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丨国外遭窃,他及时借了500欧元!胶州大嫚结缘荷兰“刘咖啡”

2023-11-19 22:36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65560)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谷朝明

一个是胶州大嫚,一个是荷兰小伙,原本人生轨迹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如何走到了一起?

跨国恋情、文化差异,生活中会碰撞出什么样火花?

两个可爱的混血女儿,为什么满口都是胶州话?又是如何成为网红,收获了30多万粉丝的关注?

本期《听·见》,我们对话这个特殊家庭中的女主角,听她讲自己特殊的感情经历,以及对跨国婚姻的切身感受。

出国被偷,他救了我

我叫刘涵,家在青岛胶州,今年38岁。我的老公是荷兰人,比我大两岁,他的荷兰名字很长,家人都管叫他Sil。因为很喜欢喝咖啡,所以他给自己起了一个“刘咖啡”的中国名字,驾照上的名字也是这个。

我读的是外贸专业的专升本,2009年,我在北京一家外企的杂志实习了一年,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认识了Sil,加了他的联系方式。但那也仅是一面一缘,之后我俩从来没有联系过。直到2014年,因为在法国巴黎发生的一次意外,我这个出生在中国小城的普通女孩,才和这个远在欧洲的荷兰小伙,产生了人生的交集。

我这个人比较喜欢旅游,2014年那时候还是单身,一个人到欧洲“穷游”了一次。为了那次旅游,我提前做好了攻略,机票和酒店都是提前在网上订的。整个过程中,有一个景点是巴黎,结果在埃菲尔铁塔我遇到了小偷,身上的包被偷了,手机、钱都在里面,当时口袋里只剩下了一本护照。

在陌生的异国他乡遭遇这样的事,我的心里既着急又害怕。当时我用的是苹果手机,就在附近找到一个苹果手机店,通过后台登录上手机账号。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的好友里有不少外国人,就给他们都发了求助信息,没想到5年间都没有联系的Sil很快就回复了我。

当时他也在法国,离巴黎也就两个小时的车程,他让我别走,就在那个苹果店里等着他。最后,他不仅来了,还请我吃了一顿饭,借给了我500欧元。2014年支付还没像现在那么方便,当时可谓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原本不太熟的朋友能这样帮我,我从内心里感激。

但是,我俩当时都没有别的想法,Sil也只是单纯地想帮一个寻求帮助的人。回国后,我还钱给他,这样我俩才慢慢熟悉起来,成为无话不说、很交心的朋友。因为是以朋友身份处,所以在网上聊天时,更多的是聊一些观点或是对一些事物的看法。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觉得双方的价值观和想法都比较吻合,最终决定要在一起。

两个“洋娃娃”,满口胶州话

我们俩当时谈朋友的时候就说得很清楚,“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我们这一代人基本都是独生子女,我母亲也去世了,我不能离开中国”,于是我们就把家安在了青岛胶州。Sil的家族是搞船运的,从爷爷那一辈开始家里的男孩都做这一行,Sil从小就在船上生长,工作也是跟着父亲在船上干活。

跨国情感很浪漫,跨国差异创造出了彼此的新鲜感。但是对于生活在一起的夫妻来讲,异国的文化差异会带来矛盾与问题。比如中国夫妻吵架之后,女生撒娇或是看似不讲道理地发脾气,男的肯定会退一步,哄着女生。但是这一招在我们俩之间不适用。我们俩出现矛盾后,任性撒娇发脾气只会导致越吵越凶,最终只有坐下来把这个事分析分析,才能解决。

以我从网上了解到信息,欧洲有一部分人有点社恐,Sil就很典型,他不太喜欢跟人交流,你要想让他做什么事,比如说出去和朋友聚餐,要提前两三天说,给他一个思想准备。关于这一点,中国夫妻可能不太理解,但对跨国婚姻来讲很重要,小两口生活在一起难免磕磕碰碰,文化差异那么大,会导致有的跨国婚姻并不幸福,如果啥事都提前沟通就会免去很多麻烦。

我们有俩孩子,一个7岁一个5岁,小时候都是由姥爷带,她俩没事就陪我父亲下棋、喝茶、聊天。我父亲还喜欢没事扒拉扒拉新华字典,给两个外孙女讲汉字。日复一日、耳濡目染,我的两个孩子被父亲带成了说着胶东方言,平时爱喝茶,没事喜欢看新华字典的“洋娃娃”。

有一次大女儿的小学老师布置背诵古诗的打卡视频,女儿非要用胶州话背,我也觉得挺有意思,就把视频拍下来发在班级群里。后来我又顺手发到了抖音上,没想一下子火了,好多朋友都关注转发,从那个视频开始,我便用抖音记录生活,现在两个女儿也成了小网红,有了36万多粉丝。

中国儿媳妇,让他们很自豪

我们结婚的时候,Sil只是贷款给我买了一辆普通的家用车,房子、嫁妆一类的什么都没有。在征得双方父母同意后,我俩就在青岛登了记,在租的房子里结了婚。现在Sil帮他的父亲远程做一些公司报表汇总类的工作,一个月2000美元;我开了一家外贸货运代理的小公司,收入和他差不多。经过我俩的共同努力,完全靠着自己买了房换了车。

如果说10到20年以前,跨国婚姻中有些是女方图男方的钱的话,现在的跨国恋情中,随着咱们国家经济的崛起,则更多融入了情感的色彩。

说起中国经济崛起的自豪感,我可以讲两个发生在我们家的真实例子。在Sil荷兰父母家里,我和公公打赌说“你船上很多零部件是中国制造的”,公公当时还挺不服气。正好船上一个阀门坏了,公公又极其认可德国的产品质量,于是就到位于德国的一个港口采购。

最后买来的阀门,商标确实是德国公司的,上面也打着“made in German”的字样,但是产品工厂注册号骗不了人,因为我是干外贸的,我找出工厂注册编号,原产地就是中国工厂。听了我的解释,公公终于信服了中国制造的质量。

我的婆婆有个爱好,喜欢一种手工,在真丝上用涂料画画,她认为真丝这种东西很贵,一直舍不得用,而这种布料在中国则是很普通的东西,有次回荷兰探亲时,我带了一大包真丝过去,“你就可劲儿地用吧”……当时婆婆高兴坏了。

Sil的家族世代都做船运,在他们国家算得上中等以上的收入水平,但是我到他们家并没有任何一点被轻视的感觉,相反他们因为有我这样一个中国儿媳妇,还感到挺自豪。走在异国他乡的街头,做为中国人,真的会有一种优越感。

在青岛的外国人有一个圈子,因为多元的文化环境,不管哪一个国家的人来到这里,都可以找到一种认同感。同样,我在国外时,当别人知道我是来自青岛的时候,很多人都表示知道这个城市,也很想到青岛来看看。

纵观我们的这段跨国婚姻,发生得顺其自然,又在相互包容磨合中碰撞着成长。我想对身处跨国恋情中的女孩说:做自己是很重要的,要有自己的想法,要独立,这样才会赢得别人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