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乡愁,新“返乡青年”上岛开民宿!90后小夫妻卖掉婚房创业,百万网友“云监工”

2024-03-13 22:20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52024)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钟迎雪 (部分图片受访者提供)

一座“负碳海岛”,90后夫妻,七间房,百万“云监工”的网友,无数个潮起潮落……在这里,新一代“返乡青年”开始了创业的新故事。

在号称“中国北方第一高岛”的青岛灵山岛,仪仗队退伍军人任相东和主持人妻子张琪,回岛探亲的时候,看到这片祖辈生存的土地生活方式在岁月中苍老、人口断崖式减少……但也发现小岛的“新生机”,大量游客登岛观光,配套住宿休闲场所不足,宣传推广方式落后……

于是,他们决定卖了婚房开民宿,将两人的故事记录下来,被全网围观后,网友纷纷出谋划策。近日,记者特意坐船上岛,探访这段美丽的乡愁。

从窗内看的日出

情迷“青岛小巴厘岛”

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灵山岛海拔最高513.6米,以“未雨而云,先日而曙,若有灵焉”而得名。1995年在灵山岛出生的任相东,从小就与山对望,与海作伴。

任相东,在2013年到2018年期间服役于武警北京总队,成为新兵的第一年,便被解放军三军仪仗大队选中,国庆65周年时在天安门前升国旗。

任相东在部队获的荣誉 

远在他乡,就如船在海上,盼望有一天能够停泊靠岸,任相东认为,灵山岛,它是目的,也是归宿。自从退伍以后,任相东做过健身教练、安保,大多数与当兵经历所挂钩,从2020年开始,他便在琢磨自己创业。

不到8点,记者来到灵山岛快船码头等待,发现很多岛民游客已经上船,8点半,正式发船,一船座位,座无虚席,任相东特意出岛接电工和材料。

在船上,任相东望着海面思考,在他眼中,“山海”是个特别浪漫的词,它没有地点的界限,没有时间的约束,自由自在,他喜欢待在岛上。

在退伍之前,任相东每年很少回家,当时岛上只有600多人。2022年,他回家的时候,看到灵山岛旅游爆发式增长,外地来岛游客很多,但是发现一个问题,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大部分岛上的人不会用网络宣传自己的民宿或者是渔家宴,还是传统的“聊天拉客”方式,就让他萌生了一些想法,想回岛创业。

不到半个小时,客船慢慢靠岸,伴着蓝绿色的海水,一个植被茂密的天然氧吧扑面而来。

乘船入岛

灵山岛形成于远古时期的火山爆发,属古琅琊之地,最早记载于上古奇书《山海经》,早在战国时期,灵山岛已经同琅琊台一起名扬天下,也在后来成为多部电影的取景地。

2022年,经过朋友介绍,任相东与女友张琪认识,后来为了见父母,任相东带张琪上岛。

路过许多山海,张琪却沉醉于那一抹夕阳。第一次进岛,张琪就被“迷”住了。

“在我俩认识之前,我从来都没进过灵山岛,我也不知道灵山岛在哪,以前隔海相望,我以为是个无人岛呢。” 张琪的老家是内蒙古的,从小在胶南长大。

“天天上网,我都不知道这个岛有这么漂亮,这真是很可惜的一点。”张琪跟记者回忆着初次进岛的场景。

“我一下船,就能看到岛民的‘停船场’,渔民在马路上晾晒海鲜,那种人与自然的和谐,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船到达后,任相东父亲开着三轮车将材料拉走,记者跟随任相东夫妇坐观光车去民宿。

任相东骑三轮车带妻子回家

灵山岛距离陆地不远,却远离尘世喧嚣,因为海岛未深度开发,也被很多人称作“青岛小巴厘岛”,有孤独守望的初心灯塔、虎嘴涯、贝壳楼、运来石、烽火台等打卡地,夜晚看星,晨起看日出,是很多年轻人的周末选择。

