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协出台三大新政,青岛三队影响几何?

2024-01-03 18:54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36235)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潘立超

1月3日上午,中国足协公布三大联赛新政,包括中超外援可同时上场5人、开放俱乐部所属球队冠名、允许俱乐部异地转让。在政策出台之后,各方反响评价不一,青岛三支职业队伍海牛、西海岸和红狮目前也在积极研究相关政策,认真应对接下来的联赛。足协负责人谈到新政出台的背景时表示:2023年底中国足协曾在相关会议上听取了俱乐部和球队的多方需求,中国足协经过审慎研究分析,认为俱乐部要求完善俱乐部和球队名称的建议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为支持俱乐部更好发展,促进职业联赛长期、稳定发展,规范俱乐部和球队名称使用情况,于是制定出台了政策调整方案。

冠名权回归拓展生存空间

在3日上午,中国足协发布《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联赛俱乐部和球队名称管理规定(试行)》,宣布2024赛季至2028赛季将开放职业俱乐部冠名:俱乐部可在2024-2028赛季期间对所属球队进行冠名。冠名企业或品牌(以下简称“赞助商”)必须具有合法资质和良好的社会形象且应符合广告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及行业管理相关要求。但俱乐部所属球队不得接受俱乐部股东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包括与其相似的汉字或词组)的冠名;不得接受博彩、烟草等赞助商的冠名。不同俱乐部的球队不可被同一赞助商(包括其前十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冠名。参加职业联赛的球队,全称应规范为:“俱乐部全称+所冠名称+队”;简称应规范为“俱乐部简称+所冠名称+队”。俱乐部青训梯队名称参照本条执行。

在金元足球时代,中超联赛的品牌价值一度成为世界第六联赛,但也出现了烧钱过度导致部分俱乐部难以为继的情况。在三年之前,中国足协曾经一刀切实行了中性名政策,加上当时特殊情况下实行赛会制,导致最近三年间不少俱乐部都失去了赞助收入锐减,并且最终解散退出中国足坛。在中国足协主席宋凯在上任之后,多支俱乐部都曾通过不同渠道反映了生存困境,此番新政的出台,实际上也是为尽可能帮助有困难的俱乐部通过各种方式改善各自境遇,为联赛可持续发展创造有利条件。在推行俱乐部中性名称的政策后,冠名权的回归意味着足协希望给俱乐部营造更为宽松的生存空间。以青岛海牛俱乐部为例,在三十年的时间内,海牛队的队名也是多次变更:青岛海牛、青岛颐中海牛、青岛中能、青岛盛文中能、青岛工艺品城等等队名都曾经登上过联赛舞台,在新政出台之后,海牛俱乐部高层谈到,海牛这个名字在青岛球迷心中已经家喻户晓,目前俱乐部方面也在认真研究相关政策,推动俱乐部健康发展。

在3日冠名权回归之后的当天,浙江队官微就马上响应称: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现向社会公开招募冠名企业或品牌,在新赛季携手亮相中超。

开放外援提升联赛竞争力

同样是在3日,中国足协新政当中关于外援使用的规则也进行了改动,与之前的外界传闻一样,中超方面,从过往的“7654”变成了新政策下的“7655”,暨每队全赛季累计可最多注册7名外援、同时至多注册6人、每场比赛可最多报名5名外援、同时最多登场5名外援。中甲方面,外援政策由往季的“4332”调整为“4333”,即每队每场比赛最多可报名3名外援、同时最多登场3名外援。

联赛放开外援也是与亚冠联赛的外援政策逐渐靠拢,据亚足联官方消息,从2023-24赛季开始,亚冠外援名额从“3+1”增加到“5+1”,也就是五名外援+一名亚洲外援,通过这个赛季亚冠的总体形势来看,这对于中国俱乐部来说吃亏不少,像如包括横滨水手以及曼谷联等晋级亚冠八强的球队都在外援上占了不少便宜。从本赛季中超球队征战亚冠联赛的过程来看,“外援不给力,战绩不理想”的情况依然突出。而在亚冠赛场投入重金请来诸多大牌球星的几支沙特球队成为了亚冠改制最大的受益者,而根据亚足联传来的消息,下赛季的亚冠联赛更是全面取消外援报名限制,这对中超球队来说增加了更多的挑战。进一步开放外援登场,对于中超联赛的观赏性和竞争力来说确实有一定的帮助,对于上海海港这样财大气粗的俱乐部来说更加有利于实力的提高,但是对于不少处于财政困境的中小俱乐部来说恐怕更加考验理财水平和球探的眼光水平,毕竟在五名外援都可以登场的情况下,一旦有外援受伤或者停赛或者状态不佳,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更好的替代者。

在得知与外援相关的足协新政出台之后,海牛教练组组长宿茂臻在当天的训练之前向队员说道:“我们以前都是一个外援、两个外援,现在上五个外援,我觉得对国内球员是一个挤压。我们大家努力起来,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自己的饭碗。你能力够的话,外援上十个,可能那唯一一个国内队员就是你。”而即将出发前往广东冬训的西海岸队主教练黑崎久志谈到,目前正在针对新政策研究引援新赛季的对策和备战方向,肯定会为即将到来的那个三月份的系联赛做好充足的准备。

时隔7年开放异地搬迁

在十几年前甚至二十几年前,中国足坛曾经产生过不少“流浪球队”,最为出名的当属北京人和,其创始名称为上海浦东(1995—1999年),之后更名为上海中远(2000-2004年)、上海国际(2005年),陕西浐灞(2006-2011年),贵州人和(2012-2015),北京人和(2016-2019)。球队也从上海迁至西安,从西安迁至贵阳,最后落户北京丰台。24年间,球队投资人出于各方面的考虑,俱乐部从东南到西北,从西南到华北,成为名副其实的流浪者队。随着7年之前中国足协出台政策明确禁止异地转让,再也搬不动的北京人和因为资金困境最终宣布解散,也让部分俱乐部出现了即使找到了新的投资方却因为无法跨地域搬迁而导致解散的局面。

1月3日上午,中国足协通过官方渠道分别向各地方会员协会和俱乐部下发了《中国足球协会职业男子足球俱乐部变更注册会员协会及股权转让规定》,这意味着,职业俱乐部可有条件实现异地转让,例如中甲球队济南兴洲就已经为了更好的生存将主场搬到了枣庄,但新赛季的队名仍未确定,另外刚刚冲上中超的四川九牛目前也在试图将主场搬迁至深圳,随着新政的出台,其异地搬迁的障碍将会进一步减少,这也让新赛季的联赛准入工作有利于进一步推进。

截至1月3日,新赛季国内三级男足职业联赛俱乐部审核工作仍在进行当中。虽然在目前50家在成绩上符合新赛季相应各级联赛报名资格的职业俱乐部中,绝大多数俱乐部已经通过初审,但因部分职业联赛政策面临重大调整,且个别俱乐部提交的材料需要接受复核,因此首批公示名单最早也要到本周末才能公布。

对于准入名单等待最为迫切的当属去年的中乙第四名青岛红狮,对于上赛季获得中乙第四的青岛红狮来说,如果想要递补中甲,按照递补规则,需要等待前面至少四个球队解散或者退出才行,随着联赛新政的出炉,部分传闻要解散的球队或许有峰回路转的可能,红狮方面目前也按照中甲和中乙标准做了两手准备,等待官宣准入结果。而红狮队近期也在招募球员试训,在备战新赛季的同时,立足青岛本地,着眼未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