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青岛特别策划(下)|跟着诗词游崂山,看山海盛境,觅名人影踪

2023-10-02 14:17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77361)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张文艳

十一小长假,趁着阳光正好,登高望远,感受秋天的清爽,是一项不错的选择。崂山是青岛必游景点,峰顶之上,俯瞰大海,吟诵“遥看山色层层碧,渐觉溪流汩汩深”的诗句,表达“劳山拔地九千丈,崔嵬势压齐之东”的豪迈。崂山,自古是名人游览的胜地,凡是到过青岛的人,都去过崂山,并留下了许多的千古名篇。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崂山研究名家,探访崂山石刻,再现崂山深厚的历史文化。

9月30日,太清宫人流如织

1

诗意崂山

崂山是充满诗意的山峰,观刹遍布,峰峦秀拔,洞壑清奇,处处皆景,步步为观,无论是乘坐旅游大巴的路上,还是攀登途中举目之时,都能看到山峦石峰上的诗文刻石。

9月30日,太清宫内开放了崂山道教场馆。

“他们或者是本籍,或者是寓居,或者是游历;或者在朝从政为官,或者在野务农、经商、讲学;或者精通诗词文赋,或者擅长音律书画;或者寄情于山海,或者栖心于田园,都通过多种形式与崂山发生着联系”(《崂山文化名人考略》)。秦、汉时期,帝王将相达官贵人屡屡垂青,修行人士纷至沓来,山间小径便渐渐显现。到了唐、宋、元、明时期,达官显贵、文人墨客造访崂山,或讴歌或隐居,游览徜徉,寻幽探胜。“古老相传云:秦始皇幸琅琊,因至牢盛山望蓬莱”,这一记载于《寰宇记》中的传说,说明崂山曾经迎接秦始皇的到来。

丘处机、李白、蒲松龄、赵孟頫、顾炎武、康有为、傅增湘、柳亚子等,都留下了动人的诗文。

烟岚初到上清宫,晓色依稀路径通。

才到下方人未食,坐观山海一鸿。

云海茫茫不见涯,潮头只见浪翻花。

高峰万叠连云秀,一簇围屏是道家。

《太清宫三皇殿后山刻诗(选录)》,是丘处机留下的诗刻。崂山地处海滨,岩幽谷深,素有“神窟仙宅”之说。这里道教兴盛,宫观星罗棋布, “九宫八观七十二庵”。来往崂山的道士很多,其中长春真人丘处机最为有名。

丘处机到崂山后,在太清宫讲道,公元1209年,丘处机重来崂山,“说法阐教,历数载,始回莱州吴天观,临行时复留诗十首”。丘处机在崂山留下许多诗词题刻。这首诗刻在太清宫之时应为公元1230年,即南宋绍定三年,金正大七年,是年为丘处机逝于燕京长春宫(今白云观)第四年,当为太清官道士书写并上石镌刻,距题诗已30余年。

山海相依水连天,万里银波云如烟。

挥毫绘成天然画,笔到穷处难寻源。

这首《咏劳顶》是元代诗人、书画家赵孟頫所作。据说当年,赵孟是以寻道崂山为名,登上仰口,来探望南宋灭亡时逃亡至此的两位南宋太妃,姐妹俩谢丽、谢安。南宋灭亡后,她们扮作渔女,从临安(今杭州)乘船漂泊到崂山仰口,到太平兴国院(现太平宫)出家避难。赵孟頫沉醉于崂山绮丽的风光,题写世外别墅四个大字,后被影印放大,刻于塘子观西侧巨石上。在遍游崂山仰口后,赵孟还提笔写下了游崂绝句。

