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济南着力增加3岁以下婴幼儿普惠性托育服务供给。陪娃入托一日,记者全程采访—— 幼有所托,解后顾之忧(人民眼·婴幼儿照护服务)

2022-08-19 19:58 人民日报阅读 (34376) 扫描到手机

  济南市民李南(右一)送儿子虎虎入托。

本报记者 李 蕊摄

  济南庆龄汇美托育中心育婴员在照看虎虎吃饭。

本报记者 李 蕊摄

  济南BC国际婴幼园的孩子们在玩耍。

济南市卫生健康委供图

  济南市市中区托育服务行业专业技能大赛现场。

济南市卫生健康委供图

  引子

  一所建在工作单位楼下的托育中心,解了山东济南市民李南“休完产假没人帮着带娃”之愁。

  今年6月,将10个月大的小儿子虎虎寄托到济南庆龄汇美托育中心,李南顺利回归职场。如今,像庆龄汇美托育中心这样的托育服务机构,济南市已有769所,提供托位3.6万个,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达到3.91个。

  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事关千家万户。

  2021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根据我国人口发展变化形势,先后作出实施单独两孩、全面两孩政策等重大决策部署,取得积极成效。”“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

  更好地释放生育潜能,需要切实解决群众后顾之忧。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幼有所育”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2019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建立完善促进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政策法规体系、标准规范体系和服务供给体系”。2021年6月印发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要求,“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从2020年的1.8个提高到2025年的4.5个。

  近年来,济南市强化政府引导与鼓励社会参与并重,大力推动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成立由市委书记、市长牵头的促进养老托育服务体系发展领导小组;2020年至2022年,市政府相继将“提升托育服务能力”“创建30所婴幼儿照护机构示范点”“推进托育示范点建设”列为年度为民办实事项目;由政府部门发起,设立托育产业发展基金……

  2021年10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社会司、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在济南市组织召开人口发展战略和托育体系建设现场经验交流会,济南市在会上作经验介绍。前不久的一个工作日,记者走进济南市一家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示范点,看济南如何补短板、增供给、优服务,让更多家庭享受到普惠托育服务,切实解决群众后顾之忧。

  8:00上学

  两孩妈妈李南——

  “托育中心在一楼,我们公司在四楼,上下班接送孩子很方便”

  右手抱娃,左手拎包。下车后,李南走到高楼林立的商务区一角,拐进一间温馨小屋。这里是她的小儿子虎虎所在的济南庆龄汇美托育中心逸家校区,“托育中心在一楼,我们公司在四楼,上下班接送孩子很方便。”

  33岁的李南是济南市历下区某企业职员,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8岁的大儿子正在读小学,去年小儿子虎虎出生,幸福的烦恼也随之而来:小两口是双职工,双方父母要么身体不好,要么需照料老人分身乏术,产假结束后谁来帮着带娃?“孩子小,送幼儿园还没到龄;雇保姆,花费大不说,还有点放心不下。”

  去年10月,公司楼下开设的这家托育中心解了李南的燃眉之急。

  2020年9月,济南市出台《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发展多种形式的托育服务机构”,措施包括:新建居住区应按照每3000户左右不少于30个托位的标准规划建设婴幼儿照护服务设施和配套安全设施,并与住宅同步验收、同步交付使用;支持各类市场主体举办符合标准、规范化的婴幼儿照护机构;鼓励支持社会组织、企业(集团)、事业单位等和个人依法举办各种类型的婴幼儿照护机构等。为支持托育服务发展,济南市卫生健康委与知名企业合作,共同创立了济南市托育产业专项基金,目前首期1亿元资金已到位。

  托育服务的巨大发展空间与良好政策环境,让落户济南4年多的庆龄汇美托育中心于2021年初作出开设新校区的决定。济南市卫生健康委等部门第一时间上门对接,在选址、备案等方面主动提供服务。

  发展普惠托育服务,方便可及是基础。原济南市规划局2019年1月发布的《济南15分钟社区生活圈规划导则》提出,0至3岁婴幼儿养育托管点的服务半径不宜大于500米,“宜设于阳光充足,接近公共绿地,便于家长接送的地段”。

