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季不旺”下的货代变局:海运价格暴跌,出口“遇冷”,企业如何应对

2022-09-24 08:10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24302)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石冰冰

  2020年,因疫情“黑天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引发了全球需求井喷,部分国家某些物资出现断供情况,多国发生的“囤货潮”助推着海运费水涨船高。

  今年以来,一飞冲天的海运市场遭受阵阵寒流,在近期海运价格持续下跌的趋势下,海运市场“旺季不旺”的形势愈发明显。

  港口运转和货物流通是外贸形势的“晴雨表”,这其中,外贸企业又是对经济冷暖、市场波动感知最为强烈的主体。伴随海运市场的“遇冷”,我国外贸企业不再面临“一箱难求”的困扰,但是,持续下跌的海运价格对外贸企业又将带来怎样的影响?

外贸商家提前备货

“旺季不旺”冷意僵持

  海运是对外贸易最重要的运输方式,有着运量大、价格低的特点,是不少外贸企业的首选,作为海运市场重要的参与者,外贸商家对市场的感知颇为深切。

  青岛艺播食品科技有限生产公司生产的陶瓷杯、拐棍糖、毛线套热水袋等礼品套盒远销美国、德国、英国等国家。该公司副总经理时培玉告诉记者,自己在与同行业其他外贸公司交流中了解到,今年许多商家的订单量减少了20%至30%不等。

  “节日礼品属于时效性商品,欧美国家在感恩节、圣诞节等节日期间,对这些节日产品需求更加强烈。一般来说,每年8月、9月是出货旺季,等到产品漂洋过海上架Kmart、JC Penney等商超的时候,基本已经到了11月份。但是由于去年舱位难订、货物积压、交付受阻等问题,今年许多商家不得不提前备货,出货时间提前到6月份,本应紧张忙碌的三季度反而比较轻松。”时培玉说。

  国际海运价格下跌,对外贸企业最直接的影响在于运输成本的减少。据时培玉介绍,自己所处的家居行业中有不少外贸企业和客户签订的是FOB模式的订单,在这种模式下,运费由客户自行承担,对公司生产成本影响并不大,海运费波动的成本风险主要影响的还是国外客户的利润空间,但这也会反作用于国内外贸企业的订单。

  “对于海运来说,货值越高、体积越小的商品分摊的单位货值运价就越低。因此,在去年海运费高涨的情况下,为节约成本,海外客户的订货意愿更倾向于选择单位体积货值更高的产品,商家也会根据海外客户的需求有选择地备货。”时培玉告诉记者。

海外需求疲软

导致运价大跌

  从疫情之初因担心没有订单而焦虑,到后来大量接单的欢欣,再到“一箱难求”货物积压的尴尬局面,这两年,许多外贸商家经历了“过山车”般的体验。

  旧的困扰还未完全消除,新的变量因子又随之而来。眼下,随着海外需求减弱,订单量明显减少,让不少外贸企业再度迎考。

  今年8月,美国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表示,该公司已经取消了数十亿美元的订单,以使库存水平与预期需求保持一致。不久后,另一个零售巨头塔吉特也表示,取消超15亿美元的订单并降低商品价格。

  据公开报道,沃尔玛美国业务主管John Furner表示,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处理积压的货物。塔吉特首席执行官Brian Cornell称,额外的库存已给供应链带来持续压力。

  “今年出口订单量下降,主要是由于消费市场疲软导致的客户下单能力不强,加上国外零售商对市场需求的误判,盲目囤货无法消化,库存严重过剩。实际上,从5月、6月开始,出口订单的下降就释放了海外需求疲软的信号。”时培玉告诉记者。

  青岛艺播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率先感知到这股“寒流”,据了解,为规避俄乌冲突带来的风险,公司及时调整了战略布局,积极开拓美国市场。今年,公司在大环境不利的情况下,依然稳住了海外市场和订单。

  不久前,中国贸促会针对500多家企业开展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企业当前面临的主要困难是物流慢、成本高、订单少。56%的企业表示,原材料价格和物流费用高,例如海运航线运价虽然短期下跌,但仍处于中长期高位;62.5%的企业表示,订单不稳定,短单小单多、长单大单少。

外贸面临考验

商家还需提前布局

  窥一斑而知全豹,外贸企业整体接单和出货情况在货代公司的业务量上都有直接体现。

  “从今年5月、6月开始,海运价格明显下跌,我们有几个月的业务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0%至20%。”青岛鼎世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大项目航线中心副总经理闫先生告诉记者,在疫情突发后,各国都认识到自主生产产品的重要性,所以许多本身需要从中国进口的产品,一些国家尽量本土化生产以代替进口。

  在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一些货代公司的业务量,近几个月已下滑到去年同期的四成左右。

  港口运转和货物流通是外贸形势的“晴雨表”。数据显示,今年8月份,我国货物进出口总额37124亿元,同比增长8.6%,这一增速相比7月的16.6%明显放缓,也低于6月的水平,这在另一方面也验证了外贸环境的不景气。

天津港散货船

  在许多货代人看来,全球经济通胀、疫情影响及粮食和能源危机、俄乌冲突等各种因素的大背景下,海运费必然下降。

  青岛华航捷运国际货运代理公司负责人陈先生告诉记者,海运是国际贸易最主要的载体,在国际贸易中承担着无法替代的作用。2021年航运行情“百年难遇”,由全球需求井喷扩大所推动,也和当时的运力严重不足有关,但是随着有效运力不断释放,供需逐步平衡,运价将回到相对合理的价格水平,但是未来并不排除船公司通过取消一些航次以支撑运价的可能。

  “对于船公司而言,长约的高运价、持续的港口拥堵加上传统三季度的货运需求,足以支撑今年的利润水平。对于货代公司和外贸企业来说,也要顺势而为,提前调整布局。”陈先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