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手造丨“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说的就是它

2022-11-26 19:52 大众报业·海报新闻阅读 (632661) 扫描到手机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说的是我国最古老的一门瓷器修复技艺——锔瓷。出现在新石器,成熟于南北朝,距今已有1400年历史。自然界最硬的物质金刚石用来做钻头,用它在瓷器上打孔,镶嵌锔钉,利用钉子的拉力修复器物,这在南朝梁顾《玉篇·金部》早有记载,解释为 “以铁缚物”,这里 “铁” 指的是各种金属质地的“锔钉”。

作为一项手工技艺,锔钉也都是手工做的。“以前老手艺人挑着扁担走街串巷,一头挂工具,另一头挂炉子,用来现场打制锔钉,铁钉就是之前拿来做粗活的,现在我们用在瓷器上的多为金银铜。样子分花钉、素钉。”近日,在接受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专访时,非遗传承人赵殿文向记者展示了各种材质制成的锔钉。

“砣钻和皮钻在以前做粗活用,弓钻是做秀活用的。”赵殿文说现在干活主要使用的是弓钻。“活”的粗、秀之分在于物件本身。“粗活是指锔盆、锔碗、锔大缸,在古代我们这份手艺就是给平常老百姓修复物件的,所以叫锔匠,和铁匠、木匠一样。”赵殿文说锔瓷以前具有很高的实用性,锔匠挑着扁担吆喝的画面也曾被记载在清朝乾隆年间《村世生涯图》,这也是最早的图画记载。随着时间推移,一开始的单纯修复也演变成古玩行业的艺术再加工,就是秀活。明末清初就有很多达官贵人,故意把一些完整的瓷器用黄豆撑碎,再用金钉或者银钉锔起来做成工艺品。

“不止陶瓷,像紫砂、玉器、玻璃、琉璃,甚至房屋、桥梁、雕塑也能锔。我是泰安大汶口人,大汶口有一座桥叫明石桥,桥面是由几米长的石头拼制而成的,石头和石头之间,便是由数百个巨大的铁锔子固定的。”赵殿文笑说万物皆可锔,物件上只要能打眼就能锔。

大汶口明石桥(图片来源于网络)

即便在物产丰盛的当今,器物与人的关系也是微妙的,修复的不仅是器物本身,还有它承载的那份记忆与温情。“多年之前我收到一个老先生拿来的茶壶,摔得比较碎,修复用的成本已经超过了壶盖本身,老先生说这个壶是他儿子上班时候的第一份工资给他买的,所以对他而言有很大的意义”。这件多年以前的事却一直让赵殿文记忆犹新。

工匠精神不仅修技,还修行、修心、修身。赵殿文认为器物是有生命的,“我们修复物件就像大夫给人看病一样”。“手工艺术的魅力就在于此,当我们触摸一件器物的质感时,会感到细腻的、不可言状的生命力在悄然地张扬和生长。”

而赵殿文同样也是“摸”到了一个壶才走上了锔瓷之路,“最早在部队,2008年离开以后在家里发现一个壶,我母亲说这个壶是她爷奶那一代做锔匠的人打制的,由于市场没了,这份手艺也断了。我不想让它流失便又捡起来了,后来找到了我的师傅——非遗传统锔艺省级传承人耿海胜,精进了这门技术。”锔瓷对赵殿文来说不仅仅是门技术,也是一代代人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是萦绕不绝的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