  “把托儿所建在街道社区里、居民家门口、职工单位旁,打通了普惠托育服务下沉的‘最后一公里’。”济南庆龄汇美托育中心负责人杨露说,有关部门根据居民人口密度和现有托育机构分布情况,提出了新校区的选址建议。庆龄汇美托育中心最终决定在商务楼宇聚集的济南市历下区辰祥路开设逸家校区,地点正位于李南的工作单位楼下。

  李南通过“健康济南”手机客户端,打开备案托育机构电子地图,输入家庭和单位地址后,庆龄汇美托育中心逸家校区被系统作为最佳匹配项推送给她,服务范围、收托规模等信息一目了然。经过实地考察,李南夫妇于今年6月为虎虎办理了入托手续。

  8:30晨检

  托育机构负责人杨露——

  “悉心呵护‘最柔软的群体’,让孩子开心、家长安心、社会放心”

  清晨,窗明几净的托育中心阳光遍洒;耳畔,稚嫩的歌声、明快的乐曲旋律动人。杨露与育婴员们一道,在托育中心门口静候家长们送孩子入托,她微笑着同每一个孩子打招呼。虎虎也有样学样地挥了挥手。

  “啊——”趁着虎虎状态放松,杨露娴熟地从兜里掏出手电筒,引导他张开嘴,仔细查看喉咙情况后,连同测温情况一并记录在晨检表上。

  “晨检是每天入托前的重要保健措施。”杨露说,托育中心总结出“一看、二摸、三问、四查”等晨检流程,即看看幼儿面色和精神是否异常;摸摸幼儿额头,观察是否有发热症状;向家长询问幼儿前一天在家时的饮食和睡眠情况;检查幼儿是否随身携带危险物品。

  步入托育中心,飘来缕缕饭香。循味而去,一间宽敞明亮的幼儿专用备餐厨房映入眼帘,几名厨师正在灶前颠勺翻炒。灶边的几个水池上方醒目地标示着“洗菜池”“洗肉池”“洗碗池”。墙上挂着不同年龄段幼儿的营养食谱,屋顶的摄像头24小时实时监控,冰箱里放置了48小时内的食物留存样本,有关部门会定期抽检。

  走过七彩画笔绘就的走廊,两扇玻璃门挡住了记者去往教室的路。育婴员张雅瑄轻触指纹锁后,自动门缓缓打开。往里走便是虎虎所在的森林班——托育1至2岁的低龄儿童,目前共有5名孩子,由3位育婴员负责看护。

  用心陪伴,专业守护。今年6月,庆龄汇美托育中心启动安全运营主题月活动,组织一线育婴员参加山东第一医科大学附属济南妇幼保健院的培训课程,集中开展了意外伤害处理、常见传染病预防和突发自然灾害应对演练,帮助育婴员们掌握心肺复苏、解除窒息和自动体外除颤等应急救助方法。

  “安全在于细节,细节决定安全。”杨露带着记者走进沙盘室,蹲下身来捧起一抔沙,颗粒均匀的细沙顺着指缝滑落。这是从外地运来的天然海沙,细腻、圆润、无棱角。孩子们坐的椅子,在庆龄汇美托育中心也有3种不同设计:无靠背和扶手的板凳供接近3岁的幼儿使用,方便孩子玩耍时活动自如;2岁幼儿使用的座椅增加了椅背,1岁幼儿的椅背两侧又分别加装了扶手,确保安全稳定。

  走近收纳架,记者随手拿起一个触摸球,孔隙里留有些许水迹。原来,育婴员们每天都要使用安全消毒液对玩具实施浸泡。2020年2月,济南市卫生健康委印发《关于加强济南市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机构卫生保健工作的通知》,明确了112项托育机构卫生评价标准和10项卫生保健制度。

  济南市《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要求,“在婴幼儿生活和活动区域配备安防视频监控设备,视频监控系统与属地公安机关联网,实行24小时设防,监控录像资料保存90日以上。”庆龄汇美托育中心自主研发了云监控平台,50多个摄像头覆盖逸家校区的角角落落。

