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孩子幼儿园摔断恒牙!54天,夫妻二人为一颗牙维权

2024-06-10 17:54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24242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永端

4月16日下午,家住青岛郊区的雷庆华去接幼儿园大班的儿子回家时,发现儿子彬彬在幼儿园玩耍时摔伤了牙齿。当天下午,彬彬被送到医院检查,发现恒牙被摔断。次日,彬彬被送到青岛城区医院拔除了摔断的牙冠,同时医院要求彬彬成年之前要换8~10次义齿,成人之后种植新牙。但恒牙拔除后,彬彬的父母多次与幼儿园交涉补偿无果。

半岛全媒体记者在幼儿园采访时,幼儿园承认孩子摔断恒牙幼儿园有责。采访后的次日,园方约见彬彬父母协商,目前初步达成补偿孩子3万元的意向。

口腔医院门诊病历显示18周岁后将进行义齿修复

孩子在幼儿园磕断恒牙

因为俩孩子在两个学校上学,雷庆华时常会和妻子李颖分开接孩子。

4月16日下午,雷庆华从幼儿园老师手里接过了6岁的儿子彬彬,可刚出了幼儿园孩子就哭了起来。

“孩子刚出幼儿园怎么就哭?”雷庆华对记者说,“我还以为孩子怎么了?”

雷庆华赶忙询问身边的儿子,儿子则说自己在幼儿园摔到了牙齿。

听到儿子这么一说,雷庆华赶忙停下脚步询问儿子,儿子则称下午在幼儿园进行户外活动时,从操场的一个器具上摔下来,牙齿出血了,现在上门牙很疼。

幼儿园户外设施顶部如今已经用木盖封住

听到这些,雷庆华赶忙让儿子张嘴,并仔细查看后,发现门牙牙龈红肿并有血丝。此时,彬彬仍抽泣着喊牙疼。

在雷庆华看来,只有6岁的孩子在幼儿园磕磕碰碰没什么大惊小怪,于是他一边安慰着孩子,一边给幼儿园的班主任打去了电话,将彬彬的情况进行了告知。此时,班主任也称,孩子在下午户外活动中从器具上摔了下来,当时牙齿流血,还去自来水旁边漱口了。

鉴于孩子仍一直喊疼,雷庆华与班主任进行简单沟通后,带孩子去了幼儿园不远处的一个牙科门诊检查。在牙科门诊,拍片后发现孩子所称的牙齿已经断裂,当时断裂的牙齿只是还没有脱落而已。

户外活动从器具上摔落,怎么会导致牙齿断裂?此时的雷庆华感觉不对劲。身为父亲的他又将这一情况告知了孩子的班主任,随后他又打电话告知妻子。妻子在电话中询问是哪颗牙齿断裂,当听说是上门牙的左牙时,细心的李颖赶忙对丈夫说,这颗牙是乳牙掉落后长出的新牙。

乳牙退掉长新牙,也意味着这是一颗恒牙,如果恒牙断裂的话,孩子将不再长新的恒牙。

孩子的班主任从彬彬的家长处获知这一情况后,显得异常重视。

“当时班主任的态度很好。”雷庆华说,由于孩子恒牙断裂了,牙科诊所建议他带孩子去城区的中心医院检查和治疗。

在获知孩子牙齿幼儿园断裂的情况后,彬彬的班主任赶到彬彬家中的同时向园长进行了汇报。当天下午,孩子被带到了中心医院进行检查。

成人前要进行多次治疗

中心医院认为幼小的孩子正处在长牙的关键期,面对这颗初检断裂的牙齿,医院建议孩子到青岛市区的专业医院检查并治疗。

“中心医院建议我们到青岛市区的医院治疗后,我们有点慌张。”雷庆华说,“这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

4月17日,也就是事件发生后的次日,雷庆华连同妻子、孩子以及孩子的班主任从郊区赶到了青岛市口腔医院。在医院,孩子被医生检查后,同样确认牙齿已经断裂,而断裂的牙齿鉴于是一颗恒牙,需要将这颗恒牙断裂的牙冠拔除。

