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丨“找个半夜能帮打120的人”……老年相亲局聊天记录

2024-03-17 23:21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189114)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高芳

有这样一群中老人,或离异、或丧偶,情感需求始终处于人生的灰色地带,孤独感随着年龄的增长与日俱增,可当他们鼓起勇气迈出相亲的那一步,面临的窘境与难题却往往出人意料。

3月14日下午,76岁的徐阿姨第N次走进内蒙古路那间熟悉的门头房,在市北区大港街道喜康助老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的搀扶下,她颇费了些力气才爬上逼仄的木质楼梯,来到三楼小会客室。此时,屋里的圆桌上已被瓜子、草莓、橘子、茶具铺满,桌前坐着76岁的任大爷和59岁的李大爷,他们都是奔助老服务中心主任薛伟组的这个相亲局而来,想再次麻烦这位“公益红娘”给自己介绍个老伴儿。

老年人找老伴儿能有啥要求?他们相亲都聊些啥?这一回,有戏吗?

41次,没有结果的相亲

“我已经两个多月没出门了。”徐阿姨刚落座,就跟旁边的李大爷唠起来,这回来相亲会客室,还是她年后第一次出门,“今年雪下得多,我都不敢出门,万一摔倒了,有个三长两短,给孩子们添麻烦。”

“嗯,我今年就摔了一跤。”李大爷附和道,表示认同。

“你才多大,在我面前你还是‘幼儿园小孩儿’。”徐阿姨打趣地说。

“大姨,你还叫人家‘小孩儿’呢,是谁一直吵着要找个50多岁老头的?”坐在一旁的薛伟听了徐阿姨的话,又好笑又好气,“咱既然想找老伴儿,可得上上心,日子忽一下就过去了,咱可没有大把时间。”

作为相亲会的“旁观者”,薛伟总是毫不客气地指出老人们的认识“误区”,比如徐阿姨,“从2007年组织第一场老年公益相亲会她就在找老伴儿,17年过去了,还没成功呢”。

“男的都能找年轻女的,女的为什么不能找个年轻男的?”不服老的徐阿姨反驳道。

“每次相亲完了,就怕你给我打电话说那句话——‘薛主任,这个又不行’。”薛伟佯装生气地说,“你把跳舞的心思分出一半找老伴儿,早就找上了。”

与薛伟是老相识,徐阿姨从话里自然能体会到对方的提醒是好意,随即就改口说:“我好好找,这次一定好好相处……”曾经相亲41次,都以失败告终,如今随着年纪增大,身体一次次亮起红灯,不知道说这话的她,对找老伴儿这件事是不是真着急了。

“公益红娘”薛伟在主持她组织的老人相亲会。受访者供图

徐阿姨30多岁离异,单身已经40年了,孩子小的时候没考虑个人问题,等孩子成家立业后,才感觉到一个人生活太孤单。

儿子倒是一直很支持她找个老伴儿,每次她参加相亲会回来,都会关心地问:“找到没有?”“没有。”回答得太多了,徐阿姨自己都有些灰心,后来索性不再说自己出去找老伴儿,改口说“找朋友”。

“记不记得你带着一群人去人家家里相亲的那个大爷?他后来找着老伴了,过得可好了。前段时间老伴生病,两边子女轮流到家里给老两口做饭吃。”见徐阿姨服软,薛伟拿出最近听到的消息开导她。

其实,之前在薛伟的撮合下,徐阿姨那次相亲差点就成了。当时薛伟特意安排徐阿姨去大爷家里吃个便饭,可“玩心未泯”的徐阿姨却带了一帮闺蜜去赴宴,直接把相亲会搞成了朋友聚会。

吃饭时,大爷客气地问:“要不要喝点儿红酒?”豪爽的徐阿姨直接拉开架子说:“上白酒!”把大爷惊得偷偷给薛伟打电话:“这样的可不行啊!”

徐阿姨是地道的青岛大姨性格,场面人儿,兴致来了一顿能喝两斤白酒,席间朗诵一首李白的《将近酒》艳惊四座,再来一嗓子意大利美声也不在话下。“可大爷们相亲,一般以女性的‘质朴’为美,老来伴儿还是要挑顾家、贤惠的,徐阿姨这样的性格能吓退大部分相亲者。”

也许是因为生性直爽,徐阿姨的恋爱观很有“主见”,“刚开始找老伴儿,想找个90岁的,她觉得‘年龄大的会心疼我’”,后来又想找个比自己年龄小的。

出门相亲前,徐阿姨都会精心打扮,涂上口红,头顶精致的小礼帽,一年四季是不同的裙装,最后系一条丝巾。她说自己有一橱子围巾,搭配不同的裙子,每次挑选好适合的花色才出门。

很多老年人一提起自己的相亲条件,就说“看眼缘”。不能不说,这句话背后隐藏了点“颜控”的意思。即使人到晚年,对相貌的要求依然存在。阿姨们经常凑在一起对相亲男士品头论足,直白地表达不满——“你看他脸上,皱纹那么多。”

有一次,徐阿姨的相亲对象是一位归国华侨,长相斯文,谈吐优雅,看照片时一眼就相中了,她决定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第一次见面,对方问她:“会做饭吗?”徐阿姨小声回答:“会。”对方又问:“会做什么拿手菜?”徐阿姨想了一会儿,说:“香菇油菜……”

提起“做饭”,这真是徐阿姨的短板。家里聚会时,兄弟姊妹轮流掌勺,她永远是那个剥蒜打下手的人,就连烹饪简单的海鲜也会“翻车”,家里姐姐曾打趣她:“你煮个海虹都可以放生了,放回海里还能再活。”

看得出来,华侨大爷是想找个会做美食的老伴儿,他接着又问徐阿姨:“家里有破壁机吗?我吃饭喜欢吃破壁机打的泥。”

徐阿姨在电视上见过那个机器,而她对于把食材放进去搅成泥这个场景有点作呕,想到以后要经常面对这个场景,她没有妥协,说道:“我不喜欢用破壁机。”

很显然,又是一次没有结果的相亲。

AA制,迈不过去的坎儿

人到晚年,各种生活习惯已成定式,男女逻辑思维的差异也到老都不曾改变,想找个和自己正好咬合的“齿轮”,确实不易。

最近一次,徐阿姨应约到相亲对象家里做客,正好儿子做了两条鲅鱼,连锅端给要出门的徐阿姨:“妈,我做的鲅鱼可好吃了,一块儿带着去给大爷尝尝。”看着母亲走下楼梯,儿子还不放心地大声嘱咐:“好好去相亲。”

这一锅鲅鱼确实起了不小的作用,一顿饭吃完,双方互有好感。相亲快结束时,男方主动跟徐阿姨就以后的生活做出进一步规划:“咱俩好了之后,AA制,我一个月工资两千多,我拿出1500元给儿子,剩下一千作为咱俩的生活费……”

一句话没说完,让徐阿姨刚刚点燃的爱情小火苗瞬间熄灭。

“如果对方不说AA制,我一个月工资三千多,都拿出来也不心疼。他把AA制摆在桌面上说,就变味了。”徐阿姨不满道,“要AA制,我凭什么跟一个老头吃饭?还不如找个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