  “悉心呵护‘最柔软的群体’,让孩子开心、家长安心、社会放心。”杨露说,去年11月,庆龄汇美托育中心被评为“济南市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示范点”。

  9:30上课

  育婴员张雅瑄——

  “寓教于乐,寓学于趣,立足生活开发体验式课程,在潜移默化中提升幼儿的认知能力和心智水平”

  虎虎刚满周岁,一岁的婴儿在托育中心玩些啥、学些啥?记者跟随张雅瑄走进托育中心微课堂。

  “上课啦!请小朋友们翻开课本。”柔声细语的张雅瑄站在讲台上循循善诱,引导孩子们看看课本的颜色、摸摸封皮的质地、识读书中的内容,虎虎有模有样地拿起一本书,歪着小脑袋好奇地望着育婴员。

  0至3岁是婴幼儿认知能力形成的关键阶段。张雅瑄说,托育课程引导孩子们以看一看、摸一摸、动一动等方式了解认识事物,将抽象的概念具体化、形象化,在促进婴幼儿认知能力发展的同时,避免了幼儿教育小学化倾向。

  近年来,济南市卫生健康委积极推进产教研融合,引导省内开设幼教专业的高等院校与托育机构共同研发课程。目前,庆龄汇美托育中心已与山东女子学院、山东体育学院等6所院校签署了课程研发合作协议。

  “大学教师走进托育中心,课程设置更加科学合理。”济南市婴幼儿托育服务行业协会会长郑少文说,山东体育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王豪科研团队于2021年8月进驻庆龄汇美托育中心,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随堂跟班调研,结合现场互动观察和数据分析,开发出提升婴幼儿平衡力和协调力的体适能课程。体适能是指身体各部位对突发状况的应变能力。儿童体适能课程则通过教具锻炼婴幼儿走、跑、跳、钻、爬等技能,增强大脑与身体的协调性。

  《关于加强济南市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机构卫生保健工作的通知》提出,根据3岁以下婴幼儿生理特点,利用日光、空气、水和器械,每日有组织地开展各种形式的体格锻炼,掌握适宜的运动强度,提高幼儿身体素质。

  走进山东体育学院与庆龄汇美托育中心共同搭建的体适能训练室,孩子们已在张雅瑄的带领下排成一列,准备进行传球游戏。

  “拍拍手,扭一扭……”张雅瑄双手叉腰,伴随着音乐节拍微笑点头,随后抱起一个皮球向孩子们示意,“宝宝们,注意接球。”孩子们眨着水灵灵的眼睛望向育婴员。传球游戏看似简单,却可以综合锻炼眼手协调、手指屈伸等多种能力。

  伴随着“嗖”的一声轻响,张雅瑄抛出的皮球触地反弹,虎虎张开双手稳稳接住,高兴地“咿咿呀呀”喊出了声。听到育婴员发出“传”的口令后,虎虎又扬起肉嘟嘟的小手,使劲将球抛出。一旁,山东体育学院体育教育专业在读硕士研究生李娜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小朋友们的动作幅度和身体状态,并迅速记录在笔记本上。23岁的李娜是王豪科研团队的一员,目前主要负责体适能课程的持续跟踪调整。

  每周,李娜都会到庆龄汇美托育中心随堂跟班一天,并同张雅瑄等育婴员沟通体适能课程的调整方案。“比如,课程中有一个过独木桥的环节,起初需要小朋友双手各持一球走过独木桥。我在跟课过程中发现一些低龄儿童完成比较吃力,就按照不同年龄段相应降低了课程难度。”李娜说。

  “寓教于乐,寓学于趣,立足生活开发体验式课程,在潜移默化中提升幼儿的认知能力和心智水平。”张雅瑄说,虎虎在入托之初手指活动不协调,握勺子时很吃力,需要育婴员喂饭,如今基本上能够自己吃饭。

  16:30放学

  市卫生健康委干部郭亚囡——

  “师资培养专业化,让托育服务机构托得稳、托得好;普惠托育多元化,让更多家庭托得上、托得起”