摔断的恒牙牙冠被拔除

“当听说孩子的恒牙牙冠时,我当时更慌张了。”李颖说。

按照医生的方案,孩子躺在了治疗台上拔牙时撕心裂肺的哭喊。孩子如此“不配合”,拔牙无法进行,无奈中的李颖与雷庆华边哄着孩子边固定着孩子的身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颗牙齿的牙冠拔出。

牙冠拔出,只是治疗方案的初始,牙根还在牙槽内,医院医疗方案是孩子在成人之前需要根据年龄段多次安装义齿,以适应正常的咀嚼和牙齿视觉统一。

“当时觉得头都大了。”李颖说,“没想到孩子在幼儿园,会导致牙齿断裂。”

医生同时表示,这颗牙要在孩子18岁成人之后植牙。植牙前需要对缺损牙冠进行8~10次贴面、义齿修复等过渡性治疗。

为这颗牙,4人直到下午才返回。此时,夫妻二人和班主任都认为,孩子是在幼儿园磕掉的牙齿,幼儿园有责任,幼儿园既然有责任,就需要担责。对于这些观点,孩子的班主任当时也很自责带着孩子们进行户外活动时,没有将孩子照看好。

拔牙中途和拔牙之后,班主任多次将情况向幼儿园园长汇报。由于该幼儿园是一所普惠性幼儿园,园长表示将这一情况向幼儿园投资人进行汇报。

期间,园长也来到李颖家看望了孩子,并表示会妥善解决。

李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不能否认当时孩子的班主任和园长的态度非常诚恳,因为对方态度诚恳,孩子的牙齿既然断了,只能按照医院方案治疗的同时,由幼儿园进行补偿。

补偿3万元“勉强接受”

就这样,夫妻二人依旧每天将孩子送往幼儿园,同时他们也咨询了医院有关孩子多次安装义齿以及这个过程中大体产生的费用,并将这些费用告知了幼儿园,等待幼儿园的回应和补偿。从事发一直到5月1日之前,夫妻二人并没有等来幼儿园的补偿方案。

“我们只有班主任的手机号码和微信。”李颖说,“没有园长的手机号码,联系园长都很困难。”

没有任何进展的情况下,夫妻二人觉得事件的解决可能不像他们想的那样简单。事实是,事发两周来,孩子在幼儿园户外活动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夫妻二人并不知情。于是,雷庆华向园方提出看孩子户外活动监控的要求。

“面对这一要求,当时幼儿园就拒绝了,并称园方的监控只有警方有权利看,同时还称已经事发多日监控已被覆盖。”雷庆华说,“我们身为孩子的家长和受害者,怎会没有权利看监控?”

对园方的说法进行权衡,夫妻二人4月30日选择了报警。之后,辖区派出所出警到了幼儿园,同时雷庆华也赶到了幼儿园。这是事发14天来,第一次通过监控看到了孩子磕伤的大致经过。

5月17日,雷庆华再次赶到幼儿园就补偿事件进行协商,但此次协商仍未奏效。幼儿园仍要求雷庆华再等等。5月25日,雷庆华又一次到幼儿园见到园长,双方仍没有谈妥补偿方案,于是幼儿园要求雷庆华起诉。听到这一说法,双方的关系立即紧张起来。从5月31日起,夫妻二人不再将彬彬送到幼儿园。在之后的交涉中,双方关系愈发紧张,以至于当地教体局出面交涉也未成功。

6月5日,半岛全媒体记者在这所幼儿园见到了幼儿园的一位重要投资者。当天,当地教体局的相关负责人也赶到了幼儿园。这名投资者称,孩子在幼儿园磕断恒牙这是事实,幼儿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之前班主任和园长多次前往孩子家中致歉,同时也提及了孩子治疗费,但双方就费用的多少产生分歧。当场,教育部门表示将督促幼儿园联系孩子父母尽快解决。

6月6日,双方连同教育主管部门在幼儿园进行了协商,初步表示幼儿园补偿孩子3万元。对于这3万元补偿,6月10日,雷庆华向记者表示,孩子未来产生的数次义齿修复以及成人之后产生的植牙费用可能远远不足,但鉴于每天为这事闹得焦头烂额,目前只能勉强接受。(文中雷庆华 李颖 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