。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张然翔瞒着父母,当上了小区的志愿者。

穿上防护服,他们是可靠的“大白”,凝结着社区的“防护线”。脱下防护服,他们就是那个住在隔壁的邻居,默默回到平凡生活。正是这群人,做着“细枝末节”的工作,为居民打通获取物资的“最后一百米”。而张然翔也在此刻上海正发生的故事中,感受着普通人最纯粹的温情,感受着来自不同城市之间的守望相助。

山东小伙张然翔在上海当志愿者(受访者供图)

以下,是张然翔的自述↓

成为“蚂蚁军团”

为社区搬运物资

这个春天是难忘的。

我住在上海宝山区的一个老小区,小区是从4月1日开始封闭的。小区比较大,150多栋楼,总共有5000多户,大概8000多人。其中,40%到50%都是老年人,这里面还包括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另外,还有残疾人、病人等特殊群体。

4月7日,在小区群里,居委会告知,来了一批抗疫物资,并询问,有没有人愿意帮忙搬运和分发。这个时候,我就主动站了出来。

志愿者也建了一个群,大概有一二百人。据我了解,志愿者分为三类。一类,引导大家做核酸和抗原,并且维持秩序。第二类,就是我这部分,帮忙搬运和分发抗疫物资。还有一类,负责日常生活的管理维护,比如拿取快递等。

在志愿者群里,居委会通知志愿者帮忙领取物资,能够出动的志愿者们就会在群里接龙。随后,志愿者们穿好防护服,就去帮忙搬运物资。运送物资的车辆来的时间不固定,停留的时间也需要争取,因为还有其他小区在等待着他们。

第一次参与志愿工作,我从下午两三点开始,一直忙到了晚上九点多。这是个体力活,挺累的。那天开来两个大卡车,装的物资比较多,都是用泡沫箱子装的蔬菜、水等等。一个箱子得有十斤左右。

我们这次搬运物资的志愿者大概有二三十个人。我们就像“蚂蚁军团”,要将这些物资从大卡车上搬下来,再送到各个楼下。

一车物资摞起来比张然翔还高

那时候,工具没有那么完备。一整个下午,我都是使用搬运行李的那种小拖车。我身高178厘米,一车装12个箱子,摞起来比我都高。我记得,那天天气特别热,气温30多度,我的汗淌满衣服,衣服又粘在防护服上。

晚上,有志愿者将自己的货车贡献出来运送物资。搬运物资这都不算什么困难,只要大家的供应有保障,大家的厨房充满饭菜香,那我们流点汗也没什么。

不想父母担心

瞒着他们参加志愿者活动

最近一段时间,我不敢跟妈妈联系,因为我向父母隐瞒了做志愿者的事情。一来,我怕他们担心。二来,我也怕引起自己情绪的波动,我们总是会在妈妈面前脆弱一些。

1984年,我出生在山东烟台,是地地道道的山东烟台人。后来,我到济南读的大学,山东师范大学,2008年,大学毕业后,我就到了上海工作。中间有两年去了深圳,不过2011年我又回到上海,一直待到现在。

一个人在外打拼,父母难免会牵挂。上海疫情刚开始时,父母就天天打电话,询问情况如何。我知道他们很担心我。

但,总要有人站出来去做志愿者的工作。我决定瞒着父母。

搬运物资,张然翔的汗水淌满衣服

后来,表姐从我的朋友圈发现了我的“秘密”。她打来电话说:“你还是没忍住,还是出去做了志愿者。”

我知道瞒不住了,前天我跟妈妈视频了。我们山东人是比较含蓄的,所以情感的表达不是那么直接。刚开始,我就跟妈妈聊家常,聊小猫小狗,聊吃什么。后来聊到志愿者,我妈妈就不再正对着我。她应该要哭出来了。我赶紧把话题终结掉。

我来到上海创业,做的是手工皮鞋定制工作。自从小区封控以来,我就不能再正常地工作,只能给对方下单,等到解封以后,再继续开工。焦虑是肯定会有的,但我还是能够调节好自己的心态。