灵山岛共有12个村子,因为岛上自建民宿数量不多,设施老旧,大多是岛民开设的渔家宴。

任相东在岛上钓鱼留影

2023年6月,两人结婚后,张琪第一次在灵山岛过夜,她发现灵山岛的日出和海面晚霞十分好看,可以捕捉到粉色的天空。在那一刻,张琪与任相东萌生想法,是不是可以在灵山岛做一家本土民宿,住在最美民宿,醒来看到海上日出的那一刻,“金箔”撒落,鸥鹭翩飞,为尘封已久的心灵开疆辟野。

“其实感觉有点心酸,青岛的旅游特别火,灵山岛这么美,在互联网的背景下,我们想把灵山岛真正地宣传出去,打造一个好的口碑。”张琪表示,她和丈夫任相东深知,岛上的渔民思想过于保守,说服他们拿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投资做民宿根本不可能,导致本土岛民开设的民宿就很难实现和落地。

“打开屋门,便是满山遍野的绿,在海边散步,也总会在不经意间遇见,夕阳西下时的海浪绵绵。”这是灵山岛媳妇张琪眼中最理想的状态。

任相东的表弟们,学习的是海水养殖技术等专业,结果却到了福建、江苏等地发展。张琪希望能够通过他们的努力,把这些优秀的年轻人慢慢地吸引回来,让他们发现灵山岛的孩子是有生存之道的。

收获免费的“设计师”

正如海的那边是尽头和曲折,也是任相东夫妇的梦想和挚爱。

记者到达民宿后,大海碧蓝色映入眼帘,一览无余。

任相东夫妇的民宿坐落在此,视野极佳

任相东进去跟工人们交流,商量着进度。起初,他和妻子制定整个民宿的装修计划,能不能如期完成,能不能装修出独特风格。

“中间经历了很多曲折,要么就是位置不合适,要么就是装修费用太高,要么无法审批,甚至已经放弃,但幸好最后寻到了。”张琪说,最终在2023年11月租到房子之后,12月1号正式开始装修,两人的预算在100万以内,现在已经花费30万。

任相东和工人们聊天说装修进度

“我俩就开始筹钱,刚结婚不久,就准备收拾卖婚房,卖房子除了我俩同意,家里人全部反对,都觉得我俩疯了!”张琪告诉记者,因为任相东和张琪都是普通家庭,父母无法提供资金支持,除了个人积蓄,结婚剩下的礼金,综合考虑之下,还是卖掉了婚房。

由于灵山岛是省级自然保护区,岛上建设装修需要经过层层报备,任相东的民宿装修获批之后,正式动工。与此同时,任相东以退役军人的身份申请下了20万元的免息贷款。

“你的民宿就是你,你就是你的民宿,如果说酒店是标准化的呈现,那民宿就更像是人与情的江湖,那种主理人本身散发的色彩和温度,有着与设计无关的张力,让他舍弃其他秀美山川,只为你驻足。” 张琪说,这些推广文案给我一定启发,我们两人就是最好的宣传。

为了能够节本宣传,从装修选址开始,张琪便将民宿的装修进度与日常发在网络平台中,起初张琪绞尽脑汁,在想着如何去宣传,后来被宣传文案启发后,张琪开始讲述,她和任相东的故事,她和灵山岛的故事。

“这世界那么大,细微到每一粒尘埃,就是人间烟火。本身已是千万人之中有故事的那一个,所以用自己的话,讲好属于自己的故事。”,也正是这些亲身经历,任相东夫妇的真诚与勇敢收获了一批粉丝,还有设计师主动免费加入。

两人在未完工的民宿前合影

记者看到,墙上原来的窗户构图被修改,反复画了两次。

在做土建的时候,改房间格局、改水电,两人做了很多功课,得知民宿设计师都是按平米收费的,从几百到上千,光设计费可能就要几十万,为了节省设计师费用,两人自己做设计,将设计方案发到网上后,远在成都的设计师睿老师看出了很多问题,便私聊他们,做了提醒与建议,后来双方发现性格投缘,睿老师便一起参与了民宿的设计。

“想做成一件事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帮助你,这种能量会传递。”任相东告诉记者,睿老师也是创业者,平时工作很忙,经常加班到晚上12点,常常在12点后给他发消息,提供修改意见,尽管忙了一天工作,但是没有忘记远在灵山岛的这座民宿。