遥看山色层层碧,渐觉溪流汩汩深。

匹马迳寻萧寺树,老僧应识野人心。

行云何意遮奇石,啼鸟多情和苦吟。

不是将身许明代,便从逄子老山岑。

这首《劳(崂)山》作者蓝章,字文绣,即墨人,明代成化二十年(1484年)进士。蓝氏诗即墨五大家族之一。南宋时,即墨蓝氏一族从昌阳舁山迁居到即墨县东北黄埠,今田横镇的黄龙庄、房家村一带。辛勤耕耘、家业日丰,之后蓝氏家族祖孙绵延五百多年。家学相承,仕宦不绝,名人辈出,跻身即墨“五大望族”之列。

蓝氏与崂渊源深厚,位于华楼山之阳华阳涧中的华阳书院,是蓝氏的先人蓝章所建。据明朝崇祯年间《崂山志》(黄宗昌撰)载:“据山之半,少司冠蓝公建置于此。”蓝公即蓝章,官至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初任婺源县令,后调任潜山县令,皆有政声。弘治九年(1496年),升任贵州道监察御史,巡按山西。因弹劾不避权贵,转佥都御史。后触犯宦官刘瑾,被贬为抚州通判。刘瑾被剪灭之后,蓝章复起,升任陕西巡抚。正德三年(1508年),四川鄢本恕、蓝廷瑞聚众数万,于湖广、川陕一带发动起义。蓝章率军前往,出奇制胜,平息叛乱。升任南京刑部右侍郎,奉敕清理两淮长芦盐法,因上疏朝廷希望革除时弊但不被采纳,遂乞休归里。

明正德十二年(1517年)告退归里,来此结居,自号“大劳山人”,教书育子,著文会友。

2

诗仙李白

“我昔东海上,劳山餐紫霞

亲见安期公,食枣大如瓜。

中年谒汉主,不惬还归家。

朱颜谢春晖,白发见生涯。

所期就金液,飞步登云车。

愿随夫子天坛上,闲与仙人扫落花。”

——《赠王屋山人》

只要去过崂山,听过崂山讲解的人,都听过这首出自李白的诗。《长安三万里》的热映,让李白,让唐诗再次受到关注。电影中,李白才华横溢,洒脱随性,李白(701年~762年),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浪漫,则源于他的游历。他曾游历了名山大川,崂山自然不会错过。在他的笔下,崂山俨然仙山。

天宝元年,四十二岁的李白在道士吴筠的推荐下,被唐玄宗召入长安,李白本以为可以实现济苍生、安社稷的抱负,于是“仰天大笑出门去”,结果是理想破灭归山林。李白感到苦闷、愤慨。理想破灭,不愿意被囿于朝廷中,李白向皇帝请求还乡,得到手敕“恩准赐金还山”。“离开长安后,李白东游汴梁、泰山,又同道士吴筠不期而遇,二人游齐国故地,之后同登崂山”(《崂山与名人》),相传,李白登崂山的时间是在744年,“他来崂山,是他第一次来到海边,首先感受的不是山,而是海”。

至于他对崂山的印象,后来他到河南王屋山,遇到了志趣相投的孟大融,写了一首诗给他,以介绍崂山。也就是文章开头的那首《赠王屋山人》。

从太清宫背后的垭口,沿着蟠桃峰下的梯子石蜿蜒北上,登上五百余级,可以看见右前方石壁上刻有李白的崂山诗,系青岛市书法家高小岩的手笔。“在通往巨峰的盘山道旁,也有此诗刻,镌刻在人造岩石上”(《崂山石刻今存》)

而这首诗也与秦始皇当年登崂山,修筑琅琊台相吻合。道家认为“日者霞之实,霞者日之精”,餐霞有法,可以长生不老。崂山道教兴盛,李白每天看到海面上升起的紫气云霞,想起了传说中的安期生。安期生,亦称安期,生卒年不详,琅琊郡(今胶南一带)人,自称千岁翁。到汉武帝时期,方士李少君曾对汉武帝刘彻说:“臣常游海上,见安期生。食巨枣,大如瓜。安期生仙者,通蓬莱中,合则见人,不合则隐。”(《史记·孝武本记》)据称秦始皇在琅琊见到他,他说海上有神仙,有长生不老药,因此秦始皇才派徐福率众出海求仙。

