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楼女童已收到善款15万元 其中近千名骑手捐款超3万元

2024-03-16 07:48 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阅读 (449355) 扫描到手机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谷朝明 滕镜淑

“不管别人捐多少,我要帮就一直帮下去,直到孩子完全康复。”3月15日,记者拨通远在江苏徐州的外卖骑手孙邦智的电话时,他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当天,14个月大的孩子坠下三楼一事经本报报道后,众多外卖骑手伸出援助之手。截至记者发稿时,何申申一家已经收到捐款15万元,这其中,就包含近千名外卖骑手捐赠的3万多元。

“太好了,她在看我”

3月15日天刚蒙蒙亮,何申申便起床了。女儿苗苗(化名)当天要转到普通病房,他要和妻子收拾孩子住院需要的东西。

5天前的下午3时许,苗苗从三楼摔下,头部受伤严重,经过3个多小时的开颅手术后,住进了儿童重症监护室,直到14日上午才恢复意识,可以自主呼吸。

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神经外科病区在医院的15楼,和儿童重症监护室离得很近,都在同一个连体楼上。但是对何申申夫妻俩而言,其中的意义却大不相同:转入普通病房意味着活的希望,而在重症监护室,女儿的情况随时可能恶化。

“宝,你还认得爸爸吗?”

“太好了,她在看我……”

5天的焦急等待后,3月15日上午9时45分,何申申夫妻俩终于见到了女儿。

头上裹着绷带,身上插着管子,眼睛仍有明显的肿胀……苗苗躺在病床上,并没发出哭声,甚至可以说很平静。但是看到父母后,她的眼神明显变得灵动,像是要说话。

“她的手和胳膊这样动,是不是想让我抱抱她?”妈妈邓菊荣咨询来交接班的护士,她担心自己的举动伤到孩子。

“尽量不要抱,但可以抚摸她,她能感受得到。”得到护士允许后,邓菊荣一手牵过女儿的小手,另一只手抚摸着孩子的腿。

这时,一滴眼泪从孩子肿胀的眼眶里流了出来。邓菊荣的眼睛也湿润了,她知道,孩子能懂她的心,这次是真的醒了。

近千名骑手捐出三万多

同样给何申申夫妻带来莫大安慰的,是他们的同行,无数名外卖骑手。34岁的孙邦智就是其中一个。

14日凌晨1点多,正在江苏徐州送外卖的孙邦智偶然刷到“骑手女儿坠楼”的消息,“当时我的心就揪了起来,才14个月大,看着就心疼。”

孙邦智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曾经在一个公益组织里照看过一段时间孩子,又了解到孩子的父亲是干了四五年的外卖骑手,母亲也曾跑了大半年外卖,“骑手很辛苦,没有生活压力谁会一天拼命跑10多个小时?”尤其是得知苗苗在重症监护室一天的费用将近万元后,他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于是,孙邦智通过后台私信加上了邓菊荣的微信,给她转了20元钱。

随后的语音通话中,孙邦智质朴的话语中略带着一丝愧疚:“现在不好干,别嫌弃20块钱少,我会一直捐的。”15日,邓菊荣又收到了孙邦智转来的20元。

“不管别人捐多少,不管现在数额到了多少,孩子康复还是会用钱,我要帮就一直帮下去,直到孩子完全康复。”电话中,孙邦智对记者说。

给这个家庭带来帮助的人还有很多。3月15日上午,在西海岸新区工作的外卖骑手小阿良,看到本报对于此事的报道后,专程跑到了医院,将连同他在内的4名骑手捐赠的1000元现金,交给了邓菊荣。

“那里边有我跑外卖一天的收入。我自己有俩孩子,看到孩子受伤的事特别心疼。尤其是看到同为骑手的妈妈在视频里哭的那段,心就像被刀割了一样。”小阿良说,在他人生最难的时候,甚至连租外卖电动车的500多块钱都是跟亲妹妹借的,“每个骑手都不容易,碰到这样的事,一个家很难顶起来。”

10元、20元、200元、500元……截至记者发稿时,仅是骑手身份的捐款总额就超过了3万元,捐款人数近千人。

要靠双手赚钱养家

众多外卖骑手一起捐款的背后,还有一段小插曲。

3月14日上午,记者在医院采访时,碰到了老熟人——骑手大展(展振渊)。在儿童重症监护室外,记者的采访过程被大展通过抖音直播了出去。

“这么做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另一个是打消一些骑手的顾虑。”大展告诉记者,这件事在网上发布后,其中一些网友有一些负面的声音,说“这是假骑手,他俩可能就穿个美团的衣服,博取骑手同情”。

大展是一个做事严谨的人,于是便找到了医院,还看了何申申的跑单记录,确认他已经跑了几年的外卖,“孩子出事那天的中午,他还在跑单”。大展将落实的情况发到网上,骑手捐款的数量随之上涨。

与此同时,美团外卖骑手服务部门立即为何申申申报了5万元的“大病关怀金”,当地负责人还来到医院进行了探望,希望能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远在江苏无锡的黑骑士电动车生产厂家也献出爱心。15日,黑骑士用户运营总监焦阳专程来到青岛,将3万元帮扶金送到何申申的手中。

“感谢社会上的好心人,感谢媒体,感谢庞大的骑手兄弟姐妹们……”截至目前,何申申一家已经收到各界捐款15万元。

记者从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了解到,苗苗现在情况相对良好,需要再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如果顺利,半个月后就可以回家逐步康复,“因为做了开颅手术,而且当时截下了一段10厘米长的头盖骨,康复差不多后,我们将给孩子定制一个金属做的头盖骨,还需要二次手术。”医生告诉记者。

15万元的救命钱解了燃眉之急,孩子的病情也开始好转,康复的钱也算基本有了着落,这一切都让何申申夫妻俩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我现在和对象轮流在医院照看孩子,17号开始,我就抽空去跑外卖,要靠自己的双手赚钱养家。”何申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