盛开的花海,葱郁的绿植;璀璨的繁星,蔚蓝的晴空,浩瀚的大海,记者从设计图中看到,这些组合,无疑是最巧妙地用到了灵山岛的观光优势。

“要是早点认识你的话,这个民宿我都要投资,要当股东。”设计师睿老师的专业意见,为任相东夫妇带来更多信心。

在他们发布的作品中,有一张两人前后对比照特别“爆火”,吸引了众多网友围观点赞。

两人爆火网络的前后对比照

“我感觉,这就是感召的力量,当我跟老公满怀热情地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会感召很多有同样想法和观念的年轻人来帮助我们,特别是一些粉丝留言,我们都会一一回复。”张琪说,也有人因为他们的故事,知道了灵山岛的存在,期待灵山岛之行。

张琪的主持人照片

风从海上来,拨动着旅人的衣角,拨动着澎湃的浪,民宿装修到第22天的时候,任相东夫妇第一对粉丝登岛,女孩是一位美术老师,同时也是民宿爱好者,除了家里囤的海鲜,张琪的婆婆特意包了饺子招待两位粉丝畅吃。

“后期正式运营以后,如果客人订房,由于天气原因他们来不了,或者来了走不了,这样波动很大。但我也并不把它完全看作一个缺点,正是因为它并不是一个想去就能去,想走就能走的地方,它反而会给我们一种心安。也因此,我把这些当做一部分优点。”张琪对这些很乐观。

效果背后是高成本

临近十一点半,任相东母亲来电,提醒饭好了回家吃饭。

手撕甜晒鱼干,香煎豆腐……一桌家常菜让人备感温馨,电视机旁,是任相东在部队时得到的表彰奖杯。

任相东母亲早早为儿媳妇打开了空调暖风,作为著名的“负碳小岛”,灵山岛村民只花500块便能安装节能空调。

任相东的父亲在民宿搬砖,砸墙,母亲就为他们做后勤,因为从岛外请来的安装工人,需要在家里吃住,每天进门前她把饭菜做好,工人直接吃完休息后去干活。

家人围坐吃午饭

饭桌上,一家人讨论着施工进度。最初,任相东告诉父母自己的想法时,父母起初是怀疑他,问的第一句便是“投那么多钱,能行吗?”任相东只好说服父母,把两人的计划和想法跟父母慢慢沟通,勤劳朴实的父母,不善于用语言表达,把对小两口的支持化作了行动。

全家福

“说实话,眼里边揉不得沙子”,任相东对于装修细节的把控也较为严格,每一种建材、板材、涂料,全都是他亲自去选料,从物料运输到装修,全部在场。

“从我进部队的时候就开始选拔,特别是仪仗队,在新兵连4个月的时间,又筛选了3次,轮番筛选三轮删减人数,全连队128人,最终只能选64人上方队。” 任相东想站在前面,于是加倍努力训练,提高体能。

在张琪眼中,任相东十分能吃苦,也擅长“苦中作乐”,在任相东眼中,要做就要比别人做得好,这样无形中也给自己形成压力,也正是这种部队精神的延续,让他投入到自己的民宿建设过程中。

岛上渔民给人任相东做工人,空闲时休息喝水聊天

“帮我干活的,无论大工还是小工,都是渔民。”任相东告诉记者,岛上现存的居民基本上都是渔民,在休渔期的时候,他们都会去外面的工地上务工,因此什么活都会,各种建筑小活也不在话下。

传统的渔家宴,都是岛上村民自建自改的,房间小,没有附加的产品与旅游概念,任相东夫妇决定在此基础上增加一些个性定制的产品。

“接待、做饭、打扫房间、洗布草等,预计最起码用工5到7人,后续根据渔家宴需要可能还要再增加人手。”也就是说,任相东这间民宿,起码能带动岛上十多名岛民的就业,增加一份额外收入。

两人站在未完工的房间落地窗前

任向东计算过,在岛上投资装修会比岛外投资多出来30%左右,主要是在运输成本上,还有工人们,无论是水电工、木工、油工,外来工人上岛干活都需要管吃住,最棘手的是,需要看天气。