这次游历后还有后续故事。

据传,唐玄宗读到李白关于崂山的诗句后,立刻于“天宝七年即公元748年(有说天宝四年即745年)唐玄宗敕王昊、李华周等人专程到崂山采仙药,并将崂山改称为辅唐山”(《崂山文化名人考略》)。其中,道士孙昙奉命采药的石刻位于明道观西南三块不同的巨石之上,共三处,是崂山第二古老的石刻,也是研究崂山宗教文化的珍贵史料。

其实,对于李白来崂山的真实性,至今仍然存有争议,崂山研究学者刘怀荣先生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诗人来崂山,往往不会只写一首诗,“像诗人柳亚子写下了百余篇,李白只有一首留世,还不是在崂山所作,所以存在着疑点”。

3

诗人诗刻

劳山拔地九千丈,崔嵬势压齐之东。

下视大海出日月,上接元气包鸿濛。

幽岩秘洞难具状,烟雾合沓来千峰。

华楼独收众山景,一一环立生姿容。

……

此山之高过岱宗,或者其让云雨功。

宣气生物理则同,旁薄万古无终穷。

何时结屋依长松,啸歌山椒一老翁。

每次提到崂山,总要提到顾炎武。

作为一名治学严谨的义士,顾炎武为“劳山”(崂山)正名,是他给“劳山”以正解。

“余游其地,观老君、黄石、王乔诸迹,类皆后人之所托名,而耐冬、白牡丹花在南方亦是寻常之物。唯山深多生药草,而地暖能发南花;自汉以来,修真守静之流,多依于此,此则其可信者。”在给黄宗昌撰写、黄坦续写的《崂山志》中,顾炎武写了《崂山志序》。崂山之游,顾炎武延续了他严谨的治学精神。

开头的《劳山歌》则歌颂了崂山的崔嵬雄奇和“神秘古老。而我们熟知的崂山“神仙之宅、灵异之府”的美誉,就是出自顾炎武的手笔,使得崂山声名远播。如今,崂山犹龙洞洞额有题刻“云是老子曾过此,后有济北黄石公”,这句诗摘自顾炎武长诗《劳山歌》,1981年秋由书法家沈鹏草书”,定格了顾炎武在崂山的踪迹。

寻觅崂山石刻,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历程,在山石之间,似乎与他们不期而遇,就像李白与安期生。半岛全媒体记者多次看到康有为的《崂山》刻石,近四百字的诗作,在巨石上密密麻麻地展示着。作为康有为最佳文案的书写者,他也是文人墨客登上崂山的代表人物之一。

天上碧芙蓉,谁掷东海滨。

青绿山水图,样本李将军。

神仙排云出,高台照金银。

芝旗与松盖,光景蕤五云。

……

今岂有真人,玉宇琼楼寒。

深恐六鳌动,铁围漂荡艰。

龙伯国大人,提掷出九关。

且游播耨迦,复欠晃昱还。

何处非天际,暂复留人间。

另外,傅增湘、蔡元培、闻一多、沈从文、梁实秋等文人墨客都曾登上崂山。

1934年7月,现代著名作家郁达夫先生,在亲友们的陪同下,携小女儿到蔚竹庵游览时,被秀丽风光陶醉,挥笔写下了咏蔚竹庵的诗:

柳台石屋接澄潭,云雾深藏蔚竹庵。

十里清溪千尺瀑,果然风景似江南。

后来,这首诗由著名书法家、郁达夫侄女婿黄苗子手书,刻在内九水的二水路边的巨石上,成为北九水的另一大景观。

登崂山,感受草木风情,岁月变换。

时光澄澈如流,滔滔不绝;

风物欣然葱茏,生生不息;

人才钟灵毓秀,源源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