  “丁零零……”一阵清脆铃声响起,托育中心放学了。张雅瑄牵着小朋友们走出教室时,李南已在门口等候,虎虎张开双臂急切地扑进妈妈怀里。按照公司规定,哺乳期内的女职工可提前一小时下班接孩子。对尚未下班的家长,托育中心可提供延时托管服务。

  怀里抱着虎虎,李南和张雅瑄聊得热络,在张雅瑄分享了虎虎一天来的点点滴滴后,李南才带着孩子同张雅瑄道别。

  孩子们都放学回家了,张雅瑄还要继续上课。原来,济南市婴幼儿照护服务指导中心的专家为育婴师们送课上门了。2020年10月,济南市卫生健康委依托济南市儿童医院儿童保健所成立了市婴幼儿照护服务指导中心,每月定期到市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示范点开展培训,目前培训专家团队已增至27人。

  步入二楼培训教室,投影幕布上的幻灯片图文并茂,济南市卫生健康委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处处长郭亚囡刚为育婴师们讲授完托育行业的相关政策文件。接下来由济南婴幼儿照护服务指导中心专家、济南市妇幼保健院急诊科医生王志刚现场演示婴幼儿的异物梗阻处理方法。他一手托住仿真娃娃的下颌,固定好颈部和胸部,另一只手轻轻拍击背部,促使异物排出。一旁的张雅瑄身子微微向前探,仔细观察每一个动作要领。

  小到喂食、换尿布等生活照护,大到异物梗阻处理、心肺复苏术等急救技能,培训涉及婴幼儿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提升了育婴师的实操能力。2021年11月,首届济南市婴幼儿托育服务行业职业技能大赛上,庆龄汇美托育中心的参赛育婴师分获婴幼儿日常生活照料组和意外防护实务组个人第一名。

  2021年3月,济南市卫生健康委、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联合印发《关于做好全市托育服务人才培训有关工作的通知》,将婴幼儿照护服务人员技能提升纳入济南市职业技能提升行动规划,培训合格并取得相关证书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从业人员按规定享受职业培训补贴和职业技能鉴定补贴。目前,济南市已培训婴幼儿护理相关人员4万余人。

  “师资培养专业化,让托育服务机构托得稳、托得好;普惠托育多元化,让更多家庭托得上、托得起。”郭亚囡说,济南市持续加大财政支持力度,对30个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示范点累计奖补600万元,引导机构向入托家庭减费让利。今年4月,济南市婴幼儿托育服务行业协会面向全市适龄婴幼儿家庭发放每张面值1000元的托育消费补贴电子券,一个孩子一次性托育缴费超过6个月即可使用。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提出,“发挥中央预算内投资的引导和撬动作用,推动建设一批方便可及、价格可接受、质量有保障的托育服务机构”。2021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印发的《“十四五”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工程和托育建设实施方案》提出,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建设项目,“采用定额补助的方式,按每个新增托位1万元的标准给予支持”。截至目前,济南市共有14个普惠托育项目被纳入中央预算内资金支持,新增普惠托位1228个。

  “我们坚持统筹规划,着力构建多元化、多样化、覆盖城乡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济南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效恩说,托育服务机构过去长期集中在主城区,一些远郊区县和农村地区的托育服务市场化程度不高,入托率较低。近年来,济南市引导主城区品牌托育机构下沉乡镇,村里孩子也能就近入托了。

  济南市历城区鲍山街道梁王一村地处城乡接合部,村民张艳玲为照看一岁多的小儿子,难以外出工作。去年9月,山东银座宝贝家托育科技有限公司与鲍山街道以城乡联盟的模式开办了晨光知晓托育园,张艳玲每月缴纳1000多元将儿子送进托育园。她自己放心务工,月收入4500元。

  目前,济南市已建成独立实体式、社区嵌入式、连锁辐射式、托幼一体式、城乡联盟式、委托管理式等6种不同类型的托育服务机构,越来越多的家庭享受到普惠托育的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