志愿者工作之外,我就是看看电视,健健身,再就是看一些跟行业相关的知识,或者跟时尚相关的讯息。我们是做定制工作的,不能被时代潮流所淘汰。

我觉得,要么做志愿者,要么好好在家里呆着。守住了,就是为社会做贡献。

之前邻里不认识

现在体会到邻里温情

封控以来,我确实见识到了人生百态,更体会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情。

其实,我之前跟小区、邻里没有这么亲密的联系。这么多年在上海打拼,邻里之间可能都不认识。现在最感动的,就是大家互相帮忙。

刚封控的头几天,遇到的问题比较多,大家都是在摸索中寻找解决方案。

张然翔送给邻居一桶油,邻居又塞给他6个鸡蛋

有一个女孩在小区群里说,家里没有油了。当时团购还没有成熟起来。她在群里求助说,谁家有油可以卖给她。

我过年从老家回来带回6桶油,一桶一升的那种。我看到她发的信息后,我就说,我有,送你一桶吧。然后她过来拿油的时候,还将6个鸡蛋塞给了我。我知道,6个鸡蛋也是她攒下来的。我其实没想过,她会送给我什么。但是这种小细节挺感动人的。

我还遇到过比较紧急的情况。

有一个女孩跟她妈妈住,她妈妈拉肚子快脱水了,家里没有药,也没买到药。她在群里求助,想买治拉肚子的药和泡腾片维生素C。因为常年在外,我养成了备药的习惯。我翻了翻药箱,这两种药我都有。于是我在群里告诉她,你不用担心,我给你把药送过去。我给她送到药时,她给了我一包口罩。

在别人需要的时候,你手边刚好有这些东西,我觉得就应该毫不犹豫地贡献出来,解决首要问题。

我们楼里有独居老人,大家也会有一些特别帮扶的措施。

有的老人没有智能手机,或者有的老人不会熟练操作智能手机。楼长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帮助楼上三个老人。我自然是义无反顾的。我将老人的信息注册到自己的手机上,然后生成二维码,带着老人一起做核酸。老人很感谢。这种情况,这些老人就像自己家里的老人一样,而我们做的就是家人应该做的事情。

住我们这栋楼的“502阿姨”,也是一位志愿者。她见我常常做志愿工作,就想给我一瓶酒精。说实话,我当时没有酒精,本身是很想要的。但我知道她也是志愿者,她每天都在小区门口接收外卖,工作时间比我还长。我说,你现在才是最需要酒精的,我大不了就减少出门。后来,我买到酒精,给了她三瓶。因为前一天,我看到她在群里说,她的酒精不多了。

每一个楼都有群,大家就像家人一样。有什么事情,都互相叫一下。有一天早上,我没有听到小区通知做核酸,结果就听到“砰砰砰”敲门声,原来是邻居喊我一起下楼做核酸。

大家都很善良,也很有素质,常常礼尚往来。在疫情下,大家更多的是互相关照,互相援助,细节中充满了温情。我们也互相鼓励,一定要挺住,就能胜利。

我的故乡在援助我的第二故乡

解封后想回山东看爸爸妈妈

这些天,我对志愿工作有了更深的理解。

我们有时会被人质疑有偿,或者被人指指点点。但我们就是小区的居民,看到小区有困难,义务地去做志愿者。我觉得这些志愿者都是无私的,都是有大爱的,都是热爱生活愿意付出的。而他们都是普通人,这些人可能是本地人,可能是在这里打工的。他们有着各色的社会身份,但是在小区困难的时候,跳出来做了志愿者。

真的希望大家能够配合志愿者,多理解我们的工作。大家理解志愿者,才能尊重志愿者,甚至变成志愿者。

我也是逐渐熟络了以后,才知道很多志愿者的故事。

比如,“502阿姨”。在小区封控时,她成了志愿者。到现在,她的妹妹打电话,“502阿姨”一边谎称自己在家里看电视,一边帮小区居民取着外卖。“502阿姨”告诉我,她就是想为社区做一点事情。

比如,贡献货车运送物资的大哥。其实这位大哥不是我们小区的。他来小区看他姐姐,结果被临时隔离到这里。他的商务面包车成了物资配送车。当时,我和他,还有一个60多岁的叔叔一起,运了好几个楼的物资。他又出车又出力。

我还会有一些自豪的时候。

搬运物资时,听他们讲是从山东运来的物资,我打心眼里感到骄傲。

据我所知,我们小区送来的物资有两次都是从山东过来的。我也从很多视频中,看到有一些山东大哥开车给上海送菜。在援助很多地方抗击疫情时,山东总是古道热肠。小区里,有一些志愿者知道我是山东人。不过,一般我们干完活就回家了,不留姓名。

我来上海十几年了。上海容纳了很多人,承载了很多人的生活。对我来说,上海就是第二故乡,我看到我的故乡在援助我的第二故乡,而我也想守护好这个城市。

其实,我现在每天早上醒来,就希望看到疫情病例数据的减少。解封以后,我想回山东看看爸爸妈妈,然后吃烟台的海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