任相东从船上卸物料

“假如说预计明天材料上岛,但是一下子大风来不了船,这样工期就会往后延迟,就会导致停工,但是工人已经在岛上,这样的话还是要支出工人的生活成本。

想要“与海为邻,住在无尽蓝的隔壁”的民宿效果,这就需要大面积的落地窗,而这项工作对于装修工作来讲,并不简单。

任相东与工人一起干活

岛上就一艘货船,基本上在外面定完货送到码头,人工可以搬运的,人工搬运,人工不能实现的,再用吊车调到船上。运料过程特别繁琐,由于是大面的落地窗,玻璃重量在两三吨,送货的工人当天安不完,为了避免运输发生意外,任相东一路开车以时速20公里的速度在后面护送,最后通过吊车再吊装上去。6个人用了一天的时间安装完10面玻璃,装完玻璃的那天,任相东如释重负。

他们希望有人愿意越过山海,穿越人海,来到灵山岛栖息。在落日时奔赴山海,晚霞浪漫告白,在蓝与橘的时光缝隙,怀里揽着海风,兜里揣着贝壳,浪花满袖,自由欢喜。

效果图

“在这个艺术品还没成功之前,心里边肯定会稍微悬着一点。”在任相东夫妻心目中,他们的“故屿·七间”不仅仅只是七间房子,更是对故土的守望与期待,是他们的绵绵无止的乡愁……

对话

心安才是归处,走出只为归来

记者:是什么让两人有勇气卖房卖车做民宿?

张琪:我习惯称呼我对象为“岛主”,他是土生土长的岛民,更是仪仗队退伍军人,我是嫁到灵山岛的媳妇,也是舞台上闪闪发光的主持人,我们都想远离喧嚣,回到小岛,也想努力奋斗。回到小岛,卖房卖车,只为人生不后悔的体验,相信每个民宿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这些细枝末节的情绪,让景色更饱满,让房间更温暖。

任相东:我身边的战友相信我的为人,经常鼓励我,若还缺资金,会来支持我,他们也会当做自己家的民宿一样去帮我们分享和推广。这个也是我们收获的最大支持。

记者:很多网友在关注你们的账号,怎么样来吸引大家呢?

张琪:因为我们是夫妻两口子创业,同样都是普通人想创业,大家就会觉得好像我们带着他们的那份梦想在创业一样,我们的故事,我们的经历也就吸引了大家,说实话这个创业还是很难的,很多困难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记者:干民宿前后对比照直接放出来能够“爆火”,是不是也很需要勇气?

张琪:毕竟我对象还呆过仪仗队,他是很帅的,我原来做主持打扮得也很精致,后来我俩去岛上干活,我还穿着婆婆的旧衣服,对象开着三轮车载着我,我拍下了那一幕发到网上,大家觉得这种反差感还是挺大的。其实并不是说由漂亮变不漂亮了,而是回归真实,这种真实反而让我们会觉得很心安。我非常喜欢一句话,心安即是归处,什么时候你心安静下来了,你比较舒服了,这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反而是这种回归原始的状态,让我卸下了很多伪装,让我更加舒服,也更加专注地去做好这一件事情,所以大家应该是认同这点。

记者:做民宿,让两人的感情发生变化了吗?

张琪:因为我现在还在崂山区上班,老公在岛上忙着装修民宿,一个星期基本上见两三次,所以可说是“周末夫妻”,我们两人经常讨论装修方案,也有争吵,争吵的原因也是因为互相支持,也无形中加深了两人的感情,因为我非常想支持他把这件事做成,这个民宿是他的梦想,是他关于故乡的一个理想。

记者:从走出灵山岛,再到回到灵山岛创业,内心是否有过挣扎?

任向东:没有,回到这边故土,感觉更熟悉,更加有信心把这件事情做好做大,把灵山岛的名片真正推出去,让更多人知道。

张琪:如果故乡注定凋零,风光不再,但风景依旧,有逆行者来进行觉醒-转型-攻坚是必然!这并不是给我们自己脸上贴金,毕竟,并不是所有钱窝都是人心所向,人生重在体验,这一次我俩都不后悔,甚至爽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