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战“疫”英雄谱:暂别天伦乐千里赴“戎机”

2020-03-13 19:03 大众日报阅读 (40835) 扫描到手机

        在我省驰援湖北的医护人员和疾控工作者中,年轻人占了很大比例。他们中有的儿女尚小离不开人照看,有的家中老人身体不好需要子女在身边。但是面对湖北疫情防控的严峻局面,他们的选择让人动容。

 “我们是离病毒最近的人”

  31岁的吴巨龙虽然年轻,却经历过许多重大考验。作为山东省疾控中心主管技师、BSL-3实验室工作团队成员,他一直在省疾控中心病毒所从事实验室病原检测工作,曾与同事一起检测并分离培养大量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这是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风险等级最高的工作。

  疫情发生后,吴巨龙第一时间请战去湖北,成为山东省支援鄂州应急检测队的一员。由于检测需要直接接触病毒核酸,他和检测队的同事都笑说,“我们是离病毒最近的人”。

  每一个检测样本都容不得半点马虎,每一个步骤都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平均计算,每次核酸检测至出结果需要五六个小时,实验室一天至少检测两批次,吴巨龙和同事们每天都需要不间断工作12个小时以上。

  到鄂州以后,吴巨龙没有休息过一天,除了进实验室,他还在下班后到鄂州多家乡镇卫生院指导新冠肺炎病例标本采集,并为鄂州市疾控中心提供技术指导。

  “感觉最亏欠的还是孩子,老婆在留学,我们夫妻俩都不在孩子身边。我的父母去年都做过大手术,帮我们带着两岁的孩子。”说到这里,吴巨龙的声音哽咽了。

“儿子叮嘱我要考一百分”

  “本人身体素质过硬,曾代表潍坊市卫健委参加省卫健委召开的运动会1500米项目,获得第三名;11年临床护理,全部在急诊科、重症医学科这两个急危重症科室,现在是一名主管护师,临床护理经验丰富;业余时间是一名义工,看到别人有困难就想伸援手……”

  在这份报名支援湖北的“请战书”中,潍坊市中医院东院区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王雲雲列举了很多自己应该去的理由。除了丈夫,父母、公婆、儿子都不知道她要去湖北。

  王雲雲在湖北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担任重症组副组长。“我是1月28日晚11时从宿舍出发到医院的,29日凌晨上岗,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收治了4名从乡镇医院转过来的危重症患者。”经过治疗和护理,患者们血氧渐渐回升、喘憋减轻,血糖趋于好转。

  去湖北前,王雲雲告诉7岁的儿子,自己要去湖北考试。“儿子当时叮嘱我,要考一百分!”

 “来湖北之前没告诉父母”

  大年初四一大早,五莲县中医医院内三科副护士长、主管护师孙萍萍收拾好行李,赶往湖北防控疫情的主战场。

  在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孙萍萍与6位同事护理西七区50位患者,每天的工作是按照医嘱监督服药、打针、雾化、抽血、抽血气等。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护镜、隔着层层手套,最基本的操作都异常困难。孙萍萍和同事们互相打气,“有时候看不清,真的是凭手感、凭经验扎针。幸亏患者都比较理解”。一个班次下来,大家防护服内全都湿漉漉的。

  孙萍萍体会到,患者的心理疏导特别重要。有的患者情绪不稳定、烦躁,她和同事们要一一劝导、安抚。穿着防护服说话不方便,有时候只是几个手势、几下抚摸,就能让患者感受到来自医护人员的关注。

  “最牵挂父母,他们身体不好。来湖北之前没告诉他们,他们还是从新闻报道上看到我的名字才知道的。”孙萍萍说。